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穆瑶陆凌霄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废除修为根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想到这些,柳扶云面色变得如纸一般煞白!


        

她趴在地上,下意识想找个理由去为自己解释,只是从前做过的事情太多,多的她竟然连从哪里开始解释都不知!


        

“柳扶云,本座倒是没想到,从前,是本座看走了眼。”霍霄一字一句地开口,看着柳扶云的目光中满是杀意。


        

从前,他以为这个徒弟也就是行事执拗了一些,又对自己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情愫,少女慕艾而已……所以只是将她赶出了沧溟巅,并未有其他的处罚。


        

可是现在……


        

那一幕幕的惨剧,不知多少条生命都断送在柳扶云的手中!


        

沐神宗一向以正道来标榜自己,甚至多次联合弱小的宗门去到处打压小的邪道宗门,获取其中的资源。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的宗主柳扶云,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希魔歪道!


        

霍霄身上的杀意越来越重,强大的杀意让整个沐神宗的人都有些战战兢兢,有修为一般的修士,已经承受不住跪倒在地上。


        

就连猫绒绒,此时都被神尊的怒火给吓到了,一双猫眼中带着泪珠子要掉不掉。


        

其他人尚且如此,更何况被那杀意特意针对的柳扶云?!


        

柳扶云此时脸色煞白,身形因为恐惧颤抖的仿佛落叶一般……


        

“师尊……”她声音刚要出口,下一瞬,只觉得脸上种种一疼,下一瞬,整个人猛地从地上跌飞出去!


        

这一次不再是只针对魂体,霍霄的这一下,直接让柳扶云的半张脸都肿了起来,甚至连头发也被甩下来一缕!


        

“本座可没你这样恶事做尽的徒弟!”霍霄冷声开口,目光盯着下方的柳扶云:“柳扶云,你屠人满门,恶事做尽,妄开邪阵,屠万魂增长自己的修为。你这样的人,不配修行我沧溟巅的功法。”


        

说罢,霍霄手掌向上虚空一抛,顿时,一柄由混沌之力汇聚的白色长剑出现在半空之中。


        

白色长剑剑头对着下方的柳扶云,随时随地都要往下落去。


        

柳扶云看到那剑,以及剑上携带着的毁灭之意,顿时双眼惊恐地瞪大,双手撑在地上,恐惧的往后退去:“不!不要!师尊、不、神尊!神尊大人!小人不敢了,小人以后再也不做恶事……小人以后都做好事为以前的事情赎罪,神尊大人,求您放过小人……”


        

她一声声带着颤音的祈求传来,然而霍霄却是看也不看她,手掌微微一压,顿时,那雪白的长剑倏然朝着她头顶刺下。


        

神尊大人可真狠!


        

猫绒绒当即吓得用两只前爪护住自己的眼睛,一双猫眼却忍不住朝着外头看去。


        

原本以为那白色长剑落到柳扶云头顶的时候会把她头颅割开,然而奇异的一幕出现。


        

那白色长剑在触碰到柳扶云的一瞬间便仿佛虚幻一般朝着她身体内扎去,而后一点一点没入她体内,连个剑柄都没了!


        

猫绒绒一惊,还以为是柳扶云有了什么招式,居然连神尊大人都能抗的过。


        

下一瞬便听柳扶云一声凄厉至极的哀嚎传来!


        

“啊……!”


        

柳扶云的身体内仿佛有银光炸开,无数的光芒透出她的血肉朝着外面散去,而随着那光芒散去的,是她这数千年积攒的修为……


        

柳扶云身形痛苦的扭曲着,她面色狰狞,能够感觉到体内的元力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流逝着。


        

任凭她再怎么挽留,它们也不曾停留半分!


        

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柳扶云一身化神期圆满,即将步入混沌境的修为彻底废掉!


        

“不!不要!”柳扶云声音喃喃。


        

过往种种,一一在眼前浮现,飞天入地,呼风唤雨,都已是过眼云烟!


        

她的修为被彻底散掉了!


        

哪怕再修炼,没有在沧溟巅上的那些天材地宝,没有数之不尽的资源,她要何年何日才能重新再来?!


        

柳扶云兀自沉浸在修为被废的打击中。


        

霍霄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柳扶云,你的修为不足以抵消你这些年所做之事,既然你为了增长修为,不惜谋害他人的性命,如今本座不仅要废掉你的修为,还要抽出你的根骨,让你日后再不能修炼!”


        

柳扶云面色一白,不可置信看向半空中的男子。


        

然而对方却连看它一眼都不曾,只是手掌微动,柳扶云便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血肉之中一点点被捏住,捏住,然后,“啪”地一声,化为齑粉!


        

柳扶云身形猛地瘫软在地!


        

从今之后、她不仅没了修为……


        

就连重新修炼,也做不到了!


        

从今之后,她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柳扶云如死狗一般瘫在地上。


        

霍霄淡漠的声音响彻整个沐神宗:“沐神宗宗主柳扶云,所做恶恶行种种,罄竹难书,本座不日将命人彻查,给无辜枉死之人一个了断!”


        

话落,霍霄的身影如同来时一样,在众人的目光中离开了沐神宗。


        

而在霍霄离开之后,整个沐神宗的弟子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他们的宗主柳扶云仿佛一滩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上,有弟子小心翼翼地上前想要将她扶起,下一瞬,却被她虚软无力的连平常人也不如的身子震惊到……


        

“尊、尊驾……!”


        

柳扶云神情怔忪,慢慢看向面前的弟子。


        

半晌,就在那弟子被她看得浑身发麻的时候,她忽然如一个疯子一般癫狂大笑!


        

那笑声尖锐凄凉,仿佛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从前在弟子面前特意营造出的高高在上、仙气傲然,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狠!好狠!她的师尊……她一心仰慕的师尊!


        

就这样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贱人,毫不犹豫,毁掉了她数千年费心得来的一切!


        

柳扶云癫狂的笑声在主峰之上响彻许久,那个被她吓到的小弟子跑出去后便再也没有人进来看她……


        

整个沐神宗已经彻底乱了!


        

无数的弟子争相离开了沐神宗,而一旦今日的事情传了出去,不说那些被沐神宗欺负打压过的小宗门,就是那些沐神宗打着招牌为了资源而灭掉的“邪道宗门”也不会放过他们……


        

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难道还要留下来等着别人找上门来吗?!


        

还是赶紧趁着现在宗门的事情没人知道另寻靠山……


        

能进入沐神宗的人,几乎没有蠢货。


        

不过短短一个时辰,沐神宗内能走的人几乎都已经离开,而那些没走的,也都是心思不一……


        

柳扶云站在主峰之上,呆呆看着下面因为抢夺而燃烧起火的大殿,神色犹如厉鬼。


        

完了……


        

一切都完了……


        

她的修为、她的宗门……她的声望……


        

还有她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东西,一切,都完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小畜生!那个小贱人!穆瑶!


        

若不是她故意隐藏身份到这里激怒自己,自己怎么会得罪了神尊!这一切,又怎么可能会发生!


        

穆瑶!


        

柳扶云的手一点点攥紧、攥紧、再攥紧。


        

从前的一切妄想都已经消失,而如今,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唯有一个人的名字,穆瑶!


        

滔天的仇恨,她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看到那女人落得和自己一样的下场!


        

……


        

神尊的速度比来的时候慢了数倍,掌心更是平稳地拖着穆瑶的魂体,小心翼翼,不让她受到半丝磕碰。


        

然而即便如此,穆瑶的魂体还是在下意识地颤抖抽搐!


        

许是疼了太久,此时她即便是昏迷之中,依旧在下意识的经历之前的那些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