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二十章 后会无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男人眸光微微一闪:“这我当然知道,只是,为什么要告诉你。难道这是你临死之前想知道的?”


        

“……”你才临死。


        

穆瑶翻了个白眼,看向他:“这么说,你今天一定要对我动手?”


        

“自然,我可是个中诺之人,既然许下的誓言,就一定要遵守。怪只怪你的命不好,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第三万年来救出了我。”男人说着,微微摇了摇头,如玉的面上露出温柔无奈的模样。


        

“是吗?”穆瑶的身形站在原地,目光扫过开了一条口的棺椁,又瞧了瞧那红衣男子。


        

“其实我临死之前还有个愿望。”


        

“什么愿望?”那红衣男子看着她:“该不会说你想看我进那棺椁中再躺一躺?然后你趁机将棺椁合上,将我重新关在里面?”


        

穆瑶眸光闪了闪:“没想到被你看破了。”


        

“就算我没看破你也不可能算计得到我。”红衣男人笑了笑,这一笑仿佛冰雪融化,就连满是冰寒的冰室之中仿佛也有了回暖的感觉。


        

“这棺椁外的符文已经被你解开了,已经失去了效用,已经失去了效用的棺椁想要困住我,根本不可能。”


        

“哦……”穆瑶眸子垂了垂,“行吧,既然已经被你看破了想法,那棺椁也困不住你,反正我都要死了,你就进去躺一躺让我看看。”


        

红衣男人闻言眼底露出淡淡嘲弄的神色:“你觉得我在骗你?”


        

“嗯,你要是没骗我就重新躺进去好了。”穆瑶道。


        

“好,就依你。”红衣少年看了穆瑶片刻,居然答应了她的请求,抬步,重新朝着棺椁内走去。


        

在他的脚即将跨入棺椁之内时,穆瑶却突然开口:“等一等!”


        

“你又有什么要求?”那红衣男人转眸看向穆瑶,眸中已经有了淡淡不耐烦的冷意。


        

穆瑶缩了缩身子,将手中卷刃的匕首摊开在他面前:“你从棺椁出来,我就要死了,我不想被你杀死,还不如自己自杀死了,可是你看,我的匕首刚才用来对付你已经卷边了,你有没有趁手的借给我用用?”


        

那红衣男人看了穆瑶良久,半晌,忽然手心一抬一柄闪着红光的长剑突兀出现在手心之上。


        

那红色的宝剑在一出现的那一刻便发出一声嗡鸣,似乎很是欢欣鼓舞的模样,围着红衣男人的周围绕了几圈。


        

那红衣男人点了点,它便重新安静下来。


        

他直接将剑朝着穆瑶抛去,穆瑶接下宝剑,顿时被那红色宝剑的重量压得身子向下一坠。


        

这宝剑看着小巧精致,没想到却这么沉,就连穆瑶拿着它都有些费力,身子下意识在接住它的那一刻踉跄了半步。


        

红衣男人淡淡看了穆瑶一眼,目光中露出轻蔑不屑的神色:“现在没什么别的要求了?”


        

穆瑶连忙摇头:“没了,你躺进去让我看看,满足我这一个要求,我就自杀好了。”


        

那红衣男人当下也不犹豫,身形一闪重新躺在棺椁之内,穆瑶看了片刻,还未来得及动手将棺盖盖上,他的身影便已经倏然消失,重新出现在她身畔。


        

“好了,你可以自杀了。”


        

穆瑶:“……”


        

穆瑶深吸一口气:“好,我既然答应你了,自然也会自杀,不过我自杀不想被人看到,你能不能背过身去?”


        

红衣男人眉头微挑,唇角扯了扯露出个不屑的神色:“你想背后偷袭我?”


        

“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穆瑶道。


        

那红衣少年却道:“我并不想跟你做朋友,不过就算你背后偷袭也伤不到我,当然,你也跑不了。”说罢直接背过身去。


        

穆瑶举起手中宝剑。


        

她这一剑刺出,动作娴熟轻巧,再不见刚才拿到宝剑时候表现出来的沉重滞塞。


        

利落、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却不是朝向自己,而是朝向背对自己的男人。


        

宝剑立刻角度刁钻地朝着那男人的后背刺去,速度飞快,眼看就要刺入那红衣男人的背心。


        

穆瑶眸色一亮,下一瞬,那宝剑却似乎有意识一般在即将刺入的瞬间猛地一个停顿,然后剑身自主地在红衣男人面前转了几个弯……


        

红衣男人骤然被穆瑶偷袭,居然丝毫也不恼怒,身形一转脸上带着温柔浅笑转过身来,伸手将滴溜溜在身前打转的宝剑握在掌心。


        

“这剑乃是我蕴养的宝剑,已经认我为主,你想要用它刺杀我,至少也要换个武器……”


        

话说到这里戛然停住。


        

那红衣男人的目光缓缓朝着自己的掌心望去,那里,刚才突然传来一股刺痛,随着他将掌心摊开,才看到在宝剑的剑柄上此时居然粘着几处细小急不可见的东西。


        

而刚才,就是那些东西刺伤了自己!而且,被刺伤的地方不过转瞬间便已经有黑紫色的血液冒出来!


        

他居然、中毒了!


        

他目光一眯看向面前的小丫头。


        

这把宝剑本来就是已经认他为主的,他根本不用掌控这宝剑也会随着他的心意而动,他早已知道这宝剑不会伤害自己……


        

所以刚才将宝剑握在掌心,根本没什么防备!


        

却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在剑柄上动了手脚!


        

他之前虽然也知道小丫头不会甘心这么自杀,说不定要使什么手段,因为笃定对方伤不到自己,他还略有期待和不屑地等着她使出花招!


        

可却万万没想到,已经对自己认主的宝剑不过在对方手中呆了片刻时间,居然就已经被做了手脚!


        

而穆瑶之前让他进入棺椁之中,也只是为了让他以为她的目的在棺椁上……所以压根儿就没注意到自己的宝剑!


        

更何况之前,小丫头还被宝剑压得身形一个踉跄,他自然更不会放在心中。


        

却没想到……


        

居然当真被这小丫头给糊弄过去了,还中了毒!


        

红衣男人目光定定看向穆瑶,在穆瑶戒备的神情中,忽然望着她的眸光微微一动:“小丫头,你的确挺聪明,聪明的居然能让我受了伤,只是,你觉得这一点点毒就能威胁到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垂下,随着不断有紫黑色的血线从其中流出,不过片刻,血液的颜色便慢慢转为正常的鲜红色……


        

很显然,刚才的毒已经尽数被他逼出来了。


        

穆瑶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忍不住骂了声黑龙他姥姥。


        

这人也太biantai了,刀剑到了他身上要卷刃,就连她身上最毒的毒药对他也没有作用……


        

原来穆瑶还觉得这人可能是炎离,可是现在……她算是彻底明白过来。


        

这人不可能是炎离,炎离对上自己的时候可没有这么biantai的实力。


        

那男人将毒从手掌心逼出,而后一步步慢慢朝着穆瑶走近:“小丫头,你的毒对我来说好像没什么作用,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样?”


        

穆瑶眸子闪了闪,身子往后撤退,那红衣男人也跟着她一步步往前。


        

忽然,他脚下一顿,似乎是踩到了什么东西。


        

低头,居然是之前从棺椁上碎裂的冰石。


        

只是现在他脚下的冰石却呈现出一种特殊的状态,明明是散乱摆放着,可是隐隐相互之前却有一种淡淡的联系,这联系尤其是在他的脚踩上去之后,将他隐隐围绕其中……


        

“阵法?”男人眸光微微一闪,薄唇微抿看向穆瑶。


        

穆瑶眼睛一眨,将最后一块冰石踢入对应的阵眼,顿时那男人便只看到穆瑶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只余几丝弱不可闻的声音从身旁传来:“知道你厉害阵法困不住你,我就不在这里陪你了,青山绿水,后会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