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有办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却在这时,透明玉池内,一直没有动静的鲛人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双死气沉沉的眸子猛然抬起,飞快扫过这边的人群……


        

翎音身体微微颤抖,因为就在刚才,他感应到了一股来自灵魂的威压,那是存在鲛人骨血之中便可以感受到的圣兽气息!


        

这世上,居然还有圣兽存活着!


        

长老说圣兽在万年之前早已陨灭,而他们这些新生的鲛人也的确从未感受过圣兽的威压,可是现在……在这画舫之上,他却感受到了!


        

是谁?到底是谁?


        

若是圣兽就在这里,是不是代表着,他的妹妹……就有救了!


        

翎音的目光在人群中飞快扫视,颜如笑似乎也发现了鲛人的异常,蹙眉顺着鲛人的目光往人群中望去。


        

只是翎音的目光一直在游移,她也不知他究竟在看谁!


        

而旁边,叶诗允还在一脸嘲讽地看着她:“颜如笑,你花三千上品元石买来的鲛人不会是个哑巴吧?别说跳舞了,怎么连说话都不愿意?要我看这样不听话的鲛人,干脆还是杀了取皮剔骨,至少不会一无是处。只是就算杀了,估计也只能卖出一千上品元石。啧啧,颜如笑,你们城主府还真是财大气粗,随随便便就这么亏掉两千上品元石。不知道城主大人知道了,会不会暴跳如雷?”


        

叶诗允笑着挑拨,颜如笑眸子一眯,鞭子高高抬起再次朝着那鲛人落下。


        

那鲛人的目光依旧死死盯着人群,可是除了刚才的那一丝丝气息波动,他再没感受到什么异常。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长编落到背上,鲛人白皙的后背渗出幽蓝血液,将透明玉池内的水也染得幽蓝,只是他却死死咬着牙,面上甚至没有露出什么痛苦的神色。


        

围观者不少都已经议论纷纷了,有人在说这鲛人可怜,还有人蹙眉说他不识抬举。


        

大家都以为鲛人不会开口更不会妥协的时候,那鲛人却开口了。


        

微白的唇缓缓张开,一段从未听过的旋律从他口中吐露出来,很陌生,却也,很悠扬。


        

仿佛是天音响彻在耳畔,让人的心灵都跟着微微一荡。


        

不过……众人片刻反应过来,“这鲛人……刚才是在说话?”


        

“他说的那是什么?你听清楚了?”


        

“不知道……也许是鲛人语?”


        

“这鲛人不会说人话?”


        

周围人议论纷纷,穆瑶在听到这些人的议论之后,面色不禁微微有些怪异。


        

他们……都听不懂?


        

可是为何,自己却听懂了?!


        

刚才那声吟唱落到其他人族的耳中都是一段陌生的音调,可是落在穆瑶耳中,却是那鲛人的呼救。


        

“圣主在上,吾鲛人翎音,愿以生命为盟,请您出手相助。”


        

“圣主在上,吾鲛人翎音,愿以生命为盟,请您出手相助。”


        

两遍,她听得很清楚。


        

可是为何周围的人都听不懂?!


        

诧异从穆瑶眼中一闪而逝,不过她面上并未表现出来。难道,是因为自己的魂是龙魂?


        

那这鲛人口中所谓的圣主,不会是自己吧?


        

……


        

天堑之地,冰室之内。


        

一道红衣身影正在盘膝而坐,在他的周围,四周的冰室之上,无数金光发纹在闪现,密密麻麻,甚至就连面前的空气之中,隐隐也有金光一闪而逝。


        

他身形盘坐在时隐时现的金色符文之中,衣袍无风自动,黑发翻飞,口中微微张合,却无声音发出。


        

而随着他口中一道道无声之音的发出,周遭的金色符文闪动越来越频繁,但是其上的光芒却在飞快消散。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道似有若无的碎裂声在耳畔响起,周围的金纹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碎裂无形。


        

红衣身影睁开眸子,一双邪肆的目光扫过周围,刹那,冰室内冰石融化成水,只是瞬息,自动汇集在他的面前,越滚越大,形成一个透着淡淡蓝色的水镜。


        

面前的水镜内出现一幅场景,云层叠嶂,沧溟之巅,他唇角微微勾起,抬手,面前的水镜散落一地。


        

而后缓缓站起身。


        

三万多年!时至今日,他终于可以离开这里。


        

而那个将他困守在这里的人,这些日子,他似乎,也隐隐想起了一些。


        

唇角动了动……


        

不过,现在还不急。


        

先去实现自己的承诺,将那个狡诈的小东西,解决了再说。


        

他抬手在面前的虚空一划,下一瞬,面前的空间似乎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缝,其中罡风隐隐,他却似乎没有听见,抬步,走入其中。


        

脚步落地,明明只是迈了两步,只是眼前的场景已经陡然转换。


        

目光扫过周围,地上,隐隐还有血引之术的痕迹,只是两条断裂的黑色魔气散逸在地,房间内空空如也。


        

透着邪肆的眉梢微微挑动。


        

“狡诈的小东西,居然,又逃了。”声音似笑非笑,轻的几不可闻,却让刚刚被召唤归来的魔将叱和身体瑟缩。


        

叱和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不可能、这……这怎么可能?我已经将那小丫头的元力封锁了,她怎么打开的魔气?”


        

又是怎么从这里逃跑?


        

红色的身影回首,目光落到他身上。


        

叱和的身影顿时跪在地上:“请魔尊大人饶命!”叱和心中忐忑,没想到那小丫头居然能在自己的手上逃走,还是,在魔尊大人已经吩咐之后……他现在也已经反应过来,那小丫头为什么要逃,肯定不想被魔尊大人寻到!


        

而魔尊大人在她体内留下的印记,也不是因为在乎她……有可能,是为了抓住她!


        

明明没有尸体,然而叱和此时却感受到了满头的冷汗。


        

魔尊大人的性子是什么样的,魔界无人不知……自己这一点小事都没办好肯定是……


        

叱和不敢再想下去,然而下一瞬,却听到一道声音传来:“很好。”


        

什么?


        

叱和一愣,抬眸诧异看向眼前的魔尊大人。


        

却见他根本没有看自己,而是若有所思地盯着地上散逸的魔气,“小东西,你真是越来越让本尊有兴趣了。”


        

还没等叱和明白其中的意思,便感觉整个魔体一轻,下一瞬,出现在了一个地方。


        

画舫。


        

叱和没想到魔尊大人居然撕裂空间到了自己前几日来的画舫,难道……魔尊大人也要快活快活?


        

他正要说话,却对上一双俊美到极致的面容。


        

他唇角微勾地看着自己:“嘘,别说话。”


        

那笑容很美,让叱和这个魔将都有片刻的失神,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赶紧转开目光顺着大人的视线看过去,顿时看到了混在人群中的小身影。


        

顿时便有些咬牙切齿!


        

臭丫头!


        

居然敢骗他堂堂魔将!


        

他恨不得现在就上去将那臭丫头给撕碎,但是现在,大人在这里,大人都没说话,他自然也不敢说话。


        

大人身边有十大魔将,其中他叱和是实力最为低微的一个,也是……最不得宠的一个。


        

别的魔将也很是看不起他,说他脑子笨,魔将叱和自是不服气,他可是十大魔将中唯一逃脱被镇压的!也是第一个找到魔尊大人的!桀桀,等其他九将出来他倒是要看看,他们还怎么说自己笨!


        

……


        

穆瑶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此时正被人在暗中窥伺。


        

她的精力都在那只奇怪的鲛人身上,眼看着颜如笑的鞭子即将再一次朝着那鲛人落下,她终于笑吟吟出声:“大小姐,小的知道如何让这只鲛人化为人形为您跳舞。”


        

颜如笑挥下的鞭子一滞,蹙眉看向人群中突然出声的小官。


        

顿时眸子亮了亮,看向旁边的老鸨问:“这是新人?以前怎么没见过?!长得还有几分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