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鞭抽,跳不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在房内翻找了一下,居然在一个抽屉中发现了止血散。


        

穆瑶眸子一亮,将止血散洒在手腕脚腕的伤口上。


        

想了想,又将头上的发髻打散,换成画舫上男子的发型,刚才她来的时候匆匆扫了一眼,此时倒是省了许多事。


        

她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暂时先藏在这画舫上,画舫上人多,以那叱和的蠢笨估计也想不到自己不跑居然会在这里。


        

至于身上的印记……穆瑶有些头疼。


        

没有元力肯定不行,只能想办法联系朔宗,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将自己体内的印记给解了。


        

穆瑶做好了一切,忽然房门被撞开,一个瘦小的身影急急走了进来。


        

穆瑶浑身一僵,身形背对着来人。


        

好在来人并没察觉异样,看了她一眼便道:“官人,你收拾好了没有?城主府大小姐已经来了,还带来了一只鲛人,此时大家都围在低下看热闹,大小姐说了,要让那鲛人和我们这画舫里的官人比一比唱歌。”


        

“若是能赢了那鲛人,就有一千两的白银做赏赐!现在官人们都跃跃欲试呢,官人,你要不要也试试?”


        

这人应该是这间房主人身边的小厮。


        

穆瑶背对着他点了点头。


        

那小厮连忙笑道:“那好,官人我这就下去说一声。”


        

来人又匆匆下去了,穆瑶这才敢转过身。


        

此时外头已是天色昏暗,唯有画舫之上灯光点点,刚才那人将她认错,也是这个原因。


        

她想了想,干脆也下楼去,就混在人群之中。


        

……


        

画舫之上,灯影重重,穿着或轻薄,或如仙的男子到处都是。


        

穿上有许多客人,男人女人都有,穆瑶一路走来,也被不少人多看几眼,只是她低垂着头,显得畏畏缩缩,倒是没有人上来说话。


        

画舫的船头之上,此时最为热闹。


        

盖是因为昨日新出现的鲛人,被城主府大小姐花重金拍下,今日,带来这画舫之中,与诸位官人一较高下。


        

穆瑶混在人群中,远远看了一眼。


        

昨日被关在笼中的鲛人少年,此时身子浸泡在半人高的透明水缸之中,那水缸仅仅能没过他的鱼尾,因此上半身露在鱼缸之外。


        

他上半身此时穿着一件简单的银丝纱衣,纱衣下的肌肤若隐若现。不少人对着他发出粗重的呼吸。


        

毕竟……


        

眼前的鲛人少年,实在是太美了。


        

昨日刺过他足腕和锁骨的锁链已经不见,换成了精致好看的配饰,与他的头发一样,散发这银蓝色的光彩。只是再美的配饰,透体而过,也只让人觉得残忍。


        

穆瑶看向那少年的双眼,依旧是死气沉沉。


        

不远处,昨日见过一面的城主府大小姐端坐在主位,身旁几个官人讨好地伺候着。


        

有人在喂她吃下洗好的果子,有人为她捏肩,有人在她耳边说话,逗得她咯咯直笑。再旁边,是几个侍卫守在一旁,其中,昨日见过的绿衣少年也在。


        

穆瑶往人群后隐了隐,便听一道尖利的声音突兀传来。


        

“颜如笑,这就是你昨日花了将近三千上品元石买下的鲛人?”


        

人群散开,另一道粉色的身影出现在画舫入口处。


        

坐在主位椅子上的城主府大小姐颜如笑听到这声音,脸上的笑容微微收起,冷哼一声:“叶诗允,怎么本小姐去哪里你都要跟到哪里?你就这么喜欢当本小姐的跟屁虫?!”


        

被称作叶诗允的少女脸色微微一僵:“颜如笑,这画舫又不是你家的,你管的太宽了,还真以为你父亲是城主,这整个城便都是你家的?别人路都不能走?”


        

这两人不对付,穆瑶挑挑眉。


        

又斗嘴了几句,话题便扯到那鲛人身上。


        

叶诗允的目光落到鲛人身上,看到他精致完美的五官眼眸中划过一抹惊艳,随即看向颜如笑的目光有些嫉妒。


        

三千上品元石。


        

昨日的拍卖会她其实也去了,只是旁人不知道,当时看到那鲛人的时候她便很是喜欢,让身边的下人出价,只是出到一千多元石的时候便已经放弃,可是没想到颜如笑这么财大气粗。


        

颜如笑的父亲也是宠她,给她这么多的资源。


        

可惜资源好又如何,资质一般,修为还不是跟自己一样。


        

她得不到那鲛人,自然也不想让颜如笑得意,今日来便是要让那鲛人出出丑,杀一杀颜如笑的面子。


        

想着,她唇角划过一抹算计,道:“颜如笑,听说你今日是带着这鲛人来和官人们比试的?世人都说鲛人声音最为美妙,只是,光唱歌有什么意思,你现在已经是鲛人的主人,不若让这鲛人化成人形给我们边唱边舞?”


        

颜如笑一愣。


        

人群之后,穆瑶也是微微眯了眯眼。


        

鲛人可化为人形,只是化为人形之后,走路一步便是刀搅之痛,这叫叶诗允的女子居然要鲛人化为人形跳舞?


        

“叶诗允,这鲛人可是本小姐花三千元石买的,万一化成人形后跳舞疼死了,你赔?”颜如笑冷笑。


        

自从买了这鲛人之后,她便想要调教一番。


        

毕竟这鲛人长得实在是好,只是没想到,无论她怎么威逼利诱,他就是不化作人形。她也是气急了,这才带他到画舫之上与官人们比试。


        

现在让他化为人形舞蹈,更是不可能!


        

可是在叶诗允面前,她才不会将这些事情说出来。


        

她笃定了叶诗允没有三千元石,所以直接用这鲛人的价格来赌她的嘴。这鲛人是自己买的,自己愿意让他跳舞就跳舞,不愿意,就不跳。谁也不能说什么。


        

谁知叶诗允却是一挑眉,道:“好,若是你能让这鲛人化为人形边歌边舞,那我给你三千元石便是。”


        

她冷笑。


        

城主府的下人们都在传,颜如笑根本没有收服这鲛人。


        

颜如笑脸色一僵。


        

只是还不待她说什么,叶诗允又挑眉略有深意地看着她:“颜如笑,你不会指使不动这鲛人吧?多可笑,你花了三千元石,居然连让这鲛人为你化为人形都做不到……”


        

说到这,话语止住,只是话中的嘲讽之意,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听得出来。


        

穆瑶有些好奇,那颜如笑是城主之女,叶诗允是谁?居然敢跟她作对?


        

想着便随口问旁边人:“那粉衣服的是谁?怎么敢跟大小姐这么说话?”


        

旁边人诧异地看她一眼:“叶府二小姐你都不认识?也是叶家幸运,前几年两位少爷都进了青岚宗内门,就是城主府也要礼让三分。”


        

原来如此。


        

穆瑶蹙了蹙眉。


        

便听颜如笑冷哼一声:“谁说本小姐指使不动他?一个小小的鲛人而已,本小姐要他做什么自是要做什么!”


        

穆瑶闻言眉心狠狠一跳。


        

而后,便见颜如笑目光看向那半浸在水中的鲛人:“你,幻化出人性来,给这里的人跳个舞开开眼!”


        

“……”穆瑶僵住了。


        

没想到这城主府大小姐这么经不住人的激将,随即目光担心地看向鲛人,那鲛人一动不动,似乎没有听到颜如笑的话。


        

叶诗允发出一声嗤笑:“啧,果真指使不动。你今日难道是带它特意出丑来的?”


        

颜如笑闻言愤愤再次命令一遍。


        

只是那鲛人依旧仿若未闻。


        

颜如笑顿时气急败坏,上前几步,抽出腰间缠着的鞭子唰地朝着那鲛人打下。


        

“啪!”一道破空声,那鲛人不躲不闪,长鞭带起血雾。


        

“你跳不跳?!”


        

依旧没有回应。


        

颜如笑冷笑一声,又是一鞭抽下!“啪!”


        

穆瑶眉头蹙了蹙,下意识地想要阻止,只是嘴巴张了张,还是闭上。


        

她现在自身都难保,怎么救这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