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定要报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瑶能这么无所谓,但陆嫣黎却不可能不大怒。


        

她坐在寝殿的大床上,扬手举起身边的一对白瓷花瓶就朝下面宫女砸了过去,“给我滚!给我滚!”


        

离得近的那名宫女当即就被砸了个额头开花,却擦都不敢去擦,一下子就跪了下来,磕头道,“公主息怒!公主息怒!”


        

“百花楼那几个男人呢?杀了没有,把他们通通给本公主杀了!”陆嫣黎涨红了眼睛,嘶吼道。


        

一旁吓得不行的小太监赶紧战战兢兢的回答说,“回禀公主,陛下已经下旨处以死刑了。”


        

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她要那些碰过她的臭男人没命,她还要传出那些破坏她名声传言的多舌妇闭嘴,更要将她又打又卖了的那个幕后凶手千刀万剐,才能消她的心头之恨。


        

陆嫣黎深吸了一口气,腰侧又是一阵酸痛,那是昨夜被没日没夜折腾的后果,一想起这个她就觉得心头怒火中烧,瞪向宫女就喝道,“还不快过来给本公主按按腰,傻跪在那里还要我去请你么!”


        

“是是是!”小宫女忙屈躬上前,轻手轻脚的替陆嫣黎揉捏起来。


        

“眼下宫外都在怎么传这件事,父皇可有拦截消息?七王叔知道了没有?”陆嫣黎最在意的就是这样,“千万不能让七王叔知道!”


        

她如今成了残花败柳,只得寄希望于陆凌霄不知情,这样她才还能在他面前做那个最天真可爱,纯洁无瑕的嫣儿。


        

可皇室里的一举一动本就是被天下人注视着,更别说这种劲爆的桃色新闻,还发生在百花楼最大的那栋青楼里,就算太宣帝有心想要压制消息,可也抵不住万千八卦的劲头。


        

小太监一副欲言又止,十分为难的表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陆嫣黎的话。


        

就这么慢了八寸,陆嫣黎就不满意了,抬手就也朝他扔过去一个木枕,“叫你回话不知道么?现在你们都敢怠慢本公主,是不是我出了事儿,你们也对我有个偏见?”


        

如今失身的丑闻已经成了陆嫣黎心中扎下去的刺,最是不能释怀。


        

小太监哪里敢应下这等以下犯上的话,腿一软就趴了下去,“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快答!现在外面如何说本公主的?”


        

小太监舔了舔嘴巴,磕磕巴巴道,“外面有好几个版本,但无一都是说公主你……你是自己贪玩微服出宫去的百花楼,叫了一屋子的美男作陪,陛下不得知,以为公主你失踪了,这才派了大批御前侍卫寻找。”


        

“结果……结果发现公主你躺在百花楼的房间里,和四五个男人……”


        

“放屁!胡说!全是捏造!”陆嫣黎立刻就破口大骂道,“说这些的人都是谁,全都给本公主找出来,一个个都拔去舌头,看他们还怎么编造谣言!”


        

小太监颤巍巍的抬了抬头,小心翼翼的说,“可是……可是公主,现在外头都这么说,若都要抓起来,只怕全城百姓都……”


        

陆嫣黎咬紧了牙关,只觉得满肚子的委屈和憋屈无处发泄。


        

她的确可以杀掉四五个人,甚至抓来闹得最凶的几个来杀鸡儆猴,但她不可能让太宣帝替她出气,将满城的百姓都杀个精光。


        

这就是穆瑶设计之时,一早就想好了的,她就是要让陆嫣黎吃下这个叫苦不堪的哑巴亏。


        

陆嫣黎恨得捏紧了手拳,眼睛里满满都是阴狠颜色,身旁的宫女吓得手下一顿,失了分寸。


        

当即,陆嫣黎就跟找到个发泄口一般,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没轻没重,你活腻了么!”


        

那宫女原本额头都透着个血痕,这下脸上也一下子就红肿了起来,却压根不敢迟疑,连忙跪下去,“公主息怒,饶了奴婢吧!”


        

“拖下去杖责三十!”陆嫣黎阴狠狠的看着她,仿佛将她当做了穆瑶一般,残忍道,“就在殿内打,我看着打,不许留情!”


        

那被殃及了的小宫女顿时都傻了,哭天喊地的求饶道,“公主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公主饶了奴婢吧!”


        

可惜,陆嫣黎丁点也不为所动,那一下下铁棍拍打人肉的声音总算是让她心里稍稍出了一点气一样,稳了稳神情,这才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看向小太监,“本公主再问你,此事传到七王府了么?”


        

有宫女这么个惨例在前,小太监哪里还敢乱说话,忙磕头道,“奴才只听说了民间在议论,七王爷近来闭府休养,想必还不曾知晓吧。”


        

这不用想也是哄陆嫣黎好听的话,陆凌霄只是休养,又不是辟谷闭关,哪儿能不知道都城里闹翻了天的消息。


        

但这个是陆嫣黎满意的回答,她微微点了点头,闭眼呼了一口气,“很好,你做的不错。”


        

小太监冷汗淋漓,抬手擦了一把,还没得他喘口气,陆嫣黎又问道,“忠勇侯府那个贱女人呢?她在干什么?”


        

处理完了那些闲杂人等,关心好了七王叔,现在就该轮到罪魁祸首穆瑶了!


        

陆嫣黎眼里跟淬了毒似的,念出穆瑶的名字都咬牙切齿一般,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她。


        

小太监虽然不知道这件事跟陛下新封的穆侯有什么关系,但也不敢怠慢,“穆府倒是没听说凑什么热闹过,也没有说过公主的谣传,穆二小姐今日好似还驾着马车去河边垂钓去了。”


        

“她还有闲心去钓鱼?!”陆嫣黎一听,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火又蹭蹭蹭的冒了起来。


        

小太监不知怎么踩中了雷区,瑟瑟发抖不敢开腔。


        

陆嫣黎冷哼一声,“她还敢出门,好啊!本公主这就要她受一番更严重的‘失踪’来!”


        

说着,抬腿就起了身,看也不看一旁还在挨打的宫女,随口就冲外头喊道,“来人,给本公主更衣,本公主要去见父皇!”


        

太宣帝的侧书房内,陆嫣黎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委屈,“父皇,你要为我做主啊!我现在丢了这么大个人,满城的百姓都在看您女儿的笑话了,我……我以后还怎么嫁得出去!”


        

太宣帝也为此事十分头疼,一来的确是他以为陆嫣黎失踪了,大肆派人去查找。


        

可谁曾想,这群没脑子的找他女儿找到了青楼去,更想不到,陆嫣黎竟然还真的在青楼。


        

而且还衣衫不整,身体青红一片,当时那么多人在场,简直说都说不清。


        

最后,太宣帝为了保全皇家颜面,只能对外宣传,是陆嫣黎品性不端,背着他的面私自出宫,皇家是一概不知情的,错的只是公主一人而已。


        

并且严厉的批评了陆嫣黎,再明面上下旨禁止再议论此事,就不咸不淡的将此事给略过去了。


        

对于皇家丑闻,太宣帝是最不想闹大闹开的,就算陆嫣黎吃点亏,他也只想按下略过,只等风头过去。


        

而且,弃车保帅本是太宣帝惯用的伎俩,只是这次人选成了他自己的女儿。虽然他也于心不忍,但与整个皇家和帝王权利的稳固相比,陆嫣黎的名声就无足轻重了。


        

想是这么想,对于陆嫣黎一个女儿家,清白都没有了,还被自己父亲推出去背黑锅,自然是不肯依的,所以她这才哭哭啼啼的来要个说法。


        

“嫣儿,此事朕已经下令不许人再提,你放心,你乃朕的公主,多得是人想要娶你的。”太宣帝安慰道。


        

陆嫣黎来的目的也不是为这个,抽了抽气之后就说,“父皇,我已经查到是谁害我,别的也就罢了,但你一定要我报仇,狠狠的给出一口气才行!”


        

太宣帝眼眸沉了一沉,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不动声色问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