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炎离?魔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炎离?!”


        

炎离、居然是炎离!


        

那个在她炼丹时突兀出现在她阵中的红衣少年,现在,居然从这个不知道封了多久的玉石棺中走出!


        

穆瑶的表情简直有些精彩。


        

那从棺椁中出来的人影似乎也听到了穆瑶的声音,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朝着穆瑶看过来。


        

穆瑶戒备地与对方对视。


        

奇怪的是那人却没有丝毫反应,只是目光怔怔地看着自己,半晌,突然才缓缓开口,声音中还带着几分许久不开口说话的迟缓和喑哑:“炎……离……我……叫……炎离?”


        

穆瑶:“……”


        

穆瑶僵了僵,什么意思?这人,居然忘了自己的名字吗?


        

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是炎离。


        

穆瑶目光上下打量过对方,这才发现眼前的人虽然样貌身形都和那见过数面的红衣少年炎离相同,但是,神情和气质,却相差迥异。


        

若说炎离身上的气质是桀骜嚣张,带着点玩世不恭的邪肆。


        

但眼前人却不同……


        

他的身上,似乎……根本就没有情绪!


        

虽然身上明明穿着火红色张扬的衣裳,但是周身给人的感觉却和四周冰寒的寒冰一样,冷冰冰,没有味道,更没有温度和情绪……


        

见她良久都没说话,那人又重复了一遍:“你,认识,我?我……是谁?”


        

穆瑶抿了抿唇:“我不认识你,不过,是我把你从这个棺椁里放出来的。”


        

那男人目光缓缓移动,落到身下踩着的棺椁上。


        

沉默良久,他忽然双手动了动,做出个舒展腰身的动作:“对啊,我差点忘了……被关在这里有多久,如今,终于可以出来了。”


        

他的语调终于熟稔,说出的话也不像之前的磕磕绊绊。


        

穆瑶却是眸子微微一紧。这人,居然知道自己躺在棺椁中的?


        

心中念头还未落下,那男人的眸光再次落到穆瑶身上。


        

他抬步,自棺椁中缓缓踏步而出,他动作优雅,一步一行之间,仿佛脚底步步生莲,那一身赤色的红衣仿佛最绚丽的色彩,明明冰寒的冰石之中没有风吹进来,他的周身却无风自动,红色的衣缠绕着墨黑的发随着他一走一动间肆意挥舞。


        

他是朝着穆瑶走来。


        

穆瑶嘴唇抿了抿:“我救了你,作为报答,你送我从这里出去怎么样?”


        

“报答?”男人重复穆瑶的话,两个字在口中似百转千回,一边说着,一边唇角牵起浅浅的弧度,如春风化雪一般点了点头:“自然,是你放我出来,所以,我可以让你选择自己的死法。”


        

穆瑶:“……”


        

穆瑶愣了愣,片刻反应过来,身形向后急退:“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放你出来,你就是这样报答的?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怪不得被人锁在棺椁中。”


        

那男人闻言一双春水含情的眸子眨了眨,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玉白的脸上刷出一抹阴影:“就是因为是你放我出来的,我才给你机会让你自己选择好一点的死法,若是他人,我便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了。这还不算报答?”


        

穆瑶简直被这人的逻辑惊呆了。


        

选个好一点的死法,就是报恩了?


        

眼看着那男人的手掌朝着自己抓来,穆瑶身子一侧往旁边躲避过去:“你这人有病吧,这么biantai!居然要恩将仇报害自己的恩人!早知道,我就该不放你出来的!”


        

“不过现在,谁杀谁还不一定!”穆瑶眸子一冷,翻手取出一把乾坤殿中的武器就要对上他。


        

只是下一瞬一看那武器,穆瑶眼角抽了抽……


        

这么巧,因为没有元力无法探入乾坤殿,随手取出的居然是一柄卷了刃的匕首……


        

呃。


        

先凑合用吧,穆瑶脚下往后一蹬,借助前冲力朝着那男人而去,那男人不躲不避,目光坦然地看着穆瑶朝自己冲来。


        

他虽然刚醒,也不知自己是谁,却不知为何心中有十成的把握可以将眼前的人制住。


        

是以,穆瑶朝着他刺来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惊惶,甚至脚下动都没动。


        

目光平静……


        

然而,下一瞬,穆瑶的身形猛地往下一矮,仿佛滑冰一般,身形下压,手中的卷刃匕首朝着男子双腿下刺去……


        

“铮!”一声铮响传来,穆瑶飞速收回手。


        

与此同时从男人身侧呲溜一下滑到他身后。


        

她面上露出欣喜,刚才那一下,她刺中了那男人的要害……只要……


        

下一瞬,穆瑶面上的笑容却是一凝。


        

不可置信地看向手中的卷刃匕首!


        

“这怎么可能?”手中的匕首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卷刃状态,而是……完全叠合在了一起。


        

整个匕首的前端和后端折叠在一起,原本还有些锋利的刀刃此时满是缺口。


        

穆瑶又抬头看向男人,他正一脸莫名地看着自己。


        

“……”


        

这特么是个什么东西?


        

居然,连男人最脆弱的地方都刀枪不入?!


        

那男人头歪了歪,目光看着穆瑶,又看了看她手中的匕首,半晌,才突兀开口:“你想用它伤我?”


        

“废话!就许你杀我不许我杀你?就是没想到你这么biantai,居然……”穆瑶一时间气的脸色有些涨红。


        

这么厉害的人,还是在天堑之地这样的地方……


        

这人到底是谁?


        

难道……“你是魔尊?”穆瑶问出口中的猜测。


        

传说数万年之前,曾经有一魔神至尊率众天魔入侵凡间,一时间生灵涂炭,幸好有上古大能将其打败封印在一片万世不可出之地。


        

难道,那所谓万世不可出之地,就是这里?


        

而眼前这人,就是魔尊?


        

那红衣男人闻言眸底似有暗芒一闪而过:“魔尊是谁?没听过。”


        

“那你知道自己是谁?毕竟是我把你从棺椁中救出来的,你就算要杀我,也要让我死个痛快,告诉我你的名字。”穆瑶道。


        

“我是……”那红衣男子愣了愣,片刻又看向穆瑶:“我为何要告诉你?让你选择自己的死法已经是我最大的恩赐,看来你刚才的选择,是与我战斗,要死在我手下?”


        

穆瑶:“……”呵!


        

“你为什么非要杀我?”穆瑶仍旧不死心地问道。


        

男人想了想,长睫微眨:“因为,你来得太迟了。”


        

“太迟了?”这是什么狗屁原因?!


        

“我被关在这棺椁中已经有三万年,第一万年,我等着人将我放出去,无论是谁只要能将我放出去,我便给他富贵荣华修为财富,可惜没有。”


        

“我等到第二万年,发誓若是有人能救我出去我愿意为他做所有心里想做的事,让他成为世上最尊贵的人……可惜,依旧没有。”


        

“我等到了第三万年,因为前面两万年都无人进入这里,所以我便在心里发誓,若是有人在第三万年来救我,我便要杀了他,因为,他来的太迟了。”


        

说罢,他目光看向穆瑶:“而你,就是在这第三万年中来的。”


        

穆瑶嘴角抽了抽,“所以,你就要杀我?”


        

“不错。”


        

不错、不错个屁啊!神经病啊!穆瑶忍不住在心里头吐槽这男子。


        

三万年……


        

怪不得成了神经病,谁被关在这里呆了三万年也会发疯吧!可是,他疯就疯了,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命作为代价!


        

穆瑶一双眸子转了转:“我不信。”


        

“什么?”


        

“你说你在这里呆了三万年,我不相信,什么人能在这里呆三万年还不死,我猜你就是随便编出个理由骗我的!”


        

“是真的。”那男人正色道。


        

穆瑶又问:“那你这么厉害,是谁将你封在这里的?你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