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零二章 阴招对阴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东西?怎么还带转弯的?


        

眼见着穆瑶就要被那带着火焰的法器击中,另一方向的猫绒绒一见不妙,正要出手,下一刻却看到刚才躲过火球在空中并无依靠的穆瑶居然身子一拧,不仅躲过了火球,还纵身朝着那灰衣人的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她手腕间翻动,一枚万兽丹出现在掌心。


        

猫绒绒猫瞳微微一睁,似乎知道主人要做什么了!


        

下一瞬,那灰衣人似乎也被穆瑶的动作惊到了,没想到她竟然会朝着自己的方向冲来,而那火焰法器似乎只认准了穆瑶,却没认出自己的主人,在穆瑶的有意引导下,轰然朝着灰衣人自己砸去!


        

灰衣人被自己的法器打了个措手不及,堪堪躲避过去重新收回法器。


        

穆瑶却已经趁其不备,将捏碎的万兽丹朝着他撒过去。


        

聪明!主人实在是太聪明了!


        

猫绒绒的一双猫眼中满是崇拜,下一瞬已经出现在了乾坤殿中,而后再次出现在穆瑶身旁,穆瑶趁势踩上它的背部,几乎没有丝毫停留,一人一猫继续朝着远处逃去。


        

而刚才那一下,也重新为两人和灰衣人之间拉开了差距。


        

“唰!唰!”一排排的毒针从身后密集射来。


        

即便天色黑暗,穆瑶依旧能看清楚那灰袍人脸上的铁青神情。


        

这还是胡山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狼狈,居然被自己投掷的法器烧到了法袍!


        

可恶!


        

目光狠厉地盯着面前奔逃的一人一兽,他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化为实质。


        

突然手掌一翻,一柄飞剑出现在脚下,速度几乎提升一倍。


        

不过片刻便将之前穆瑶想方设法拉开的一点距离重新缩小。


        

“好你个小子,居然能伤了本座的法衣,也算有本事,日后成长起来说不定是个人物,只可惜,你遇见了本座,以后,便没机会了!”胡山的身影御剑陡然拦在猫绒绒面前,猫绒绒转身就要掉转方向,对方的手却虚虚朝着它抓了过去。


        

猫绒绒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仿佛被一座大山压制,再难行动分毫


        

在猫绒绒背上的穆瑶亦是如此,只能眼睁睁看着灰衣人的手掌朝着自己的天灵盖盖下。


        

“呖!”就在这时,一道呖叫突兀从天上传来!


        

胡山拍下的手掌猛一停滞!抬眸,便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在黑暗之中从天上朝着自己俯冲而来!


        

穆瑶霎时间感觉被压制的元力猛然一松,身子一转从灰衣人的掌控之下挣脱出来,顺势将猫绒绒收入乾坤殿中。


        

与此同时,天空中铺天盖地的鹰隼朝着胡山的身影俯冲啄下!


        

看来,是万兽散起作用了。


        

虽然只是引来了一些最普通的鹰隼,不过至少也有上千只,那灰衣人想要解决也要浪费不少时间。


        

趁着此时,她施展秘法身影飘忽朝着紫琼方向而去。


        

一边奔逃,还一边时不时地去抹除自己留下的痕迹。


        

虽然可能不那么彻底,但是,至少能延缓一些那灰衣人追来的速度。


        

这时候,只要那灰衣人能被拖住一刻,她便能多一分逃生的机会。


        

穆瑶也想过利用阵法将那灰衣人在这里坑杀了,只是,以对方的修为,想要摆阵坑杀,势必浪费许多时间和精力。


        

到时候万一延误了将蟒胆送到的时间……桃李便会有危险!


        

所以只能先甩掉那人,或者只要逃到紫琼境内,她不信那灰衣人在紫琼境内还能这样堂而皇之的追杀自己!


        

再怎么说,她也是紫琼国的小侯爷。


        

一人一猫就这样一边飞逃一边抹除身后留下的痕迹,等到天色大亮,已经跑出距离赤霄国都万里之遥。


        

“那灰衣人不会再追来了吧?”穆瑶稍微整理了下身上有些凌乱的衣衫。


        

只是看着上面沾染的血迹忍不住微微蹙眉,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学习除尘诀。


        

若是学会了,一个法术便能解决的问题。


        

“已经万里之遥了,那人应该没这么快赶来,主人,要不然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猫绒绒也有些疲惫。


        

穆瑶心头却有些不放心。


        

猫绒绒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虽然不知道如今的修士对器灵是有多看重,但是昨天那人看猫绒绒的神情可不像是轻易会放弃的。


        

从乾坤殿中取出两枚辟谷丹,一枚塞进猫绒绒口中,一枚自己服下。


        

“还是先继续赶路吧,现在天色已经亮了,你变幻成正常体型去乾坤殿中修养,我来赶路。”


        

“好。”猫绒绒实在疲累了,听话地进了乾坤殿。


        

穆瑶则继续向前。


        

就这样又走了一天一夜,在穆瑶都以为那人要放弃不会再跟来,找了个密林准备稍作休整的时候,一道凛冽的元力裹挟,无数尖锐的箭矢狂风骤雨般朝着她射来!


        

我去,那人居然追上来了!


        

穆瑶身形顿时一个急闪,身形仿佛流光一般,直接绕到了一棵巨树之后。


        

好在那树够大,躲她身形足够。


        

“噗噗噗……!”箭矢射入树干的声音不断传来。


        

下一刻,穆瑶眼皮一跳,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刚才还将她庇护在身后的大树居然被从箭矢射中的地方拦腰折断,轰然就要朝着她这边砸下。


        

穆瑶只得再次躲开,向前奔逃。


        

胡山浑身狼狈,面色铁青地看着前面瘦削的人影,过去的一天两夜他几乎都在和各种各样的凶兽缠斗,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晚了,他被四处赶来的飞禽走兽包围在其中。


        

要不是他当时所在的地方并没什么有灵智的凶兽,或者稍微有几种厉害的高阶凶兽,说不准他还真的会折在那里。


        

后来还是发现了一处河流,他利用河水冲刷掉身上万兽丹的味道才得以逃脱!


        

这该死的臭小子,没想到好东西还挺多!


        

居然连万兽丹这样的东西也有。


        

他又恨又恼之下自然毫不犹豫地追来,无论是他身上的丹药还是器灵、法器,他都要定了!


        

穆瑶这回几乎是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各种缥缈的步伐全部用上,想尽一切方法要甩掉身后之人。


        

可那人却仿佛跗骨之蛆一般,哪怕她刚开始以为甩掉了,很快,便又会跟上来。


        

这样下去,她的元力就要耗尽了!


        

感受到身后又是一阵箭雨射来,穆瑶左突右拐地躲过,却依旧被一枚毒箭划伤了胳膊。


        

当下便忍不住一个踉跄。


        

“主人!”乾坤殿中调息的猫绒绒顿时感应到异常,身形倏然出现将穆瑶驮在背上。


        

穆瑶看着胳膊上黑红一片的血迹,脸色白了白,掏出两枚丹药服下。


        

只是那毒箭上所带的毒药并不是一般的毒性,她随身所带解毒丹并不能抑制,甚至黑血越流越快,很快,整只胳膊都隐隐黑紫起来。


        

穆瑶浑身的衣裳已经被血打湿。


        

猫绒绒一边要驮着她,一边还要躲避那灰衣人的攻击,还要分神来注意穆瑶的情况,很快身上也被那毒针扫中……


        

“丑东西,你除了毒针还有没有其他招式?有本事就不要用毒!”穆瑶忍不住咬了咬牙。


        

胡山嘿嘿桀笑两声:“有好用的为何不用,对付你这种狡猾的小东西,就是要用狡猾的办法,现在,你们马上就要落到本座手上!死到临头,居然还这么张狂!”


        

似是确认了穆瑶和猫绒绒没有反击的能力,胡山这才一个纵步上前,脚下的飞剑倏然到了手中。


        

仿佛猫戏老鼠一般,用手中的毒箭将猫绒绒和穆瑶二人逼迫到一个角落。


        

而后双手成爪朝着穆瑶面门抓来:“小子,敢对本座用阴招,我就让你尝尝扒皮抽骨的痛苦!”


        

穆瑶眸子猛地瞠大。


        

下一瞬,却在对方双掌距离面颊不到一寸的时候,一道魂力骤然朝着对方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