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眸子只是淡淡朝着自己这边扫来,便让他浑身上下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收回目光!


        

好冷的目光!


        

说是万年寒冰也不为过,刚才他只不过是看了一眼,便感觉身体从内到外都要被冻僵了……


        

“唔……”一声闷哼突然从穆瑶布置的阵法中传来,祁玄猛地惊醒。


        

目光看向阵中的穆瑶,见她双眉紧蹙,脸色虽然略有苍白,但是往体内涌去的元力还算是平缓,是晋级突破的正常表现。


        

忽然想到自己此时所在的是天堑之地,穆瑶忙回头朝着刚才所见那人看去。


        

只是再回头,却什么也没看到。


        

“奇怪……”他眉头忍不住微蹙了蹙。


        

双眸扫向四周,“不见了……真的,不见了!”刚刚他看向的地方峰顶云层,白衣广袖的男子……就那样冷冷清清地站在那里。


        

可是现在去看,不过是短短一刹那的时间而已,居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只有无声的清风拂过树叶,窸窸窣窣的虫鸟穿林而过的声响……


        

哪里、有什么人影?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祁玄不死心的目光看向四周,甚至连其他地方,也都一一仔细查看过,却依旧没有找到那人的身影。


        

他眉心紧蹙,眸光间露出警惕之意。


        

生怕刚才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人搞出来的幻境,而那人说不定还要对穆瑶做什么……


        

想到这里,祁玄连忙离穆瑶更近了一些。


        

穆姑娘救了自己的命,他就算在这里死了,也坚决不能让穆姑娘遇到危险!


        

……


        

云海翻卷,凤栾展翅。


        

一座座悬浮在半空的仙山之上,绿水瀑布,云气缭绕。层层的云雾将一座座仙山遮掩得半遮半显,时不时有长着红色顶冠的仙鹤鸣啼而过。而在这千万的仙山正中,有一座仙峰远远凌驾于其他仙山之上。


        

仙山山峰之上,一道白衣广袖的缥缈身影立于其上。


        

他面色平静无波,一双眸子穿过云层往下下界,似乎在看着什么,有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只是随意在沉思而已。


        

十几个仙童侍在身后,不敢发出一丝的声响。


        

一道身影忽然从峰后缓缓走来,看到立在崖边的人,他哈哈一笑,露出清隽的面容。


        

这男子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长袍,淡青色长袍上隐隐有山水在上面拂动,姿容清隽,身形颀长,一走一动间仿佛都有仙气在脚下缭绕。


        

他步行到那白袍男子身后,“尊者,已是许久不见。”


        

那背对着他的白袍广袖男子闻言淡淡转过身来。


        

他墨发犹如上好的丝绸,在山风之下微微拂动,随着转身,一张俊美绝尘的面容逐渐显露出来。他目光淡淡看向面前来人,虽没有什么神色,但是姿容过于出色,以至于被他看上一眼,都令人觉得受宠若惊。


        

尤其是他身上的气势,无法描述,清淡中带着压迫,强势中又带着漠然……


        

若是穆瑶在此地,看到这男人的脸,定然会忍不住惊呼出声。


        

因为这眼前,明明就是小崽崽的成年版!


        

“青玄。”成年版的小崽崽淡淡点了点头。


        

那被称作青玄的男子目光看向他:“尊者刚才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难道人间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不成,怪不得此次尊者居然在下界呆了这么长时间。”


        

青玄说着便也作势往云海下看去,只是还不等他将头探过去,一道白色广袖忽然在面前一挥……瞬间,云海翻涌起来,再不见下界的场景。


        

“哎呀,尊者难不成有什么瞒着青玄的,难道尊者在下界当真遇到好玩的事情了?”青玄笑道。


        

被称为尊者的男人却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转身,朝着身后的凉亭走去。


        

挥手间,一个棋盘便突兀出现在眼前,而后跟在身后的侍童一一摆放好差点和坐席,男子随意盘膝坐下。


        

朝着叫青玄的男子看了一眼:“过来,下一盘棋。”


        

“我就说我对尊者的作用也只有下棋了……”青玄叹了口气,乖乖坐在另一边的席团之上。


        

不过多时,“啪”“啪”地棋子落下。


        

青玄捏着黑子,看了坐在面前的尊者一眼,而后一枚黑子落下,堵死了一大片的白色棋子。


        

青玄得意地笑了一声:“尊者承让了,这一局棋,看来是我要赢了。”


        

“是么?”他对面的人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目光瞥了一眼棋局之上,沉思片刻,一子落下,顿时盘活了一片的白棋。


        

之前的劣势荡然无存。


        

“唉,这才是尊者,尊者,刚刚您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在想什么?”青玄叹了口气,又有些八卦地看向对面。


        

“你猜?”尊者淡漠看了他一眼。


        

那叫青玄的男子顿时干笑两声,没有再说话。


        

棋局终于还是以青玄落败结束。


        

尊者似乎有些兴趣缺缺,起身正要离开时,那叫青玄的男子却忽然开口叫住他:“尊者,扶云那小丫头已经在仙峰下站了三个月了,你再不去见她,我看她得站化在底下。你当真不去?”


        

那尊者前行的脚步微微一滞,不过片刻,又从容往前:“与我何干?”


        

“啧。”青玄看着男子离去的身影,眉头微挑忍不住啧了一声。


        

“再怎么说那也是你徒弟啊,唉,真是可惜了扶云那小丫头,落花有意……奈何,流水无情。”


        

青玄拿起桌上的仙茶一饮而尽,而后起身,朝着仙峰下而去。


        

到了仙峰之下,再次看到立在仙峰脚下的女子。


        

他脚步动了动,朝着那身影走过去。


        

“小扶云呀……”


        

他这一声,站在仙峰之下一动不动的身影微微抬起头,露出一张闭月羞花的绝色面容来。只见一个容貌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绝色女子。


        

她身穿一身月白色的轻纱,如瀑的黑发披散在身后,头上只是简简单单别着一支花簪,簪子是木得,簪子的顶端一朵娇嫩的桃花盛开其上,随着她微微抬头的动作,那桃花也微微抖动,仿佛是活得一般,盛开的娇艳欲滴。


        

她一双翦水秋瞳看向青玄,双眸中似乎含着万千期待,待到看到他只是一人之后,她眼眸中的期待之色又一点点暗淡下去……就连唇角的一抹浅笑,似乎也变得有些勉强起来。


        

青玄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摇头叹息:“小扶云啊,你说你喜欢上谁不好,为何偏偏喜欢尊者那个没心没肺的人?他都这么大一把岁数了,要是动心早就动心了,可你看这数万年过去,他可曾为其他女子动过心……”


        

“你呀,还是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时光了。”青玄叹息着。


        

柳扶云的双眸却是微微颤动,唇角动了动,道:“师傅他并非无心。”


        

“并非无心?你见过沧溟巅上有人向他一样无欲无求的?要我说,他就是石头变得,你还是不要再痴心妄念了!”


        

柳扶云没有说话,一双藏在袖下的手却微微攥紧。


        

师傅他并非无心之人……这一点,没谁比她更清楚了。


        

柳扶云六岁时因为资质上佳,被神尊亲自选为弟子教养。因为沧溟巅上神尊的峰上只有她一个小女娃,所以几个师兄对她都很照顾。


        

平常她被众人娇惯着,峰上的所有角落都摸了个遍,唯有一处,神尊却从不允许人进入。


        

而就是在那里……她发现了师傅的秘密。


        

也是那一次,她才知道,向来冷情冷心的师傅,其实,从来不是如此。


        

他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人、一个已经死去,再也无法回来的人,牢牢占据着师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