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一十章 求我给你个痛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顿时,一道道凄厉的喊声从慕容老头口中喊出!


        

雷诀直接攻击识海,一点点劈在魂体之上的痛苦,让他整个身躯都变得狰狞扭曲起来。


        

终于,知道自己求救无果,慕容老头挣扎着,目光血红地看向穆瑶:


        

“穆瑶!本座没想到最终居然会折在你的手上!只是你以为,本座元力耗尽就没办法对付你了?!”


        

话落,一股庞大的能量陡然在他周身聚集。


        

“穆瑶,他要自爆!”一道传声突然传入穆瑶耳中。


        

穆瑶一惊,顿时也反应过来。


        

一股柔和的力量已经包裹住她的全身,下一刻,在漫天的血雾飞散之前,穆瑶的身体已经陷入一个清冷的怀中。


        

“……”穆瑶愣了愣,闻着鼻尖淡淡的松香,耳垂不知为何微微有些发热。


        

想要说些什么,还未来得及开口,对方却已经将她放开。


        

朔宗淡定地在自己身上施了一个除尘诀。


        

穆瑶:“……”这人,是什么意思?


        

嫌弃自己脏吗?


        

顿时,刚才的点点羞涩和感激化为乌有,穆瑶无语地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


        

长得好有什么用!怪不得这么老了还是单身!哼!


        

“再瞪下去他的元魂就要逃走了。”朔宗淡淡看她一眼。


        

穆瑶顿时反应过来!对了,慕容老头自爆了!


        

自爆的是元丹,但是他已经是大乘期修为,修炼元魂已经可以离体的地步……


        

连忙朝着慕容老头自爆的地方看去,果然在一堆血雾上方,一个极淡的身影正在试图飞速地逃离这里。只不过被穆瑶之前布置的阵法挡住了。


        

穆瑶连忙上前,将慕容老头的元魂捏在手中。


        

那抹元魂顿时在穆瑶手中挣扎起来!


        

“穆瑶,你放了我!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将这些年得到的功法典籍法器都给你!我已经只剩下这抹元魂了,你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那元魂冷硬兼施,穆瑶却不为所动。


        

“你带走桃李的时候也没有因为她是个没有修为的凡人而放她一命,还要用她的魂力修炼。”


        

“这些年折在你手中的元魂有多少?今天我就当是为天行道了!”穆瑶道。


        

“不!不!你不能杀我!”那元魂立刻惨叫起来,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忙道:“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我告诉你这个秘密,你放了我!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告诉我那小丫头对你有多重要的吗?只要你答应放了我,我就将那个出卖你的人是谁告诉你!”


        

穆瑶眸子动了动,感觉到阵法中传来的一丝异动,唇角若有似无地微微勾起。


        

看向手中捏着的那抹元魂:“不用了,我知道是谁。”


        

“你知道?”元魂一惊:“不可能!你肯定不知道!你只要放过我,我把一切都告诉你!穆瑶,那人是……”


        

“穆雨霏。”一个名字从穆瑶口中淡淡说出。


        

阵法中的异动更强,穆瑶眼底微微泛上冷意。


        

在穆瑶手中的元魂脸上也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你知道?!你居然知道?怎么可能……她、她明明已经……”


        

“明明已经怎样?死了?”


        

元魂讷讷无言。


        

穆瑶却已经没了再和他说下去的心思,自爆而亡,也算是慕容老头作恶多年的结果。而这抹元魂,她自然也没打算给他留着。


        

他能在短短几十年达到大乘期的境界,不知道是靠了多少的魂力填补上来的。


        

既如此……


        

穆瑶手中微微一动,慕容老头的元魂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呼,便咔嚓一声,寸寸碎裂。


        

片刻,便化作点点灰色的光点消失在空气之中。


        

穆瑶朝着朔宗传音:“大师先不要出来,这阵法中还有一人。”


        

朔宗并未回应,其实,他比穆瑶更早察觉到对方的气息,只是一直没有出声提醒罢了。


        

之前在慕容老头自爆之时也是用了一股无形的暗力将穆瑶拉扯到隐匿阵中,而不是暴露自己的身形,便是猜到了,小丫头还需要解决一直隐藏在暗处的小蛀虫。


        

密林之中,慕容老头的元魂消散,穆瑶的身形顿时一软。


        

下一瞬,似乎有些狼狈地跌倒在地上,就连唇角都溢出一抹鲜血。


        

她捂着胸口,缓缓坐在地上,一边进行打坐调息,却有越来越多的血从嘴角溢出。


        

不仅如此,身上的元力波动看起来也越发躁动……


        

一个角落中,穆雨霏的目光怨恨地盯着穆瑶。


        

她已经在这里看了好几个时辰,从慕容长老进入阵中,到穆瑶突然出现趁着他元力耗尽将他反杀,到现在……


        

看着慕容长老的元魂被穆瑶握在手中,却丝毫没有出去帮忙的打算。


        

她恨慕容长老,更恨穆瑶。


        

若是两个人能斗得两败俱伤,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之前慕容长老自爆元丹时,她差点以为穆瑶那小jianren会死在其中!却没想到被躲开了!


        

她原本还有些恨恨,只是现在……


        

看着穆瑶一副狼狈吐血的模样,穆雨霏的心中的恨意再也无法压制,终于一步步从隐秘的树后走出。


        

直到身影彻底出现在穆瑶眼前。


        

穆瑶猛地睁开眼。


        

穆雨霏一副得意张狂的模样看向她:“穆瑶!又见面了!”


        

之前因为距离远,她并没有听到穆瑶与慕容老头的对话,所以还不知道穆瑶已经知道了自己没死的消息。


        

此时就这样大喇喇地站到了穆瑶的面前,藏在袖下的一双手缓缓攥紧!


        

终于!马上!她就要亲手将这个小jianren给折磨致死!


        

这个毁了自己一切的jianren,若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落到今日这副田地!


        

都是她、是她毁了自己!


        

穆雨霏看向穆瑶的眼中满是恨意,穆瑶却假装不知地抬起头,警惕看向她:“你是谁?”


        

“我是谁?!”穆雨霏忍不住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穆瑶那张令人嫉妒的脸。


        

“穆瑶,你不认识我了?”穆雨霏的声音突然一变,变成了从前自己的声音。


        

下一刻,她如愿在穆瑶脸上看到惊诧不可置信的神情!


        

“想起来了?!穆瑶,没想到吧!我根本没有死!”穆雨霏冷笑着,俯身站在穆瑶面前:“诧异吗?害怕吗?我今日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我如今已经是紫琼国的三皇子妃!是你、都是你!”


        

穆雨霏越说越激动,忍不住伸出手掐住穆瑶的下巴。


        

“穆瑶,你为什么没死!当初,我明明将你引得坠崖了,你为什么又好端端地回来?还要破坏我和三皇子的婚宴?!若不是你,我如今已经是紫琼的太子妃!我也已经生下了睿轩哥哥的孩子!你为什么不去死?”


        

穆雨霏越说越癫狂:“贱人!要不是你,太宣帝那老不死的也不会怀疑我,也不会调查到我腹中怀着的是别人的种,我已经嫁进三皇子府,生下孩子,便是母凭子贵的身份!是你的出现!让这一切都毁了!”


        

“还有我父亲!穆瑶,他好歹养了你那么多年,你居然眼睁睁看着他被太宣帝处刑!你好狠毒的心!”


        

穆雨霏脸色狰狞,说到这忍不住又狂笑起来:“可是你没想到吧!我根本就没死!那具身体只是父亲为我找来的替身!我身上怀着的可是慕容长老的孩子,他怎么会忍心我去死?他救了我,太宣帝那老东西还顺势将罪名推到了你头上!”


        

“听说你坠下天堑之地的时候我还有些可惜,可惜自己没能亲手结果了你!可是,你居然再次活着出来!给你舒舒服服去死的机会你不珍惜,现在,你落到我手里!我一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穆瑶!我要让你求着我、求我给你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