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零六章 熟悉的感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小丫头还想利用凶兽。


        

朔宗看着穆瑶狡黠的双眸,唇角忍不住溢出一抹极轻极淡的笑意,只是那笑意转瞬即逝,快的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


        

穆瑶朝着之前发现千年琥珀的地方而去,当时那几块千年琥珀她因为毒噬蚁的原因没来得及采集,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但凡天生地养的灵物,必定有守护兽守护,否则不可能长到年份便会被吃掉。


        

那几枚千年琥珀当时的守护兽是毒噬蚁,毒噬蚁被灭了,后来定然又会有新的凶兽补上。


        

想到小崽崽,穆瑶微微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再见他一面。


        

只是这天堑之地这么大,想来,是没有机会了……


        

穆瑶的神情有些低落,一路上没怎么和朔宗说话,只是到了几枚千年琥珀的外围才开始布置阵法。


        

穆瑶布置了两个阵法,一个是她准备用来藏身的隐匿阵,另一个则是给慕容老头准备的。


        

布置完之后,她又从瓷瓶内掏出一枚丹药丢在第二个阵法之内。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那是什么?”朔宗忽地开口。


        

穆瑶笑了笑:“自然是引诱寻灵鼠过来的东西。”


        

世人皆知寻灵鼠嗅觉敏锐,尤其是对灵药灵材之类天地元灵浓郁的东西有着天生的敏感,是寻找灵药灵材的最佳指引。


        

却不知除了灵药灵材元灵气味之外,还有一种东西,对寻灵鼠的吸引力更胜数十倍,那便是龙息果。


        

龙息果这东西生长在龙族繁衍之地,外界很难寻见,所以一般修士很少有知道这种果实的存在。


        

穆瑶却是清楚。


        

不仅清楚,还知道怎么能炼制出和龙息果味道相同的丹药。


        

而她刚才往那阵中丢入的,便是前几日特意炼制出来的、带有龙息果味道的丹药。


        

“好了,接下来就等着那慕容老头送上门来了!”


        

说罢,穆瑶朝朔宗狡黠一笑,拍了拍手,坐在地上开始等待起来。


        

当然,等待的时候她也没闲着,一边打坐调息,一边时不时地想起什么,便站起身朝旁边的阵法上加料。


        

对付慕容老头那种死biantai,她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什么幻影阵、迷踪阵、剑虚阵,只要是能想起来的阵法,穆瑶全部往上面套了个够。


        

被朔宗怪异的眼神盯着,穆瑶也不觉得尴尬。


        

嘿嘿一笑:“这就叫智取,等到慕容老头来到这里寻宝,惹到了凶兽,再踏进阵法,保管他十条命都不够用。”


        

朔宗看了一眼那层层相套的阵法,沉默片刻,却是没有说话。


        

小丫头平时看上去傻乎乎地,可那慕容长老惹了她身边的人,却让她动了真怒。还真是意外地护短。


        

……


        

与此同时,紫琼国内,此时已经炸开了锅。


        

天堑之地,突生异象,一道白色光柱直冲天际,无数人纷纷猜测是否有异宝即将现世!


        

各大宗门得到消息,顿时蠢蠢欲动!


        

尤其是原先因为招收弟子而聚集在紫琼国都的三大宗门长老,更是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来自宗门内传来的消息。


        

让他们务必先去天堑之地一探究竟,至于招收弟子的事,先放一放也不迟。


        

对于这些宗门来说,招收弟子不过是例行之事而已,早一些晚一些都无所谓,可是异宝却不同!异宝现世,无数人都要争抢!若是因为晚去片刻而错失异宝,或者让别的宗门得了好处,可就大大不妙。


        

几大宗门长老迅速做出行动。


        

就连紫琼皇室也不甘落后,迅速调动出一批精英修士,由陆睿轩领头,与几大宗门一起,一同赶往天堑之地!


        

自从异象出现,到众人整合人手去往天堑之地,前后不过半日时间。


        

半日之后,数百修士出现在断崖之上。


        

这些修士一眼望去分成了五大站队,其中三大站队也是最强悍的自然是三大宗门的人,再则便是紫琼皇室,除此之外,还有数十散修聚集在一起。


        

众人面面相觑,对视片刻,终于有一散修率先忍耐不住驭剑朝着天堑之地冲去。


        

他那一冲仿佛打破了某种禁制,三大宗门长老对视一眼,纷纷一挥手,瞬间无数法器腾空而起,陆睿轩见此也点了点头,朝身后之人示意。


        

一行数百人,驭器朝着天堑之地驶去。


        

洛云宗的队形中,慕容二长老自然也在其内。


        

自从那日被穆瑶识破身份、又从手中救走了人质之后,他便一直烦躁不已。


        

原本以为穆瑶会向太宣帝告状,他还特意去皇宫内敲打了太宣帝一番。


        

谁知,穆瑶不仅没去皇宫,还像是消失了一般!


        

接连二十多天不见人影!


        

而那该死的忠勇侯府又被布置的仿佛铜墙铁壁一般,他数次连探都没能进去,不仅如此,还好几次被那乱七八糟的阵法所伤。


        

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的鼎炉飞了不说,自己还惹得一身腥。


        

在对穆瑶生出怨憎的同时,也对一开始怂恿自己向穆瑶动手的穆雨霏多了许多不满。


        

是以最近的弟子招收他都不曾露面,只要一有时间,便将穆雨霏压在身下狠狠折磨,吸收她身上的修为为自己疗伤。


        

穆雨霏对此恨得牙痒痒,偏偏表面上却不敢流露出丝毫不满!


        

她只是对方的鼎炉而已,若不是当初她腹中怀了他的孩子,又愿意舍下面子去讨好他,他也不可能将她带走。


        

后来更是因为修炼邪法导致孩子胎死腹中,如今她的一切更是都维系在对方手中,就是心中再怨恨,也只能巧言欢笑以对。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穆瑶那小贱人造成的!


        

若是没有穆瑶那小贱人,自己如今已经是三皇子妃!


        

太宣帝不会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就不会逼迫父亲将自己处死!没有这件事,父亲更不会因为污蔑穆瑶被降罪处死!


        

一想到这些,穆雨霏的恨意便如潮水一般,恨不得将穆瑶生吞活剥。


        

可惜她现在能做的,也仅仅是借用二长老的手。


        

谁知……二长老居然也这么没用!


        

居然连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还将这一切都怪罪在自己头上!


        

穆瑶!穆瑶!穆瑶!


        

穆雨霏恨穆瑶入骨,可惜她自己的修为只要一有寸进便会被慕容长老吸走,如今实力也不过是结丹后期而已,就算自己想要动手,也没那个实力。


        

她已经从二长老口中得知穆瑶现在的实力。


        

一个废柴而已,怎么会短短几个月便修炼到修神中期!


        

她知道穆瑶之前被陆睿轩追逃坠落天堑之地,便猜测她定然是在天堑之地中得了什么宝贝,才令修为突飞猛进!


        

自从有了这个猜想,她便一直想要去天堑之地碰碰机会,只是平常被人看的紧,她并没什么机会。


        

可今日,她的机会也来了!


        

一听说二长老也要去天堑之地寻宝,她便使出全身解数讨好对方,温言软语地求他也带上自己。


        

慕容二长老美人在怀,自然一口应允。


        

是以现在,穆雨霏便跟在慕容二长老身畔。


        

陆睿轩御剑在后,看着前方与慕容二长老站在一起的身形,眉头微微蹙了蹙,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


        

他下意识驱使飞剑上前,到了慕容二长老身侧,往那女子身上一瞥。


        

是个并未见过的陌生女子。


        

奇怪……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三皇子,”慕容二长老也发现了他,目光淡淡看过来,“不知三皇子有何指教?”


        

陆睿轩从穆雨霏面上收回目光。


        

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逾越了,忙笑道:“无事,只是想请教慕容长老对这次异象的看法,毕竟天堑之地几月之前才发生了异象,如今异象又现,不知……是不是有什么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