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她不是穆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忘记你之前答应的。”朔宗忽然淡淡道。


        

穆瑶一愣,而后眼睛抽了抽,知道对方是说当洒扫丫鬟的事:“知道了!”


        

“嗯,近日本座对凡间食物兴起几分好奇,只是别人做的本座并没兴趣,你亲自做了送来。”朔宗继续道。


        

穆瑶身子一僵:“你还要吃东西?”像是他这样厉害的人,不是早就辟谷了吗?


        

朔宗眸子动了动:“好奇罢了。”


        

“……”好奇,好奇就让她为他做吃的?


        

穆瑶有些无语,只是她毕竟欠了这人好大的人情,现在他就算说要天上的星星自己都得想办法给他弄下来。


        

不就是吃的,简单!


        

穆瑶点了点头:“好。”


        

“嗯。”朔宗翩然去了小丫头特意为他洒扫出来的院落,等着她将吃的送来。


        

上次吃那小丫头做的食物已经是许久之前,他辟谷上万年,早已经不食其中滋味,却在上一次天堑之地吃了小丫头的几顿饭之后……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如今,生出一股想念。


        

也不知小丫头是在其中放了什么东西。


        

竟然勾得他放在心上。


        

不过他向来是随性而安的性子,既然想要,便直接了当说出来。


        

穆瑶当即让陆丰准备了食材,亲自动手,为朔宗做了几种食物。


        

飞禽走兽样样俱全,桃李已经恢复过来,虽然身体有些虚弱,下地走动还是可以。


        

看到穆瑶亲自动手做吃的,当即表示自己要帮忙,却被穆瑶拒绝了。


        

人情是她欠的,说要还,那就是真要还。


        

她也不会为了躲懒假借别人的手。


        

忙碌了几个时辰,穆瑶让人端着美食到了朔宗所在的院落。


        

敲了敲门,门吱呀一声自动打开。


        

“你自己送进来。”朔宗的声音传来。


        

穆瑶翻了个白眼。


        

自从这人住进来之后,院子里便不让留下一人伺候,所有洒扫都要穆瑶亲自动手……


        

现在连送饭,也要她自己端进去。


        

穆瑶认命地一道道将食物端进去,放在端坐桌前的朔宗面前。


        

而后又认命地取出筷子,双手送到他手上:“大师请。”


        

“嗯。”朔宗心情颇好地接过筷子。


        

白玉质地的筷子衬着他如玉的手指,一举一动间,仿佛是画一般。


        

穆瑶看得有些出神,等到回过神,桌上的菜已经全部消失了……


        

穆瑶眨了眨眼,目光不由地朝着朔宗小腹处看去。


        

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大师,你都吃了?”


        

“嗯。”朔宗道。


        

穆瑶又忍不住看了他小腹一眼……都吃了,怎么没鼓呢?


        

她每次吃了桃李做的东西后,小肚子都是鼓涨涨的。


        

她一双眼睛不受控制地瞥向自己的小腹,朔宗眼角抽了抽。


        

“你在看什么?”


        

“呃……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大师,那么多东西您都吃哪里去了?”


        

“……”朔宗额角跳了跳:“食物也可以化为杂质和元力,杂质可以排出。”


        

“哦。”穆瑶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


        

“不过那样还有什么意思?一点乐趣都没有,还不如直接吸收元力,而且还不用担心杂质。”穆瑶道。


        

朔宗:“……”


        

身为三界神尊,他修行的并非元力而是混沌之力,混沌之力根本没有杂质一说,这一点,他自然不会跟小丫头说。


        

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收拾了。”


        

“……”好吧,穆瑶任命地自己动手收拾桌上的狼藉。


        

要不是这些杯盏盘碟都长得太过好看,她才懒得再收拾。


        

将碗碟摞在一起,穆瑶忽然想起什么,看向朔宗:“大师,这几日猫绒绒都在乾坤殿中沉睡,您之前说了它在进行自我修复,不知道我能为它做些什么,让它快点醒过来?”


        

朔宗看她一眼:“它既是你的契约器灵,你的修为提升,对它只有好处。说不定,会提前醒过来也不一定。”


        

“真的?”穆瑶双眸一亮。


        

决定了,等到将穆雨霏的事情处理完她就要去找地方历练。


        

她的修为在服用下补魂丹的时候便隐隐有突破的趋势,再历练一段时日,说不定便突破了。


        

正想着,外头突然传来陆丰急急地喊声。


        

“小姐,出事了!”


        

穆瑶连忙走出去,没有朔宗的允许,别人是进不来的,所以陆丰只是站在院落门口,一脸着急地看着里面。


        

见到穆瑶出来,顿时脸色有些慌张:“小姐,大小姐她、她自杀了!”


        

“什么?”穆瑶也怔住了。


        

她原本还为怎么处置穆雨霏发愁,现在却听到对方自杀的消息。


        

眉心蹙了蹙,这样自杀也未免太便宜她了一些。


        

当下抬步朝着暂时关着穆雨霏的院子走去。


        

下一刻身边却多了一道身影,正是朔宗。


        

“大师怎么也来了?”穆瑶问。


        

朔宗却没有理会,只是如玉的手掌落在她手腕,衣袖一挥,身影顿时消失在陆丰面前。


        

陆丰:“……”


        

陆丰眨了眨眼,看了看四周,而后,又不可置信地揉揉眼!


        

他家小姐呢?!


        

刚才还在这的,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


        

不过一个眨眼,穆瑶只觉得脚下一顿,出现在一个房间之内。


        

穆雨霏正躺在地上,一根磨尖了的木棍透替穿过她的身体。


        

汩汩的鲜血从身体内流出。


        

她还没有死,看到穆瑶来了,浑浊的目光勉强向这边看了过来。


        

只是落到穆瑶身旁的男人身上,眼中终究闪现出一抹不甘。


        

为什么……


        

自己汲汲营营,算计经营了那么多年最后却落得自戕的地步……


        

而穆瑶,她明明一开始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傻子而已,却不知不觉间,身边已经围了那么多人。


        

甚至连朔宗这样的人,都在她身边。


        

她心中不甘,最后却只能自嘲地动了动唇。


        

闭上眼。


        

穆瑶上前查看她的伤口,穆雨霏这次是对自己下了狠心,居然让那木棍扎透心脏而过。


        

对于现在已经是凡人的她来说,心脏被穿过,必死无疑。


        

只不过她恐怕没想到心脏被穿透也要这么长时间才能断气,看着穆雨霏痛苦吐血的模样,嘴中嗬嗬却发不出什么声音。


        

她不知怎的就想到记忆中原主穆瑶惨死的场景。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一点点无助等待着死亡,一点点被痛苦侵袭。


        

她眸子微眯,忽地俯下身,凑到穆雨霏耳畔,低低几声,似是说了什么。


        

下一刻,穆雨霏的眸子猛地瞠大。


        

不可置信地看向穆瑶,口中嗬嗬声一声接一声,不断有红黑的血沫子从口中溢出,可是说出的话,却是半个字都成不了型。


        

她只能徒劳又惊恐地看向穆瑶,穆瑶站起身。


        

如此也好,让她也尝一尝原主临死时的痛苦。


        

她刚才凑近穆雨霏耳畔所说的,便是自己已经不是穆瑶的事实,也怪不得穆雨霏会这么惊恐。


        

她冷眼看着,终于等到穆雨霏彻底不甘地闭上眸子。


        

她魂体被慕容二长老用来修炼,虽然缺失的不是主魂,但是少了辅魂,又没有修为,下一世也只能沦为畜生道。


        

即便勉强投生为人,也是个身有残缺的。


        

或许,这已经是天道给她最好的惩罚。


        

穆瑶目光沉沉,只顾着看穆雨霏的情况,却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朔宗,此时目光正看着自己,眼底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直到穆雨霏死透了,匆匆跑来的陆丰才赶到。


        

穆瑶让他将穆雨霏的尸体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停顿片刻,还是道:“往三皇子府送个信。”


        

“是。”陆丰道。


        

穆瑶离开院子,长长松了口气。


        

自从重生以来借用穆瑶身体时做出的承诺,此时终于兑现,她浑身也似乎轻快了一些。


        

接下来,便准备去找个地方历练一番,提高自己的修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