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64章 整个苏氏家族为阮清颜撑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耳畔回响着付艳芬尖酸刻薄的讥讽。


        

阮清颜缓缓抬起眼眸,那双精致的桃花眸里潋滟着水光,虽表面看似波澜不惊,但对上她的眸光时却莫名觉得有些寒意……


        

“我不懂国风,你懂?”她红唇轻启。


        

在付艳芬不悦的注视下,阮清颜慢条斯理地站起身,冷眸扫了眼班里的同学。


        

她倏然意味不明地轻轻翘了下唇角。


        

然后便迈开修长的双腿,步伐稍缓却迈得极有力量,向付艳芬逼近了过去……


        

“阮、阮清颜,你要干什么!”


        

付艳芬抬头对上她的眼神,从中莫名察觉到凉意,只觉得不由自主地发颤。


        

就连掌心也不受控制地腻了冷汗。


        

阮清颜缓步走到付艳芬面前,倏然伸手夺过她手里的那张报名表,“付艳芬。”


        

“我今天偏偏就要告诉你……”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国风盛典,我阮清颜参加定了!”


        

女孩清脆的嗓音干净利落地响起,好似水涧青石般,幽然地回荡在了整个S班教室里,甚至仿佛砸在人心上那般不容置喙。


        

阮清颜微抬俏颜看向付艳芬。


        

她唇角翘起一抹弧度,噙着的那抹笑意深而凉,“你付艳芬年纪大了不懂国风,那就瞪大眼睛看清楚,让我教教你……”


        

“到底什么是国风!”她字句如珠。


        

仿佛极有杀伤力地插到付艳芬的心尖上,然后随手拿过讲台上的一支笔,潇洒利落地在报名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啪——”然后将那张纸甩进她怀里。


        

付艳芬被着行云流水的动作吓住,报名表猝不及防砸进怀里,让她毫无准备地向后踉跄了下,慌忙伸手将纸张摁在胸前。


        

她不敢置信地抬起眼眸看向阮清颜。


        

却见她早已潇洒转身,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顺路随手抢过苏南野的校服外套,盖道脑袋上便趴在座位上睡了起来。


        

全班同学目瞪口呆:“……”


        

他们不由得惊诧地议论纷纷,“不会吧?阮清颜要代表咱班参加国风盛典?”


        

“她真的懂国风?不是传闻说她孤儿院长大的么,怎么可能懂这些高雅艺术啊,而且前两年也从来没见她参加过……”


        

“嘘嘘嘘!什么孤儿院,野哥不是说阮清颜是他双胞胎妹妹吗,万一是真的呢!”


        

“怎么可能是真的啊……”


        

“都他妈闭嘴。”一道嗓音蓦地响起。


        

苏南野抬起那双桃花眸,微眯的眼眸里有几分不悦,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躁郁的气息,阴沉的眉眼让班里同学瞬间噤声。


        

他心情极度不爽地皱着眉头,坐在他身边的沈一阳恨不得裹上棉袄……


        

苏南野恶狠狠道,“以后再让我听到谁说阮清颜一句不是,就他妈给我等着。”


        

一直没发威当他这个哥死的是不是?


        

全班同学立刻收起眸光,连看都不敢看苏南野一眼,怂得要命地埋下了头来。


        

“行了上课!”付艳芬嗓音尖锐地道。


        

苏南野当然是对上课没兴趣的,他敛眸拿出手机,直接打开苏氏家族群。


        

【苏南野】你们能不能搞快点,该举办认亲宴就抓紧认亲宴,该给妹妹撑腰就撑腰,妹妹在学校都被人给欺负了!!!


        

【苏西辞】!!!我去你妈了个小杰瑞。


        

【苏北墨】?谁敢欺负小妹。


        

【苏绍谦】我刀呢!老子的刀去哪儿了!


        

【黎落】你妈没养小杰瑞,让你爸滚出来受死@苏天麟


        

【苏天麟】岂有此理!办!撑腰!一个都不能少!立刻马上就命人安排。


        

苏南野有些恼地轻轻舔着后槽牙。


        

他继续敲字道,“下周五,兰蒂学院国风盛典,妹妹到时要代表我们班表演古典舞,你们几个人自己看着办吧。”


        

他受够了继续让妹妹受委屈了。


        

即便他再强调阮清颜的身份,这帮人愣是不信她的话,毕竟凭空冒出来一个之前连听都没听说过的胞妹确实有些离奇……


        

看来他只能把爸妈和爷爷都搬出来了!


        

黎落白嫩嫩的脸蛋微鼓,“老公,你可不能让咱宝贝闺女被人给欺负了!”


        

“乖啊。”苏天麟伸手搂过老婆的腰。


        

平素正经严肃的男人,落在妻子身上的眸光甜腻腻的,“女儿参加国风盛典那天,咱们整个苏氏家族一起去给她撑腰!”


        

……


        

阮清颜直接一觉睡到下课。


        

付艳芬几次三番忍不住想扯她起来,但每每触碰到苏南野的目光便开始发憷,愣是将这份不满生生地吞了下去……


        

她是不相信苏南野有什么妹妹的。


        

毕竟班里每个学生的情况她都门儿清,苏氏家族根本没有千金,而阮清颜也从小只是个孤儿,恐怕就是那小子早恋而已。


        

她倒要看看这份热情能维持多久……


        

早晚把阮清颜给治得服服帖帖!


        

“下课!”付艳芬不悦地宣布下课后,便踩着高跟鞋气急败坏地离开教室。


        

阮清颜这才懒散地抬起惺忪的睡眼。


        

秋晚晚好奇地凑近,“颜颜,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每个白天都很困的样子啊……”


        

“是吗?”女孩漫不经心地轻撩眼皮。


        

秋晚晚信誓旦旦地点着头,“是啊,明明颜颜你也不用学习,每天晚上回家到底都做了什么啊,上课时困成这样子。”


        

每天晚上回家做了什么……


        

阮清颜指尖微微一顿,她耳尖隐约染上了一抹粉色,但是被披散的头发遮掩住了,她眸光平静道,“没做什么。”


        

“是吗?”秋晚晚有些半信半疑。


        

但她识趣地没有继续追问,放学后,阮清颜便懒散地将书包撂到肩后离开教室。


        

苏绍谦有段时间没来兰蒂学院看门。


        

听说宝贝孙女被欺负,他又扮成老大爷的模样,临放学前一小时就坐在传达室里,一边盘着核桃一边眼巴巴地等……


        

“苏大爷,好久不见啊。”保安打招呼。


        

此刻没放学他正清闲,便干脆带着瓜子来这边唠嗑,“前段时间怎么没见你上班?”


        

苏绍谦神情诡异地陷入了沉默。


        

前段时间他呆在苏家,手头闲着帮苏天麟处理了几个苏氏财团几亿的小交易……


        

他支吾道,“呃……家里有亲戚捡垃圾赚了点钱,我就跟着捡了两天试试。”


        

保安有些惊诧地看着他,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苏大爷,捡垃圾赚钱可不是长久之计,咱虽然穷但可不能贪小便宜。”


        

“那一毛两毛可比不上这里小几千的稳定工资,该上班还是得来上班啊!”


        

家里穷的苏绍谦:“……”


        

他沉默许久,随后露出一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保安也不知这苏大爷为啥不太想理自己。


        

看着快到了放学的时间,他便也没继续留下自讨没趣,便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铃——”放学铃声很快便响了起来。


        

苏绍谦的眼睛瞬间亮起,目不转睛地望着教学楼的方向,直到看见那道翩然的身影。


        

“丫头!”他兴奋地朝阮清颜招了下手。


        

看到这小老头又跑来看门,阮清颜红唇轻轻地弯了下,随即迈开长腿向他走来。


        

苏绍谦立刻放下手里的核桃站起身。


        

他笑眯眯地望着女孩,“怎么样?最近在学校有没有被人给欺负啊?”


        

“没有。”阮清颜眉眼里带着些许笑意。


        

她弯了弯唇望向老人,当然不可能将那些乱七八糟且自己能解决的事说与他听,“学校里面哪里有人能欺负得了我。”


        

“瞎说!”苏绍谦倏然就变了脸色。


        

他稍有些恼地看着女孩,可表情却也是别别扭扭,显然是不舍得跟她发脾气。


        

老人立刻低头翻起自己的小破布兜。


        

拿出一个金光闪闪地大红包,“收着!这是爷爷给你的这周的零花钱!”


        

见状,阮清颜的神情微微滞了下。


        

她想说她实在不缺钱,但看见老人的眼睛里闪着的那抹光,最终也没忍心说什么。


        

毕竟家人之间就该相互关心的不是吗?


        

阮清颜并未辜负他的好意,大大方方地将红包收下来,“那就谢谢爷爷啦。”


        

她笑弯的眼眸里尽是盈盈的笑意。


        

苏绍谦随即合不拢嘴,他兴致高昂地望着女孩,“我们颜颜小丫头下周的比赛,爷爷到时一定到场去给你撑腰!”


        

到时他便不会再以老大爷的身份出现了。


        

既是整个苏氏家族都要为她撑腰,那他一定要好好打扮,西装革履地去!


        

阮清颜眼眸里闪过诧异,“爷爷,您怎么知道我下周要参加比赛的?”


        

“呃……”苏绍谦的眸光微微闪了下。


        

但阮清颜却立刻便猜到了,“是我三哥告诉您的吧,是不是爸妈也知道了?”


        

苏绍谦咧嘴笑了笑,没有否认。


        

不过,他暂时没将全家撑腰的计划抖露出去,这肯定是要留着给孙女做惊喜的。


        

“我给您留票。”阮清颜弯唇轻笑了下。


        

苏绍谦笑着连连点头,望着女孩的眼眸里满是慈爱,眼角的皱纹里都是笑意。


        

爷孙俩在保安室里温馨地互相寒暄。


        

但到底有路过的人,不经意间看过去时发现蹊跷,“奇怪……高级S班那个阮清颜怎么跟这个新来的看门老大爷这么熟?”


        

“熟就熟呗,一个看门的而已,穿得那么穷酸,也不知道跟这种人有什么近乎好套。”


        

“你看那老大爷袖子都破洞了,我们家佣人都没他穿得这么破,这种人我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兰蒂现在真是乱招人……”


        

“行了走吧走吧,反正咱们这些天生豪门出身的跟这类人又不在一个世界。”


        

这些自视身世高的同学边聊边离开。


        

阮清颜跟苏绍谦道了再见,低眸拆开那个红包,里面赫然是一张支票……


        

五百万,给她一周的零花钱。


        

阮清颜眼角轻轻地抽了下,随后抿起红唇将红包收了起来,抬步向校园外面走去,得想想要给爷爷买些什么东西……


        

过段时间似乎也快到他的七十大寿了。


        

……


        

景颜别墅。


        

夏灵将阮清颜那件红色舞衣清洗干净,然后便收拾好叠放回她的衣柜,既然已经决定要去参赛,阮清颜便将舞衣取了出来。


        

这件舞衣对她而言有非凡的意义……


        

她自小便有舞蹈天赋,年少时傅景枭送她去学过古典舞,只是后来被林雪薇催眠便没再接触,反倒快穿世界让她重新拾了起来。


        

这件舞衣,是傅景枭送她的成年礼物。


        

红色金织的云霞外衫,内里是纹绣精致的绯白色的渐变罗裙,袖口和外衫后皆以金线绣着凤凰,整件衣服大气而又精美。


        

夏灵并未在这件衣服上动任何手脚。


        

阮清颜有判断,她知道夏灵至少现在还不敢,她的弟弟这周末做第二次手术,就算再想有什么举动也要等手术做完。


        

“春芙。”阮清颜启唇唤了一声。


        

小姑娘立刻积极地赶到,笑吟吟的,“夫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呀~”


        

阮清颜每次看到她这张红扑扑的脸蛋就会心情很好,她弯了弯唇,“帮我把这套舞衣换上。”


        

这套舞衣是云国古典服饰的制式,虽然不会影响跳舞,但穿起来很麻烦。


        

“好漂亮的舞衣呀!”春芙眼睛亮了亮。


        

她的小脑瓜里闪过一道光,“夫人,这不是枭爷去年送给您的生日礼物吗?”


        

“嗯。”阮清颜唇角噙着一抹笑意。


        

傅景枭以前很喜欢看她跳古典舞,可惜她十八岁生日收到这份礼物时……已经被林雪薇给催眠了,便从来没有穿过。


        

她眼角闪着星星点点的笑,“换吧。”


        

春芙立刻勤快起来,小心翼翼地帮阮清颜换上舞衣,大袖衫缓缓地顺着她的手臂披落于肩,她正准备帮她系上腰带。


        

却倏然察觉到身边一道身影压过来。


        

春芙扭过头去,看到傅景枭时差点惊呼出声,但男人却微沉眸色示意她别说话。


        

“给我吧。”男人压低嗓音道。


        

春芙轻轻点了下头,然后便极有眼力见地溜了出去,傅景枭握住阮清颜的腰带,手臂缓缓向前抚了过去正准备系……


        

“快点啦春芙。”阮清颜催促道。


        

听到女孩稍有些娇嗔的嗓音,傅景枭倏然改变了主意,伸手环住她的腰。


        

阮清颜吓得娇躯轻轻地颤了下……


        

她正准备偏头,但傅景枭的唇瓣却轻压在她的耳畔,“想要我怎么快一点,嗯?”


        

-


        

我怀疑你们不爱我了,催更也没人点了,留言也不翼而飞了,所以爱终究会转移的是吗?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