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禁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穆瑶!”陆嫣黎斩钉截铁道,“就是她!她还带着她身边的一只猫,一起对我下了狠手,然后将我扔到了青楼,这才惹出这场丑闻来。”


        

太宣帝一改刚才柔声安慰的样子,正色道,“嫣儿,此事不可乱说。”


        

陆嫣黎见他不信,立刻道,“就是穆瑶这个贱人!父皇,伤害过我的人,我怎么可能会不记错!定是穆瑶在上次庆贺宴上就记恨上我了,所以这才故意寻了个时机将我蒙上一个麻布袋子,先是好一顿暴打,然后还将我带去城西百花楼,任我被一群畜生轻薄。”


        

“父皇,什么名声传闻我都不管了,你为了保全皇家颜面尽数推到我身上来,我也认了。但对穆瑶,你一定要为我出气才行!”


        

可眼下,太宣帝正处在极力想要拉拢穆瑶的时候,否则也不会又是几番召见,又是赏赐,又是破例封侯的。


        

光是穆瑶一身几近绝迹了的炼丹术就足以让凌源大陆疯抢礼待,太宣帝又怎么会凑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得罪穆瑶。


        

“嫣儿,你不要胡闹,更不可对穆瑶出言不逊。”


        

陆嫣黎哪里想到父皇是这个态度,瞪大了眼睛叫道,“父皇,你在说什么?我可是你的女儿,穆瑶不过是个无父无母的贱人罢了!你为了她,竟然说我?”


        

太宣帝当即冷了脸色,背起手来,“陆嫣黎!你贵为一国公主,本身出了这桩丑事已经很难看了,朕为你奔波遮掩,你却还借此来要挟朕为你出头?”


        

“父皇,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你惩罚穆瑶!”


        

太宣帝却当没听到这句一样,继续训斥道,“胡闹!穆瑶现在乃是整个紫琼国的财宝,她可是能炼出极品玄元丹的人,朕只怕比对朔宗大师都还要礼遇她,怎会还惩罚她?”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难道极品玄元丹比你女儿还重要么?”陆嫣黎难以置信的望着太宣帝,仿佛不认识他这个父亲了一样。


        

太宣帝长叹一口气,柔了柔话语,温和之中竟然带着一丝疯魔,“一颗玄元丹自然比不过朕的嫣儿,但穆瑶是身怀炼丹之术,她可以无穷无尽的为皇室炼制丹药。嫣儿,你在意你失去的童贞?只要穆瑶修炼得当,她甚至可以炼出恢复处子之身的丹药来,到时候朕再下旨洗清你的清白,谁还敢说你一句不是!”


        

陆嫣黎被太宣帝循循善诱得有些动摇了,她的确是在意自己丢了贞操,配不上七王叔了。


        

可想了一想,她还是更恨穆瑶,不甘心的咬了咬唇道,“可是父皇,难道就让伤害了我的穆瑶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么?她今日还驾车去垂钓,我今日却被众人唾骂呢!”


        

见陆嫣黎灵玩不灵,太宣帝也失去了几分耐心,背手而站,直言道,“嫣儿,你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当真以为穆瑶是无端来戏耍你的么?你以为朕不知道当日在庆贺宴上你动了什么手脚?”


        

陆嫣黎一下子僵住,气势也弱了大半,“父皇,你怎么知道……”


        

太宣帝自诩也算是计谋过人,玩弄人心那一派,哪里想到生下来的女儿是个这般天真得近乎蠢笨之人,可叹自己是否太过宠溺,以至于她没能见过世间险恶。


        

“你那点小把戏,在场除了朕,只怕也不止两个人当场就看出来了。”太宣帝冷冷道,“当时朕以为你只是下的泻药之类的,戏弄穆瑶便罢了,想着无伤大雅,没有出声制止。谁知你竟然是下的春药,惹得她当众失态,若不是朔宗大师及时阻止,穆瑶恐怕还真的着了你的道。”


        

“那样岂不是更好!”陆嫣黎眼中发光,巴不得看见穆瑶更加丢脸的样子。


        

想一想,当时就再该多放些分量,让穆瑶彻底迷失放纵,这才能消她心头之恨。


        

“无脑少儿!若穆瑶因为你的这点小事,跟朕,跟皇家断绝关系,怒而出走紫琼国,朕第一个就饶不了你!”太宣帝骂道。


        

陆嫣黎懵了,呆呆的看着向来宠爱自己的太宣帝,“父皇?父皇你怎么了?”


        

这还是那个百般疼爱自己的父皇么?


        

“朕过去太过宠溺你,以至于你骄横跋扈,不知悔改,这次之事全当是你自己的教训,朕是不可能惩戒穆瑶的。”


        

陆嫣黎彻底傻了,她的所有自大骄傲,所凭借的不过都是来自于父亲的宠爱,如今连太宣帝都不愿意站在她身边了,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砝码再跟穆瑶去比,去斗。


        

“父皇……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唯一的女儿啊!”


        

陆嫣黎难以置信的望着太宣帝,扑到在他的脚下,哭喊着,“我受尽了委屈,又被穆瑶那个贱人打,又被她叫人欺负,你是我的父亲,你为了几颗破烂丹药,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不顾了么?你怎么变得这样冷酷无情,我的父皇绝不会这样对我,你是谁?你是谁?”


        

“大胆!”


        

太宣帝最忌讳被人解开冷漠自私的面具,就连是他自己的女儿都不可以,当即脸就黑了下去,毫不留情的就下令道,“来人,公主不守宫规,抹黑皇家名声在前,殿前失德犯上在后,全然没有一国公主的典范!将她给朕关在寝宫之中,日日抄写经书女德,什么时候反省了,再什么出来!”


        

皇帝金口一开,即便是贵为公主,御前侍卫也一点没有含糊,立刻就上前将陆嫣黎给扣住,当即就被带了下去。


        

陆嫣黎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尖尖上小心伺候的人,何曾受过这等招呼,瞬间眼泪就流了满脸,又哭又闹的大吼道,“父皇!父皇!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让她噤声!大吼大叫成什么样体统!”太宣帝也是真的动了怒,生怕被情急之下的陆嫣黎乱吼出些什么不该说的,抬手就命令道。


        

底下的人不敢不从,两下就封了陆嫣黎的嘴,可怜堂堂一国公主,竟然比失宠了的妃子都还要惨一些。


        

早先听完丑闻对陆嫣黎还嘲讽耻笑的宫人,这会儿见太宣帝这么不留情面的处罚公主,又不免对她有几分心疼同情来。


        

明明遭了这么大桩丑闻,对个女儿家来说已经是备受打击了,结果自己的父亲还这般严惩,想来表面疼爱的金枝玉叶,也不过只是做皇帝的一念之差罢了。


        

公主被爆出丑闻的第二天,太宣帝就下旨禁了她的足,表示痛心疾首,还自己冠冕堂皇的写了一份罪己书,说是自己教女不当,又失父亲的责任。


        

紫琼国百姓见状,无一不为太宣帝的仁爱和谦卑所打动,连带着对刚刚闹出负面消息的皇室又多了几分怜悯和支持。


        

穆瑶听着这个消息的时候,正拉着猫绒绒在后院架了个火盆烤鱼吃。


        

“老狐狸到底是只老狐狸,看看,风评一下子就被他给逆转了。”穆瑶砸吧了一下嘴,又扭头咬了一口鲜嫩的烤鱼。


        

猫绒绒不爱吃烤的,直接按着爪子生吞了一口小鲜鱼,“那个皇帝小儿的确有几分心机,我还以为他铁定要为女儿出头呢,结果竟然一声不吭,压根没找咱们的麻烦。”


        

穆瑶却是晃了晃手指,浅浅一笑,“我在做这事之前就料到老狐狸肯定不会插手,他根本就是以自己私欲为首的人,表面做出一副宽仁待世的皇帝模样,也就哄哄陆嫣黎那个傻子。”


        

“皇室那一家子都是这般,个个嘴上说得好听,心里却都藏着私心。”猫绒绒总结道。


        

穆瑶想起陆凌霄,又想起陆睿轩,竟然是无一例外,都是如此,不仅一阵恶寒,“陆家人实在太假了,怕不是身体里流淌的都是自私的血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