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这些人,与我何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疼痛,贺子轩的声音带着战栗,看着天上的神情满是恳求。


        

可是霍霄却连一个眼神都未曾给过他。


        

自始至终,他的目光都落在穆瑶的身上。


        

“这些人,与我何干。”一句淡漠地话从他口中吐出。


        

商船之上,数十修士的面色齐齐一变。似乎根本没想到过神尊大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这可是他们祖师爷的师傅!


        

怎么能不管不顾他们的生死,要去救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臭丫头!


        

众修士一脸的死灰和不可置信,也没有人去理会躺在地上痛的打滚的贺子轩。


        

倒是魔尊,听到霍霄的话眉头蹙了蹙,冷笑一声:“数万年不见,你倒是变了许多,无论是三万年前,还是一万年前,若你能像现在护着这小丫头一样,护着她,哪怕只需要一半,她也不会落得最终的结果!”


        

魔尊说着,眼底涌现出深深的恨意。


        

穆瑶:“……”什么情况?她怎么有些听不懂这两人的对话?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魔尊的手指骤然掐在她脖颈,微微用力,穆瑶甚至能听到脖颈发出的咔嚓嚓的断响声:“霍霄,本座说过一定要杀了你,三万年前本座失败了,一万年前本座被你镇压,可是只要你不杀死我,我就总会有机会重来!总会有机会替她报仇!”


        

穆瑶:“……”更听不明白了!


        

穆瑶云里雾里,只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了,难道这魔尊和神尊之间还有什么恩怨情仇,听这魔尊说话的意思,似乎是神尊做了什么事情害死了那人,然后魔尊是为了那人报仇??


        

这是什么三角恋情吗?


        

穆瑶在快被魔尊掐的失去意识之时,居然想到自己在话本子上看到的那些……


        

霍霄看着魔尊掐住穆瑶脖颈的手,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手下一个法决打出,顿时,一阵凄厉的惨叫从叱和口中发出。


        

魔尊掐着穆瑶脖颈的手微微一僵。


        

穆瑶即将丧失的意识在这一瞬间获得了片刻清明,看来魔尊还算是有情义,居然还顾忌着自己的手下……


        

不过,穆瑶又有些好奇。


        

好奇那神尊为什么要救自己却不救其他修士?


        

据她说知,衍月宗的创派祖师是神尊的徒弟,怎么算来,他和那些修士的关系也比和自己的亲近,为什么选择救自己,不救他们?


        

难道是看出了那些人内心险恶?


        

还是……


        

穆瑶眉头蹙了蹙,还是说……霍霄,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霍霄?


        

天堑之地的小崽子,就是……神尊霍霄?!


        

穆瑶被自己脑海中突然涌出的念头吓了一跳,居然忘了去听魔尊神尊两位大佬的交涉。


        

只是感觉到魔尊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似乎又加重了一些。


        

神尊的声音传来:“既如此,那便随你。你杀了她一定会后悔?”


        

“本座为何后悔!”魔尊声音冷漠,还要说话,便听霍霄又道:“她叫穆瑶。”


        

“穆瑶?”


        

穆瑶眨了眨眼,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到掐在自己掌心的大手猛地一松,而后她身形骤然被一股力量裹挟住,下一瞬,已经出现在了神尊身边。


        

而那微微失神的魔尊也反应,面色微微一变,冷哼一声抬手一个法决朝着神尊这边袭来。


        

“霍霄!你骗本座!”


        

霍霄手中法决飞出,与魔尊的对在一起,顿时一道剧烈的震动从两道对阵的法决中间散开,好在穆瑶身旁有霍霄护着,并没什么大的波动,可是商船却不同,商场咔嚓咔嚓几乎瞬间便已经四分五裂。


        

穆瑶闪了闪。


        

在商船四分五裂的瞬间,便看到了鲛人坠入海中。


        

原本身上绑缚的绳索也在刚才的震荡之中碎裂开,此时翎音和翎若都已经恢复自由,身形在海面上晃动几下,随后,消失不见。


        

穆瑶松了口气。


        

至于其他的修士,她并不放在心上。


        

是死是活,也不管她的事,反正,贺子轩是活不了了。他身上已经没了法宝,双腿断了,还没有元力,更何况还有两只想要找他报仇的鲛人。


        

他死定了!


        

不过……自己的名字怎么了?


        

穆瑶,有什么问题?那biantai魔尊为什么要说神尊骗他了?


        

穆瑶正不理解,那边魔尊已经再次朝着这边一个法决丢来,朵朵血红色的花瓣如梦似幻地飞舞在空中,穆瑶看得有些出神,下一瞬却听到“轰”的一声响。


        

转眸看去,居然是一朵血红色的花瓣掉落在四分五裂的商船之上,顿时,原本便碎裂的商船便在海面之上化为齑粉。


        

穆瑶眼眸缩了缩,身形往神尊怀里离得更近了些。


        

现在是神尊带着她在躲避这些血花瓣,若是她自己被这样纷纷扬扬的血花瓣碰上,说不定就要跟那商船一样转瞬化为齑粉!


        

只是为了躲避这花瓣,原本被控制住的魔将叱和却是瞬间被召回去。


        

神尊也没在意,广袖一甩,无数花瓣飞扬入海。


        

一场连续爆炸就这样被消弭无形。


        

穆瑶被他抱在怀中,原本不安的心在此刻居然微微安定下来,甚至,还觉得浑身有些冷。


        

实在是,这人身上太冷了!


        

穆瑶才被他抱了一会,就感觉从头发丝到脚底板都被冻住了!


        

只是现在两人打的你来我往,穆瑶也不敢乱动,生怕成为神尊的累赘。见神尊需要用一只手抱着自己,自然比不上两只手掐诀的魔尊,她咬了咬牙,干脆两只手抱住他的脖子:“你不用管我,我自己趴在你身上。”


        

话落,神尊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穆瑶有些心虚,不过感觉到放在腰上的冰凉大手已经松开,她忙双手搂住神尊的腰部,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两只腿也仅仅扒在他身上。


        

幸好她身形相比神尊来说算的上娇小,现在扒在他身上也并不显得有多怪异。


        

不过神尊一动,穆瑶就感觉到自己被颠簸,好几次差点都要从他身上掉下来。


        

穆瑶干脆双手并用,朝着神尊背上爬去。


        

让他背着自己,总比自己扒拉在他腰上好一些,也不影响他发挥。


        

穆瑶手脚并用,却丝毫没感觉到自己扒住的人身子微微有些僵硬,直到她彻底趴在了对方背上,将头靠在他肩膀,才看到他微微有些泛红的耳垂。


        

神尊的耳垂实在是太白了,白的一丝丝的红晕都很明显。


        

穆瑶皱了皱眉,在他耳边小声问:“神尊大人,您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怎么耳朵这么红?”


        

神尊霍霄:“……”


        

神尊霍霄没有理会在自己耳边作怪的小丫头,手上的法决越发凌厉。


        

通过这几次来回,他已经看出来对面那人的虚弱,他并没有彻底恢复从前的实力,若是恢复了,自己如今神魂有损,不一定能制得住他。


        

而与此同时,对面的魔尊也发现了霍霄的异常。


        

自己强制突破封印,神魂受到损伤,如今实力不过是从前的三分之一。以他从前的实力都未必能在霍霄面前走上数十招,可是现在……他似乎也不能拿自己如何。


        

难道,他也受伤了?


        

这倒是个好机会!


        

魔尊身形欺近,眼看着一道法决就要冲着霍霄与穆瑶二人轰来,而另一边,魔将叱和也趁机捣乱,在旁边时不时敲打边鼓,扰乱神尊的攻击。


        

穆瑶眸子咕噜噜一转:“哎呀!你裤子掉了!”


        

魔尊一愣,手下的法决下意识微微一滞。


        

叱和更是低下头去查看……


        

穆瑶赶紧靠近神尊的耳畔:“神尊大人,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现在快跑!等搬来救兵再回来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