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她会愈合他的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是师傅修炼的房间,也是师傅休息的地方。


        

平常整个峰上无人会来,更无人敢闯入其中,唯有她,一时好奇趁着师傅神召之时偷偷解开禁制闯了进去。


        

而后,她看清楚房内的一切……一双眸子忍不住一点点睁大。


        

那房间中的一切,她到现在,还都无法忘记。


        

到现在,那画上女人的一颦一笑,一点一滴都凝聚在她脑海中。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那样美的女子……


        

仅仅是出现在画作之上,都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


        

她也是从那时才知道,原来师傅的心中,一直,都藏着一个人。


        

他虽说表面上将她收为徒弟,可是真正说上的话却屈指可数哦,她平日的功课修炼都是几个师兄带着完成,对这个师傅,她又怕又敬。


        

可是随着时间的长大,她的一颗心却不由地记挂在他身上……


        

尤其是每每想到,那样表面上冷心冷情的人儿,却在默默地记挂着一个女子。


        

她曾经听大师兄说过,师傅在万年前曾经与一个少女产生感情……只是后来,那少女却因为意外去世。


        

也就是说,那画上的人,已经死了。


        

她心里的感情极其隐秘地生长,萌芽,一天天在阳光晒不到的角落里长大。


        

她开始刻意让自己朝着那女子靠拢,学习她的打扮、学习她的姿容、学习她那样的笑……


        

沧溟巅上人人都说她长得漂亮,就是那些花仙妖仙对上她也要自愧弗如。


        

她信心满满,在觉得时机成熟之后向师傅表明心意……


        

而后,便被师傅丢到了沧溟巅下历练……


        

一个历练,便是几百年。


        

等她再回来,师傅却已经不愿意再见到她。


        

她没办法,只能求着几个师兄帮忙,好在几个师兄心软,相信了她只是进去看师傅一眼的话,偷偷为她打开禁制将她放了进去……


        

而她利用自己在试炼之地获得的药材炼制了最烈性的春药,自己服下之后,闯入师傅的房间。


        

她以为师傅一定会心疼她。


        

可惜,她错了……师傅连看都未看她一眼,便将她丢出了沧溟巅,甚至还宣布,将她逐出师门。


        

她心痛、不甘,无以复加。


        

好不容易才扛过去那春药的反噬,一身的修为却也丢了大半。更让她无法接受的,却是师傅对她的厌弃……


        

这上千年来,她时不时便会站在仙峰之下,希望师傅能见她一面。


        

然而……


        

扶云咬了咬牙,师傅虽然对自己严厉了一些,可是终究没有伤害自己。


        

也许他心底也是有情的,只是因为那人……所以才不能接受自己。


        

自己只要一直等下去,他心中没有别人,便会看到自己。


        

终有一天,她会愈合他心底的那道伤。


        

扶云想到这,眼底划过一抹希望,抿了抿唇,对青玄道:“劳烦青玄上仙了,我还是再等一等吧。”


        

“唉,人间自古有情痴啊,可惜,可悲,可叹哟……”青玄说罢,摇晃着身子走远。


        

……


        

天堑之地。


        

穆瑶依旧在打坐修炼。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历练,再加上原本服用的补魂丹,此时她体内的元力正在疯狂增长……


        

只见识海之中的花莲元丹此时正在疯狂旋转,五种颜色花瓣随着元力的汇入越转越快,一边转,一边将元力吸入花台之中,那莲瓣越变越大。


        

到了最后,又开始缓缓朝着中心聚拢。


        

穆瑶眉头忍不住蹙了蹙。


        

她记得当初自己修炼到修神期的时候,这元丹便是从花骨朵变成了五色花莲,而现在……怎么眼看着又要变回去。


        

眼看着五片色彩各异的莲瓣收拢在一起,穆瑶只觉得体内的经脉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冲洗了一般,而后更加猛烈的元力在经脉中流转起来,朝着元丹汇入……


        

穆瑶身上冒出大量的雾气……


        

在外围看着的祁玄也不由有写吃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升级头顶会冒出白雾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穆姑娘这是被人烤熟了。呃……


        

祁玄连忙想要上前查看一番穆瑶的情况,谁知还没走进,便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弹了回来……


        

祁玄愣了愣,那无形的屏障不知是什么,但绝对不是阵法……


        

可是那东西无论他使用了什么方法都进不去,只能在外面干看着……


        

穆瑶的眉头越蹙越紧,直到那五瓣花莲彻底合拢,而后下一瞬,之前的旋转猛然停下。


        

识海中霎时间一片死寂!


        

元力、元丹……识海,甚至是识海之水都仿佛凝固一般。


        

穆瑶的身子微微颤抖,整个身体的四肢百骸仿佛受到什么挤压。


        

那挤压的力道分为两股,一道是由内而外似乎要将她撑开,另一道却是从外到内,要将她的身体挤碎压为齑粉……


        

穆瑶足足在这样的两股力道下坚持了半柱香的时间,直到身体已经紧绷到极限原本一动不动的元丹才仿佛猛然活过来一样……


        

“唰!”地一下,五片莲瓣朝着五个方向舒展,而在五片莲瓣的中心,一个小小的东西正端坐在花台上……


        

穆瑶的眸子动了动,那东西很小,不过米粒大小。


        

可是再小,穆瑶居然从她身上看到了胳膊和腿儿……


        

什么鬼、居然……是个小孩?


        

穆瑶愣了愣,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以前作为小红龙只需要修炼妖丹即可,可是现在……这个出现在自己元丹中的小人儿是什么?


        

不要告诉她、她这是怀孕了?!!


        

穆瑶看到那米粒大的小东西一时间心神不稳,差点让元力暴动,就在这时却有一道冷淡的声音仿佛透过万千直接传入她耳中:


        

“那是你的元魂,抱元守一,清除杂念,不要乱想。”


        

穆瑶下意识抱元守一,清除杂念。随着元力的汇入吗,缓缓地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她睁开眼,看到外头的场景。


        

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沉下来,祁玄抱着剑站在一边,一双眸子正担忧地看向她。


        

见到她醒来,他连忙上前。


        

“你没事吧?”


        

“没事,之前多谢你了。”穆瑶道。


        

祁玄却是一愣:“之前?什么之前?”


        

穆瑶也蹙了蹙眉:“就是我晋级时,差点乱了心神,难道不是你传音给我的?”


        

“不是……”祁玄的神色有些难看:“你晋级时不知什么东西将你周围护住了,我进不去,也没办法帮你。甚至连声音都传不进去。”


        

穆瑶闻言彻底怔住了。


        

既然不是祁玄,那之前提醒自己抱元守一,清除杂念的人是谁?


        

穆瑶忍不住朝着四周看了看,却一个人也没有看到。


        

想到识海中的那小米粒大的东西,她忍不住蹙眉朝着祁玄开口:“祁玄,你知道元丹上长出来的小人……是什么吗?”


        

“小人?”祁玄一愣,目光瞪大地看向穆瑶:“你、你突破到大乘期了?”


        

“啊?”穆瑶愣了愣。


        

祁玄又道:“那是元魂,也是我们修士修炼的根本,只有修为突破到大乘期的人才有机会修炼出元魂,但是元魂却不一定是人人都有。没想到,你居然修炼出来了?”


        

“那元魂你有吗?”穆瑶问道。


        

祁玄眸色动了动,点头:“我也有。”


        

“那就好那就好,”穆瑶松了口气:“刚开始看到我还以为自己怀孕了呢……我还在想,我又没和人交配怎么能自己怀孕,而且怀的还是个小娃娃,也不是蛋……”他们龙族可都是蛋生的!


        

穆瑶自言自语道。


        

祁玄在旁听了脸色一红,连耳根子都隐隐有些发烫起来。


        

一双眸子更是低垂着,不敢看向穆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