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脱离凌云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嗤!”一声剑刃刺破什么的声音传来。


        

而后众人只觉得大坑之中传来一阵逸散的元力。


        

一道声音飞掠到大坑之上,将坑内的人挥手从坑内救出。


        

然而,已经晚了。


        

无名嘴角吐血地被安置在比武台上,浑身上下无数细小的伤口都在往外喷血。


        

穆瑶看到他的模样也忍不住蹙了蹙眉。


        

易晟脸色铁青,目光沉沉地盯着穆瑶。


        

舒怡也脸色煞白地从高台上奔下来,看到无名的惨状,一脸悲愤地盯向穆瑶。


        

“穆姑娘,我无名师兄不过和你切磋而已,你居然废了他的元丹!你废了他的元丹,他以后都不可能再修炼了!穆姑娘,你好狠毒的心思!”


        

舒怡这话一出,周围人的目光纷纷不可置信地看向穆瑶,人群更是忍不住指指点点唏嘘起来。


        

这小丫头,居然将无名师兄给废了!


        

这、这怎么可能!


        

面对舒怡的指责,穆瑶唇角微微挑了挑,却是没有理会她,而是看向易晟。


        

“这位易长老,您之前可是发过毒誓的,难道您忘了?你如果忘了不妨我来告诉你,若是我赢了你的无名徒弟,你不会追究我的过错,如果违背誓言,则往后修为再无寸进,永生困死在如今的境界。”


        

易晟闻言拳头微微攥起。


        

他自然没有忘掉这誓言。


        

只是那时候,是小丫头说比试只是比试,不能伤人,而他认定了无名会赢,所以根本没做考虑,便说比试怎么能畏手畏脚……


        

即便伤了也是自己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


        

当时那小丫头便顺杆子往上爬,让自己理所当然的下了那样的誓言。


        

以至于现在……


        

眼睁睁看着无名为她所废,却说不出半点责罚的话!


        

毕竟,“修炼一途,逆天而行,生死在天,若是你自己技不如人输了,那也怪不得别人。”这样的话,当初是他自己说出的!


        

如今他的徒弟输了、废了,他就要追究别人,实在说不过去。


        

就算说得过去,有那誓言压着,他也不敢。


        

易晟咬了咬牙,还未说话。


        

舒怡却已经一脸气愤至极地看向穆瑶:“穆姑娘,即便是刀剑无眼,你也不至于对我师兄下这样的重手吧!”


        

“我对他下重手?”穆瑶眉毛挑了挑。


        

舒怡道:“自然,师兄身上经脉尽断。若不是你下重手,他又怎么可能会这样?”


        

穆瑶笑了笑,笑容有些奇怪:“你这话不如问你师兄,问他为何对我下那么重的手?”


        

“你、你什么意思?你身上伤的根本不重!”舒怡道。


        

穆瑶挑眉:“嗯,是不重,那是因为我将你师兄对我劈来的那一剑利用神佑阵法反弹了回去。所以他经脉尽断,是他自己……对自己下手太狠了。”


        

穆瑶笑着。


        

只是那笑容落到舒怡的眼中,却比恶魔还要恐怖。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穆瑶:“神佑?你胡说,什么神佑天佑的?你不过是强词夺理罢了!”


        

易晟却在听到穆瑶说出的神佑二字时,脸色蓦地变了,眸子狠狠一缩,双眸眯起看向她:“小丫头,你说,你刚才使用了阵法神佑?”


        

“嗯,看来这凌云派也有识货的人。我使用的的确是神佑,而你无名徒弟身上的伤,是他自己的剑气所伤。”


        

“他若没有对我使用这么狠毒的招式,说不定,现在他也不会这么惨了。”穆瑶说着,故作叹息地摇了摇头。


        

这一幕看得舒怡牙齿恨得死死咬紧。


        

易晟心底却是翻江倒海。


        

神佑阵法。


        

这阵法,他听说过。


        

当初凌云派最辉煌时使用的护派大阵便是神佑阵法,只是那已经是一千多年以前。


        

随着那位阵法大能的陨落,神佑阵法再也无人维系布置。


        

凌云派的没落和这也有一定关系。


        

却没想到……眼前这小丫头居然会神佑阵法!


        

难道,她的师傅是个阵法大能?!


        

怪不得,她年纪小小居然有和无名一战的能力,甚至利用阵法,将无名彻底毁了!


        

易晟心中翻江倒海。


        

舒怡却依旧不肯罢休,目光恨恨地看向穆瑶:“可是即便如此,最后一剑又是为什么?无名师兄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你为什么还要补上一剑!”


        

穆瑶眨了眨眼,神情无辜:“我怎么知道他没有反抗之力了,那一剑又不是我发出的,谁知道他这么狠。”


        

“那剑气只不过反弹到他自己身上一半便已经经脉尽断。要怪,还是怪他自己。”


        

穆瑶说着,脸上的神情要多无辜便有多无辜。


        

舒怡心头恨得要死,却苦于实在找不出反驳的话,一时间被问的愣在原地,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紫,甚是好看。


        

易晟心头虽也恼怒,但是因为神佑阵的原因,此时倒是头脑清明了一些。


        

手微微一挥,顿时便有人进入场内将浑身冒血的无名抬了下去。


        

穆瑶趁机服用了恢复元力的丹药,暗中恢复,以免待会这易晟无耻地找自己麻烦。


        

看清她眸子中的防备,易晟却是面色飒然地一笑:“穆姑娘不用担心,无名虽是我的弟子,但是,既然他败在你手上,也是他自己技不如人,我不会怪罪姑娘。”


        

“哦?”穆瑶眉头挑了挑。


        

易晟又道:“不知穆姑娘的师傅是何人?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穆瑶眸子转了转,怎么能不知道这易晟心中想的是什么,无非就是顾忌自己身后的师门。


        

既然他愿意自己多想,自己也没必要解释,出门在外,多个“靠山”也挺好。


        

穆瑶眸子转了转,状似为难地道:“易长老,不是我不告诉你,实在是师傅不让我向外人透露。”


        

“他说我们门派实在太厉害了,若是告诉了别人,就达不到历练的目的了。所以,我还是不能告诉你。”


        

易晟眸子一闪,以为这小丫头是天真不谙世事,她既然这样说,那必然是大宗门出来的,说不定,还是三大宗门的弟子。


        

当下笑容和煦了些:“怪不得穆姑娘小小年纪修为这般了得。”


        

他又看向舒怡,道:“小怡儿,还不快来向穆姑娘道歉,听闻穆姑娘曾救了小徒一命,这也是有缘了,有机会,穆姑娘干脆指点指点小怡儿阵法。”


        

穆瑶心底翻了个白眼。


        

舒怡本听师傅说让自己向穆瑶道歉还有些不忿,但是听到阵法,眼珠子转了转,也上前乖乖向穆瑶道歉。


        

穆瑶咳了咳:“道歉就算了,我不随意原谅别人。那个能找个人带我去见祁玄吗?”


        

易晟脸色不变,朝着面色难看的舒怡使了个眼色。


        

舒怡上前一步:“穆姑娘,我带你去找祁玄哥哥。”


        

“嗯。”穆瑶淡淡应了声,随着舒怡往门派内而去。


        

只是没想到,还未等她和舒怡二人到了内门,一道身影便一身是伤地从内门走了出来。


        

那身影很眼熟,正是祁玄。


        

祁玄身上原本穿着墨绿色的衣裳,此时却有一块块血迹遍布其上。他身形有些踉跄,脸色苍白,却还是一步一步,坚定地朝着外头走来。


        

穆瑶见此忙一闪身上前,扶住了祁玄的手臂:“怎么回事?”


        

祁玄状态很不好,脸色苍白如纸一般,原本身形踉跄是强撑着,此时被穆瑶一扶,整个人差点倒了下去。


        

他唇角隐隐带着鲜血,看向穆瑶的眼神中包含一抹愧疚和信任:“我,脱离凌云派了。”


        

“什么?祁玄哥哥,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话?”穆瑶还未说话,旁边的舒怡便一声诧异。


        

“祁玄哥哥,你、你刚才说什么?是不是舒怡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