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51章 辞爷:我们剧组有个女孩跟妹妹长得挺像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颜别墅。


        

傅景枭姿态懒散地轻倚着沙发,阮清颜弯腿坐在他身边,亲昵地搂着他的脖颈,“真的不打算跟我一起去呀?”


        

男人有些无奈地斜眸轻睨她一眼。


        

精致的丹凤眼里噙着些笑意,“你觉得你的家人会希望看到我出席?”


        

闻言,阮清颜红唇轻轻撇了一下。


        

爷爷和哥哥还不太能接受她已经出嫁的事实,而爸妈对此事还没有察觉,傅景枭若是去参加她的家宴似乎的确会……


        

“那你不生气?”她眨眼看着男人。


        

阮清颜微微倾身贴近他些许,“我的枭枭宝贝,这可不太像你的风格啊。”


        

以前她不管去哪里傅景枭都想黏着。


        

就算不黏着,也肯定要派云谏或月影贴身保护,但这次却是邀请他都被拒绝。


        

“是吗?”傅景枭敛眸轻笑了声。


        

他伸手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岳父岳母大人自然要区别对待,我希望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但你也是苏家的掌上明珠,想从苏家人手里得到这颗明珠可没那么容易。”


        

傅景枭很清楚自己目前所处的地位。


        

苏氏家族还未能接受他,若他冒然去参加这场家宴,反而会引得苏家人的反感,以后想要再讨好他们就更加难了……


        

“乖。”傅景枭轻揉了下她的脑袋。


        

微凉的指尖顺着阮清颜的脸颊轮廓下滑,他挑起她的下巴,低眸轻吻了下她的唇,“结束之后我去一品兰亭接你。”


        

“嗯。”阮清颜轻轻地点了下头。


        

她没再勉强男人,也捧起他的脸蛋吻了吻他的唇,“他们一定会接受你的。”


        

她的枭枭宝贝是世界上最好的宝贝。


        

无论如何,这一世她绝不会再负他,总有办法让苏氏家族心甘情愿承认这个女婿。


        

“好。”傅景枭绯唇轻轻地勾了下。


        

他从不担心自己不被接受,只是也希望阮清颜不会夹在中间为难,否则他有无数种更强硬的办法,但他现在只想慢慢来。


        

阮清颜将腿收了起来,“那我走啦。”


        

“让月影送你。”傅景枭声线沉澈,他随即命佣人将守在外面的月影唤来。


        

阮清颜从沙发上起身稍微抚了下衣角。


        

她轻抿了下唇瓣,“我先去换身衣服,月影你开车在别墅门口等我就好。”


        

“是。”月影面无表情地漠然应声。


        

然后便转身去车库取车,原本正在整理客厅的夏灵,见状后立刻随着阮清颜上楼,“夫人,您想换哪身衣服我帮您找。”


        

她清楚自己一定要讨好这位女主人。


        

弟弟的情况还没彻底稳定,她又以工资欠着阮清颜一笔巨款,自然要跟她更加亲近,也要更加卖力地做事情才好。


        

“夫人,这身衣服见长辈最合适了。”


        

夏灵挑了件粉色名媛裙,阮清颜只是淡笑了下,“这不是我的风格。”


        

她自己选了条极御姐的红色开叉长裙,秋夜的晚风有些微凉,肩上披着一件无袖白色西装外套,披散的发丝慵懒地挽了挽。


        

“我帮您。”夏灵想上手帮她整理头发。


        

但阮清颜却避了开来,只是在镜子前随意地一扎,倏然想起之前的沈可凝……


        

沈可凝在九皇拍卖会上的举动,让她怀疑家中出了什么内鬼,但前段时间被苏西辞的拍摄耽误了一直没来得及查这件事。


        

见夏灵今天格外反常地向她献殷勤。


        

她眼皮轻撩,状若无意地关心道,“你弟弟的情况怎么样了?”


        

“下周就要手术了。”夏灵露出笑容。


        

她有些兴奋地看向阮清颜,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还要谢谢夫人愿意借我那十万,才让我弟弟那么快安排上手术!”


        

“嗯。”阮清颜漫不经心地应了声。


        

她指尖轻拨了下碎发,转眸望向夏灵,一双精致的桃花眸里添了几分深意。


        

阮清颜红唇轻启,“夏灵,我说过我不是喜欢做慈善的人,愿意给你这笔钱是把你当成自己人,我也从不愿意亏待自己人,但同样我也不能容忍任何背叛,你明白吗?”


        

闻言,夏灵的心不禁轻轻颤了下。


        

她伸手捏住自己的衣角,神情里显而易见出现几分慌张,“夫……夫人……我没有背叛过你,我一直都是很认真做事的。”


        

“是吗?”阮清颜红唇轻翘起些许弧度。


        

可对上她微泛凉意的目光,夏灵的心虚更是藏不住了,掌心里早就爬满了冷汗,心跳加速得恨不得从胸腔里蹦出来。


        

她该不会猜到自己帮沈可凝做事了吧……


        

不可能啊,她只是跟沈可凝透露过一次她的行踪,以及她穿什么礼服罢了,这么隐秘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被她发现呢?


        

“夫人,我……”夏灵声线微颤。


        

“好了。”可这时阮清颜却打断她的话,甚至抬手轻揉了下她的脑袋,“你又没做过什么亏心事,这么紧张做什么?”


        

她敛起眸中的冷意,笑容明媚。


        

夏灵见状微微地愣了一下,紧张的情绪逐渐缓解下来,但却一时之间无言。


        

“我走了。”阮清颜红唇轻弯了下。


        

她周身的气场柔和许多,比平常都要温柔些,“晚上记得帮我监督一下枭爷吃饭,别让他忙工作忙得又忘记吃东西。”


        

“好、好的。”夏灵慌忙地应了声。


        

阮清颜轻笑着看了她一眼,然后便迈开长腿离开卧室,而就在她转过身去背对夏灵的瞬间,她的笑容立刻便收敛了起来。


        

她刚刚的试探……夏灵没受住呢。


        

“呼……”而夏灵则是松了口气,她心有余悸地抚着胸口,“应该没发现吧……”


        

她左思右想都觉得不应该会被发现的。


        

虽然阮清颜刚刚对她有所怀疑,但应该是被她瞒天过海了,否则也不会那样温柔地笑着跟她讲话,她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


        

……


        

一品兰亭的至尊包厢。


        

黎落笑吟吟地招呼阮清颜落座,她的眼神温柔得仿佛能滴水,“宝贝,想吃什么你就随便点哦,咱们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好。”阮清颜轻轻地弯了下唇瓣。


        

苏天麟眉梢轻蹙,“你不是说我替钱太俗气了吗,怎么还在孩子面前说……”


        

但他话音未落就接到妻子的死亡凝视。


        

男人声线微顿,沉吟片刻后便立刻转了话锋,“我觉得老婆你说的很对……咱们家最多的就是钱,女儿想吃什么随便点。”


        

苏南野不屑一顾地睨着秀恩爱地两人。


        

他姿态散漫地撩了下眼皮,“妹妹才不稀罕那两个臭钱,她又不是没吃过一品……”


        

“哥。”阮清颜倏然笑眼弯弯地望向他。


        

她打断了少年的话,“我对一品兰亭的美食不是很熟,你有什么想推荐的吗?”


        

苏南野的眸底旋即闪过一抹诧异。


        

他知道阮清颜来过这家餐厅,一品兰亭的顾客品质极高,能预约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但之前妹妹却领朋友来吃过……


        

对她而言,预约这里似乎轻轻松松。


        

“你怎么可能没吃过……”苏南野不禁想要反问,但对上女孩的明媚笑意,他未说话的话卡在嗓子眼里,“那、那我推荐几道。”


        

他莫名有些心虚地接过了菜单。


        

苏绍谦慈祥地笑望着女孩,“丫头小时候最喜欢吃甜的了,这家糯米糍和白糖糕都很不错,要不要尝一尝呀?”


        

“啊?甜的?”苏南野抬了下眼皮。


        

他继续翻着手里的菜单,“妹妹才不喜欢吃甜的呢,她最讨厌吃甜食了啊。”


        

虽然他对年幼时的妹妹印象不是很深。


        

但是毕竟同在兰蒂学院,对她的喜好还是有基本了解的,“她不喜欢吃甜的。”


        

少年的口吻很是信誓旦旦。


        

但苏绍谦却微愣了下,他想起之前特意给阮清颜买了糖,她说她很喜欢并且照单全收。


        

“不喜欢吃甜的……”他低声喃喃。


        

老人的眼眸里不禁添了几分落寞,手放在口袋里摸着没给出去的糖,眸光微闪着不断呢喃道,“不喜欢吃甜的了啊……”


        

原来孙女的口味跟年幼时已经不一样了。


        

离别这么多年,他现在连小孙女的喜好都不知道,这让苏绍谦感到心里有些发酸。


        

阮清颜抬起眼眸望着老人,她轻轻地抿了下唇瓣,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苏天麟却沉声道,“孩子的口味都是会变的,颜儿现在已经回到我们身边,以后有的是时间疼爱她,以后也不会搞错了。”


        

“是是。”苏天麟轻轻地点了下头。


        

但他还是微微扭过头去,偷偷地擦了下眼角的泪水……十六年真的是太久了。


        

阮清颜见到爷爷这副模样也觉得发酸。


        

但她还是扬起一抹笑意,“爷爷,我现在不喜欢吃甜食,不喜欢吃辣,不过也没有其他太喜欢吃的菜……还喜欢喝点酒。”


        

她主动向苏绍谦告知着自己的喜好,但黎落的眼睛却瞬间亮起,“喜欢喝酒?”


        

见状,苏天麟抬手轻轻捂着额头。


        

可黎落却兴奋得紧,“快快快,我记得一品兰亭的青梅酒特别好喝我们两个可以喝那么一点点,就喝一点点就好!”


        

苏天麟尝试劝说,“落儿你不……”


        

“你闭嘴。”黎落直接捂住他的嘴巴,“刚刚说好的女儿喜欢什么点什么,你这个大猪蹄子怎么可以随意出尔反尔呢!”


        

苏天麟:“……”但酒绝对是你想要的。


        

苏南野的额角狠狠地跳了下,他想起妹妹酒量不佳的事,“妈,妹妹她……”


        

“上酒上酒!”黎落立刻招呼了服务员。


        

苏南野见拦不住她,只能伸手揪了下阮清颜的衣角,“颜颜你不可以喝酒。”


        

“嗯?”阮清颜转过眼眸望着少年。


        

她凭什么不能喝酒,酒那么好喝的东西她喝一点又没事,上次跟苏南野在酒吧喝醉,她也没做什么太离谱的事啊是吧!


        

黎落笑吟吟地望着女孩,“这里青梅酒度数不高的,我试过,我喝一杯都没事!妈咪的酒量那么差都能喝一杯的!”


        

“你听,没事。”阮清颜望向苏南野。


        

苏南野只觉得额角突突地跳,他赶紧拿出手机呼叫苏西辞,这货得知今晚要跟妹妹一起用餐后,大发慈悲把他拉出了黑名单。


        

“二哥你快来,你什么时候……”


        

“宝贝儿们我来了。”就在苏南野的话还没打完时,餐厅包厢的门倏然被打开。


        

苏西辞迈着修长的双腿走进包厢内。


        

男人显然是刻意打扮过的,黑色薄款高领毛衣,搭配浅暖色系的秋季长款风衣外套,一条银色的毛衣链衬着冷白的肌肤。


        

他绯唇轻勾,笑容恣意地望向包厢里面的人,含笑的眸光落在阮清颜身上……


        

“嗯?”他眼尾轻轻撩起些许弧度。


        

眸光里隐约闪烁起几分诧异,直到黎落拉着他入座,“阿辞,这就是你妹妹阮清颜。”


        

苏西辞不着痕迹地轻蹙了下眉梢。


        

他眸光紧锁在女孩身上,总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阮清颜漫不经心地抬起眼眸望着他。


        

想起苏西辞对戴面具的阿颜可能存在德国骨科倾向,她的小心脏颤了颤……


        

“没有吧。”她不失礼貌地微笑道。


        

女孩轻轻歪了下脑袋,“也许只是因为我跟三哥穿女装时的模样太像了?”


        

苏南野:“……”我屮艸芔茻。


        

“有道理。”苏西辞沉凝片刻后认真地点了下头,他完全没有将她跟阿颜联系到一起,毕竟那是他初见就动过心的女孩……


        

他怎么可能对亲妹妹动心呢啊哈哈。


        

苏西辞重新扬起一抹笑容,“颜妹好,我是你的二哥苏西辞,你小时候最喜欢往我卧室跑了,你最喜欢的哥哥就是我!”


        

“你放屁。”苏南野斜眸睨着他。


        

虽然他不太有年幼的记忆,但家里人明明都说妹妹小时候最喜欢的是大哥!


        

但苏西辞却微微仰起下颌看着他,“怎么你还不服?苏南野,你私藏妹妹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过账,你最好小心点说话。”


        

“我什么时候私……”


        

“笃笃笃。”包厢的敲门声响起。


        

就在两个人呛声时,服务员端着青梅酒走进包厢,“这是您们要的青梅酒。”


        

黎落眼睛里的星光简直是藏都藏不住。


        

她充满期待地望着青梅酒,那小巧精致的酒坛很是古风,打开坛口便能嗅到清淡的梅子香,“颜颜宝贝你一定要尝尝这个酒。”


        

服务员围着桌子挨个给他们斟着酒。


        

阮清颜轻弯了下唇瓣,她端起酒杯低眸嗅了嗅,“这个梅子香很好闻诶。”


        

“是吧。”黎落笑眼弯弯地望着女儿,“尝尝,快点尝尝合不合你的口味!”


        

苏西辞有些诧异于酒桌上出现的酒。


        

他偏头压低嗓音问道,“咱家酒桌上怎么会有酒,咱爸是怎么同意咱妈点酒的?”


        

因为黎落酒量实在是差得离谱的缘故。


        

苏天麟从来不允许苏家的饭桌上出现酒,今天这破天荒倒是令人稀奇……


        

“妹妹酒量行吗?”苏西辞紧蹙双眉。


        

黎落酒量差的遗传基因很是强大,大哥苏北墨那样的霸总都扛不住,虽然他们两个在这方面遗传爸爸,但却不知道妹妹他……


        

苏南野微笑道,“她酒量比咱妈还差。”


        

然而旁边的阮清颜毫无自知之明,她端着酒杯,“我觉得我酒量还行啊。”


        

“就是就是,想喝就喝嘛。”黎落无条件支持女儿,她随即将眸光移到苏西辞身上,“对了阿辞你上次给我发的消息……”


        

“你说我马上要有儿媳了是怎么回事?”


        

“咳……”阮清颜差点将口水呛出来,她真没想到二哥竟然还跟家里说了。


        

苏西辞绯唇轻勾,“啊,就是在剧组遇到一个女孩子,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心动了!说起来还挺巧的她也叫阿颜呢。”


        

闻言,阮清颜莫名觉得有点心虚。


        

毕竟这是禁忌的感情,她确实没想到正式见二哥前会闹出这样的乌龙……


        

偏偏苏西辞还补充了一句,“说起她我倒是想起来了,我说见到颜妹就觉得眼熟,她跟我们组里那个阿颜还挺像的。”


        

“啊?”黎落疑惑地转眸看向阮清颜。


        

苏西辞也越想越觉得像,他本来以为是因为妹妹跟三弟还有爸妈长得像才觉得熟悉,可是突然提起剧组里那个阿颜……


        

苏西辞将眸光落在阮清颜的身上。


        

他认真地打量了起来,打量得阮清颜觉得有些心虚,端起酒杯来就抿了一口。


        

“卧槽别……”


        

苏南野正准备去拦。


        

但显而易见已经来不及了!


        

-


        

这章五千字呢哼哼,说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