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62章 枭爷:偷偷给老婆一个啾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景枭纤长的睫毛微微垂落下来。


        

眸底落下小片阴影,在白皙的肌肤上,惹人心疼,可偏偏他又身躯颀长,像孩子似的揪住女孩衣角,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感。


        

“抱抱……”傅景枭缓缓地捏紧手指。


        

他小步往女孩身旁凑着,逐渐试探着她的底线,见她没恼,便凑得更近了些。


        

再见她没反抗……


        

手指便顺着她的衣角缓缓上移,大掌扣住她的腰,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进怀里。


        

然后凑近去偷吻了下她的脸蛋,“啾~”


        

阮清颜只觉得脸颊传来微凉的柔软触感,她斜眸轻睨了男人一眼,便见那双平素里幽深的丹凤眸,此刻清澈的水汪汪一片……


        

他可怜巴巴地轻抿着唇瓣看着她。


        

见女孩未给出回应,又试探着凑近过去想要再亲亲,结果却被阮清颜抵住唇瓣。


        

女孩修长白皙的玉指抵在他的唇瓣,似笑非笑地翘了下唇,“不是只要抱抱吗?”


        

“亲亲也想……”傅景枭毫不掩饰欲望。


        

饶是他在小娇妻面前装可怜时,骨子里的偏执病娇,以及想要将她摁在身下狠狠弄哭的属性,也总是不经意间掩藏不住。


        

阮清颜眼尾轻撩,“知道错了?”


        

“嗯。”傅景枭出奇乖巧地应了一声。


        

而扣在女孩腰间的大掌,却缓缓地向前抚去,直到手臂将她紧紧地圈了起来。


        

他贴在阮清颜的脸颊上,时而转过头去偷偷地亲了她一下,“知道错了。”


        

“颜颜原谅我好不好?”撒娇撒得太奶了。


        

阮清颜总是顶不住他这般撒娇的模样,只要傅景枭这样跟他服软,她那颗心就算再硬也会跟着一起软下来……


        

突然就不舍得再继续惩罚他了。


        

“勉强原谅你吧。”阮清颜微抬俏颜。


        

她佯装漫不经心地睨了傅景枭一眼,“但你要是下次再敢……唔!”


        

可还未等她警告的话说完,一秒前还乖软可怜的男人,却倏地旋身将她摁在了厨房的瓷砖壁上,然后低首覆了下来。


        

“唔……”阮清颜被迫仰起了脸蛋。


        

她的背紧贴着微凉的瓷砖,但身前却是男人压过来的炙热体温,唇瓣上辗转的温度也几乎要烧断她脑中那根理智的弦。


        

傅景枭的吻又深又狠,好似恨不得将她拆吞入腹一般,手还偷偷滑了进去!


        

“颜颜……”他低声呢喃着她的名字。


        

一遍一遍地唤着,缱绻而又深情地唤着。


        

颜颜、颜宝、宝宝、宝贝……


        

从撒娇似的小奶音,逐渐转为偏执的低沉黯哑,好似这个早就刻进骨髓里的名字,总也还不够似的,一遍又一遍。


        

傅景枭吻着唤着,字音时而清晰,时而是唇瓣辗转时模模糊糊散出来的。


        

阮清颜只觉得自己的腿都软了下来……


        

她最顶不住傅景枭这样喊自己的名字,偏偏还有一只不安分地大掌四处试探。


        

“别……”阮清颜轻喘着发出拒绝。


        

她腿软得几乎快站不住,伸手搂住了傅景枭的脖颈,男人大抵也知道这里不合适……


        

亦或更准确地说是不够方便。


        

他手臂微微用力,倏地便将被自己压在墙上的那个女孩直接抱进了怀里。


        

阮清颜下意识惊呼一声,修长的双腿盘上他的腰,像考拉似的挂在了他的身上。


        

“那就去卧室。”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了起来,伴随着酥酥麻麻的热气。


        

傅景枭稳健阔步地抱着她离开厨房。


        

他不安分,即便走路时也忍不住在她唇瓣上啄两下,阮清颜似已经放弃抵抗……


        

两人之间的气氛如水火交融般炽烈。


        

可就在傅景枭正准备抱着阮清颜回房时,却恰好撞见了要下楼的夏灵!


        

傅景枭正边上楼边抱着阮清颜亲……


        

夏灵没想到竟会撞见这样一幕,不免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吓得在楼梯上绊了一脚。


        

“砰——”脚磕到楼梯的声音响起!


        

可偏偏就是这声剧烈的响动,倏然打破了傅景枭铺垫已久的气氛,阮清颜也倏然抬起眸来,便对上夏灵惊慌的眸光……


        

“夫、夫人。”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傅景枭周身的气息几乎瞬间便阴郁下来。


        

他狭长的丹凤眸倏地眯起,眸底那片深情与炽烈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偏执与阴冷,甚至还隐隐有一片肃杀之意……


        

夏灵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发凉。


        

她紧张地揪紧了衣角,有些慌张,“对、对不起枭爷!我什么都没看见!”


        

夏灵说着便转身慌乱地想要逃走。


        

她不禁觉得自己倒霉,本是想下楼偷偷看看阮清颜在干嘛,毕竟自己还有给沈可凝时时刻刻汇报她行踪的任务在身……


        

结果没想到竟偏偏撞见了这种画面!


        

这阮清颜简直不知廉耻,大白天的居然就勾引男人,做这种令人恶心的事情。


        

可就在她试图逃离的时候,一道冷凛的嗓音却倏然响起,“站住。”


        

闻言,夏灵的双腿仿佛像是被钉在了楼梯上一般不敢动弹,背脊僵硬……


        

她开始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了起来。


        

她知道傅景枭有多恐怖,知道他病娇状态下,哪怕把她给杀了都是有可能的!


        

“枭爷……”夏灵的声音抖得厉害。


        

她双腿颤抖着缓缓转过身,软着腿慌忙跑下楼梯,然后毫不犹豫地在他面前跪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您……”


        

她还有生病的弟弟在医院等她照顾!


        

傅景枭眯起狭长的眼眸看着她,那双幽深沉冷的眼眸里,一片阴鸷不悦……


        

他好不容易才把他的小宝贝给哄好了。


        

结果还没有吃到,就被这个不适时宜出现的女人打断,现在的心情极致不爽!


        

“错了?”傅景枭的嗓音里似寒了冰。


        

可饶是他再怒再冷,抱着女孩的手却并未用力,搂在她腰间的手仍是温柔而小心翼翼。


        

他低眸睥睨着她,“不懂规矩?”


        

景颜别墅里的所有佣人都清楚他的脾气。


        

平时他跟阮清颜单独相处时,没有任何一个佣人敢擅自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但夏灵却偏偏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


        

“对不起枭爷……”夏灵紧张了起来,她掌心里爬满冷汗,“我、我只是担心夫人下厨需要人手,想要下来帮点什么忙……”


        

“帮忙?”阮清颜弯唇轻笑了一声。


        

她从傅景枭的怀里滑落下来,双脚稳稳地踩在地上,“我记得我让春芙告诉过你们,我在厨房的时候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而且春芙向来是极有眼力见的姑娘。


        

见傅景枭回了家,知道是他们两个的独处时间,肯定早就将佣人遣散走了……


        

可这个夏灵却偏偏不听话要下来!


        

“我……”夏灵不由得愈发紧张了起来。


        

她本来就做贼心虚,被阮清颜一反问更是慌张无措,“夫人,我……”


        

“这么紧张做什么?”女孩巧笑嫣然。


        

夏灵想象中的怒意并未袭来。


        

却反而看见阮清颜弯下腰,温柔地向她伸出手,“别害怕,快点起来吧。”


        

夏灵有些怔愣地抬头看向了她。


        

阮清颜唇瓣轻弯,那双精致的桃花眸里星星点点,是能将人化成水般的温柔笑意,“景枭把你给吓到了吧?快起来。”


        

见状,夏灵不禁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她就知道阮清颜是喜欢她的,她跟春芙在阮清颜那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夏灵在心底松了口气,但她还是有些忌惮地看了傅景枭一眼,却见刚才还对她冷怒的男人,此刻也已经收敛了戾气。


        

她这才敢站起身来,仗着自己以为的被偏爱,还真就大着胆子搭上了阮清颜的手,大言不惭地让她扶,“谢、谢谢夫人。”


        

阮清颜只是微微一笑,她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不着痕迹地轻蹙了下眉梢,在夏灵视线不及的位置轻轻摩挲着指腹。


        

“好了,你别吓到人家小姑娘,夏灵那么可爱,她也不是故意的。”


        

她伸手握住了傅景枭炙热的大掌。


        

指尖轻轻挠着他的掌心,既似哄又是一种暗示,傅景枭心有灵犀地懂了她的意思。


        

“嗯。”男人嗓音低沉地应了一声。


        

阮清颜随即望向夏灵,“还不快点走?别再乱跑,手里的事情如果已经做完了的话,就去帮我把衣柜里的红色舞衣取出来。”


        

“舞、舞衣?”夏灵愣了愣。


        

她知道阮清颜有一套高级定制的红舞衣,是纯手工的古典舞衣,只是她根本就不会跳古典舞,所以一直存在衣柜里。


        

阮清颜轻应了声,“嗯,取出来小心点清洗干净,过段时间学校有个国风盛世比赛,我准备穿那套衣服参赛跳舞。”


        

闻言,傅景枭的眼尾轻轻挑了下。


        

夏灵心底觉得狐疑,但她此时当然不敢多问,应了声后便匆匆照着她说的办了。


        

上楼后,在阮清颜看不到的地方……


        

她立刻拿出手机汇报道,“阮清颜下周要跳舞,参加兰蒂学院的国风盛世大赛。”


        

阮清颜在夏灵离开后陡然冷了目光。


        

她旋即转身回到厨房,洗干净刚刚被夏灵握过的手,慢条斯理地仔细擦拭着。


        

“夏灵有问题?”傅景枭眸色深沉。


        

他对阮清颜的性格再了解不过,她向来不会在佣人面前说太多话,但是却详尽地跟夏灵解释了自己要取红舞衣的用途。


        

阮清颜红唇轻翘,她踮起脚尖啄了下男人的唇瓣,“不愧是我的枭枭宝贝。”


        

她看中的男人果然跟自己一样聪明。


        

“我怀疑她跟沈可凝有勾结,不故意试探一下,她又怎么能露出马脚呢?”


        

阮清颜的眸底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映衬得眼角那颗魅惑的泪痣更加妖冶。


        

傅景枭的眉梢不禁轻轻地蹙了下。


        

他神情凝肃,敛眸思量了许久,好半晌才迟疑道,“……沈可凝是谁?”


        

这番发问,让阮清颜瞬间便陷入沉默。


        

傅景枭是真分不清那些女人的脸,更记不清她们的名字,早就没了印象。


        

“算了。”阮清颜无语了片刻后道。


        

她揪了下傅景枭的手指,“这件事情你别管了,那个沈可凝不敢动我。”


        

除非这婆娘是真的疯了心想找死了。


        

傅景枭应了一声,他顺势勾住了阮清颜的手指,“颜颜,我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