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她长大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朔宗并没有去追面具男子,稍微顿了一顿,就返回到树干前去看穆瑶的情况了。


        

这丫头伤得很重,不说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就看她浑身竭力虚弱的躺在那里,就知道此前必定经历过一场恶战了。


        

朔宗沉了沉眼眸,没有多费话,将穆瑶轻轻扶起,手中一熨,双目一合,朝着穆瑶的背心处按了过去。


        

一股纯厚的元力开始源源不断的传送到穆瑶体内,快速的修复着她的伤势。


        

刚刚治疗不到一瞬,坐在穆瑶身后的朔宗一下子睁开双眼。


        

这丫头身上还中了催情丹的!


        

她居然能够顶着催情丹的效力,还跟那个面具男子周旋打斗这么久?


        

多日不见,这丫头倒是让他觉得不一样了一些。


        

这点小插曲,并没有阻碍朔宗为穆瑶治疗的动作,虽然强力催情丹的确威力凶猛,不及时纾解拔出,对中药者的伤害极大。


        

可朔宗是何人?他闻名的就是靠的那一身出类拔萃、高出常人一大截的本事。


        

寻常人等也许对这等药物手足无措,只能亲身解毒,可他却是不用如此。


        

只见,朔宗收回了按在穆瑶背心的手掌,接着双手当胸一划,周遭顿时凭空凝结出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屏障,将二人紧紧的包囊在其中。


        

朔宗双手轻轻一推,穆瑶原本盘腿而坐的姿势就变成了平躺,飘飘悠悠的浮身在半空当中。


        

朔宗双眸轻轻合上,屏障中的弥漫着充沛的元力,不再是输入穆瑶的体内,而是从四面八方沁然着她全身,舒展着她的伤势。


        

由外到内,一点点降低了她燥热的体温,同时也将浑身大大小小的伤口修复起来。


        

不过多时,穆瑶手臂脚腕的血痕结疤愈合,那股灼烧的眩晕也渐渐褪去。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穆瑶就已经不见一处伤痕。


        

白色屏障光亮变淡,朔宗缓缓睁开了眼睛,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飘浮在半空的穆瑶,双手一伸,穆瑶就稳稳的落了下来,跌入他的手中。


        

朔宗抱着人的动作顿了顿。


        

这丫头倒是比之前高了一些,也重了一些,不过入手还是软软的,跟她的火爆性子截然相反。


        

朔宗低头一看,正巧对上穆瑶微微隆起的胸口。


        

“……”朔宗立刻移开了视线。


        

原来不是胖了,而是小丫头正值长大发育的年纪,该长的地方一点没少长。


        

朔宗极浅极浅的笑了一笑,到底稳稳的将穆瑶抱着,走回到自己暂居丛林里的小竹屋内。


        

也不知道为何,他明明离开了紫琼都城,在偏僻林中云游,这样却也能遇上这丫头。


        

朔宗看了一眼睡在竹塌上的穆瑶,总觉得自己从遇上她开始,就跟她有种不解的缘分在,往往在最想象不到的时候,却偏偏能碰上她。


        

也不知是孽缘,还是善缘了。


        

朔宗轻轻摇了摇头,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薄丝被来,替穆瑶仔细盖好。


        

林中虽然阳光尚好,但气温还是偏低,任这丫头直挺挺的躺着,好不容易疗伤痊愈,只怕醒来又得受了风寒感冒。


        

结果不想,朔宗刚把薄丝被给穆瑶盖好,穆瑶腿一蹬,就踢掉大半个被子,将自己手脚又都贪凉露了出来,好似很怕热一样。


        

“……”朔宗额头紧了一紧。


        

之前他还觉得这丫头沉睡之中的样子难得算得上乖巧温顺,结果她立刻又不安分起来。


        

朔宗手一捻,又牢牢将被子盖回去,岂能任由她胡来?


        

不然他白替这丫头治伤了。


        

可是穆瑶很是不满意,即便在昏睡之中也皱了皱眉,动了动手,小声嘟囔了一句,“热呀……”


        

“热也得盖着。”朔宗想也不想就否决了她的话。


        

竹林间清风阵阵,任由她露手露脚的,一会儿他说不定还得给这丫头熬风寒汤药了。


        

接着,为防止穆瑶再踢腿露手,朔宗干脆坐在了竹塌边上,双手压着被角。


        

这样严防死守之下,穆瑶自然不能再放肆,小模样看上去有些委屈,瘪了瘪嘴,到底还是老老实实的安静了下来。


        

朔宗被她委屈的小表情逗得轻轻笑了笑,因着压着被角的动作,他距离穆瑶有些近,将她白净的小脸上的任何反应都看得清清楚楚。


        

柳梢似的弯眉,不用施粉黛,天生就一幅上佳的眉眼。平日里穆瑶爱笑,笑起来的时候一双眼眸弯弯的宛如银钩弯月。


        

这会儿沉睡着的时候,双眸配上浓密卷翘的睫羽,好似停歇在花枝上合上翅膀的蝴蝶一般,随着一呼一吸,蝴蝶的翅膀微微抖动,仿佛煽动了一股微风在心尖。


        

朔宗手上动作一顿,接着倏然收回手,站了起来,隔着一步远的距离看了一眼塌上沉睡着的穆瑶。


        

这丫头,许久不见,已经渐渐出落得亭亭玉立,越发是个美人了。


        

朔宗没有再在竹屋卧房内多留,转而出了门去。


        

再回来的时候,穆瑶就已经醒了。


        

“醒了?”朔宗提了提手中的鲜鱼,“正好打了鱼,你需要补充一下体力。”


        

穆瑶先是愣了片刻,随即召唤回昏迷之前的那抹模糊的记忆,“是你救了我!”


        

她记得,朔宗那袭白衣翩然的身影出现,打跑了意图撕她衣领的猥琐面具男!


        

朔宗淡淡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话,只是将鱼扔进了陶罐之中,手一挥,就燃起一把火来。


        

这样林间悠然的景象,让刚经历生死一劫的穆瑶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她好像忘了个重要的大事,不该是在这儿慢悠悠的吃鱼赏竹才对。


        

对,桃李和喵绒绒还等着她呢!


        

穆瑶彻底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一下翻身下了塌,“我要去救桃李!”


        

结果她重伤刚刚痊愈,又才昏睡醒来,脚下力气尚未完全恢复,猛地一下地就是一软,险些没站稳。


        

“莫急。”朔宗淡淡看过来,“前因后果尚未弄明白,你就贸然前去,小心又会中计受伤。”


        

穆瑶脸上一晒,多少觉得有些丢面子。


        

她堂堂小红龙,却被个猥琐无耻的下流男子伤成这样,真的是阴沟里翻了船。


        

但那男子全程都带着面具遮挡住脸,她几次想要挑开面具,未能得逞。


        

只知道听声音来说,是个年纪不轻的男人,其余却是无从得知。


        

穆瑶皱着眉沉思,犹自不得解。


        

朔宗手里拿着一把扇面,朝着陶罐扇风,从容淡定的开口提点道,“那人功法修为的确不低,你不是他的对手也在情理之中。”


        

“但,他全程佩戴面具就已经暴露出关键的信息来了。”


        

穆瑶转过头,忙请教道,“什么关键信息?”


        

那男人将面目遮了个完全,怎么还泄露了什么关键信息。


        

朔宗轻轻督了她一眼,又将视线收了回去,道,“你可曾听闻过有一种禁术邪功,名为焕颜术。”


        

穆瑶先是怔了一怔,接着顿时豁然开朗。


        

焕颜术,顾名思义就是修炼了之后,功法破后而立,大幅跃进,但也有一个明显的劣势,就是一旦修炼,人的相貌也会随之而改变,越是修炼到深处,相貌越是大变,跟最初自己的样子截然不同,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而活一般。


        

此法激进,且负面作用明显又不可逆转,有一段时间里,在凌源大陆上风行起来,使得多少人妻离子散,灾祸丛生。


        

于是在六百多年前,被神尊亲自下令封禁了起来,禁止修炼。


        

如今在凌源大陆上,已经少有再提及此术法的了。


        

不过,活了上万年的穆瑶却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