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不能强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唔?”魔尊的眉头挑了挑,声音轻慢:“小丫头喜欢什么类型?本座不知,这世间还有比本座更好的男人?”


        

穆瑶咬了咬牙,道:“那自然!我喜欢的人可比你好上千倍万倍!反正我不喜欢你,你可是魔尊,应该不会做出强迫良家女子的事情吧!”


        

男人将她禁锢怀中,闻言落到她耳畔的唇微微勾了勾:“哦,那你说说他是谁?本座去将他杀了,他死了,本座就是世上最好的男子,到时候小丫头就不得不喜欢本座了。”


        

“biantai!”穆瑶恨恨骂了一声。


        

“小丫头,你还没说,他到底是谁?”魔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吹得穆瑶耳垂一阵阵发烫。


        

穆瑶眼珠子转了转,“他、他的名字说出来我怕你害怕!”


        

“哦?”魔尊眉梢微动,笑容更加邪肆:“是谁?小丫头不妨说出来听听。”


        

穆瑶咬了咬牙:“神尊大人你知道吧!”


        

神尊?


        

穆瑶敏锐地察觉到身后靠着的身体微微僵硬,眼底划过一抹惊诧,果然魔尊还要神尊压吗?看来这魔尊挺害怕神尊老头的,自己这次是赌对了?


        

穆瑶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转,编排的更加起劲:“我可是神尊放在心上的心尖尖,你要是伤了我,以他的本事肯定不会饶了你,所以你还是不要对我有什么心思。”


        

“再说,我只是一个小丫头,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我听叱和说你有许多伺候的妾室,你干嘛非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说不定还会因此得罪一个了不得的对手,真是不划算。”


        

穆瑶半是威胁,半是劝解,希望身后的人可以放下刚才危险的想法。


        

只是她却没想到,自己搬出来的人完全是戳在了对方的肋骨上没错,却不是软肋,而是……卡在肋骨中的一根刺!


        

魔尊眼底泛起一丝丝冷意,如玉手指在她背后缓缓游弋,仿佛一条毒蛇在吐着信子:“神尊啊,不巧,本座与他有仇,你既是那人的女人,今日我便偏要尝一尝,你这具身体虽然小,但是已经可以承受本座的滋润,你不用怕,本座会很温柔,让你感受到女人的极致享受……”


        

……


        

沧溟巅上,神境之中。


        

端坐的白袍身影周围罡风如飓刮动,却在每每袭向那身影的一瞬间,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消解。罡风之中,黑色魔气肆虐,或大或小的黑色怪物张牙舞爪地朝着他飞扑过去……


        

而那身影却紧紧闭着眼睛,任由着外界的一切,若不是有一道无形屏障将他笼罩其中,此时,他已经被外围围的密密麻麻的魔物吞噬干净。


        

“霍霄!你居然敢进入神境之中!”


        

“小子们,吃了他!”


        

“吃了他!我们就能从这里逃出去了!”


        

无数道狂风乱吼在罡风中若隐若现,那白衣的身影却恍若未闻。


        

他已经在这里枯坐三天,这三天,他将一缕缕神识分开化为千万缕彻底融入在身下的神境之中,借用神境的能力,探查下界的踪影。


        

而护在身前的,只有一道薄薄的屏障。


        

可这三日,他查探了所有下界不能堪破的魔族领域,依旧没有发现小丫头的身影。


        

就在他的心神都忍不住泛起一抹急躁的时候,忽然一道熟悉的感应从下界传来……


        

“咔嚓嚓!”面前的屏障如水镜破裂。


        

一道道夹杂黑色魔气的罡风朝着他撕咬过来,却在他睁开眼的瞬间化为云烟。


        

他站起身,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一片罡风之中。


        

下一瞬,再次出现在沧溟巅主峰之上。


        

青玄一看到他的身影,眸子微微瞠大,随即迎上来:“尊者,您没事吧?”


        

“师傅!您没事吧!”一道女声传来,是柳扶云。


        

霍霄眉头微微蹙起,看向青玄:“我无妨,已经找到她了,你不必在这里。”


        

青玄:“这……”


        

“将她也带走。”霍霄转身,身形已经消失在二人面前。


        

青玄叹了口气,他的身后,柳扶云微微咬着唇,脸色泛白。


        

青玄看向她:“小扶云,跟我下去。”


        

“我……”柳扶云咬了咬唇,目光不甘地看着白袍身影离开的方向。


        

青玄眉头微蹙:“尊者已经开口,你不想被他直接扔出去,还是跟我下去。”


        

柳扶云脸色更加白,却不得不跟着青玄下山。


        

而在沧溟巅峰顶的内室,白袍的身影一出现便是微微晃了晃。将神魂灵识强行融入神境,到底还是对他造成了损伤。


        

只是想到那小丫头此时所处的场景,他眸子冷了冷,顾不得调息,身形已经朝着下界而去。


        

……


        

舱房内,穆瑶感觉游走在自己背后的手仿佛一条毒蛇,哪怕隔着衣料,也让她忍不住身体紧绷。


        

“等等!”她忽然张口大声喊道:“你不是魔尊吗?魔尊这样厉害的身份怎么能做强人所难的事情,我跟你打个赌怎么样?”


        

“打赌?小丫头又想玩什么花招?”他显然还记得在冰室之中,穆瑶利用他的剑让他放松警惕然后逃脱的事情。眼前这小丫头就是个诡计多端的主,显然说的打赌,也不可能是真的乖乖打什么赌。


        

“对,打赌!就赌你能不能让我爱上你!”


        

“你就算这样强行逼迫我我不喜欢你还是不喜欢你,你可是魔尊,若是你强迫了我,可是我心里却装着别人,你岂不是很没面子?”


        

魔尊笑了笑:“你说得对。”


        

穆瑶一喜,又听他道:“可若你心里装着的人是神尊,本座却是很乐意。”


        

穆瑶:“……”黑龙他姥姥的,早知道就不编出个什么神尊了!


        

她眸子咕噜噜一转:“那你不觉得让神尊的女人喜欢上自己,更有挑战吗?”


        

话落,一直在她背后辗转的手指微微一顿。


        

穆瑶眼睛亮了亮,有戏!


        

她赶紧再接再厉:“你让我彻底爱上你,然后我再身心都给你,到时候你和我一起站在神尊面前,岂不是更有面子?会将他气的吐血?”


        

“似乎,是个好主意。”魔尊邪肆的眸子一挑,似笑非笑道。


        

“当然是好主意,所以,现在你先松开我,强扭的瓜不甜。”穆瑶小心翼翼提议,极力让自己的一切都做都显得真诚不做作,以免再刺激到身后的人,让他兽性大发。


        

半晌,却听身后人轻轻一声叹息。


        

“小丫头,你的提议很好,可惜……我现在对强迫你更有兴趣。”


        

穆瑶:“……”穆瑶简直想骂娘!


        

这魔尊怎么回事,让她在这里说了这么多居然还想对她动手动脚?


        

现在怎么办!


        

穆瑶脑瓜子转的飞快,正想着要不要再找点什么理由拖住对方,就听到外头骤然传来一道霹雳雷声。


        

而后,便是魔将叱和的厉声惨叫!


        

在穆瑶身后作怪的手微微一顿,穆瑶顿时竖起耳朵,什么情况?


        

难道,是有人来救自己了?!


        

朔宗大师?


        

穆瑶心中陡然一喜,下一瞬想到自己身后的人,又猛地一僵。


        

朔宗大师很厉害没错,对付那魔将叱和绰绰有余,可是对上魔尊……应该是不行吧、不行吧?


        

万一他为了救自己,自己也搭上怎么办?


        

短短一瞬间,穆瑶心中闪过数十种想法。


        

身后魔尊偏着头用手捏着她下颌与自己对视:“你的救兵来了?会是谁?神尊?”


        

“呃……”穆瑶倒是希望是神尊,可是显然,应该不大可能。


        

神尊老头那么忙,怎么可能有时间来管自己的这点子闲事?


        

穆瑶在心里头为自己鞠了一把泪,但是表面上的阵势却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