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77章 苏家集体护犊子,掉马打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全场观众席都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所有同学和评委,全都因为苏北墨这番话而呆住了,仿佛有道雷劈下来开了瓢,让他们处在懵逼的状态里回不过神来……


        

“什、什么?”安璇雅也僵在原地。


        

她脸上自信的笑容逐渐凝结,僵硬得仿佛粉底都要被抖落下来,转过头去不敢置信地看着苏北墨,“你说她是谁?”


        

苏北墨的深邃墨瞳里尽是沉静。


        

他凝视着安璇雅,眸光坚定,一字一顿地重复道,“阮清颜——是我们苏氏家族唯一的掌上明珠!我苏北墨的亲生妹妹!”


        

“现在,听清楚了吗?”


        

安璇雅的身形狠狠地摇晃了一下。


        

哪怕凭借多年表情管理的经验,她此刻也难以控制住面部表情,所有的骄傲与自信,都在这个瞬间被击得粉碎!


        

他说……阮清颜是苏氏家族千金?


        

那个在凤都只手遮天的苏家,与傅家并列为云国首富的苏家,谁也不敢招惹的苏家!


        

“阮清颜居然真的是苏家千金?”


        

“我靠!虽然早就有所耳闻,但真相被实锤的这个瞬间我还是有点懵逼……”


        

“野哥早就说过的,他说阮清颜是他的双胞胎妹妹,可那时候根本没人信啊!毕竟以前从来都没听说过苏家还有千金!”


        

“卧槽那到底谁污蔑她是个孤儿!”


        

“草草草你别说啊,要是让苏氏家族的大佬听到,你他吗就要完犊子了。”


        

莫名其妙就被说死了可还行……


        

况且,苏氏家族现任继承人还在场,向观众席的他们宣告着这一切的真相。


        

“不……不可能……”


        

安璇雅神情恍惚地摇了摇头,她倏然抬起眼眸看向苏西辞,“刚刚在排练厅的时候,辞哥哥明明说这是他的妹妹!”


        

不是苏北墨的妹妹……根本不是!


        

但这时,一道深沉而威严的声音却倏然响起,“安小姐难道忘了我们苏家姓苏吗?苏西辞的妹妹为何不能是苏家的女儿?”


        

观众们齐刷刷地转头,向声音来源的方向投去了目光。


        

便见西装革履的苏天麟倏然起身。


        

身侧挽着他手臂的女人,一袭温婉雅致的旗袍,眉眼温柔明媚,细看却与舞台上的阮清颜长得出奇的相似……


        

而发出这番言论的那个男人!


        

“苏、苏天麟!”有人眼尖当即认出。


        

他口吻既震惊而又笃定地道,“我在财经杂志上见过他的照片,凤都苏氏家族的掌权人苏天麟,那他身边的女人是……!”


        

即便不明说,在场的人却也不言而喻。


        

苏氏家族与傅氏家族,在凤都四大家族中并列首位,当初苏绍谦为苏家打下这片天下,但由于老人家嫌麻烦且过谦,懒得留下照片和访谈记录,都是推儿子去做的……


        

苏天麟的形象在云国根本不是秘密!


        

而眼前这位身着黑色高定西装,倏然在观众席里站起身,为阮清颜撑腰说话的男人,正是苏氏家族的那位掌权人!


        

“他……他刚刚说什么?”众人恍惚。


        

观众席区域的场灯并未彻底打开,可借着舞台上的灯光,一眼便能看清坐在前列的苏天麟的脸,不过总有位置靠后的人看不清。


        

许是意识到了这点。


        

苏天麟大掌握住身侧妻子的手,干脆迈开长腿,直接稳健阔步地向舞台走去!


        

“爸妈?”阮清颜眼眸里微掀波澜。


        

她眸光微微闪烁了下,似乎没有想到苏天麟和黎落也在现场,而且看起来……大概是有备而来,特意为她撑腰而来。


        

苏北墨侧眸将眸光落在她身上,向来冷凛深沉的男人,眉宇间虽仍是疏离的英气,但看向妹妹时却尽量柔和了些。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嗯,今天苏家都来给小妹撑腰,我们苏氏家族绝不允许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任人欺负。”


        

虽然,阮清颜从来不会任人欺负。


        

但是在苏氏家族这群护犊子的人眼里,却是让她一丁点委屈都受不得的!


        

阮清颜:“……”突然头痛。


        

啊,看来马甲势必掉得一干二净了。


        

苏天麟已经携手黎落站在了舞台上,而且选位置时还极有讲究,分列两边站在阮清颜的身侧,直接将她给圈在了中间。


        

他仰起下颌,在灯光的映照下……


        

那张脸赫然便显露出来,但凡看点新闻的同学,便彻彻底底地明确了他的身份!


        

苏氏家族掌权人……如假包换!


        

“既然安小姐仍然质疑我女儿的身份。”


        

苏天麟深邃的眼眸微眯,许是成熟男人周身自带的气场更强,他浑身上下皆是上位者的气势,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他嗓音沉澈而又笃定,“我不介意亲自过来官宣,并且向各位介绍一下——”


        

苏天麟说着便伸手揽过阮清颜的肩。


        

他将女孩领到自己身前,“这就是我苏天麟和黎落的亲生女儿,唯一的亲生女儿,苏西辞也同样是她的亲生哥哥!”


        

不是私生女,也不是领养的女儿。


        

就是他苏家掌权人苏天麟,跟原配夫人的亲生女儿,血缘和身份都毋庸置疑!


        

观众席间瞬间因这番话沸腾起来。


        

无数信息冲撞过来,让他们的脑袋有些发晕,像缠了毛线团似的捋顺不通。


        

“等等……等等我需要捋一捋!”


        

“阮清颜是苏天麟的女儿,苏西辞是阮清颜的哥哥,所以苏西辞也是苏家人?”


        

“尼玛不是废话吗苏西辞也姓苏啊!”


        

“可可可他进圈的时候,从来没说过自己出身豪门!粉丝都以为他超级穷的!”


        

“草啊,阮清颜有苏西辞这么一个哥哥已经够令人酸的了!结果人家还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被家里团宠着的掌上明珠!”


        

“而且古典舞跳得确实比安璇雅好……”


        

观众们躁动着议论起这件事,又震惊又羡慕,可就算羡慕又能怎样。


        

人家阮清颜这波投胎就是贼牛逼!


        

苏西辞眼尾轻挑了下,他倒是没想到,今天为了颜妹还得自己掉波小马甲……


        

“抱歉各位,不出道就只能回家继承亿万财产,只想靠实力吃饭,所以隐瞒了身份,但既然这样就重新做个自我介绍吧。”


        

苏西辞一袭青紫色国风长袍,眉眼间狐狸似的波澜仍旧未褪,却在儒雅阳光的标签上,多显出几分矜贵与优雅来……


        

他微微颔首,绯唇轻勾,“苏氏家族苏西辞,也是阮清颜的二哥,亲生的。”


        

整个观众席现在就一个字——酸。


        

如果是两个字那就是很酸,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当然脸色最差的还要数安璇雅,她小脸彻底惨白,僵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可安璇雅还想着再挣扎一下……


        

她抬起眼眸看向傅景枭,一双化着妆的眼睛有些微红,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模样,眼泪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


        

“啧。”苏南野眉梢轻轻地挑了下。


        

他倒是没想到,都这种时候了,安璇雅竟然还想试图勾引傅景枭来为自己救场。


        

只可惜啊……她可真是选错人了。


        

苏南野慢条斯理地起身,他站姿向来极为懒散,饶是这时候都像是没骨头一般,干脆也迈开步子吊儿郎当向舞台走去。


        

“对不起……我不知道苏小姐身份……”


        

安璇雅低眸抹了下眼泪,“但是我真的没有冒犯她的意思,她是什么身份在这场比赛里不重要,我只是想要个公平罢了。”


        

她一边说,一边偷偷朝傅景枭放电。


        

琴姐不是说傅家、苏家都为她而来么,现在看来苏家虽然是为了阮清颜,但傅氏家族总该是为了自己而来吧?


        

安璇雅矫揉造作地抹着她的泪……


        

那娇软的身体,不经意间就想往傅景枭那边靠,但是却被苏南野揪住了衣领。


        

“安小姐。”少年恣意地勾起唇瓣,“你若是腿脚不好站不稳了,我不介意帮你去弄把轮椅来,腿脚好就别动不动往别人身上倒,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什么企图呢。”


        

安璇雅的心思被他的话一语道破!


        

她瞬间羞红了脸蛋,可比起被在座的同学们嘲讽,她更在意傅景枭的看法……


        

得罪了苏氏家族也不是完全不能补救。


        

只要傅景枭仍然倾心于她,那就……


        

“安小姐。”傅景枭慢条斯理地启唇。


        

安璇雅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只见男人狭长的丹凤眸微微眯起,涔凉的眸过来,眸底浮动起阴鸷,“我这个人呢……不仅有洁癖而且挑食。”


        

闻言,安璇雅的身体僵了片刻。


        

然后便听男人继续道,“对某些垃圾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嫌脏。”


        

傅景枭的眼尾轻轻撩起些弧度。


        

他迈开长腿,根本没有要为她留任何脸面的意思,刻意跟她保持了一段很远的距离,又刻意是往阮清颜那边凑的……


        

“况且。”他绯唇轻轻地勾了下。


        

眸光不经意间落在阮清颜身上,“若是让我家夫人不高兴,回家又该哄了。”


        

傅景枭的眸底柔开一片宠溺纵容的神色。


        

他低首望着身旁的阮清颜,这番话里的意味……总觉得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最诧异的莫过于苏北墨,他眉梢轻轻地挑了下——倒不知自家兄弟何时结了婚?


        

“我……”安璇雅瞬间又羞又躁的。


        

她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也根本没料到傅景枭不仅对她没兴趣,而且竟然这样毒舌,直接在所有人勉强将她给戳穿!


        

“卧槽!以前没觉得安璇雅这么恶心……”


        

“她真的好恶心啊,她刚刚是在故意往傅总身上靠吧,该不会是想用美人计,勾引傅总让傅氏家族给自己撑腰?”


        

“傅氏家族和苏氏家族可是百年世交!这不是什么秘密,大家看看财经杂志就懂,傅老爷子和苏老爷子关系贼拉好!”


        

“有这层关系在,傅总怎么可能会挺安璇雅呢?我看她是在想屁吃。”


        

“不过傅总说的夫人是怎么回事?我从来没看到任何新闻说他已婚啊!”


        

坐在观众席的苏绍谦小胡子翘了翘。


        

他伸手揪着小胡子,瞅着舞台上狗得不行的傅景枭,有些不满地哼唧两声。


        

“这种时候还不忘占我孙女的便宜……”


        

而舞台上这出大戏还在继续,安璇雅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无数目光落在她身上,却像锋利的刀似的一点点将她剖开!


        

丢人……她这辈子从没这么丢人过。


        

安璇雅不禁紧紧地捏起裙角,豆大的泪水向下落着,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我……”


        

她委屈地抽噎着,“对不起,我只能先说对不起,毕竟确实是我先提出的质疑,可我从来没说过阮清颜的身份如何。”


        

“我只是非常认真地来参加这个比赛,希望得到参赛选手和评委的尊重,对大赛的评判结果提出了一些质疑罢了……”


        

安璇雅的眼睛哭得红成了小白兔。


        

她显然是很有经验,是那种让人看了就很心疼的红,可是眼妆却并没有花掉,也不显得狼狈,偏偏容易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阮清颜的身份怎样与我没有关系。”


        

“是千金就是千金嘛,我不懂你们为什么要围绕这个话题,我也没有针对她,我明明一直说的都是秋晚晚啊……”


        

秋晚晚总不能也是什么千金了吧。


        

这兰蒂学院哪儿那么牛逼,不至于让她不管遇着谁都是招惹不起的豪门千金吧?


        

安璇雅低声抽泣,“我只是觉得,秋晚晚手受了伤根本不可能弹古琴,可阮清颜的演出里却明明有人弹琴,又说秋晚晚是她的合作伙伴,我说的是这件事情……”


        

“大家想一想,这里面难道没问题吗?”


        

“难道因为阮清颜是苏家千金,她的朋友秋晚晚就可以在比赛上造假吗?”


        

她试图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回来。


        

既然针对阮清颜不成,那便将重心挪到秋晚晚身上吧,她总要给自己找回面子!


        

“造假?”阮清颜声线清冽。


        

她精致的桃花眸微眯,“安小姐,是需要我调出所有的监控当众放一遍吗?”


        

闻言,安璇雅又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凤离时漫不经心地展开折扇,“巧了,秋晚晚弹琴时恰好在她身边,完全可以证明她并未造假,如若不够,调监控也可以。”


        

“不过我更关心另一段监控……”


        

“关于安小姐在排练厅里做的事情,我不介意拿出来让大家一起顺便欣赏。”


        

安璇雅的脸色彻底惨白得没有血色!


        

凤离时说,排练厅里的监控……她极力回想着自己在排练厅里做的那些事。


        

她的动作那么隐秘,不会被发现吧?


        

但阮清颜却微抬俏颜,“带上来。”


        

早在秋晚晚还在医务室里擦药时,她便命人去调了兰蒂学院的监控!


        

被送上舞台的除了一枚U盘外……


        

还有一把遥控器,阮清颜直接打开了舞台的投影幕,“那就一起欣赏吧。”


        

观众们不知其中有什么故事,只是嗅觉敏锐地察觉到还有更有趣的瓜……


        

于是便全都抻长了脖子等待着!


        

安璇雅四肢僵硬,只见投影幕缓缓亮起,画面也渐渐在上面清晰显影。


        

赫然就是——


        

-


        

我家猫今天跟他老婆恩爱了十几次,有什么办法能让它节制一下,我管不住了。


        

明天继续打脸,晚安宝贝们,记得点催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