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三十章 一闪而逝的画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祁玄冷冷看了她一眼,将她伸出的胳膊躲开,身子靠在穆瑶身上。


        

此时,一个和舒怡身上穿着同样门派服装的男子匆匆跟了出来。


        

看到祁玄,他松了口气。


        

“祁玄师弟,你现在赶紧回去向掌门认错,或许掌门还会原谅你,小铛妹妹的事情我们也很难过,可是对方是万磬宗,小铛妹妹在外面损坏了万磬宗的药草,人家上门寻人赔偿,掌门也没办法!”


        

“就算你去又能有什么用?你一个人,是万磬宗的对手吗?”


        

祁玄眼中划过一抹苦涩。


        

那人又道:“祁玄师弟,你还是向掌门认个错吧,你是他的徒弟,只要你诚心认错,掌门定然不会再怪罪你。以后好好修炼,等到你自己强大了,再将小铛妹妹带回来。”


        

祁玄听到此处却是眸子微微一冷。


        

“带回来?长清师兄,小铛的体质你也知道,若是真等到我强大了,再去将她带回来还有什么用?我已经想好了,门派这些年的栽培祁玄铭记在心,祁玄也已经自愿承受了脱离宗门的惩罚,此次去万磬宗,是孤身一人,不会拖累宗门,还请长清师兄回去告诉掌门,这些年的恩情,祁玄来生再偿还。”


        

说罢,目光看向穆瑶,示意她带自己离开。


        

从这两人的对话中,穆瑶也猜出来定然是祁玄的妹妹出了什么事,被一个万磬宗的宗门带走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而祁玄要找万磬宗要人,为了不连累师门,自己断绝了和师门的关系。


        

她眉头蹙了蹙,还是扶着祁玄往外走去。


        

长清见劝说无果,最后也只能叹了口气:“既如此,那还请祁修士在外不要使用本宗教授的法决之类,更不要将之前修行过的法决外传。”


        

祁玄眸子垂了垂:“道友放心,我已在掌门面前起誓,此生不会再使用凌云派所学功法,亦不会外传。”


        

“那就好。”


        

穆瑶搀扶着祁玄出了山门,凌云派的大门在身后缓缓闭合。


        

看了一眼祁玄的脸色,穆瑶翻手取出一枚玄元丹递给他:“给,恢复一下。”


        

看到穆瑶手中的丹药,祁玄怔了怔。


        

待到看清楚那丹药居然是玄元丹之后,祁玄整个人更是愣住了。


        

“这丹药我不能要,多谢穆姑娘这一路的照顾,只是……此次怕是要在这里分别了,我……”说到这,祁玄的目光狠了狠,咬牙道:“我要去万磬宗找小铛。”


        

“拿着吧,我这里多得很。”穆瑶翻手又是数十瓶玄元丹出现在手心。


        

祁玄一一看了,确定都是玄元丹一时间有些一言难尽,看着穆瑶的目光也有些奇怪。


        

“以后穆姑娘还是不要随手将这些东西拿出来,万一被有心人看到了说不定会招致灾祸……”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没人比他知道的更清楚。他的妹妹小铛便是因此才被万磬宗带走……


        

“好,我记住了,我有很多,你服下吧,恢复一下,不然你还真要我一点一点背着你下山?”穆瑶道。


        

祁玄耳根微微一红,终还是将穆瑶手中的玄元丹接过服下。


        

玄元丹的效果果然好,不过半刻钟后,之前还血人一般的祁玄已经恢复了之前。


        

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只要调理几日便可。


        

“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了?”穆瑶见祁玄恢复了,便也不耽搁,蹙眉问道。


        

祁玄似是想到什么,眸色沉了沉。


        

“小铛被人带走了……”


        

原来,祁玄的妹妹小铛是单一水灵根,天生的鼎炉资质,这件事本来知道的人并不多,除了宗内的几名内门弟子和长老,便没有其他人知道。


        

再加上平日祁玄不让妹妹修炼,倒也没什么麻烦。


        

可是前不久,这消息不知怎么传了出去,传到了万磬宗的人口中。


        

那万磬宗的功法对鼎炉一事并不排斥,相反还很赞同,于是便有人打上了小铛的主意。


        

前不久,更是趁着小铛下山,陷害她错手毁掉了一株珍惜的药材。


        

万磬宗上门讨要,小铛虽说平日也生活在凌云宗,可是因为没有修炼,也没有拜师,并不是门内弟子,凌云宗自然也不会因为她损失药材去赔偿。


        

最后小铛便被万磬宗的人带走。


        

祁玄得知之后,当即决定要去万磬宗将小铛带回来,可是他的师傅,也就是凌云派的掌门却拦住了他。


        

祁玄毕竟是凌云派的弟子,若是他去万磬宗要人,代表的便是凌云派的态度。


        

可是这件事说起来虽是万磬宗的设计,但是在外人看来,小铛毁坏了万磬宗的珍稀药材,万磬宗将她带回去做苦役以示惩罚已经是恩惠。


        

若是祁玄再去闹,便立不住脚。


        

即便祁玄知道事情的真相又如何?凌云派还是会给人落下把柄。甚至闹大了,万磬宗的人将小铛是水灵根的事情说出去,即便小铛回来,以后凌云宗也再无安宁之日。


        

祁玄也是知道这一点,为了不拖累宗门,对着掌门师傅叩头之后,留下身上的所有法器之类,而后对天立誓,再不使用凌云宗的功法,也不会将凌云宗的功法外传,自动离开凌云派。


        

“穆姑娘,”将事情原由说罢,祁玄一脸的苦涩:“我不可能放着小铛在万磬宗受苦,自从懂事起我便发誓要照顾好妹妹一生一世,就算是死,我也会护她周全。只是我不能连累穆姑娘,穆姑娘的恩情,我也只能来世再做报答。”


        

照顾好妹妹一生一世……


        

就算是死,我也会护你周全……


        

穆瑶,快走!


        

听到祁玄的话,穆瑶的身子忽地一颤,一个个零碎的片段在脑海中闪过,她脸色陡然煞白。


        

祁玄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连忙查看她身上的元力,穆瑶却是嘴唇微抿地朝着他一点头:“我没事。只是,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一些她早已经遗忘的,却深深记刻在灵魂内的事情……


        

“穆姑娘……”祁玄还要说什么。


        

穆瑶却看向他,神情坚定道:“我陪你去。”


        

“什么?”祁玄一愣,不可置信地看向穆瑶:“不、不行!我此去万磬宗白死无生,穆姑娘还是赶紧离开为好。”


        

“我要跟你去。”穆瑶却神情坚定。


        

“你也知道你自己去是白死无生,但是有了我,就不一样了。”


        

“什么?”祁玄下意识反问。


        

穆瑶道:“你知道,我会阵法,只要我们计划得当,悄无声息进入万磬宗,再将你妹妹带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如果我不去,你死了,你妹妹怎么办?”穆瑶看向祁玄。


        

祁玄眸子低了低,放在袖内的手微微攥紧。


        

不用穆瑶提醒,他也知道,若是他一个人去万磬宗,就算救出了小铛,以后没有他,以小铛的水灵根属性也没办法好好活下去。


        

只有他们兄妹二人都从其中逃出来……


        

可是,以一人之力对抗一个宗门……怎么可能?


        

他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


        

可不知为何,看着穆瑶笃定的模样,他内心居然升起一股不该有的期望……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现在我们先下山离开这里。你妹妹没有修炼,现在那些人就算想要让她成为鼎炉也要先为她进行药补,药补需要七七四十九日,在药补完成之前,她都不会有什么危险。”


        

水系单灵根的女修虽然是绝佳的鼎炉资质,但是针对鼎炉的修炼却分为两种。


        

一种是女修鼎炉,顾名思义,就是吸取水系单灵根的女修修为进行修炼。


        

还有一种则是药补鼎炉,是针对没有修炼过的水系单灵根女子,利用药材进行七七四十九日的药补,以达到可以辅助修炼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