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血海炼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日就突然大发雷霆!


        

内室之中,柳扶云发鬓散乱,一根扶摇簪缀在发间,半掉不掉,嫣红的唇瓣紧紧抿着,她姿色无双,气质清丽,往日青衣素淡很是仙气出尘,今日却偏偏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衣裙,使得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


        

此时她面前的地上,一个传音玉简此时已经被摔的粉碎。


        

今日,柳扶云本来算计着陆凌霄和穆瑶应该已经成事,心情颇好,便想着去沧溟巅一趟。


        

她此前从鹤鸣口中得知师尊为了那小贱人受了伤,却也知道师尊并不会有事。


        

青玄上仙将那小贱人派去秘境,她只是心中一想便知道他的打算,不过是想考教对方一番。


        

她利用这机会,让那小贱人落到应得的下场,就算师尊知道了要算账也会只找青玄上仙的麻烦,与她有什么关系?


        

顶多,她只是在其中说了几句话而已。


        

真计较起来,强迫那小贱人的是陆凌霄,让那小贱人去秘境的是青玄,她虽是陆凌霄的师傅,但是以师尊赏罚分明的性子,再怎么也不会怪到她头上。


        

要怪,也该怪那小贱人四处gouyin人!


        

柳扶云心中满是得意,又想到师尊如今还在修养,便想着趁机而入,去沧溟巅看看。


        

她进过霍霄内室,见过那副画中女子的模样,因而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穿上那女子穿的同样大红色的衣裙,就连发型妆容也刻意打扮的与对方一般无二。


        

可谁知,等她打扮好了,正要出发去沧溟巅的时候,却收到了鹤鸣的传讯。


        

看到那传讯的第一眼,柳扶云还以为是穆瑶与陆凌霄的事情闹出来了,心中得意。


        

只是待到她听了传讯,听到鹤鸣所说的话,顿时便整个人僵立原地。


        

反应过来后,更是直接将传讯符给砸的粉碎!


        

穆瑶那小贱人居然被师尊给救回来了!


        

该死!


        

陆凌霄身为她最得意的弟子,居然连这一点丁点小事都办不好!


        

在内室砸了一通,柳扶云终究是缓过气来。


        

眸子眯了眯,拿出自己和陆凌霄之间的传讯符,只是那传讯符亮了半晌,其中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柳扶云心下微微一跳,当即站起身,朝着外头走去。


        

“尊驾!”见她出来,女童忙一躬身。


        

柳扶云却里也不理她,直接启动一个传送阵发,朝着沐神宗传承阁而去。


        

传承阁内,供奉着宗门内所有内门长老与弟子的命牌。


        

她联系陆凌霄没有消息,一时间还以为陆凌霄是出事了,直到看到那只属于陆凌霄的命牌好好地放着,才微微松了口气。


        

只是这口气刚松出来,她心底又是猛地一沉。


        

若是陆凌霄没死,而师尊又从他的口中知道了什么……


        

想着,柳扶云望着不远处属于陆凌霄的命牌,眸子微微闪了闪。


        

片刻,抬脚走到传承阁一处,素白的手指在虚空中快速指点了数十下,“轰隆”一声,原本挂在传承阁内的一副字画便陡然消失,露出藏在字画之后的长长阶梯。


        

她深吸一口气,沿着那长长的阶梯往下走去。


        

阶梯很长,以柳扶云的脚速也足足走了半刻钟时间。


        

随着她越来越往下,原先还光滑平整的阶梯两侧也换了模样,怪石嶙峋,时不时有红色的火星从两侧窜出。


        

不过柳扶云显然对这里很是熟悉,早已经在身体周围开启了法衣防御,那火星窜到她身边便猝然湮灭。


        

很快,柳扶云便到了阶梯尽头,只是眼前出现的却是一堵山墙,乍一看去,再无前路可走。


        

可是柳扶云却是身形丝毫不停,似是对这里很熟悉一般,身体按照特殊的步伐在原地来回数百步,面前的山墙便闪了闪,消失在空气之中,露出山墙之后的情形。


        

几乎是在山墙消失的一瞬间,一阵阵惨烈的嘶吼声便从其中传来。


        

那无数声嘶吼有长有短,有的尖利有的沉闷,但无一例外,全部夹杂着绝望和痛苦。


        

若是换做其他任何人来到这里,听到这样惨烈繁杂的嘶吼,都会有一瞬间的失神。


        

然而柳扶云却面色平淡,似乎习以为常一般!


        

甚至,听着那些嘶吼声,她的眉眼之间还隐约露出了几分自得之色!


        

这血海炼魂阵可是她无意间发现的上古大阵!


        

也是因为这大阵,她才特意将宗门建立在此处!


        

只是最初将宗门建立在此处,柳扶云想的是利用宗门将这血海炼魂阵给镇压在此,以免有心术不正之人利用此阵修炼突破,可是不知是什么时候起,她的心态逐渐发生了变化。


        

也许是一年又一年被卡在大乘境的憋屈,也许是眼看着几个师兄都突破到混沌境的羡慕,又或许,是想要给师尊看一看即便是自己也能修炼到混沌境的执拗……


        

总之,原本她本该直接毁掉的上古邪阵,她却一直留着迟迟没有动手,甚至,在几十年前开始搜集开启邪阵的灵兽魂魄……


        

嘶吼声遍布、无数或透明或凝实的灵兽魂魄在一个个的血池阵眼中挣扎。


        

血池炼魂阵总共分为十一部分。


        

最为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血池,在中间血池的四周,还按照布局分配着十个稍小一些的血池。


        

此时周围的十个血池中无数灵兽魂魄在其中挣扎嘶吼,一个个双目赤红,显然早已经失去了神志。


        

而在正中的血池中,却空空如也。


        

柳扶云一身红衣缓缓走近,目光落到那正中空着的血池上,眸子微微闪动,似是在犹豫。


        

只是这犹豫并没有持续多久,她双眸微微一闭,身形凌空而起,而后落在那血池正上方,盘膝而坐。


        

一道道法决从素手中打出,四周的十个血池,顿时嘶吼声更加惨烈!


        

……


        

沧溟巅上。


        

穆瑶望着面前的幻境,一双眸子微微发亮。


        

若不是神尊大人的一番解说,她还不知这世间居然分为上中下三界,而自己之前所知的凌源大陆,居然只是人族一界。


        

就是自己上辈子的记忆中,似乎也不知道上仙界的存在。


        

也不知是她忘记了,还是根本就不知道。


        

不过穆瑶也不纠结,反正现在她是知道了。


        

“那篱云上主原来是个这么厉害的女子!她当真因为神尊大人去人间历劫了?”穆瑶忍不住问道。


        

刚才霍霄为她提起的上仙界人物,其中最让她觉得佩服的便是那叫篱云的昆仑羽上主。


        

昆仑羽上一位上主,也就是篱云的父亲,是个好色贪花的,因此在与篱云的母亲结为道侣之后,又招惹了许多厉害女仙。


        

篱云的母亲也是个软弱性子,又一心爱慕篱云的父亲,甚至连自己的修为也弃置,因此早早去了,留下一对女儿,便是篱云和篱月。


        

篱云的父亲在篱云母亲去世之后又重新迎娶了一位女仙,那女仙也不知什么心思,对待篱云篱月姐妹一心娇惯,将篱月养成如今的性子,反倒是篱云,早些年虽然也性子张扬,但是修为却一直没落下。


        

甚至在昆仑羽的权柄争夺上,与继弟一较高下,最后成功成为昆仑羽这一任上主。


        

这样一个有心机,有手腕,又有能力的女人,穆瑶倒是觉得很合自己脾性。


        

因此便下意识问了一句。


        

只是霍霄听到她的话却是神色微微一僵,垂眸看向她。


        

待看到小丫头神色之中并没有什么不愉的表情,本该松一口气的,却不知为何心中又有些淡淡的不悦。


        

只是看着小丫头好奇的神色,微微撇开目光,声音淡淡道:“本座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