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好好疼爱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后,便看到眼前的场景。


        

灯火通明的船舱上,十几人浑身是血、难掩惊恐地躺在地上,另外还有两条被绑起来的鲛人。


        

穆瑶眼睛眨了眨,“这是怎么回事?”


        

“夫人,您醒了!”一道谄媚地声音传来,穆瑶身子抖了抖,看向旁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叱和身影。


        

“夫人??什么夫人?”穆瑶以为自己听错了。


        

叱和却是一脸的讨好:“夫人不必害羞,您已经和魔尊大人有过夫妻之实,便是我们魔尊大人的夫人。虽然魔尊大人的夫人有很多,但是夫人不必担心,魔尊大人能力很强,不会让您受到冷落的。”


        

穆瑶:“……”


        

什么鬼?!


        

自己什么时候和魔尊有了夫妻之实?


        

而且,什么叫魔尊大人能力很强,不会让您受到冷落?


        

是她想的那样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穆瑶眼皮子狠狠抽了抽,不再理会叱和的谄媚,转眸看向面前的那些人:“这是怎么回事?”


        

魔将叱和忙道:“夫人,这些人之前居然敢胆大包天对您动手,魔将现在将他们都困在这里,您看要怎么惩罚,都悉听尊便!”


        

穆瑶眉头挑了挑,一一朝着那堆人看过去。


        

贺子轩自然是在其中,还有之前围困她的那数十个修士,也一个不落地全在这里,甚至,还有跟在贺子轩身后的小厮。


        

贺子轩的脸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原本还算俊朗的脸肿成了猪头,不仅如此,身上还散发出一股股的尿sao味,也不知是被叱和怎么了。


        

穆瑶目光没在他身上停留,看向另外一边被捆着的两只鲛人。


        

“放了他们。”


        

“什么?”叱和一惊:“不行,魔尊大人说了,这是送给您的礼物,若是您放了他们,怎么跟魔尊大人解释。”


        

“既然送给我,我是放还是不放,不是我自己的事?”穆瑶道。


        

叱和想了想,似乎……似乎也有些道理。


        

可是……


        

“可是魔尊大人说,他们两个将来是要去魔界给您做佣人的。”言下之意,不能放。


        

穆瑶蹙了蹙眉:“魔尊呢?”


        

她不知道那魔尊到底什么意思,但是,他至少现在似乎是不打算弄死自己。


        

既然他不准备弄死她,那她就还能跟对方谈一谈。


        

叱和有些犹豫:“这……”


        

“在哪?”穆瑶皱眉问道。


        

叱和第一次发现这小丫头居然还有这么冷厉的一面,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对方身份转变的缘故,当下只得老老实实道:“魔尊大人受伤了,现在正在另外一个船舱中修养。”


        

受伤?


        

穆瑶眸子一亮,不过很快掩饰过去。


        

她咳了咳,对叱和道:“我去找他谈一谈,你不要跟来。”


        

“是,夫人。”


        

穆瑶唇角抽了抽,无视了夫人二字。


        

跟着叱和进入另一处船舱,叱和打开结界,她缓步走进去,朝后看了一眼,叱和识相地退下。


        

长得与炎离一样的红衣男人就坐在船舱之中的床榻之上,双眸紧紧闭合,双腿盘坐,双手放在膝盖之上,似乎,是在打坐入定。


        

几缕月光从船舱的小窗中透进来,照的他脸色有些苍白。


        

原本邪魅的双眸紧紧闭着,脸上的魅惑之色褪去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羸弱的苍白。


        

羸弱,苍白。


        

他果然受伤了。


        

穆瑶心中划过一抹喜色,悄无声息地朝着他的身影靠近。


        

在靠近的过程中,悄然调动身体内的元力,果然如之前一样,不能使用,依旧被封着。


        

不过就算不能使用元力,她也可以使用魂力。


        

黑暗之中,穆瑶调动体内的一丝丝魂力,一阵剧痛从脑海中传来,好在此次倒是抽取了一丝魂力,凝聚指尖,汇集成一根细不可查的针刺。


        

她脚步缓缓朝前移动,甚至,脚下故意发出了一丝丝的声响。


        

然而,床上打坐的人依旧没什么动静。


        

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又或许,是他在入定修养,现在根本没精力察觉外界。


        

穆瑶眼中的杀机一闪而现。


        

即便眼前这人刚才还救了她,可是,他救她的目的很明显,而且,他是魔尊,若是他不死,她便永远也不会有安宁之日。


        

穆瑶还记得他在自己身上下的印记。


        

所以,趁着现在,趁着他对她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杀了他!


        

穆瑶缓缓潜到那人身前,双眸如蛰伏的凶兽,抬手间魂力凝聚的细针朝着那身影刺出,无声无息,快如闪电。


        

只要这一根魂针刺透,就算不能杀了他,也会让他没有反抗之力!


        

眼看着那魂针就要刺入穆瑶对准的大穴之中,忽地,穆瑶只感觉手腕猛地一紧,下一瞬,面前的人影已经消失在眼前。


        

而她的手腕紧紧被一只冰凉的大手攥住,等她反应过来,好不容易凝聚的魂针已经被那人夹在指尖,而他的身影突兀出现在她身后,另一只手擒住她的小手,胸膛紧紧贴着她的后背,将她禁锢在怀中。


        

穆瑶身形微微一僵,不可置信地瞄到将下巴搁在自己肩膀上的男人。


        

邪魅的男子一双深邃的眸,在淡淡月色下划过一抹流光溢彩,双眸之中满是戏谑和邪魅,哪有刚才的半丝苍白羸弱?


        

穆瑶反应过来:“你、你根本没受伤?刚才,你是装的?”穆瑶有些羞恼,心中大骂这人的无耻。


        

她现在元力被封住,魂力也无法再抽取,这人弄死她比弄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却偏偏要假装自己受伤,让自己在他面前出丑!


        

真真是可恶!


        

男人的下颌就搁在穆瑶的肩膀,口中呼出的气息落在她脸颊,带着馥郁的幽冥花香,缠缠绕绕,却让穆瑶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都炸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她感觉到身后人的气息有些粗重。


        

“你说呢?”男人的气息吐露耳畔,温热的舌尖伸出,在她白皙的脸颊上舔了舔。


        

“砰——”穆瑶感觉一股霹雳在脑海中炸开!


        

黑龙他牢牢的!


        

自己、居然被一只魔族崽子占了便宜!


        

穆瑶下意识想要甩开他,可是身子却被他紧紧桎梏住,他一只手捻着的尖锐魂针还抵在她的另外一边脸颊,穆瑶根本不敢剧烈挣扎,只能任由他的气息落在自己耳畔。


        

“啧,小丫头还真是无情,本座明明从那人渣手中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要趁着本座受伤来对本座下手!”


        

“啧,真是让本座难过啊。”他说着,声音中似乎还带着一些委屈。


        

穆瑶浑身忍不住抖了抖,翻了个白眼:“拜托,明明最开始是我将你从棺材中放出来的,你对我喊打喊杀,恩将仇报好吧?虽说你救了我,那也是因为你要亲手杀了我!你还想让我对你感恩戴德?”


        

“可是本座现在改变主意了。”男人的声音带着委屈:“本座不想杀你了,本座将你养在身边,好好疼爱如何?”


        

说到疼爱二字,他的语气特意加强了一些。


        

穆瑶顿时身子一僵,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你不会有病吧?之前还对我喊打喊杀,现在还……”穆瑶实在没办法将那样的话说出来。


        

然而将她禁锢在怀中的男人却无辜地将唇往她耳畔靠近了一些:“是啊,本座似乎对你一见钟情了,不信……你感觉一下?”


        

穆瑶:“……”


        

穆瑶身子一僵,随着身后人影的靠近,她的确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他贴在自己身上,那缓缓抬头的趋势!


        

她眼皮抽了抽,一股恶寒顿时从脚底板升起,一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魔尊,居然要对她……


        

穆瑶拒绝再想下去,咬了咬牙道:“不可能!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