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70章 颜姐:我的腰离家出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浴缸里的水花被溅起了些许。


        

傅景枭紧紧地将阮清颜扣在了怀里,女孩抬起眼眸望着他,晶莹剔透的水珠淋漓地落于她的发上,纤长的睫毛上还沾着一滴……


        

“嗯?”阮清颜轻轻地眨了下眼眸。


        

那滴水从睫毛落了下来,顺着挺翘的鼻梁弧度缓缓下滑,性感而魅惑,“你敢吗?”


        

傅景枭的眸色逐渐变得又深又欲。


        

他的大掌缓缓收紧,可就在准备做什么的时候……


        

却见阮清颜的香肩处滑下一滴水珠。


        

眼见着就要滴落到胳膊的那片擦伤处,傅景枭立刻用指腹摁住那滴水。


        

随后轻叹了一口气,“老实点洗澡。”


        

傅景枭用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掉水珠,生怕它们不小心滑落下来浸到伤口,还没开始折腾就差点让水沾到他的伤口……


        

他还哪里敢真的对她做些什么。


        

只能妥协,只能服软。


        

“噢。”阮清颜俏皮地弯了弯眼眸。


        

她低眸打量着给自己擦身体的男人,便见他薄唇紧抿,本就冷硬的下颌线条此刻更明显紧绷着,神情里似乎有些暗。


        

就像是……在刻意地压制着什么。


        

阮清颜悄咪咪地伸出手,她用手指学着小人走路,指尖轻轻点着男人的腹肌爬过去。


        

“阮清颜。”傅景枭低声叫她名字。


        

低沉黯哑的嗓音里,警告的意味不能再明显了,“你伤好后最好小心点自己的腰。”


        

但阮清颜才不吃他这番威胁。


        

她红唇轻弯,故意凑近了男人,唇瓣贴在他耳畔,“枭枭宝贝……”


        

好不容易隐忍下去的火又被撩拨起来。


        

傅景枭快被这个女人给磨死了,他抬起眼眸看着她,握住了她的手。


        

但阮清颜却将另一只手臂搭在他肩上。


        

柔软的唇瓣贴在他的耳垂处,她意味深长地道,“要不要我……”


        

“阮清颜。”傅景枭打断她的话。


        

温热的气息不经意间喷洒在他的耳廓。


        

又酥又麻地钻进了他的心里,惹得他整个人都僵住了,指尖顿了顿。


        

他嗓音微微地沉了下来,“你听话点。”


        

闻言,阮清颜佯装无辜地轻眨眼眸,被包裹住的左手手腕没受伤,悄咪咪地从他的大掌里钻出来,眼眸里闪着狡黠的光……


        

傅景枭仍旧无欲无求地帮她擦着水。


        

他嗓音暗哑,“乖一点洗澡,洗完了回去睡觉,等下水凉了容易感冒……嗯……”


        

可尾音却倏尔转为了一道闷哼声。


        

……


        

不知过了多久,阮清颜被抱出浴室。


        

她笑吟吟地望着满足的男人,笑容明媚而又灿烂,“不要夸夸我吗?”


        

傅景枭抿着唇瓣,斜睨了她一眼。


        

沉默着没有理她,但耳尖却隐约染了粉色,随后不由分说地将她塞进被窝,“阮清颜,你最好给我等着。”


        

阮清颜俏皮地轻轻吐了下舌头。


        

她心道……等着就等着,怕你啊?


        

“给我老实休息。”傅景枭低眸睨她,帮她盖好被子,然后起身便准备走。


        

阮清颜立刻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揪住了他的衣角,“你要去哪里?”


        

傅景枭紧绷着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沉默着睨了两眼躺在被窝里的女孩,迟疑了又迟疑,然后咬牙切齿地道。


        

“洗澡。”他声音真是又恼又恨的。


        

然后便松开阮清颜的手,转身箭步流星地走回到浴室里,也不知道是冷水还是热水……


        

阮清颜眉梢轻蹙,“怎么还洗澡啊。”


        

她不是都已经帮他解决问题了嘛,难道是她的技术不过关?那再学学。


        

阮清颜想着便将床边的手机摸过来。


        

她思来想去后打开社交软件,从通讯录里翻出一个许久未联系的人……


        

真诚发问,“男人欲求不满该怎么办?你阅男无数,教我点技巧啊。”


        

姜姒正在西域跟骆驼赛跑,一身性感皮衣衬着玲珑有致的身段,挺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巴掌大的脸蛋上唇瓣艳红。


        

她披着金色的大波浪长发,开着越野车在沙漠里放肆疾驰,一望无际不见人影的沙漠里只有她和她的一辆车及几匹骆驼……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姜姒吓得直接狠狠踩了脚刹车,越野车差点翻了过去。


        

【姜姒】??????????


        

太久没见面,这女人是什么时候疯的。


        

……


        

阮清颜被傅景枭摁在家里躺了两天。


        

她的身体素质很好,皮外伤虽然还没彻底痊愈但已无大碍,手腕处的伤只要多加注意即可,只是这段时间最好还是不要使用。


        

虽然不知道好姐妹到底发了什么疯。


        

但姜姒还是给她发了不少教材,什么《驭夫心经》《性生活不和谐的七大危害》《男人不持久的三种解决办法》《女人的这几个动作最让老公受不了》……


        

阮清颜的眼角轻轻地抽了两下。


        

她将这几篇文章快速地阅览完然后删得一干二净,绝不留下任何阅读痕迹。


        

“在看什么?”傅景枭注意到她最近的小动作,似乎老背着他看些什么东西。


        

阮清颜眸光微闪了下,“没、没什么。”


        

她立刻将手机锁屏随手藏到了身后,然后一身正气地看着他,“就……跟好姐妹随便聊两句天而已,你怀疑我啊?”


        

傅景枭的眉梢轻轻地挑了下。


        

他有些讶异地看着女孩,“我只是问一句就这么紧张?做对不起我的事了?”


        

阮清颜默默地在心里吐槽……


        

是啊,我在看男人不持久的解决办法,这种阅读记录能让你发现吗?


        

虽然这几篇文章对她简直毫无帮助。


        

她甚至还很骄傲地跟姜姒反驳,“我男人可持久了,你男人才不持久!”


        

【姜姒】??????????


        

“是吗?”傅景枭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他当然不会怀疑他的颜颜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不过是有小秘密了罢了。


        

傅景枭掀开被子上床,自然地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伤好了?可以……”


        

“没好。”阮清颜立刻挺了下腰板拒绝。


        

她警惕地斜眸睨着男人,“至于这么欲求不满吗,你再等两天。”她还没学完。


        

傅景枭眉梢不禁轻轻地蹙了一下。


        

意识到他的情绪不太对劲,阮清颜立刻转移话题到,“夏灵和沈可凝怎么样了?”


        

但提到这两个人时傅景枭气息更冷。


        

他眸色微沉些许,“夏灵在那场车祸里伤势严重,为保命被做了截肢手术。至于故意杀人罪……最终判了无期徒刑。”


        

傅氏家族和苏氏家族都有插手此事。


        

毕竟阮清颜只是皮外伤,此事可大可小,刑法可轻可重,但傅景枭和苏家人绝对不可能容许伤害阮清颜的罪犯逍遥法外……


        

哪怕判她死刑都是活该。


        

但是他们选择给夏灵一个无期徒刑。


        

失去双腿已经够令人崩溃,没有什么比残疾还要在暗无天日的监牢里郁郁终身更残酷的事了,她还要面临无数冷血的人。


        

阮清颜点了下头,“是她该受的。”


        

只是可怜了她的弟弟夏泽,刚被父母抛弃就又要失去姐姐,况且还身患绝症可能活不了多久……说到底他还是无辜的。


        

“南城医院还在给夏泽做治疗吗?”


        

“没有。”傅景枭嗓音微沉,夏灵差点要了苏氏家族千金的命,整个医院哪里还有医生敢跟苏家对着干给她弟弟做手术。


        

阮清颜唇瓣轻抿,“让南城医院把他当成普通病人吧,是他姐姐做错了事情,不该让这个无辜的小孩子替他姐姐受罚。”


        

她不会再让江渡求去插手这件事情。


        

不给夏泽多余的恩泽,却也不剥夺他本该有的权利,已经是她最后的仁慈了。


        

“都听颜颜的。”傅景枭应了一声。


        

阮清颜轻轻闭上了眼睛,“但夏泽的手术费我不会管,联系一下有没有慈善基金愿意资助,筹到什么地步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傅景枭轻嗯了声,然后便将她的意思转告给云谏,让他去处理这件事情。


        

“沈可凝呢?”阮清颜睁眸望向他。


        

傅景枭眼眸微眯,敛眸盘算,“她的死期应该就在这几天了。”


        

毕竟已经被他折磨成了那个样子,阮清颜来时又补了一刀,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件挺不容易的事,还算她能挣扎。


        

“等她死了告诉我一声。”


        

阮清颜红唇轻翘,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我去她的坟前放两串鞭炮。”


        

闻言,傅景枭无奈地哑声低笑了下。


        

他转眸望向身旁的女孩,眸光落在她几乎好全的手臂上,眸光逐渐变得灼热。


        

“颜颜……”他启唇唤着她的名字。


        

阮清颜抬起眼眸望着他,但还未等她彻底反应过来,却只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便直接被傅景枭摁在了身下!


        

她看出了男人眼眸深处的欲色……


        

心底暗叫不好,正欲逃跑,却被傅景枭的长腿压住,手臂也被她的大掌握住了。


        

“我说过……等你伤好后,小心点自己的腰。”他一字一顿,嗓音暗哑。


        

天知道他这些日子是怎么忍过来的。


        

温香软玉在怀却不能碰,偏偏这个小妖精却一颦一笑都似是在撩他一般……


        

让他既难耐,又必须强迫自己克制。


        

“有、有事好商量,其实那个什么太频繁伤肾你懂我意思吧……唔!”


        

但阮清颜的唇瓣却倏然被他封住。


        

傅景枭低首,炙热的唇瓣紧紧地覆上了她的,热烈而又霸道的亲吻,铺天盖地向她席卷而来……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唔……”阮清颜被吻得瘫软下来。


        

“伤肾?”傅景枭伸手挑起她的脸蛋,嗓音低哑,“用来喂饱你,足够了。”


        

……


        

阮清颜的腰说它要先离家出走两天。


        

实在是没办法从床上爬起来,傅景枭便多给她请了两天假,在家里好好地养养她的伤和腰,结果腰越来越离她远去……


        

“我回学校了!”阮清颜揉着腰恼道。


        

说什么在家养腰都是骗人的,要是继续在家待下去,她的腰这辈子都回不来了。


        

傅景枭哑声低笑,遂了她的愿望。


        

然而兰蒂学院高级S班已经为阮清颜请假的事情,沸沸扬扬地吵闹了好几天。


        

“我当初就不该答应阮清颜!报名参加了国风盛典又玩失踪,简直荒唐!”


        

付艳芬尖酸刻薄的骂声响彻在班级里。


        

她骂骂咧咧地指责,“我教学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像阮清颜这么不负责的学生!她把老师当什么?耍我有意思吗?”


        

整个兰蒂都知道S班今年要参加盛典。


        

其他班的老师,全都等着要看付艳芬的笑话,坚信他们班拿不出什么节目来,偏偏阮清颜在这个节骨眼上玩了失踪……


        

“付老师。”秋晚晚轻咬了下唇瓣。


        

她小声地为阮清颜辩解,“颜颜她只是受伤请假,她前段时间在校门口出了车祸,等她伤好了之后就会回来的……”


        

她觉得颜颜绝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


        

当初既然答应了要参加国风盛典,就不会一直消失,她一定会履行承诺的。


        

“秋同学。”付艳芬收起尖酸刻薄之意。


        

面对从A班转来的好学生,她的态度也七百二十度转弯,“你就不要替她说好话了,老师这不是也心疼你吗……”


        

“她明明说好要跟你一起参加国风盛典,现在却连学都不来上了,这不是故意把你耍得团团转,要你在全校面前丢脸吗?”


        

秋晚晚咬着唇瓣心道不是这样的。


        

颜颜才没有耍她,况且她也没有多想参加国风盛典,只是为了帮颜颜而已……如果颜颜真的不参加那就不参加好了呀。


        

“发生什么事了?”安璇雅路过S班。


        

有同学殷勤地向她分享八卦,“璇雅姐,就是那个阮清颜,她之前逞能说要参加国风盛典,结果现在人却消失了!”


        

“嗤——她能懂什么国风啊,估计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吧,当初报名我就觉得荒唐,现在是玩翻车彻底没脸见人了吧?”


        

“她要是还要脸,就该知道不能跟璇雅姐比,璇雅姐的古典舞多厉害啊……”


        

安璇雅听着议论声大抵明白了些什么。


        

她眸底闪过一抹得意洋洋的笑,但还是佯装得体道,“我听说,阮同学前段时间出了车祸,应该只是因为这个才请假的吧?我看她应该不是那种不守信用的人。”


        

“璇雅姐你就是太善良才这样觉得,阮清颜她一直都不是什么好人呢!”


        

旁边有同学不太同意她的想法。


        

安璇雅只是笑了笑,这样的舆论和结果令她很是满意,只是不知道夏灵有没有得逞……


        

阮清颜那边的消息封得很死她查不到。


        

这么久没来学校,该不是双腿已经被撞残废了,以后真的彻底不能跳舞了吧?


        

“行了!”付艳芬的脸色极为难看。


        

她恨不得将阮清颜给撕了,只觉得自己从业这么多年都没丢过这么大的脸!


        

若是跟往年一样不报名也就算了……


        

但眼见着明天就是国风盛典,高级S班不仅没参与过彩排,现在还要临时取消节目,足够成为兰蒂今年一整年的笑柄!


        

“都别吵了,我去跟社联那边说取消高级S班的节目,你们明天都在班里上自习!”


        

付艳芬黑着一张脸直接宣布道。


        

整个教室里响起一片哀嚎声,这个结果对于安璇雅来说无疑是很满意的。


        

她勾了勾唇,但秋晚晚听她这般宣布却慌了,“不能取消!付老师,你不能没经过参赛人的同意就擅自剥夺参赛资格!”


        

她相信阮清颜伤好后一定会回来的。


        

付艳芬的脸色越发不好,即便秋晚晚是她疼爱的尖子生,此刻也没多好的语气。


        

“没经过参赛人的同意就擅自剥夺资格?”


        

“我看她阮清颜恐怕巴不得吧!她根本不是诚心想参加比赛,如今临近比赛发现自己拿不出节目,才想畏手畏脚当个鳖。”


        

“既然她都意识到自己这么丢脸了,不如趁早取消算了,免得被人看笑话!”


        

“丢脸?”一道清冽的嗓音倏然响起。


        

付艳芬尖酸刻薄的话音未落,便见一道纤细明艳的身影出现在高级S班教室。


        

阮清颜迈开修长的双腿翩然走进来。


        

她在付艳芬的面前站定,唇瓣轻轻翘起一抹弧度,“付老师在说谁是鳖呢?”


        

“阮清颜!”付艳芬神情微微怔了下。


        

她显然没想到阮清颜会突然在这时出现,安璇雅也有些震惊地看向阮清颜。


        

“你的腿……”她诧异到几乎脱口而出。


        

但却转念意识到自己有些多话,于是便立刻噤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怎么会这样!阮清颜根本没有瘸?


        

阮清颜偏眸用余光轻睨了安璇雅一眼,不知道她猜到多少,似笑非笑的。


        

“阮清颜!”付艳芬破口大骂,“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为什么没脸?”阮清颜微抬俏颜。


        

她精致的桃花眸里闪烁着璀璨明艳的光,女孩腰杆笔直,站在人群中,不经意间散发着让人不敢逼视的锋芒……


        

她红唇轻翘,清冽的声线干净利落,“又是谁说我阮清颜拿不出节目的?”


        

在场的同学莫名都被她震慑了下。


        

平时所有人都穿着校服,阮清颜也总懒懒散散地趴在课桌上睡觉……


        

大家难以感受到她强大的气场。


        

可现在,她身上却有种让人移不开目光的魅力,不自觉地想要臣服。


        

“听说这里的各位都想看我笑话?”


        

阮清颜巧笑嫣然,“但是抱歉,既然我回来了……我就会让你们在国风盛典上看清楚,我阮清颜不是笑话。”


        

“你们才是。”


        

-


        

晚安宝贝们,接下来几章超爽暴风打脸、连环掉马,记得狠狠点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