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54章 闺女的房间里有个男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景枭翻身直接将阮清颜压在身下。


        

女孩此刻还在睡梦中,她嫣红的唇瓣微微张着,猫似的眼眸半眯尽显慵懒与妩媚,她伸手捏住男人的衣角,“唔……”


        

“颜颜。”男人的眸色逐渐变得深邃。


        

微凉的指尖轻轻抚过她的五官,顺着眉眼鼻梁再向下,最终落在那嫣红的唇瓣上……


        

微张的小嘴还隐隐倾吐着酒气。


        

梅子味儿的酒气,清甜且伴随着她身上本就有的馨香,惹得人有些意乱情迷。


        

“老……老公……”她小声嘤咛着。


        

大抵是因为喝醉了酒有些燥热,此时又被傅景枭压着,她不安分地扭动着娇躯……


        

却更加惹起了傅景枭的体内的欲火!


        

他倏地伸手挑起女孩的下颌,指腹缓缓摩挲着她的肌肤,“我是不是说过……不允许你偷偷在外面跟别人喝酒的,嗯?”


        

“嘤……”阮清颜轻轻地咬了下唇瓣。


        

她抬起迷蒙的眼眸望着男人,浮着水雾的眼眸更是灵动,可偏偏伴着醉意于隐形之中又极为勾人,“兔……兔兔错惹。”


        

但傅景枭只是嗓音低沉地轻笑了声。


        

“呵……兔兔?”


        

他的笑声极为动听,磁性的嗓音伴着胸腔的共鸣缓缓响起,萦绕在阮清颜的耳畔。


        

傅景枭俯身将薄唇贴在她的耳边,启唇时不经意间倾吐出热气,“兔兔做错了事就该被大灰狼惩罚,惩罚的方式是……”


        

“吃掉。”他的嗓音低沉而又蛊惑。


        

那魅惑人心的声线让阮清颜的娇躯轻轻地颤了下,她纤长的睫毛似蝴蝶翅膀般扑闪,天真无邪地抬起眼眸望着男人。


        

女孩为难地轻咬唇瓣,“可是……大灰狼吃兔兔,兔兔会很痛痛的。”


        

“不痛。”傅景枭不着痕迹地勾唇,“大灰狼轻点,兔兔不会痛,会很快乐。”


        

“唔?”阮清颜俏皮地轻歪了下脑袋。


        

她茫然地轻眨着美眸,脑补出被大灰狼拆吞入腹的场景,吓得小脚轻轻缩了下。


        

被吃掉当然会痛啊怎么会快乐呢!


        

阮清颜白嫩的脸蛋鼓起,扯住傅景枭的领带抗议道,“不可以!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唔……”


        

可就在她的话音尚未彻底落下时。


        

傅景枭却倏地倾身,直接霸道地攫取了她的唇瓣,然后便深深地吻了上去。


        

“唔……”阮清颜被迫承接着这个吻。


        

她本就因喝醉而眸光迷离,傅景枭的吻又极有技巧性,很快便将她吻得七荤八素,整具身体都软成春水般滩了下来……


        

软萌的兔兔耳朵还戴在她的脑袋上。


        

阮清颜一只手轻轻搭在脑袋旁,指尖不由得捏住她的兔耳朵,小腰扭了扭。


        

“别动。”耳畔隐隐传来男人的低喘。


        

小白兔怯生生地不敢动了,但却倏然察觉到腰间一凉,傅景枭的大掌撩开她的睡衣,缓缓地滑了进去……


        

“咔嚓——”但这时门锁声却倏然响起!


        

傅景枭的身体蓦然一顿,随后察觉到卧室门处传来的微光,他狭长的眼眸微眯。


        

眸底的欲色几乎瞬间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颜颜宝贝?”黎落的声音响起。


        

傅景枭墨色的瞳仁深邃了几分,他立刻从阮清颜身上翻下来,侧卧在她的身边屏住了呼吸,余光瞥向那为关严的窗户……


        

那窗户上显然有被人撬过锁的痕迹。


        

他没有想到……黎落会突然闯进来。


        

傅景枭此时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了,黎落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宝贝睡了吗?”


        

“唔……”阮清颜轻轻地嘤咛了声。


        

她唇瓣微张着正准备回应,但还未等她发出多余的音节,小嘴却倏然被男人堵上!


        

傅景枭大掌扣住她的后脑摁进自己怀里。


        

他低首覆上了女孩的唇瓣,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穿入她的发间,“乖……”


        

“别出声。”他用低喘的气声轻哄着她。


        

阮清颜只是茫然地轻眨着眼眸,她只当大灰狼在跟她玩什么游戏,伸出手指抵在自己的唇边,作势道,“嘘……”


        

听到卧室又出现了外来的闯入者。


        

为避免阻碍两人做蛇蛇不该看到的事,银雪早就溜到了其他的地方躲着。


        

“嘶~”它探出一颗蛇头东张西望着。


        

黎落疑惑地走进卧室,她注意到窗户虚掩着,“奇怪……我明明记得关窗了呀,是谁又把窗户给打开了?”


        

她自言自语着便向窗边走了过去。


        

傅景枭将阮清颜扣在怀里,即便黎落没有开灯,但趁着微弱的月光仔细地观察……也能轻易察觉到床上有两处拱起的身影!


        

黎落逐渐逼近了那张床……


        

男人屏住呼吸,阮清颜撒着娇枕在他的胸口处,能听到那强有力的心跳声。


        

“得给宝贝女儿把窗关……啊!”


        

可就在黎落即将路过床边去关窗时,未说出口的话却倏然变成一道尖叫声!


        

她正准备去关窗,一条银色的蛇却突然朝她爬了过来,直接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了毒牙。


        

“吼!”它作势便要朝黎落咬过去。


        

女人惊慌失措地愣在原地,“啊——呜嘤嘤嘤!有蛇!老公救命哇有蛇!”


        

黎落吓得转身就往卧室外面跑。


        

她嘤嘤嘤地哭着找老公求助,银雪见将外来入侵者赶跑,它立刻便将小尖牙收了起来,吐着蛇信子扭着蛇身重新躲起。


        

“哪里有蛇?”苏天麟匆匆赶上了楼。


        

走廊里传来黎落的哭泣声,“嘤……颜颜宝贝卧室里有蛇!嘤嘤嘤……”


        

“什么?”苏天麟的面色陡然间变了下。


        

他立刻箭步流星地赶进阮清颜房间,黎落本生怕吵醒她才不敢开灯,可如今生怕蛇伤害到女儿,他们立刻将卧室的灯打开!


        

粉嫩温馨的女孩子卧室里干干净净。


        

没有任何人来过的痕迹,也并未见到有什么蛇,只是阮清颜在被窝里睡得香甜。


        

“哪里有蛇?”苏天麟压低嗓音问道。


        

黎落垂下眼眸抹着眼泪,压抑着哭腔生怕吵醒闺女,“嘤……我刚刚真的看到有蛇。”


        

于是苏天麟将卧室仔细地检查了一遍。


        

并未看到任何蛇的踪迹,他将妻子搂进自己怀里,“乖,别哭,这里没有蛇。”


        

“嘤……有……”黎落仍在仙女落泪。


        

苏天麟手忙脚乱地帮她擦着眼泪,然后将卧室的灯关掉,“乖啊,你先去睡觉……卧室我已经检查过了的确没有蛇。”


        

“嘤……”黎落抽噎着轻轻点了下头。


        

她转身正准备离开卧室,却倏然想起什么事似的抬眸望向窗户,眼神倏然一顿,“奇怪啊……这窗户不是开着的吗?”


        

苏天麟也随着妻子的视线望了过去。


        

女儿卧室的窗户严严实实地关着,窗帘也被拉好,跟阮清颜刚睡下时的情景一模一样。


        

柔软的公主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唔……”女孩在睡梦里甜美地吧唧着嘴。


        

大灰狼的嘴巴好好恰,还想恰,但是大灰狼不见了,说好的要吃掉小兔兔捏……


        

大狼蹄子说话不算话!


        

(╬▔皿▔)


        

苏天麟压低嗓音道,“窗户是关着的,女儿睡下前不是帮她把窗户关好了吗?”


        

“不对啊……”黎落眼睫上挂着一滴泪珠。


        

她疑惑地小声嘟囔道,“我刚刚进来时,明明看到窗户是开着的……”


        

所以她才想去把窗户关上来着。


        

“你记错了。”苏天麟搂着她的肩膀离开卧室,轻轻地关上了卧室的房间门。


        

黎落离开的时候还在颇感疑惑地嘟囔。


        

夫妻俩的声音渐行渐远,窗户紧闭没有风吹进来,但窗帘却轻轻地晃动了下……


        

一道颀长的身影立于窗帘的后面。


        

确认苏天麟和黎落已经离开,傅景枭重新爬回阮清颜的床,察觉到热源并嗅到熟悉的气息,小姑娘立刻蹭进他的怀抱里。


        

“大灰狼狼回来惹……”她揪住他的衣角。


        

见状,傅景枭绯唇轻轻地勾了下,他大掌抚着女孩的脑袋道,“嗯,回来了。”


        

他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地离开呢。


        

倒是刚刚吓跑黎落的那条蛇,他以前没见过那条蛇,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不过看起来似乎是他们的友军。


        

“大灰狼狼~”阮清颜仰起脸蛋望着他。


        

她小脚轻轻地蹭着男人,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你快点……快点吃掉兔兔。”


        

女孩的嗓音又娇又软,带着撒娇的意味。


        

一双本就魅惑无边的桃花眸半眯着,醉意染红了她的眼角,还有几分被傅景枭吻出来的欲,就这般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她只觉得大灰狼的嘴巴很好吃。


        

想要多吃两口。


        

却并不知道自己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嗯?”傅景枭的眼尾轻轻撩起,他眼眸里逐渐聚拢起令人捉摸不透地深意……


        

手臂搂在她的腰间倏然用力一收!


        

他低首轻抵着她的额头,“吃掉你?”


        

“唔……吃掉兔兔。”阮清颜迷蒙的应着。


        

傅景枭的喉咙溢出低沉而又欢愉的笑声,他指尖轻轻描摹着她的脸蛋,“不是我主动想做呢……是颜颜主动邀请的。”


        

小姑娘撅了撅唇瓣并没有回应他。


        

但下一秒,她却倏地觉得身体一凉,紧接着便是衣衫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唔……”唇瓣倏地被男人覆了上来。


        

唇齿厮磨间,阮清颜只朦胧的听到男人黯哑的嗓音,伴着低喘而又蛊惑的意味,“乖宝贝……忍着点,别出声。”


        

深邃幽蓝的夜空,月越来越明。


        

一颗流星倏然划破那神秘的夜幕苍穹,明明该轰轰烈烈,却又寂静无声。


        

……


        

翌日清晨。


        

阮清颜从睡梦中迷糊着醒来,她只觉得腰酸疼得要命,就连腿也不知怎么有些发软,她揉着腰窝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粉嫩的公主房装潢!


        

陌生的环境令她瞬间清醒,她当即掀开被子翻身坐起,转眸打量着周围。


        

眸光便落在墙壁上悬挂着的全家福上。


        

“呼……”她缓缓地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在苏家,应该是苏氏家族在南城的住处,不知怎么就被接过来了。


        

阮清颜伸手轻轻揉了下蓬松的头发,鼻息间隐约嗅到熟悉的味道,“奇怪……”


        

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下身旁的位置。


        

半温半凉,床单有些许褶皱,大概是她昨晚翻来覆去睡觉时弄得吧。


        

也不可能有别人在她的床边睡过。


        

可总觉得好像闻到了傅景枭的味道,这腰腿的酸痛感也是来得莫名其妙……


        

阮清颜起身走进卧室洗了个清爽的澡。


        

也不知道苏家到底是什么品位,居然给她换了这么个幼稚到爆炸的睡衣!


        

她轻撇唇瓣,从衣帽间里挑了套符合自己气质的御姐款黑色吊带连衣裙,尚未过膝的裙摆露出修长笔直的双腿,外披一件黑色短款西装外套,整个人看起来又冷又欲。


        

阮清颜换好衣服后便下楼,隐约听到餐厅里的欢声笑语,“二哥你这腿……噗哈哈哈我还以为是爷爷瘸着下楼了呢!”


        

“你这浑小子说谁瘸?我年轻着呢,腿脚比这家伙好!到底谁瘸了你说清楚!”


        

苏氏家族虽然是豪门上流的名门望族。


        

但却没有过多拘谨的规矩,更没有勾心斗角,家庭环境很是温馨,用餐这种日常小事嬉笑也是常事,并没有食不言的要求。


        

“颜颜宝贝起啦?”黎落温柔地望向她。


        

阮清颜轻抿着唇瓣应了声,她坐到餐桌前面,苏天麟立刻让佣人将给小姐准备的早餐送来,“不知道你喜欢吃西式还是中式,就两样各准备了一份,你自己挑。”


        

某个莫得感情的直男非常耿直地道。


        

黎落斜眸睨了他一眼,“苏天麟,我觉得你还是闭嘴的时候比较可爱。”


        

这家伙明明早晨起来就特意嘱咐佣人,说千万要给女儿准备得丰盛些,万一品类少了她都不喜欢吃,丰盛些还能喜欢什么吃什么……


        

结果到他嘴里就变成了莫得感情。


        

阮清颜轻弯了下唇瓣,“我都可以,那就吃西餐吧,我挺喜欢吃溏心蛋的。”


        

她非常坦然地跟家人分享着自己的喜好。


        

因为知道家人想要了解她,而互相了解、彼此关心,也正是家庭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苏氏家族的人立刻默默记下这个喜好!


        

但一道突兀的声音却倏然响起,“妹妹,你脖子上这个红印印是什么?”


        

苏南野眯了眯眼眸凑近去看。


        

苏氏家族的人齐刷刷向她投去眸光,便见阮清颜白皙的脖颈上赫然有个红印!


        

“什么?”阮清颜茫然地轻眨眼眸。


        

她拿出手机调到前置摄像头,微微仰起脸蛋照着那个印记,眼瞳倏然一缩。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