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43章 听说苏氏家族的人要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九皇拍卖厅。


        

金碧辉煌的厅堂内觥筹交错。


        

金光闪闪的柱子大气奢华,这是南城规模最大的顶奢拍卖会,以九件珍藏为主要拍品,也是上流豪门圈内交际的重要方式。


        

“听说这次的压轴拍品很有看头!”


        

“官方倒没有宣传,不过我有个小道消息,说是凤都苏氏家族今天也要派人来!可见这次的拍品绝对不一般呐……”


        

“苏家?凤都四大家族之一的苏家?”


        

沈可凝也已经抵达拍卖厅,她身穿华美的粉色长款礼服,手里端着一杯香槟酒,不经意间听到身旁这些人的对话。


        

“苏家……”她捏紧手里的高脚杯。


        

如果那个夏灵没有骗她,这所谓苏氏家族的人,应该就是苏家刚寻回的千金。


        

但苏氏家族尚未对外正式承认她的身份,这些人又是从哪里来的消息?


        

“不知道是苏氏家族的哪位要来,得把握住这次机会好好巴结一下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西装革履的男人们还在聊着话题。


        

沈可凝抿了一口香槟,她眸底闪过些许暗光,不着痕迹地扫视着厅堂里的宾客,寻找起身穿星空蓝长款礼服的女人……


        

巴结苏氏家族,她势在必得!


        

听说那位苏小姐极其普通,这些年流落在外没见过世面,应该很容易落入她的圈套,她必须趁机跟苏小姐成为闺蜜。


        

只有这样,他们沈家才能东山再起!


        

……


        

与此同时,至尊SVIP包厢内。


        

傅景枭携阮清颜从贵宾通道直上二楼,半透明的神秘黑色幕帘遮掩光景,没人知道能坐在这里的究竟是什么角色。


        

“隔壁还有一间。”阮清颜眉梢轻挑。


        

她红唇轻弯起些许弧度,“看来……今天还有其他的大人物要来。”


        

傅景枭斜眸轻睨,眸光淡漠地掠过隔壁那间包厢,但包揽它的宾客尚未抵达。


        

“先坐。”他漫不经心地敛回眸光。


        

再转眸望向女孩时,男人深邃的眼瞳里尽是宠溺,“看上什么我给你买。”


        

“才不要。”阮清颜微抬俏颜。


        

她眸底闪过一抹狡黠,哪怕穿着休闲装都无法遮掩周身不经意间散发的锋芒。


        

“见面礼当然要自己付款才有诚意。”


        

阮清颜巧笑嫣然,“枭枭宝贝,可别小瞧了我,说不定我比你有钱。”


        

闻言,傅景枭绯唇轻轻地一勾。


        

他宠溺地伸手揽过女孩的腰,“嗯,毕竟我的财产也都是老婆大人的。”


        

阮清颜的眼眸里潋滟着璀璨的笑意。


        

她转眸望了眼幕帘外,“我有点事,先出去打个电话,开始前就回来。”


        

“好。”傅景枭轻啄了下她的唇。


        

阮清颜随即起身,到包厢外给江渡求打了电话,将夏灵弟弟的事情交代给他。


        

然后又顺便去了一趟洗手间。


        

“没想到来这种场合还有穿休闲装的,也不知道是陪哪个老男人来的女伴,竟然抠门得连件礼服都不舍得买啊。”


        

“害,包养个小三小四随便穿穿咯,你见过哪家的正房穿不起晚礼服的?”


        

洗手间的梳妆镜前皆是补妆的名媛。


        

她们涂抹着胭脂水粉,一边扑着粉底,一边向阮清颜投去了鄙夷的眼神……


        

“这里有明文规定只能穿晚礼服吗?”


        

阮清颜漫不经心地洗着手,她抬起眼眸望着镜子里的几位,那些名媛本以为她会忍气吞声,没想到她竟真敢出口怼。


        

有人嘲讽,“是没有明文规定,但像我们这些有钱的都会穿着晚礼服来!”


        

“是吗?”阮清颜红唇轻弯了下。


        

女孩的笑容有些涔凉,“那抱歉了,我这条牛仔裤六位数,各位如果买得起,也可以将礼服换成休闲装随便穿。”


        

音落,她便迈开长腿离开洗手间。


        

那些名媛愣在原地,“她有病啊,一条牛仔裤六位数,你们谁信?”


        

“好、好像是真的……她那套衣服,我在傅氏家族的商场里见过,就是那家一件白衬衣都能卖出七位数的顶奢休闲装!”


        

闻言,名媛们不禁有些震惊。


        

她们立刻拿出手机打开官网,却没想到还真见到了阮清颜身上那套休闲装,但官网的状态却是——限量,已售罄!


        

……


        

阮清颜离开洗手间便抬步上楼。


        

恰好收到傅景枭问她在哪儿的消息,她唇瓣轻弯,正准备回复一下……


        

但一道身影却猝不及防地撞来!


        

“啊——”沈可凝惊慌地尖叫了一声。


        

她不小心踩到礼服裙摆,手里的香槟酒往旁边一泼,阮清颜不愿意多管闲事,但脚边就是楼梯摔下去绝不是小事……


        

于是便握住她的手腕,“小心。”


        

“哗啦——”倾倒的香槟酒杯一歪,里面的酒水随之溅了阮清颜满身。


        

见状,女孩眉梢轻轻地蹙了下。


        

她松开沈可凝,敛眸整理着被酒水浸湿的衣服,却听对方气急败坏地骂道,“贱人!你走路是不长眼睛的吗!”


        

沈可凝烦躁于没找到星空蓝晚礼服。


        

她鬼鬼祟祟地在楼梯口徘徊,想去至尊区打探一下,正紧张而心虚地东张西望着,却没想到冒冒失失地撞到了谁!


        

重点是那香槟酒竟还洒到了她的礼服上!


        

“我不长眼?”阮清颜周身气息微凉。


        

一双精致的桃花眸里浮动凉意,她刚刚完全可以躲开,只是怕她崴了脚跌下去万一摔死,这才出于好意扶了一把。


        

被洒一身酒就罢,车里还有衣服能换,但没想到扶的这人竟是个白眼狼。


        

沈可凝紧皱着眉抬起眼眸,本以为是什么招惹不起的名媛,却见她竟穿着上不得台面的休闲装,眼神里不禁多了几分轻蔑……


        

“哟,这是哪家包养的小三吧?”


        

她唇角的笑容有几分讥诮,“走路都冒冒失失,弄脏了我的礼服赔得起吗你!”


        

阮清颜周身的气息清冷而又决然。


        

她眯起一双沁凉的桃花眸,“我劝你,最好在我发火前从我眼前消失,否则便是我该跟你理论一下究竟该如何赔偿了。”


        

这是傅景枭特意给她准备的衣服。


        

哪怕只是一套休闲装,但老公送她的东西意义非凡,被人弄脏本就有些恼。


        

“嗤——”沈可凝轻蔑地冷笑道。


        

她神情里皆是傲慢,“一套破休闲装而已,能值几个钱!知道我是谁吗?一个小平民就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进来的!


        

这可是她为了见苏小姐特意挑选的礼服,现在竟然被酒水给弄脏了!


        

“你是谁很重要?”阮清颜嗓音清冽。


        

涔凉入骨的眸光落在对方身上,女孩稍许不悦,红唇轻启,“滚。”


        

沈可凝本就情绪烦躁无处发泄。


        

偏偏眼前人刚好撞到枪口,她当即撒起泼来,“喂!贱人!刚刚明明是你撞到我,弄脏我的礼服赔不起就算了,竟然还……”


        

“啊!”剩下的话被尖叫声取代。


        

阮清颜懒得听她废话,刚巧身侧有酒侍路过,她便干脆端起了一杯红酒。


        

直接从沈可凝的头顶浇了下去!


        

“啊——啊!”沈可凝只觉得浑身凉透。


        

嫣红的酒水顺着她的头顶,弄湿了她刻意做的造型,脖颈间也沾满了黏腻的酒水,顺着自己的山峰向礼服里滴落……


        

原本只被溅了几滴香槟的礼服裙。


        

现在彻底从高贵的粉色,变成了斑驳的粉红,整个人像是狼狈的调色盘一般!


        

沈可凝睁大眼睛,“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泼我一身酒……啊!”


        

她正准备扬起手一巴掌扇上去。


        

但阮清颜却直接抬腿将她踹开,沈可凝踉跄着向后一跌,直接四仰八叉摔在地上。


        

她气得脸都发白,“你……你!”


        

但阮清颜只是漫不经心地弯起红唇,“欲加之罪,不坐实了多可惜。”


        

她刚刚就不该好意伸手扶她。


        

但沈可凝既然污蔑是她撞了上来,还弄脏她的礼服,她偏要弄脏一个看看。


        

“现在你的礼服的确是我弄脏的了。”


        

阮清颜巧笑嫣然,但那抹明媚的笑容却让人觉得有些诡异,“会如何?”


        

沈可凝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气得胸膛起伏,“你知不知道,我可是苏氏家族掌上明珠最好的闺蜜!等会儿她来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闻言,阮清颜眼尾轻轻撩了下。


        

她唇角漾起的笑容深了几分,缓步向沈可凝逼近,“苏氏家族掌上明珠?”


        

好巧哦……说的是她自己吗。


        

“对!”沈可凝骄傲地挺直腰板,“怕了吧,你赶紧给我道歉赔我的礼服,苏氏家族可不是你随随便便能得罪得起的!”


        

“是吗?”阮清颜歪了歪脑袋。


        

她的笑容璀璨而甜蜜,但笑意却不达眼底,可下一秒她便瞬间敛起了笑容!


        

又从身侧路过的酒侍手里拿过一杯酒。


        

直接利落地泼到沈可凝脸上,“哗——”


        

“你!”沈可凝气得恨不得将阮清颜给撕烂,她的礼服彻底废掉,头发黏腻不说,现在连精致的妆容都毁于一旦!


        

她不知道自己的妆防不防酒精……


        

立刻慌乱地抬手捂住了脸,生怕在公众场合露出素颜的模样!


        

“我偏要得罪。”阮清颜微抬俏颜。


        

流转着凉意的眸光在她脸上掠过,“我等着那位苏家千金来找我麻烦。”


        

音落,她便迈开修长的腿离开拍卖厅。


        

阮清颜背影傲然,随即给傅景枭打了个电话,“把你迈巴赫的后备箱开一下。”


        

“嗯?”傅景枭眉梢轻蹙。


        

听出女孩口吻不善,他立刻起身迈开长腿向楼下走去,“谁欺负我们家颜颜?”


        

“一条狗而已。”阮清颜嗓音微凉。


        

她寻着傅景枭停车的位置,“远程开一下车锁,我要换件衣服。”


        

身上这套休闲装沾了酒不能再穿。


        

她本没想换回礼服,可偏碰上一条咬人的狗,那就别怪她惊艳四座了。


        

……


        

与此同时,九皇拍卖厅门口。


        

一辆奢华的宾利缓缓停靠,驾驶座的司机毕恭毕敬绕到后座打开车门。


        

率先下车的是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他身姿笔挺,俊颜仍在,周身尽是沉稳冷凛的尊贵气息,却小心翼翼地牵下车内的女人。


        

“嘤……”女人委屈地抹着眼泪。


        

她一袭清绝的青花瓷旗袍,气质矜贵而优雅,但眼角却挂着晶莹的泪水。


        

黎落挽着苏天麟的手臂,“都怪你,天天忙公司的事,拖了这么久才来南城找宝贝女儿,还没来得及给她准备见面礼……”


        

“乖,别哭。”苏天麟帮她擦着眼泪。


        

男人弯下笔挺的腰杆,双手轻轻捧起她的脸蛋,“这不是带你来买了吗?”


        

黎落不满地轻轻撅起了小嘴。


        

她轻轻抽噎,鼻尖微红,“如果买不到满意的,就……就罚你睡一周的键盘!”


        

买好多键盘给他拼成一张床的那种。


        

苏天麟纵容地连连应声,“送女儿的礼物自然要买最好的,只要有合适的不管多少钱都拍,这家不行就去别家,嗯?”


        

“嗯。”黎落很勉强地点了下头。


        

眼睛里的泪水瞬间消失,她扬起一抹优雅的笑容,挽着老公的手臂进入贵宾通道,直奔二楼的SVIP包厢而去。


        

……


        

沈可凝狼狈地钻进了洗手间。


        

她的礼服实在没法见人,便只能打电话给助手阿司,让他临时送来一件新的,在等衣服的期间重新打理了自己的妆发。


        

“该死……真该死!”她不断咒骂。


        

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男人,这么没眼光领来一个如此粗鄙的女伴。


        

她刚刚气不过,才将苏家千金搬了出来吓唬人,等会儿见到那位千金,她一定要好好巴结以便于让她帮自己撑腰……


        

所幸阿司很快便将新礼服送来。


        

沈可凝尽快重新打理好自己,便当做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昂首挺胸地回到拍卖厅里,仍是那般傲然的模样……


        

“嗤!”她扫视着拍卖厅里的人。


        

刚刚招惹她的那位,现在连人影都找不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谁逐了出去,或者是生怕要赔她礼服就赶紧逃了。


        

沈可凝的眼眸里尽是轻蔑……


        

但就在这时,九皇拍卖厅的大门倏尔打开,无数保镖站成两列守在门口,阵势极大地毕恭毕敬迎接着到来的贵客!


        

“这是有哪位贵宾要来了吧……”


        

“该不会是苏氏家族的人?枭爷应该不会来这种场合,能被九皇如此礼遇的角色,恐怕除了枭爷就只有苏家了!”


        

“苏家?”沈可凝眸底闪过暗光。


        

她立刻挺直腰板,做好要巴结苏家千金的准备,优雅端庄地投去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