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人崽子真是奇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睿轩说着,声音一点点变冷:“霏儿,你敢说一句这些,不是你做的?”


        

穆雨霏眼神慌乱,没想到自己做的这些都被陆睿轩知道了!却仍是不不愿承认,嘴硬道:“睿轩哥哥,这些都是穆瑶告诉你的?她的话怎么能信,你明知道她恨我恨不得我去死,她说的话,你怎么能信?”


        

陆睿轩深吸一口气,“好,她的话我不信。”


        

穆雨霏一喜。


        

紧接着,便听陆睿轩道:“那你自己对天起誓,就说这些事情不是你做的,你只要敢于起天誓,我便信你。”


        

穆雨霏猛地愣住。


        

在凌源大陆,起天誓是一件非常灵验的事,因为有天道存在,若是起天誓的人所说有半丝假话,誓劫便会很快灵验。


        

而现在,陆睿轩便要求穆雨霏自己起天誓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


        

穆雨霏神情僵愣住,片刻,忽地目光满是失望地看向陆睿轩,神情微微狰狞:“够了!若是你当初在我们婚宴上能够强硬一些,能够当初便让我嫁进三皇子府,后面的一切便不会发生。”


        

“是,我是做了那些事,那又如何?”


        

“你不是说过会永远对我好,永远保护我?可是在我被人选做鼎炉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失身痛苦时,你在哪里?”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若是你当初能勇敢一些,早点主动和穆瑶退婚,我又何至于去引诱她坠崖,她明明早该死了,却偏偏恢复神智之后,你又对她另眼相看!”


        

“陆睿轩,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自从她回来之后你看向她的神情便不一样了……”


        

“是你逼的!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穆雨霏的声音逐渐癫狂,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万钧雷霆狠狠劈在陆睿轩心头。


        

他忽地“噗”一口吐出一口黑血!


        

穆瑶眸子一皱,原本神情癫狂的穆雨霏也在此时猛地停住声音。


        

眼眸中一丝痛苦一闪而过,曾经,她也曾真心喜欢过陆睿轩,也曾想过欢欢喜喜嫁给他,成为他的王妃,与他一起修行享世间繁华……


        

她也曾少女怀春……想要与他恩爱白头,可是,当那日她被慕容二长老作为鼎炉,她的爱变得复杂,带着仇恨,带着攀岩,仿佛菟丝花一样,想要紧紧吸附在陆睿轩身上。


        

她害怕,害怕他知道真相会抛弃自己,更害怕原本便和他有婚约的穆瑶将他抢走。


        

所以,她设计将穆瑶引诱坠下山崖。


        

所以……她一步错,步步错。


        

可无论如何,此时看到陆睿轩吐血,她的心还是狠狠一揪。


        

原本癫狂狰狞的神色也在一瞬间缓缓退却。


        

在一旁的朔宗蹙眉扫过她一眼,看到她眉宇间的一抹死气,眼梢挑了挑。


        

陆睿轩吐出一口黑血,反而觉得心口一直堵着的东西似乎移开了,看了穆雨霏一眼,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张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


        

说什么?


        

他对她已经无话可说。


        

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如今这样,曾经,他说过要护她一生,如今却……


        

他叹了口气,半晌无言,良久,才忽地朝着穆瑶弯下膝盖。


        

在一旁死气沉沉的穆雨霏在这时身形猛地一颤,眼睁睁看着陆睿轩朝着穆瑶跪下去:“穆二小姐,我陆睿轩今日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穆二小姐成全。求你,将穆雨霏交给我。”


        

“她已经受到该受的惩罚,未来时日已经无多,我希望,你能让我将她带走……”


        

他说到这,有些说不下去。


        

实在是没脸再说下去。


        

穆雨霏脸上一行血泪划出,嘴巴张了张,却吐不出一丝声音,她看着跪在穆瑶面前的男人,往事种种瞬间浮上心头。


        

她没想到如今知道真相,陆睿轩竟然还愿意为她去求穆瑶……若是早知如此,当初,她就不该做下那样一件件的错事,可是如今再后悔,又有什么用?


        

穆瑶蹙眉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


        

自从重生以来,她已经见过这个男人三次下跪,次次都是为了穆雨霏。


        

第一次是在婚宴上,他求太宣帝不要让穆雨霏吃下验证贞操的荆女果;、


        

第二次是为了玄元丹,他跪在自己面前;


        

第三次,是现在。


        

她有些不懂,为什么这个人崽子总是这么蠢,明明知道了穆雨霏做的那些事,还愿意为了她抛下自己的面子……他当真就那么喜欢穆雨霏这个坏透了的人崽子?


        

不过就算他下跪了也不行,穆雨霏当初害死了原主,还做了那么多坏事,她肯定不能放过她。


        

之前是因为她腹中怀着孩子,可是现在,孩子已经没了,她没什么理由再等下去。


        

想着,便从陆睿轩面前让开:“既然三殿下已经知道是不情之请,那结果想必也知道。”


        

“不行。”她一口回绝。


        

陆睿轩其实早已经预料到她的答案,只是心中还是有一丝的不忍。事到如今,他心底对穆雨霏的情谊早已经消失殆尽,甚至只剩下漠然,可是穆雨霏说的也没错,她一步步到了今日,的确有许多他的原因。


        

若是他早一些决断,在和穆雨霏产生情谊的时候便和穆瑶将婚约解决,若是他能够多给她一些可以依靠的信任,在被那慕容长老选择成为鼎炉的时候,便不会一个人默默承受着……


        

他恼恨她的欺骗,可此时看着她苍老狼狈的模样,却只觉得可怜又可悲。


        

他还要开口说些什么,一直沉默愤恨的穆雨霏突然开口。


        

“不要求她。”


        

她说着,眼神冷冷地扫过穆瑶:“穆瑶,我已经成了现在的模样,修为尽失,是杀是剐悉听尊便!”说罢,她又看向陆睿轩:“三殿下也不必假惺惺地同情我,我不需要!”


        

“……”穆瑶眨了眨眼。


        

目光不由看向身旁的朔宗。


        

这穆雨霏的表现……似乎和想象中有些不一样?按理说,以她的性子,不应该紧紧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不愿放手吗?怎么突然间变得这样傲气了?


        

朔宗却是一扫便明白了。


        

那穆雨霏……死到临头,却是难得的悔悟了一次。


        

她这样说,是不想让陆睿轩再为她求人,也想斩断自己的最后一丝念想。


        

不过他看透了却没必要说出来,所以只是淡淡移开目光,并未对穆瑶进行解惑。


        

穆瑶撇了撇嘴,看向陆睿轩:“三殿下也听到了,既然事情的真相你都已经知道了,现在这里没什么事情,三殿下还请离开。”


        

“……”陆睿轩缓缓从地上站起。


        

目光最后看了穆雨霏一眼,终是转身离去。


        

看着陆睿轩的背影,穆雨霏已经变得浑浊的眸子中居然流露出几分不舍,不过片刻,却又收回来。


        

也不看穆瑶,只是闭上眼,仿佛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


        

穆瑶一时间也没想到怎么处置这人,想了想,还是让陆丰先将她带下去关起来,看着人被带走,她眉心依旧蹙着……虽然已经重生成穆瑶活了好几个月,但是……对于这些人崽子,她似乎还有许多弄不明白的。


        

朔宗淡淡看向她:“怎么?心软了?”


        

“啊?”穆瑶一愣,反应过来:“不是,我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处置她。”


        

说罢,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你说,刚才穆雨霏为什么不求陆睿轩救她?按照她以前做的事应该不是这种人崽子才对……人崽子还真是奇怪啊……”她喃喃自语道。


        

“……”朔宗看了她一眼。


        

这小丫头,总是称呼别人为人崽子,她自己就不是人崽子了?


        

还是个小小的鬼灵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