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60章 安璇雅装逼被打脸,颜姐自爆已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璇雅像石雕一般僵在了原地。


        

她僵硬地扭头看向阮清颜,那双化着精致妆容的眼睛里满是震惊,在得知她身份后,又重新反复地打量起她来……


        

“青鸾?”秋晚晚诧异地微张粉唇。


        

她茫然地轻眨眼眸,葱根般的小手指偷偷指着女孩,“凤离时说……你是青鸾?”


        

阮清颜倒是神情自若地点了下头。


        

她红唇轻弯起些许弧度,笑容有几分妩媚风情,“是啊,我确实是青鸾。”


        

安璇雅此刻只觉得脑瓜仁嗡嗡作响。


        

她上一秒才忌惮阮清颜的颜值,生怕她进了娱乐圈影响自己饭碗,结果下一秒就得知她的身份,还偏偏跟自己都是同类型……


        

都跳古典舞,她颜值还比自己高!


        

秋晚晚的小鹿眸倏然亮起,她兴奋地握住阮清颜的手,“所以,跟我家哥哥拍《浴火》MV的那个神仙小姐姐就是你!给凤离时写了那首金曲的女神也是你!”


        

“啊啊啊颜颜你好棒啊!我简直越来越爱你了!你要把我掰弯了呜呜呜……”


        

小姑娘搂住阮清颜的腰,窝进她怀里。


        

那软软的脸蛋在她身前蹭啊蹭,“颜颜你考不考虑收了我啊,跟女孩子谈恋爱也很美好的啊,我会疼你的!!!”


        

阮清颜的眼角轻轻地跳了两下。


        

虽说知道她说的是玩笑话,但想起家里那个醋坛子……她眸底潋滟起笑意来。


        

伸手用指尖抵住秋晚晚的眉心,无情地将她给推开,“抱歉,不考虑哦。”


        

“啊……”秋晚晚失落地撅了下小嘴。


        

但她仍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不过颜颜你的古典舞真的太神仙了,比很多娱乐圈的女明星跳得都要好……”


        

最后一个字刚出半音就戛然而止。


        

秋晚晚本意只是想夸她家的宝藏颜颜,但说到这里却想起身边还有个安璇雅,恰好就是娱乐圈里最会跳古典舞的女星。


        

“emmm……”小姑娘倏然陷入沉默。


        

她抬眼小心翼翼地看向安璇雅,不禁有几分歉疚,同样也果然看到那个女人抹着粉底的小白脸变得好像染了墨似的……


        

安璇雅的脸色难看得可以直接蘸毛笔。


        

娱乐圈最忌讳捧高踩低,这些眼界极高又极要面子的女明星,更怕被粉丝或媒体等拉出来跟其他的女人进行比较。


        

况且这青鸾还只不过是一个学生!


        

可如今凤离时在旁边,知道他与青鸾关系极好,安璇雅只能强颜欢笑地道……


        

“青鸾小姐的古典舞确实跳得很棒。”


        

她虚情假意地夸赞,“没有经过专业艺术院校的训练,能按照导演的编排演绎成这样确实不错,如果青鸾小姐不介意的话,以后有空我可以教你些经验。”


        

夸赞时,话里话外有些阴阳怪气。


        

将自己摆在更高一阶的专业舞者身份上。


        

阮清颜意味深长地翘起唇角,“安小姐误会了,那段舞蹈是我在片场即兴编的,至于想当我老师……安小姐恐怕不够资格。”


        

闻言,安璇雅的脸色陡然再变。


        

她攥紧的拳头骨节有些泛白,没想到阮清颜在前辈面前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确实。”凤离时薄唇轻勾,“小青鸾的古典舞一直都这么好,没有人能比她更好。”


        

他狭长的狐狸眼轻抬,看向阮清颜的眸光里染了一抹淡淡的柔情与宠溺……


        

似乎这个瞬间满眼只容得下她一人。


        

安璇雅紧咬着唇瓣,听到凤离时如此偏爱地当着她的面夸赞别人古典舞跳得好。


        

她的胜负欲被激发了出来,“我听说,兰蒂下周五要举办国风盛典?”


        

“嗯啊。”秋晚晚软萌地应了一声。


        

安璇雅笑吟吟地看向阮清颜,“到时青鸾小姐应该会表演吧?我下一部作品恰好要拍校园剧,正准备体验并回忆一下校园生活,我看兰蒂学院就是挺不错的选择。”


        

“大概下周我就要成为你的同学了,自然会跟大家一起参加校园活动,青鸾小姐应该不会介意国风盛典上跟我PK吧?”


        

她可是凤都舞蹈学院毕业的专业舞者。


        

她的古典舞若在娱乐圈认了第二,便没人敢认第一,这青鸾根本没受过她这样专业的训练,现场比赛自见分晓!


        

“PK?”秋晚晚不由得惊呼出声。


        

她有些慌张地揪住阮清颜的衣角,似乎生怕她的宝藏被这个坏女人给欺负了。


        

别以为她看不出来安璇雅的心思……


        

这个人她就是酸了,酸成柠檬精了,嫉妒她跟凤离时都夸阮清颜古典舞跳得好了!


        

安璇雅假装俏皮地歪头笑道,“怎么?青鸾小姐应该不会怕我这个老前辈吧?”


        

闻言,阮清颜弯唇轻轻地笑了下。


        

她眼尾潋滟起些许波光,“安小姐太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古典舞的领域里……在我的面前,你还配不上称自己一声前辈。”


        

她的古典舞是在快穿世界里学的。


        

当时是穿到了凤离时所在的古代位面,而教她古典舞的那位老前辈——


        

是三百年前盛世大朝的绝世舞姬!


        

身为她的的关门弟子,若是按照历史计算辈分,云国现实世界里的任何一位舞者,恐怕都要叫她一声祖宗!


        

“你……”安璇雅眉梢紧拧,不敢相信一个后辈竟会说出如此狂妄的话。


        

可还未等她出口,便见阮清颜微抬俏颜,“至于要不要参加国风盛典,那是我的事情,就不劳安小姐费心了。”


        

她轻睨安璇雅一眼便收回了眸光。


        

面对这样一个话里话外明显针对自己,还想当自己嫂子的女人,没有任何好感。


        

这时,花园附近倏然传来窸窣声……


        

“你们快看那不是阮清颜和秋晚晚嘛?她们两个怎么会跟两个大明星站在一起!”


        

“啧……阮清颜不是不追星么,在凤离时眼前倒是凑得挺近啊,原来也不是对追星不感兴趣,只是人家的眼界要更高呢!”


        

“哈哈哈她勾引野哥还能凭张脸蛋,娱乐圈里好看的女明星那么多,她一个三无产品难不成还能获得凤离时青睐咯?”


        

“恶心心,还真是见到男人就贴。”


        

那些女生一边向她投去鄙夷的眸光,一边议论着,然后绕开她逐渐走远。


        

凤离时狭长的狐狸眼倏地眯了下。


        

那双原本深情温柔的眼眸里,陡然闪过一抹凌厉的光,似浮动着阴郁与冷凛之意般,如刀般冷冷地斜眸扫视过去……


        

就连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也逐渐敛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森森的凉意。


        

他正欲抬步向那些同学走过去,阮清颜却倏然启唇,“你来找我有事?”


        

凤离时周身的凉意几乎瞬间收起。


        

他微微侧首阖了阖眼眸,收敛起那份阴郁的情绪,再睁开双眸时一片温润……


        

“嗯。”凤离时的唇瓣轻轻勾了下。


        

他的笑容温柔而又甜软,竟不经意间露出了可爱的小梨涡,与平素在舞台上那般风度翩翩的如玉公子模样很是不同。


        

阮清颜斜眸睨了眼那行人,“这里讲话不方便,有什么事来这边说。”


        

她说着便迈开修长的腿向花园后走去。


        

凤离时立刻毫不犹豫地抬腿跟上,安璇雅本来也想黏过去跟着听听。


        

但秋晚晚却伸手将她拦住,小姑娘甜美地笑着,“安小姐就不要过去凑热闹了吗?连别人的私事都这么好奇吗?”


        

安璇雅的表情不禁有些不太自然。


        

两个当事人都没说什么,倒是这死丫头竟然敢拦她,可是她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她当然也是没脸继续跟过去了。


        

……


        

花园中一处精致雕镂的假山后。


        

这里相对清净,即便有来往的同学路过,也有假山遮挡着不会被人察觉,阮清颜不想再在学校里造成什么误会。


        

她眼眸轻抬,“说吧,找我什么事?”


        

凤离时的唇瓣轻轻抿了下,他望着真实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虽已不是快穿世界里凤钗红衣、莲步轻摇的古装少女……


        

但那张精致娇俏的古典美人脸,却仍旧能和他记忆中的那份样貌交叠。


        

她啊……还像曾经那样让他心动不已。


        

“我只是想你了……”凤离时将姿态放得低了些,不似在舞台上的那般傲然。


        

他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眸望着女孩,神情间多了几分乖软,脸颊上可爱的小梨涡衬得他像个少年,“想你不能来找你吗……”


        

阮清颜的眉梢轻轻地蹙了下。


        

她精致的美眸微深,在触碰到凤离时的眼神时,她的心不由得小小地咯噔一下。


        

在快穿世界里时他可没表现出这种情谊。


        

不会吧?


        

凤离时不会喜欢她吧?


        

“我……”阮清颜红唇轻启,她正准备解释清楚时却被凤离时打断,“别说。”


        

他阖了阖眼眸轻轻地捻着自己的指腹。


        

是他太过于着急了,实在是从快穿世界回来后不曾相见,相思之情几乎淹没他的理智,对待这种事情他该慢慢来的……


        

只要小青鸾不会被人先一步抢走就好。


        

凤离时逐渐将深情的眸光收敛,“其实,我只是有件东西想要带给你。”


        

他说着便低眸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荷包,上面绣着精致的祥云凤凰刺绣,那是阮清颜在古代位面学刺绣时扔掉的残次品。


        

却没想到竟然被凤离时给带了回来。


        

阮清颜眸光微凝,便见男人从荷包里拿出半枚玉佩,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几乎一眼便认出那半枚玉佩是何物!


        

是凤离时当初贴身的腰间玉佩,一次意外中阮清颜救了他的命,却是用这枚玉佩挡住致命的箭,玉佩便被箭击碎成两半!


        

凤离时记得他就是这样对她动心的……


        

男人轻抿唇瓣,“我特意从快穿世界带回来的玉佩,这是一枚属于我们的平安符,另外半枚留在我这里,我……”


        

“凤离时。”阮清颜倏然打断他的话。


        

她抬起眼眸凝视着男人,红唇轻启时极为郑重地道,“抱歉,我结婚了。”


        

闻言,凤离时的身躯蓦然僵了僵。


        

那双清澈而又温润的眼眸先是惊诧,随后逐渐转为不敢置信,“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