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带着魔将逛画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这样,一出去就会被人人喊打抓起来的吧?


        

穆瑶话落。


        

那黑雾身影微微一顿,片刻忽然朝着外头而去,穆瑶还没弄明白什么意思,下一瞬,便看到一个清瘦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那是一张清瘦书生的脸,五官平平,没什么特色,身上也没有修为,整个放在人群中,就是最普通的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长相。


        

“桀桀,人族的身体对于本座来说不过是皮囊而已。”一道熟悉的桀桀怪笑从清瘦书生口中传出,他走到穆瑶身边,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凑到穆瑶面前露出个自认为诡异的笑容。


        

穆瑶:“……”


        

这人是在哭还是在笑?


        

她还从来没见过什么人脸上能露出这样的表情。


        

一双眼睛往上挑,嘴角下拉……应该是要做出不屑冷笑之类的表情,可是偏偏用力过猛,显得一张脸很是滑稽。


        

这魔将怕是个脑子有问题的!


        

穆瑶只好假笑两声以示敷衍。


        

“你这是什么表情?本座已经将全身的魔气收起,任谁都看不出我的身份,这还不厉害?”魔将对穆瑶的反应很是不满,这小丫头看到他穿着人族的皮囊出来不害怕也就算了,居然还一点都不震惊!


        

这可是魔将才能有的本事!


        

穆瑶看了他一眼:“厉害厉害,只是,你当人的表现太差了点。”


        

“什么意思?!”清瘦书生瞪着穆瑶。


        

穆瑶干脆站起身,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明明空着,却做出拿着扇子的模样,一边摇晃,一边迈步,眼神四下瞥过,似乎在打量什么,而后落在面前的一处虚空处,道:“老鸨,今个晚上爷就选这位姑娘了。”


        

然后身子往前一拉,又往后虚虚坐下,一手环抱,似乎有人在怀中。


        

她面上露出轻慢之色,眼睛定定地看着怀中并不存在的人儿道:“美人,今夜可将爷伺候好了。”


        

清瘦书生眼睛眨了眨。


        

穆瑶已经站起身,结束了刚才的一番作态。


        

她目光看向魔将,眼神中带着轻慢:“看到没,这才是做人,你虽然穿着人族的皮囊,可也仅仅是在外头行走而已。当人族的快乐多着呢,你刚才那表情,一到人前就会露馅,会把姑娘吓跑的!很多乐趣都体验不了。”


        

魔将:“……”魔将感觉眼前的小丫头比自己更像魔将。


        

不过他也躲躲藏藏数万年了。


        

以前他们魔族横行人间的时候,都是直接抢夺掠杀,有谁会甚至连人皮也懒得穿,可是现在世道不同了,魔道大部分被镇压,若是被修士发现,肯定没什么好果子,便也都藏起来。


        

再出去,也只能穿着人皮。


        

可是……魔将想到自己之前几次穿了人皮的经历,明明他自己觉得没什么问题,可是一到人族堆里就会露馅,有一次还吓跑了赌桌上的一群人……


        

他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似乎有点知道了!


        

他只是穿着人皮,不知道怎么当人啊!


        

魔将顿时目光直直地看向穆瑶,桀桀一笑道:“好,既然你会,那你来教我。本座今晚要去城里的画舫,就像你刚才那样,找个人族女子好好快活一番!”


        

穆瑶:“……”


        

穆瑶很想问一句,这位魔将,你抓我不是为了血引术找你的魔尊大人吗?怎么就突然要去画舫了?!


        

但是她聪明地没有提及,而是狗腿地点了点头:“自然,咱们现在是朋友了,我知道的好处,自然要让你也享受享受。”


        

“桀桀,甚好甚好!”


        

……


        

是夜。


        

轻舟画舫,歌舞升平。


        

穆瑶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带着一个披着人皮的魔将来这里,逛画舫!


        

她此时已经换了一身男子打扮,这衣裳还是魔将从山下的农户家里偷来的,布料很一般,还有几个补丁。


        

好在穆瑶气质好,虽然穿着破烂也没人敢看轻。


        

两人一个清瘦书生打扮,一个伺候小童打扮,走在画舫两侧,和周围穿着华服、大腹便便的官老爷们怎么看怎么格格不入。


        

魔将眼神痴迷从一个又一个画舫上扫过,画舫飘在湖上,一个个穿着清凉的女子在粼粼月光下或轻纱漫舞,或抚琴吟唱,香味靡靡,温柔乡里。


        

魔将显然是很喜欢这样的场景,脸上的神情一时间都有些崩不住了。


        

穆瑶在暗中掐了他胳膊一下,对方没有反应。


        

穆瑶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穿的人族的身体,自己不会感觉到疼,她只得大声咳了咳,魔将这才将注意力转到她身上,不满地看了穆瑶一眼。


        

穆瑶毫不示弱瞪了回去:“这里有很多修士,你若是不怕麻烦就像刚才那样,有心修士一眼就能看出你的异常。”


        

“桀桀,是吗?”魔将收敛心神。


        

穆瑶叹了口气。


        

周围的确修士不少,可惜,厉害的却不多,大部分都是结丹期以下,这些人就算发现了魔将的异常也打不过对方。


        

她原本还想着到了修士众多的地方找机会逃跑呼救,可是现在……


        

穆瑶只能将之前的打算压下去,乖乖等着朔宗大师找到自己,来救自己。


        

对朔宗大师的人品,她还是有些信心的。


        

穆瑶道:“你身上这身衣服不行,看着就寒酸,去不了什么大画舫。先去旁边的成衣店弄两身衣服出来。”


        

“桀桀,为何不行?”魔将问道。


        

“太寒酸,你看看那边,大画舫是不是只让穿的好的上船?”


        

魔将看了一会,果真如此,便乖乖去成衣店弄了两身衣服出来。


        

穆瑶换上新衣服,总算感觉舒服了点,穿着别人的衣裳,心里总是膈应。


        

“桀桀,接下来呢?”魔尊很是兴奋。


        

穆瑶叹了口气:“你说话之前不要桀桀桀桀的笑,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魔族?”


        

魔将:“桀……本座记住了。”


        

“嗯,现在我带你去画舫上,不过你要想一直感受当人的乐趣还有一件事一定不要做。”穆瑶眸子一闪道。


        

“桀桀,什么?”魔将诧异。


        

“不要伤人。若是你伤了人,就会引起周围的恐慌,这样热闹的场景便没了,那些漂亮的人族女子也不会再出来,所以你要把自己当成人,你是去玩乐的便专心玩乐,不要伤人,更不准闹出人命。”


        

魔将:“……”似乎,似乎有那么点儿道理。


        

魔将在山野苟了好几万年,偶尔出来好几次都被修士发现。


        

后来阴差阳错之下才被莲倾带回去,那女人说她可以供养他修炼需要的一切,只需要他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出手做事即可……


        

他在哪里都是苟着,便去了青岚皇宫。


        

他帮助莲倾处理了不少人,不过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以“人族”的身份在外头行走。


        

这感觉,似乎还不赖!


        

魔将点了点头。


        

穆瑶松了口气。


        

上了画舫,在穆瑶的指导下,魔将顺顺利利地点了个看中的人族女子,他临进入房前倒是长了个心眼,想起自己将穆瑶带出来的目的。


        

然后……干脆利落地将穆瑶打晕了,直到第二日,穆瑶再醒来已经又是出现在了破落的庙宇中。


        

穆瑶揉了揉还有些疼的后脖颈,看着外面的天色叹了口气……


        

这样下去不行啊,她都好几天没吃到人间的美食了。


        

也不知道朔宗大师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自己……


        

外头的光影一暗,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正是穿着人族身体的魔将。


        

他唇角向上扯起,露出的笑容有些僵硬,但是比之前的已经正常多了,目光看向穆瑶,“桀桀,昨夜,本座很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