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好想把他做成冰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敛杂念,感应经脉。


        

一道道精纯的混沌之力从四肢百骸涌入穆瑶体内,背心之上的大手手心似乎有一道更加浓郁的混沌之力涌入。


        

很快,那浓郁的混沌之力便引导着从四肢百骸涌入的混沌之力,以特殊的规律在她体内的经脉中游转起来。


        

最开始,只是在她体内已经打开的经脉上游转,不知过了多久,原本的经脉被源源不断的混沌之力撑满,细细的混沌之力化成丝线,朝着更加细小的、还未打通的经脉延伸过去。


        

穆瑶蹙了蹙眉,她还从未听说过,这些经脉也能打开?


        

她们妖族修炼的时候也只是打通体内的七七四十九个大的经脉,而人族修炼,只需要打通三十六经脉,还从未听说过,这些细小的单独的经脉也可以打通?


        

穆瑶一时间心中惊疑,但是不知为何,她却相信身后之人不会害她。


        

于是便任由细细密密的混沌之力朝着细小的经脉冲击而去,随着冲击,浑身上下传来疼痛,那疼痛从轻缓逐渐加大,到最后穆瑶已经紧紧咬着牙关,放在双膝上的手指也因为疼痛一根根攥紧。


        

“会有些疼,忍着些。”


        

身后一道声音传来,穆瑶几不可闻地点了点头。


        

她现在全身心都用在忍住痛苦之上,根本没有精力去回应身后的男人。


        

随着混沌之力的冲击,她可以感受到那些堵塞的细小经脉一点点被冲击开的感觉,那种痛苦,丝毫不亚于将灵魂一点点扯碎。


        

若是只有单独的几条经脉在冲击,说不定她还不会如此,可是现在,却是有千万根经脉同时被冲击。


        

好疼!


        

一时间,脑海中只剩下这种想法。


        

“乖,忍着一些。”身后,男人感受着身前之人剧烈颤动的身体,看着无数殷红从她薄而白的皮肤下一点点撑开,将原本如同美玉一般的肌肤,片刻之间便变成了血红色。


        

而那血红色还只在她身体之内,体外,却没有任何血液流出。


        

冰寒万年的心在看到那血红色逐渐蔓延的时候,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住,再攥紧、攥紧。


        

细细密密的疼痛,是万年不曾有过的感觉。


        

他居然……为她感觉心疼。


        

霍霄深吸一口气,闭上眼。


        

若是可以,他并不愿意在此时为小丫头打开全身经脉,可是……她的魂魄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创,之前只是依靠外力补全魂魄,终究会有所损害。


        

只有将全身经脉通通打开,让她可以自行运转吸收混沌之力,混沌之力才可以滋养、补全她的魂魄。


        

从前他收过几个徒弟,他们修炼几千年尚且未能吸收混沌之力。


        

若不是确定了眼前的小丫头便是他一直在等的人,他也不会利用两仪泉为她打开经脉。


        

可是即便知道这一切对她是有益无害,看着她痛苦,他心中的痛依旧无法减少半分!


        

“丫头,忍着点。”他一遍遍的安抚,最开始,前面的穆瑶还会有所回应,可是渐渐的,随着浑身的经脉被彻底冲击开,剧烈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都陷入疼到昏迷的境地,更别提回应他的安抚。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条条细不可见的经脉被冲开,被混沌之力填满,滋养。


        

浑身上下的痛感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痒麻到极致的感觉。


        

这种痒麻,似乎比之前的撕裂疼痛还要难以忍受。


        

穆瑶刚开始还能硬撑着,死死咬着唇不让shenyin溢出唇角,可是到了后来,她浑身都因为那越来越痒麻的感觉泛起了鸡皮疙瘩,唯有身后大掌与肌肤相贴的地方,留下了一片冰凉。


        

她下意识的想要靠近那抹冰凉。


        

她浑身滚热,身体在无意识下舒展,两仪泉内本是黑白的生死两仪,因为过长时间的消耗此时已经微微变得透明,她的身体在半透明的泉水之下隐隐若现。


        

若是从前,霍霄对她这样的身板不会有任何反应。


        

可是此时,她的jifu与他相贴,身上的热度传来,更扰人的却是唇角溢出的一丝丝shenyin……


        

三分娇媚,三分纯真,三分懵懂,一分诱惑。


        

他闭了闭眼,目光微闪从她身上移开,心底默念起清心咒,才将那股感觉压下去。


        

已经快要成功了,接下来的,便是用混沌之力为她冲洗那些刚打开的经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仪泉中的生死泉变得越来越透明,而两仪泉中坐着的两个人身上也渐渐发生了变化,尤其是穆瑶。


        

从最开始的玉白肌肤,到了冲开经脉时浑身血红的模样,再在混沌之力的帮助之下,混沌之力一遍遍运行,肌肤更胜之前玉白。


        

就连原本还有些稚嫩的身体仿佛也在两仪泉内得到了滋养。


        

若是柳扶云在场,会发现她的容貌也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之前的小丫头虽然容貌不错,却远远算不上倾国倾城,更遑论与她相比,可是现在……她的脸却似乎发生了某些变化,甚至在那张脸之上,隐隐看到她曾经在霍霄内室看到那画上女子……


        

身上的酥痛麻痒一点点褪去,穆瑶只觉得身体比往日轻盈了数倍。


        

一遍遍的运行着混沌之力,不知运行了多久,长长的眼睫剧烈颤动,下一瞬,一双纯澈、潋滟的双眸睁开。


        

她能感觉到,受创的魂体已经恢复!


        

不仅如此,甚至还隐隐似乎生长了一些!


        

而这一切,都是身后之人的帮助!


        

穆瑶眼中划过一抹惊喜,下意识回头,神情激动地想要说话,只是还未张口,看者眼前的人……她眼睛眨了眨。


        

身后之人,长袍解散,漆黑的墨发披散在身后,一双深邃的眸紧紧闭着,留下长长的眼睫打落下一片阴影。


        

鼻峰挺直,薄唇微抿,一滴不知是泉水还是汗水的液体从脸颊顺着下巴滑落……


        

目光下意识顺着那水滴下滑……


        

凸起的喉结,半裸的胸膛,穆瑶的眼睛使劲眨了眨,手下意识捂住自己“砰砰砰”直跳的小心脏!


        

她是个颜控,对所有美好的人和事物都没什么抵抗力。


        

而眼前……这个人,刚好全部长在了她的心点之上!


        

完了!


        

好想拿回去做成冰雕,整日放在房间里,观摩欣赏!


        

穆瑶心中涌现出这个想法,便听一道低沉带着微微喑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好看?”


        

“好看!太好看了!”穆瑶下意识回到,而后,身子微微一僵。


        

抬眸朝着上方看去,原本双眸紧闭的人此时已经睁开了眸子。


        

一双深邃的黑眸紧紧地摄住她的,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一瞬间,“铮”地一声,穆瑶脑海中仿佛一条弦猛地崩断!


        

这样好看的眸子,怎么能做成冰雕?!


        

若是做成冰雕,岂不是再也看不到这双眸子?


        

一个念头不期然占据脑海,随后穆瑶整个人一僵,反应过来此时的情形。


        

“呃……你醒了?”穆瑶眼睫剧烈颤动,心虚地垂下避开那双眸子,只是刚垂下的瞬间,又看到他还带着水滴的胸膛……


        

穆瑶:“……”


        

穆瑶又赶紧将目光移向别处:“那个,谢谢神尊大人,我现在的魂体好像已经恢复好了……”


        

“嗯。”霍霄的声音微微喑哑,刚才小丫头看他的时候,那种灼烈的眼神,他明明该觉得被冒犯和愤怒,却不知为何,此时,心中微微有些许的愉悦。


        

大手一挥,岸上的衣服朝着两人罩来。


        

随后身形从两仪泉中腾出,只是瞬间,身上和发上的水迹氤氲干净,他又恢复那冷清的神尊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