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五十章 身上有她的气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千年不见,以前听话可爱的小扶云居然也学会撒谎了。


        

他是沧溟巅上的万兽之主,有些事情,他就算不想听,也会知道,比如,青羽查探出的消息,可不仅仅是她所说的那些。


        

他看向柳扶云的目光中多了一些深思。


        

在她关注地上的莲倾之时突然开口,“小扶云,青羽乃是专门追踪神魂的灵鸟,你再问问她,是否还有其他查探出的消息忘了告诉你。”


        

他面容上是一如往常恣意倜傥的笑,目光扫过柳扶云,声音漫不经心,却让柳扶云神情微微一僵。


        

而后她勉强一笑,微微抿了抿唇,“好,青玄上仙说的是,我再问问青羽。”


        

“嗯。”青玄点了点头,笑意盈盈。


        

柳扶云和青羽在旁交流片接,柳扶云才开口:“是还有另外一个发现,那魔气离开这里之后似乎又往南去,只不过那魔气中没有刚才青鸟嗅到的气息,所以才没说出来。”


        

青鸟根据嗅到的气息找到了此处,而此处又发现了魔气残留。


        

青鸟虽然追踪出魔气的轨迹,只是那魔气中却没有了之前嗅到的气息……所以才没有说出来。


        

柳扶云做出这样的解释,青玄早已猜想到。


        

他眸中笑意微深,却不达眼底。


        

朔宗眸子淡淡看向柳扶云和她肩膀上站着的青鸟:“无妨,畜生就是畜生,有所疏漏也是正常。”


        

青鸟被那一眼盯住差一点从柳扶云肩膀摔下去,柳扶云脸色微微一白,藏在袖中的手悄悄握紧。


        

青玄看了一眼。忍不住无声轻笑。


        

小扶云可是看走了眼,这位,比他看得通透,说话也更狠。


        

……


        

青羽带路。


        

在天色微白的时候,到达一处废弃的山中木舍。


        

木舍很破败,木制的门上腐烂出几个缺口,一触碰便是吱吱呀呀的。


        

这里是半山之上,距离村庄甚远,也只有打猎人会在这里居住。


        

只是显然,这里已经被废弃许久,层层的灰尘和蛛网攀爬在木屋各个角落。


        

青玄顺手便要捏出一个除尘诀,下一瞬却被一道冷淡的声音阻止:“你捏了除尘诀,这里的痕迹便会消失。”


        

青玄怔了怔,讪讪收回手。


        

只是那木门实在是脏的厉害,尊者肯定是不可能去推的,小扶云又是个女子……自己……


        

他垂眸看了一眼脚下,亦步亦趋跟着尊者的那只白猫。


        

“小东西,你去把门推开。”那样破的门,一推就能推开。


        

猫绒绒瞪了他一眼,倒是没有反驳,它现在正担心主人呢,若不是旁边有那位在,它现在恨不得直接冲进去。


        

白猫推开木门,门内空空如也,一眼能看透的房间内,一个人也没有。


        

目光扫过房间内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木床,一个椅子,都已是破破烂烂的……


        

朔宗目光凝了凝,猫绒绒已经从那破烂的木床上感应到自家主人的气息!顿时整只猫扑上去。


        

小爪子在木床缝隙扒拉半晌,忽然扒拉出一个小小的布条……


        

那布条上还带着淡淡的血迹,而主人的气息,便是从这布条上传来的!


        

猫绒绒立时猫眼看向朔宗:“主人受伤了!”


        

它说着,将猫爪中的布条抬了抬。


        

朔宗的目光落到那一片染了血的布条上,沉默片刻,忽然脚下抬步,上前,将那布条从猫绒绒手上拿过来,仔仔细细辨认了一番,甚至,还放在鼻下轻轻闻了闻。


        

柳扶云差点惊呼出声!


        

师傅有多讨厌别人触碰自己的东西,又有多讨厌触碰别人的东西,这一点,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那样一个染血的布条……他以前就是看一眼都觉得脏。


        

可是现在……他却拿在手中仔细查看,甚至……甚至还用鼻子去闻!


        

他、他究竟有多在意那个女人!才会不顾心中的喜恶,做出这样的行为!


        

那女人……又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


        

袖下,柳扶云的手掌几乎已经掐进了肉中,淡淡的红色从指尖渗出,她却丝毫不知,只是强自维持住面上的表情,不让面上露出分毫痕迹。


        

朔宗的手指微微摩挲过那染血的布条,眸色一点点冰寒下来。


        

猫绒绒全身的猫已经都炸了起来,身子在面前窜来窜去:“这是主人的味道,我能闻出来主人的气味!主人受伤了……身上的衣服还破成了布条……大人,那个把我主人掳走的魔族到底要对我主人做什么?”


        

柳扶云闻言眸子闪了闪。


        

魔族,性情放dang,在古籍记载之中常有魔物引诱修士的事情发生,只是如今魔族隐没,很少在人界出现。


        

可是现在……


        

一个被魔族掳走的女子……沾染了鲜血的布条……以及,荒山野地的木舍和床……


        

这一切,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件事上。


        

柳扶云忍不住出声:“尊者,难道她已经被那魔族给……”


        

话到一半,朔宗的目光朝她看过来。


        

柳扶云剩下的话全部哽在喉中,不敢再说出来。


        

刚才师傅看她的那一眼,冰寒刺骨,几乎让她以为只要自己再多说一个字,便会被他打入万丈深渊。


        

她心中一股寒意陡然升起,身子微微颤抖,良久才微微缓了过来,咬了咬唇,叹口气道:“只是那魔族和尊者要找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里,再后面,那魔族似乎是有所察觉……不知怎么收敛了魔气,就是青羽也无法再追踪。”


        

青玄叹了口气。


        

“魔族藏头露尾上万年,如今出现在人间,应该是已经察觉到了封印的异动,将来……这世间还不知会如何。尊者,您现在还是要将精力放在沧溟巅上,如果沧溟巅上的神境出现意外,整个三界都要生灵涂炭。”


        

“至于你要找的人,不妨交由我。”


        

“不必。”朔宗目光幽寒:“回沧溟巅,我要入神境。”小丫头是因为他被掳走,他定会将她安全带回来。


        

入神境,他一直压制的修为在神境可以彻底放开,到时候,便可堪破魔气,只要那小丫头还在三界,他便能找到她的踪迹。


        

青玄闻言身形一个踉跄,不可置信看向面前的男人,甚至连尊称都忘了称呼:“你要入神境?!你疯了!”


        

青玄乃是沧溟巅万兽之主,对于神尊的身份,整个凌源大陆都没人比他更了解。


        

他修为数万年之前已至混沌,超越了天道极限,这万年一直压制修为。三界天道在数万年前的神魔大战便已经濒临崩溃,是他以一己之力封印了魔族,给三界争取了喘息时间。


        

也是他,一直用自己的修为供养着背后的天道。


        

否则,天道早已湮灭。


        

可是现在,他却要入神境。


        

为了一个小丫头,要将一直压制的修为禁制打开,这数万年来好不容易才有一丝好转迹象的天道……


        

青玄简直不敢想象。


        

直到面前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他才回过神,也来不及去跟柳扶云说什么,匆匆捞起地上的白猫,身形一闪追了上去。


        

许是知道他有许多话要问,已经恢复了神尊样貌的霍霄步伐并不快。


        

青玄追上,还要劝说。


        

却听他忽地淡淡开口:“那小丫头身上,有她的气息。”


        

“……”青玄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片刻后才面色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连声音都变了调:“小红龙?这、这怎么可能?!”


        

小红龙万年前就已经陨落,龙族圣地不复存在。


        

这世间已经没有龙的存在。


        

若是她还活着……以尊者的修为,怎么可能找不到她?


        

可是现在……尊者却说一个小丫头身上有那条龙的气息?!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