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敢调戏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哈哈,你这小猫,刚刚还口口声声说再不管你的小主人了,怎么一见我来,立刻又冲在前面来?”炎离从墙头上坐起,居高临下的对猫绒绒笑道。


        

猫绒绒本就对他不爽得很,这人还老挑它的刺,让猫绒绒当即就高高拱起了猫身,呲牙道,“你这采花贼比陆小白脸还要无耻!就说上次你一把将我甩到院外的事儿,爷爷我都饶不了你!”


        

说完,猫绒绒一个后蹬,就亮着猫爪跃了上去。


        

“猫绒绒,回来!”穆瑶赶紧追上去叫道。


        

这傻猫,陆凌霄的大乘期修为都比不上,更何况炎离这个起码都是化神期!


        

到底是什么人给它的勇气,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这些高手挑战!


        

穆瑶自问自己眼下是肯定没有这个本事的,难道说猫绒绒口中那个谈及很少的前主人修为也至少在化神期之上了?


        

这么些人怎么修炼大道都十分容易似的,个个都随随便便的大乘以上,让穆瑶区区一个修神期情何以堪。


        

片刻之间,穆瑶神思飞涌,速度却一点没减,紧跟在猫绒绒身后半寸飞上墙头。


        

可惜,他们动作不慢,可炎离却更快。


        

猫绒绒刚冲他亮出带着寒光的锋利猫爪,快要抓到他高挺的鼻尖前一秒。


        

就见炎离指尖凭空一弹,“砰——”的一声。


        

猫绒绒整个猫身活生生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道拦腰席卷,猫爪子一愣,不待它收回去,就再一次被甩飞出了院内。


        

只见远远的一团橘色“星星”点缀在月色之中,过了一会儿才隐隐听见“啪——嗷!”的一声落地叫骂声。


        

这只是短短一瞬发生的事情,猫绒绒身为猫科,敏捷度已经大大超过人类,却都来不及反应。


        

穆瑶跟在半寸之后,更是眼睁睁惊诧于这个变故,想要出手相救都不能。


        

这人还是太过厉害了一点,惹不起还是赶紧躲开!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女不跟恶男斗!


        

穆瑶当机立断,足下生风,堪堪停住,扭头就跑。


        

但炎离哪里会放她走,摆明了今日就是找穆瑶来的。


        

衣摆往前甩了甩,穆瑶就觉得腰间一紧,低头一看,可不就是一段红色衣袖。


        

“啊——”穆瑶硬生生被扯了回去,不偏不倚,正好跌到炎离的怀中。


        

“小姑娘长大了一些,抱着比前次重了点。”炎离双手一点没客气,搂着腰肢就掂量了一下,嘴角微微一勾,邪气一笑道,“不过,手感也更好些。”


        

穆瑶好不羞恼,这浪荡子又来调戏自己了!


        

“你放开我,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她可还是没成年的孩子呢……


        

虽说其实已经一万多岁……


        

“抱着不是更显得亲昵一些么?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穆瑶嘴角抽了抽,他一个大男人抱着个小姑娘,自然不介意,可是她介意啊!


        

虽说她不在意人崽崽那一套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的俗烂规矩,他们龙族都是随性而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可也要尊重对方的意愿吧!


        

这人显然就压根不给商量的余地,一切他说了算,当惯了决策者上位者一般的不容置疑。


        

炎离像是就爱看穆瑶又凶又闹又无可奈何的模样,眼中笑意更浓,搂着的手也愣是没放。


        

不过,还算是安分,除了腰肢处,没有往别的地方乱摸。


        

穆瑶左挪右动的想要挣脱开来,炎离却忽然开口问道,“我问你,那小猫口中说的姓陆的可就是沐神宗那个七弟子陆凌霄?”


        

“……”穆瑶一顿,安静了下来,没有立刻答话。


        

炎离于是又直白的问了一次,“那陆凌霄的伤是你治好的?”


        

穆瑶觉得这压根就不是问题,而是他知道答案,来确认和试探一下自己罢了。


        

这下没必要装傻了,穆瑶点点头道,“不错,是我治好了他。”


        

不等炎离再开口,这次穆瑶率先反问道,“他那一掌是你打的?你为何要取他性命?”


        

那一掌,摆明了就是没有给陆凌霄留活路的意思,可跟眼下这点小打小闹相比,完全就不是同一级别的。


        

炎离眼眸一弯,嘴角邪魅一笑,“你这丫头倒是机灵得很,我不过在你面前露过一次炎玄掌,你就认得了,再给你多瞧一会儿,岂不是都要偷学了去。”


        

那炎玄掌十分怪异又特别,中掌之后伤口焰火几日都不灭,这样她都能忘了,那叫才奇怪呢。


        

穆瑶想不通了,“果真是你,可你为何要杀他?他跟你无冤无仇的,难道就因为他是沐神宗弟子?”


        

炎离烟波流转,很是不屑的道,“区区一个沐神宗,我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别说是什么宗门弟子,就是柳扶云在我面前,我还不是高兴杀就杀,高兴放就放的。”


        

这么大的口气!


        

穆瑶侧脸瞧了他一眼,见他鄙夷的神情确切,倒是不想做假的模样。


        

可是,张口闭口就直接叫一派宗师的名讳,而且还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派。


        

这柳扶云可是师出神尊老头!


        

虽说后来被逐出了师门,但好歹也是被神尊老头看上能当徒弟的人。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怎么?”炎离低头看过来,见穆瑶一阵思索认真的样子,微微挑了挑眉毛,“难不成你这丫头还对那柳扶云的关门弟子情有独钟?一说到她你就出神发呆。”


        

“丫头,但凡坐在我怀中的女人,可不能有想别的男人的心思。”炎离修长的手指顺势戳了过来,一下戳中穆瑶的脑袋瓜正中。


        

“嘶—”穆瑶拉回由思,捂着额头瞪他,“我才没有想陆凌霄呢,我又不喜欢他。”


        

“是么?那你为何那般辛苦的将人救回来?”炎离似笑非笑的问道,“你不喜欢他,那你喜欢谁?”


        

“……”她谁都不喜欢!就不能单纯为了救人去救人么!


        

但明显炎离不会接受这个答案,一双上挑的桃花眼直盯着穆瑶看,好似就等着看她憋红脸才肯罢休。


        

这个狗男人!什么恶趣味!


        

穆瑶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正没辙的时候,忽然脑光一闪,灵机一动道,“我才不喜欢弱者,要喜欢就喜欢最强的,我喜欢神尊!”


        

如今凌源大陆上,神尊老头的名号总还是管几分用的吧!


        

果不其然见炎离很是意外,满脸的惊诧。


        

炎离原本不过是为了逗趣,何曾料到穆瑶突然这么来一句,久经沙场的老将,竟然都被这丫头语出惊人给怔了一怔。


        

穆瑶立即察觉到他的松懈,手下凝了几份力,一下击向缠在腰间的红稠。


        

只听的“咔嚓”一声,束缚即断。


        

穆瑶一刻也没迟疑,立刻飞身脱离他的禁锢,而且还一跃三丈远,干脆落到了墙下,和炎离保持了安全距离之后才朝墙上看过去,很是挑衅似的冲他扬了扬头。


        

逗了她这么久,她可找到机会反过来耍了他一顿。


        

“哈哈哈哈!”炎离不怒反笑,怀里没了人,又半倚半靠的慵懒坐了下来,也不在意衣袖被穆瑶破断,扬声就开怀大笑。


        

“你这丫头当真是有趣得很!多少年没有敢开那人的玩笑了。我还真以为如今人人都敬他尊他如老祖宗一般,不敢亵渎半分,谁知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敢出如此狂言!”


        

穆瑶不以为然,她还以为炎离是个离经叛道、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没想到也对神尊老头敬让三分。


        

可是细算起来,其实神尊老头指不定还没她大,一个后辈人崽崽,她万年小红龙自然不怕了。


        

要比老,谁比得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