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47章 辞爷:难道这就是爱情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古风映画影视城。


        

拍摄景点栖丹宫的院前,苏西辞姿态懒散地执扇倚柱,墨锦似的黑发上束以紫玉钗披落于肩,宽大的金织黑袍拢于其身,以金线织绣着华贵而又傲视群雄的龙。


        

他漫不经心地斜眸轻睨,狐狸眼微微挑起些许弧度,“女主角人呢?”


        

男人周身隐隐地散发着些许不悦。


        

圈内皆知辞爷脾气极大,尤其忌讳搭档迟到这种事,工作人员都不敢靠近应答。


        

直到陆鹤宵稳健阔步地向他走来,他不紧不慢地低语道,“都出去吧。”


        

工作人员瞬间像惊鸟般四散开来。


        

苏西辞修长白皙的手指一敛,利落地收起折扇,“你知道,我最讨厌迟到。”


        

本来就是百忙之中不情愿接下的拍摄。


        

他计划半周内迅速完成,以便尽快去找妹妹,偏偏女主角迟到撞在了他的枪口。


        

“嗯,我知道。”陆鹤宵嗓音微沉。


        

他随即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递了过去,苏西辞眼皮轻撩,“你干嘛?”


        

“尝尝。”陆鹤宵单手滑入西装裤口袋里,清萧的眉眼间没什么情绪,“上次见你喜欢吃这个口味,吃了心情能好点。”


        

苏西辞有些神情古怪地看着陆鹤宵。


        

虽然此举很是反常,但他确实就吃这套,接过巧克力便剥开丢进了嘴里——极少有人知道,娱乐圈顶流芳心纵火犯辞爷,竟然像小姑娘似的对巧克力很是偏爱。


        

“你别以为一块巧克力就能讨好我。”


        

“两块。”陆鹤宵又摸出一块递给他,深邃的眼眸里压住宠溺的光。


        

见苏西辞吃巧克力时脾气消了些。


        

他才嗓音微沉地解释,“女主角那边出了些意外,临时换了人要稍晚些过来,不过这会儿应该已经被接进化妆间了。”


        

“再等等,嗯?”他低眸望着他。


        

苏西辞轻轻地咬了一小口巧克力。


        

他身着一袭极尽雍容矜贵的黑色汉服,金钗束发的扮相似桀骜的龙,但吃巧克力时却反差极大,“原来的女主角是谁?”


        

“安璇雅。”陆鹤宵倒是没有隐瞒,但眸色却不由自主地阴郁了些,“你出国拍《肃杀》前跟你表白被拒绝的那个。”


        

闻言,苏西辞眼尾轻撩起些许弧度。


        

陆鹤宵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的神情,见男人恍然似的微张了下嘴,随后舌尖轻舔了下唇上的巧克力,“哦……不记得。”


        

“不用记得。”陆鹤宵声线微冷。


        

这女主角本来也不是他们定的,纯粹因为这支MV对古典舞要求极高,临时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唱片公司才敲定的她。


        

苏西辞将唇上的巧克力舔掉,天生绯色的唇显得更加水润妖冶,“换成谁了?”


        

“算了,不重要。”他轻撇了下唇瓣。


        

反正娱乐圈女星都长得差不多,他也记不住那些脸,就算有缘搭档也就是个人生过客,女主角不管是谁都对他不重要。


        

……


        

与此同时,一辆军用越野车停在影城外。


        

阮清颜利落地跳下车,跟陆霆煜派来接他的长官道了谢,然后便迈开修长的腿向约定好的拍摄地点栖丹宫走去……


        

“听说安璇雅临时毁约不来了呢!”


        

“啊?那怎么办呀!辞爷这支MV对古典舞要求特别高,圈内女星好像只有安璇雅是专业古典舞出身,临时也请不来别人啊……”


        

“我听说是陆总那边找了个女孩来,是素人呢,素人哪里配跟辞爷拍MV!”


        

“那肯定是想进娱乐圈,就趁机被安插进来蹭辞爷热度的啊!没包装过的素人估计长得也丑,求求了吧别毁辞爷……”


        

身为仙鹤的工作人员们聚众抱怨着。


        

阮清颜刚走到化妆间外,便听到这些质疑的声音,她眉眼清淡地直接推开门。


        

“喀嚓——”原本紧闭的门被人推开。


        

正在背地里议论人的造型师们,立刻心虚地噤了声,她们抬眼望去,但看到阮清颜的那个瞬间却被她的容貌惊艳到了……


        

女孩还穿着兰蒂学院的校服。


        

胜雪的肌肤清透白皙,精致的桃花眸里潋滟着波光,她的鼻子小巧却又挺翘,再往下是樱桃般红润的唇瓣……


        

五官精致,素颜的模样又纯又欲。


        

“你……”一位造型师迟疑着开口。


        

阮清颜漫不经心地轻抬眼眸,“这里,是苏西辞拍《浴火》的化妆间吧?”


        

“是。”那位造型师怔愣地点头。


        

身为化妆专业出身的她犯了职业病,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她,这吹弹可破的肌肤根本不用涂粉底,精致的眉眼也如泛秋波……


        

哪里来的小仙女闯入了凡界!


        

但这时阮清颜却轻嗯一声,“化妆吧,我是临时来替补的女主角。”


        

闻言,造型师倏地睁大了眼眸。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女孩,“你?那个走后门被临时安插进来的新女主?”


        

造型师一时间因震惊而口无遮拦。


        

话出口后才意识到,当着人家的面似有些不礼貌,于是立刻尴尬地捂住嘴。


        

说好的素人长得丑要毁辞爷的单曲呢,这颜值……跟辞爷简直天仙配啊!


        

但阮清颜的眼眸里微掀波澜,“化吗,不愿意的话我就自己动手了。”


        

她懒得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


        

音落,阮清颜便伸手打开了化妆盒,正准备自己来时却被造型师握住了手……


        

“化!”造型师看着她的眼睛亮晶晶。


        

像是瞄准猎物似的。


        

毕竟难得遇到如此完美的女孩子,给她化妆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


        

苏西辞的巧克力已经吃完了。


        

他慵懒地轻倚着漆红的石柱,一双微眯的狐狸眼里尽是不悦,“还要多久?”


        

“快啦。”工作人员刚从化妆间出来。


        

她刚欣赏完阮清颜的盛世美颜,兴奋地向苏西辞汇报,“辞爷,那位女主角已经在换衣服了,换好之后马上就出来了!”


        

呜呜呜不知道小姐姐出不出道。


        

如果她出道的话,她一定立刻爬墙到小姐姐家,漂亮哥哥哪里有美人姐姐香!


        

“还要等?”苏西辞眼眸微微眯起。


        

他黑袍加身,本就妖冶的狐狸眸被眼线描得狭长,眼眸里隐约闪烁着暗芒,周身也浮动起了不悦的冷意……


        

工作人员笑嘻嘻道,“辞爷,女孩子化妆比较麻烦嘛!主要是那个女主角超好看!细看的话……还跟您还有点像呢!”


        

闻言,苏西辞敛眸冷笑一声。


        

他漫不经心地轻抚折扇,微凉的指尖搭在扇面,“跟我有点像?不可能。”


        

这世界上只有两个女人可能像他。


        

一个便是给了他基因的黎落,另一个是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亲生妹妹。


        

这两个人都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真的呀。”工作人员小声念叨着,“您等会儿见到她说不定也吓一跳呢……”


        

虽然阮清颜跟苏西辞眼睛截然不同。


        

但若是仔细观察,总觉得有种遇到了女版辞爷的感觉,两人莫名有些叠影,尤其是眉眼间那种魅惑十足的神情……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兄妹呢。”工作人员咕哝着,却落在苏西辞的耳中。


        

却没想到男人的神情陡然冷了下来。


        

像是踩到了他的底线一般。


        

他蓦地站起身,手指差点用力将那把折扇折断,“没有人能跟我妹妹比。”


        

那冷沉的嗓音让小姑娘陡然僵住。


        

她抬起眼眸,便见苏西辞的狐狸眼中有些阴鸷,他声线极冷地警告道,“以后,不要再让我再听到这类话。”


        

他苏西辞这辈子只有一个妹妹。


        

自妹妹失踪后,总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在他们兄弟三人耳边念叨着……


        

“阿辞这么喜欢妹妹呀?让你妈妈再给你生个,或者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好啦。”


        

“不如让我们家小琳喊你哥哥呀?瞧啊,她长得跟你们兄弟三人很像呢。”


        

兄弟三人极其厌恶这种场合。


        

尤其厌恶这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以为是在跟孩子们开玩笑,将其他女孩子往他们怀里塞,硬说是他们的妹妹……


        

但他们只有一个妹妹,任何人都不可能成为替代品,哪怕长得像都不行!


        

“呵……”苏西辞冷然勾唇。


        

他指腹轻捻着折扇,“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女人能长得跟我这么像!”


        

但就在这时,化妆间那边传来一道兴奋的声音,“我们的女主角来了!”


        

苏西辞漫不经心地抬眼望去。


        

但就在女孩撞入视线里的那个瞬间,他却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阮清颜身着汉服莲步款款而来。


        

美人一袭朱色对襟襦裙,织金的凤凰刺绣华美精致,袖口处还以极为细致的银丝勾勒牡丹,衬着堆云盛雪的乌发上那对金钗,以及青鸾花簪垂下的一缕细碎银流苏……


        

美眸朱唇,风华绝代。


        

“好美……”身旁的工作人员看呆。


        

就连苏西辞也觉得心跳好似漏了一拍,血液都随着她一同沸腾起来。


        

“可是,小姐姐为什么戴面具呀?”那位欣赏过她容颜的工作人员歪头。


        

阮清颜的确戴上了一副面具。


        

银丝雕镂的半脸面具极为精致,下垂细柳银流苏,虽看似遮住脸蛋,可妩媚的桃花眸却仍旧泛着无法遮掩的璀璨波光……


        

盛世容颜仿佛能冲破面具溜出来!


        

“不太清楚。”造型师小声对她道,“好像这小姐姐来剧组的唯一要求,就是必须戴上面具才能拍摄,估计是不想露脸……”


        

大家不禁隐约觉得有些遗憾。


        

还以为能跟圈内其他粉丝安利美人姐姐,结果盛世美颜只能内部欣赏了。


        

“啊糟了!”工作人员倏然想起什么,“辞爷好像要刁难美人姐姐呢……”


        

“刁难个屁。”造型师放肆吐槽。


        

她眉梢轻挑示意向苏西辞的方向,那位工作人员随即转眸望了过去。


        

只见苏西辞的魂魄似已被剥离。


        

他怔怔地将眸光落在女孩的身上,哪里有半分刚刚嚣张不羁的模样……


        

“辞爷好。”阮清颜红唇轻弯了下。


        

她微抬俏颜看向男人,银色流苏随之轻轻晃动,却令眉眼间的波光更掀涟漪。


        

阮清颜察觉到苏西辞的神情,本以为他是认出了自己,却见男人绯色的唇瓣轻抿,有些紧张地轻轻滚动了下喉结……


        

他声线微紧,“叫辞爷太生疏了,不介意的话叫我阿辞就好。”


        

苏西辞控制着加速跳动的那颗心脏,不由伸手抚上了炽烈的胸膛……


        

啊,难道这就是爱情吗!


        

工作人员:?????


        

阮清颜巧笑嫣然,“叫阿辞乱了辈分,还是叫辞哥吧,你可以唤我阿颜。”


        

她以为苏西辞是将她认出来了。


        

但陷入爱情漩涡里的某只憨憨,根本没意识到她说的乱了辈分是什么意思……


        

“好,阿颜。”苏西辞暗戳戳地兴奋。


        

美人居然让他喊自己阿颜,这是也对自己一见钟情了吗,是的吗?是的!


        

苏西辞唇瓣轻勾起一抹弧度。


        

面对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女孩子,他不似平常在剧组里那般放肆不羁,整个人都瞬间变得温柔和绅士了起来……


        

“今天的拍摄要辛苦阿颜了。”


        

他眉眼间含着柔情,哪里似刚才得知女主角迟到时那般阴郁冷沉。


        

阮清颜粲然一笑,“应该的。”


        

她本就很擅长古典舞,帮哥哥拍个MV轻而易举,不过二哥对她……


        

是不是客气得有些过分了?


        

“阿颜小姐姐,您这边来呀,导演先给您讲讲戏,这支MV主要想强调的是凤凰浴火时的那种撕裂感以及涅槃重生时的逆袭!所以舞蹈部分可能需要一些张力……”


        

工作人员简单跟她描述着拍摄。


        

然后便将阮清颜领到导演那边,跟她说了一下等会儿大概要怎么演,她需要完成现场编舞,并跟苏西辞配合完成戏份。


        

此时的苏西辞心跳还在加速……


        

他轻揉着胸口,激动地拿出手机打开陆鹤宵的对话框,“我找到爱情了!”


        

陆鹤宵正在与影城打点片场问题。


        

收到这则消息的时候,他手微微一顿,眸底瞬间沉下一片难言的阴郁……


        

几次三番想打出去的话又被删掉。


        

陆鹤宵眉梢轻蹙,一双冷凛的眼眸里泛起暗芒,干脆收起手机向片场走去。


        

苏西辞还在跟其他人继续报喜。


        

他又打开家族群,“@黎落,妈妈妈妈,我宣布你马上就要有儿媳妇了!”


        

黎落神情复杂地看着这条消息。


        

她美眸轻眨,疑惑地转眸看向苏天麟,“老公啊,阿辞什么时候又换性取向了?”


        

“应该不会。”老父亲的眼睛看透一切,“他最多是对性取向没有自知之明。”


        

“有道理。”黎落轻点了一下头。


        

她正准备回复儿子时,却见苏南野的消息先弹了出来,“作为一个又母又骚的0,我希望你早日悟清自己的性取向。”


        

苏西辞:?


        

苏西辞:我放你奶奶个螺旋春秋七彩连环咯嘣屁!老子性取向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