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它,在求自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丫头虽然有些来历,但是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小丫头而已。


        

以她往日的性子,最是怕疼,说不定此时是在强忍着……


        

霍霄想到一些往事,眼底忍不住多了一抹柔和。


        

大手一招,便将小丫头的魂魄带到了自己身旁。


        

声音也不由柔和了几分:“你若觉得累了,不妨打坐休息。你如今毕竟是魂体,魂体离开身体极容易被损耗,所以你不能离开身体太远,但是在这里打坐,对你的魂体也会有好处。”


        

穆瑶也的确觉得累了,点了点头,便在旁边打坐休息起来。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霍霄一直守在穆瑶身旁。


        

或许连穆瑶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在他身旁的时候,似乎极容易静下心来,甚至到了没有任何防备的地步。


        

她对他,的确是没有什么防备的。


        

就这样过了三日,霍霄微微闭着的眸子忽地睁开。


        

岩浆池是霍霄所掌的一处秘境之中,他此时和穆瑶都在其中,可是他身为秘境主人,对秘境之外的动荡也会有所感知。


        

比如现在,他就感觉到了秘境之外的阵阵动荡。


        

看了紧闭着眼的小丫头一眼,她似乎没有苏醒的迹象,霍霄的手指微点,在穆瑶魂体的周围再次布置下一个结界,身后才身形一闪,消失在秘境之中。


        

秘境之外。


        

鹤鸣一脸心悸地看着动荡的神境,无数法宝频出,还是难以压制下方传来的震动。


        

青玄上仙如今在寒池受罚,神尊大人又不在……他再三联系神尊大人都没有得到回复。


        

猫绒绒圆滚滚的小身体此时也站在鹤鸣身侧。


        

“怎么办怎么办?神尊大人还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厉害的法器?”猫绒绒看着越来越动荡的神境,心下也有些着急。


        

它早已经通过魂契知道了,神尊大人在秘境中为主人祛除魔印,现在外头突然出事,万一神尊为了这边的事放弃了给主人祛除魔印可怎么办?


        

若是中途打断对主人没有影响还好,万一有什么影响……


        

不行,一定要挡住!


        

这一次神境之地的动荡程度也超过鹤鸣从前所见。


        

神召之地不仅仅镇压着上千万的魔族残魂,当初神魔大战被镇压在此地,这里还镇压着魔尊的本命法器……


        

若是那些魔族残魂出来一两个还没事,可若是被那些魔族将魔尊的本命法器带出来、这天下可就大乱了!


        

没了本命法器的魔尊可以被神尊压制住,可是有了本命法器的魔尊若是回归……


        

他家神尊就是再厉害,也比那魔尊小了十几万岁,说不准就要吃亏了!


        

鹤鸣和猫绒绒这一刻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达成了共识,一定要撑住!


        

鹤鸣开始不断往里甩法器,猫绒绒则是将本体乾坤殿祭出,将逃脱出来的魔气尽数收入进去,虽然不能一直困在其中,但是能困多久是多久。


        

一人一器灵手段尽出,可就是如此,也仅仅是让情况不再恶化而已。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闪现。


        

鹤鸣眸中一喜:“尊者!”


        

猫绒绒眼中一惊:“神尊大人,我主人呢?”


        

“她没事。”霍霄淡淡回道,便不再说话,手诀掐动将神境之地的暴动压制下去。


        

……


        

另一边,穆瑶的魂体却有些不对劲。


        

一股股剧烈的拉力从魂体四处传来,她紧闭着双眼,拼命地凝神静气进入打坐状态,只是放在胸前的一双手却因为巨大的拉扯力剧烈颤抖。


        

她此时的意识已经有些混乱。


        

刚刚她还沉浸在打坐修炼之中,猛地感受到一股拉扯力便睁开眼,身旁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在岩浆池中不断缓缓旋转看不清楚的身形巨壳。


        

神尊大人却不知去了哪里……


        

一开始,她还以为那吸力是从自己的身体上传来的,毕竟,那是她的身体,身体与魂魄有吸引力也是正常,只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她渐渐感觉到不对劲。


        

那股力道太霸道了,显然是一副不将她拉扯进去誓不罢休的状态!


        

甚至有一瞬间,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半截手臂被扯了出去。


        

若不是她咬牙将手臂拉扯回来,现在被拉扯断了也说不定!


        

可是即便如此,那股拉扯力依旧不肯罢休,从四面八方传来,似乎是要将她的魂体扯散……


        

穆瑶开始大喊霍霄的名字,却始终无人回应……


        

而她自己被困在结界之中,又逃不出去,只能任由那力道拉扯着,渐渐的,穆瑶感觉自己的魂体似乎被拉散开来,原本好端端长在一起的胳膊和腿似乎再多几分力道就要被与身体扯开……


        

这特么……是要五马分尸的节奏?


        

也不知道神尊大人看到她这幅样子还能不能补得好?


        

这是穆瑶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而后她便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


        

惨烈的嘶吼、不断涌起的血红色烟雾。


        

扑面而来的惨烈血腥气传来,穆瑶几乎被这样绝望的气氛包围。


        

她就站在这一片血雾之中,一直往前往前再往前,仿佛永远也看不到尽头。


        

穆瑶眼睛微微瞠大,看着周围不断有挣扎的凶兽朝她露出嘶吼,那嘶吼声中没有往常所见的狠厉,反而透着一股股深入心底的绝望和祈求……


        

绝望什么?


        

祈求什么?


        

穆瑶听不懂那些支离破碎的声音,只是被动地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又一幕。


        

不知这样走了多久,原本四散的血雾逐渐变得浓稠,甚至变得仿若实质一般翻滚起来。


        

穆瑶觉得自己要被血腥气给淹没了,只是她想要躲开,魂体却像是不受自己控制一般,自顾自地朝着血腥气最浓郁的地方而去。


        

穆瑶睁大眸子,在那血雾之中,似乎有一双赤红色的眸子与她对视。


        

漫天血气浓郁,什么也看不清楚,唯有一双赤红色恐怖的眸子。


        

穆瑶原以为自己会害怕、厌恶、恐惧……


        

可是面对着比自己身体还要大上几倍的赤红双眸,她却只感到了其中的不甘于绝望,还有,看不明白的一丝丝祈求。


        

祈求什么?


        

穆瑶愣了愣,心底忽地升起一股子痛楚。


        

赤红色的眸子距离穆瑶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而在那双眸子之中,穆瑶看到了一幕幕场景。


        

那是两个少年在林中追逐嬉戏的模样,画面一闪,两个少年化为原型,一个化为白色漂亮皮毛的大虎,一个是斑斓蟒蛇。


        

一虎一蛇在林中逍遥自在,只是很快,便有一个人族到了此地。


        

白色漂亮的大虎不知人心险恶,帮助了那迷路的人族,却被人族带来的同族修士屠戮,最后漂亮的虎皮被剥下,血淋淋的虎躯之上,一双虎目不甘地瞪大双眼。


        

斑斓蟒蛇的少年为了帮小伙伴报仇,杀到人族阵营。


        

他有无数妖兽作为后盾趋势,面对区区一个宗门,自然不在话下,很快,宗门被破,眼看着便要被妖兽踏平,那宗门中有一人拿出了一本阵法典籍。


        

据说,那阵法上的典籍可以重召灵魂,即便是死了的人或兽,都可以重新复活。


        

斑斓蟒蛇的少年自是不肯相信,但是也不愿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再说,交出那典籍的人乃是宗门之主,他自愿将全宗修士的魂魄用于炼制阵法,只为了保全自己。


        

斑斓蟒蛇少年决心一试。


        

只是这一试,便是为他人做了嫁衣,最后它自己也成为那阵法中的一缕魂魄,助那心性狠毒的宗主成就大阵。


        

等到穆瑶恍然从那阵法中回过神来,眼前的一双赤红色眸子已经缓缓闭合。


        

“圣主,那阵法之中有我十万妖兽残魂,如今被人重新利用,无数妖兽惨遭屠戮,圣主,还请毁掉这血海炼魂阵!”


        

圣主……它、这是在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