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189章 苏氏家族得知掌上明珠已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城。”


        

亮澄澄的头像很快闪烁起来。


        

见状,傅景枭握着手机的手一顿,眸底迅速闪过一抹暗色,“……南城?”


        

流光集团那位竟然跟他在同一个城市。


        

“对,昨晚定位到的,说起来他昨晚也试图定位你的信号,我没盯住差点就破防了,但不知为何他临时自己收了手。”


        

否则傅景枭的具体定位可能就会暴露。


        

但他想不通,明明再过几秒就能彻底攻破防线,到底是什么让他突然收了手?


        

“我知道了。”傅景枭轻抿了下唇瓣。


        

他看似漫不经心地用指腹摩挲着屏幕,但细看眼眸深处的幽芒,却根本不像表面显露出来的那般,“继续盯,盯紧点。”


        

“行。”黄色头像丢来一个表情包。


        

傅景枭随即将手机收了起来,还特意调了静音状态,低眸望着怀里的女孩。


        

许是昨天晚上实在将她累得够呛。


        

阮清颜仍在熟睡,她稍稍低着头,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手握成一个虚拳放在两人间,刚刚也并没有被轻易吵醒。


        

傅景枭没忍住,低眸轻轻地吻了下她的眉心,见她没醒便又将唇落在鼻尖。


        

“唔……”阮清颜这才不情愿地嘤咛了声。


        

傅景枭低声轻笑,他便不再招她,只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哄着她继续睡。


        

然后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下了床。


        

……


        

傅成修上了年纪后起得比较早,但对于两个人睡懒觉的事,他表示非常满意。


        

睡懒觉好啊……最好睡一整天!


        

傅成修乐呵着在院里逗弄花草,见傅景枭起床下楼,他立刻收起笑容板着一张脸。


        

“这才几点!”傅成修眯眸紧盯着他,“你个小鳖孙起这么早做什么……!”


        

傅景枭额上的青筋狠狠地跳了下。


        

他抬眸看向傅成修,看得老人不禁觉得有点怂……他平时在傅家绝没有这么怂的!


        

这不、这不昨晚做错事儿了吗……


        

“你瞅我干啥?”傅成修不满地哼道,“我孙媳妇儿呢,你俩昨晚早点休息没?”


        

老爷子昨晚就一直在惦记这件事情。


        

生怕自己昨晚擅闯的那波操作,将孙子的性福生活憋没了,虽然曾孙子现在不能觊觎,但那个啥……嗯……就……


        

反正该嗯还是得嗯一嗯的嘛!


        

尤其是他们年轻小夫妻,嗯一嗯最容易培养感情了,只要感情稳固到坚不可摧,别说曾孙,二曾孙三曾孙四曾孙都……


        

傅成修情不自禁地脑补了起来,傅景枭睨了他一眼,“颜颜可被你吓得不轻。”


        

“咳……”傅成修尴尬得轻咳了一声。


        

他立刻收起刚刚威风凛凛的模样,讪讪地笑了下,“我这不是不知道嘛……”


        

大丈夫能屈能伸,该刚刚该怂怂。


        

傅成修伸手揪傅景枭的衣角,“那我是不是得给颜丫头道个歉?她会不会觉得我是那种没礼貌的糟老头子?会不会觉得咱傅家不行?万一她顺便觉得你也不行然后……”


        

“爷爷。”傅景枭无奈地拧了下眉。


        

他嗓音微沉着道,“颜颜不会这样觉得,倒是您,要是真的再去跟她道个歉,她恐怕会更觉得害怕。”


        

寻思这是什么拐卖美少女的人口贩子。


        

“哦……哦……”傅成修拖着长音应声,又晃了晃傅景枭的衣角,“那你帮我好好跟颜丫头解释哈,千万别让她觉得不舒服。”


        

“您放心。”傅景枭微微颔首道。


        

傅成修这才堪堪地放下心来,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松了一口气。


        

春芙将早餐端了过来,傅景枭慢条斯理地切着培根,“苏家那边您打算怎么办?”


        

闻言,傅成修的表情瞬间凝肃起来。


        

别看他平时一副老顽童的模样,但谈起正事时还是非常靠谱,“我近期去苏家拜访一下那个臭老头,先探一探口风。”


        

“我陪您?”傅景枭抬起眼眸看他。


        

傅成修随即冷嗤一声,“你是生怕自己做的事不够浑,上赶着要去被打断腿?”


        

傅景枭轻挑了下眉,默认不语。


        

他其实早就做好了这种准备,毕竟是他先将别人家的宝贝拐走在先,只要苏家最终能同意这门婚事,要杀要剐他悉听尊便。


        

在苏北墨那里挨几拳更是不可能免的。


        

……


        

阮清颜起床时,傅成修已经溜了。


        

她揉着酸痛的脖颈慢吞吞地从楼上下来,但想起家里还有长辈在,意识到身上遍布着不少红痕,便抬手捂住了脖子。


        

“藏什么?”傅景枭敛眸低笑了声。


        

他看到了阮清颜的小动作,眸底宠溺的笑意掩藏不住,然后便示意春芙备餐。


        

春芙笑嘻嘻地道,“夫人害羞呢,不知道家里什么时候添个小少爷小公主呀?”


        

闻言,阮清颜的耳尖染了点红色。


        

她生怕这种话被傅成修听到,嗔怪地看了春芙一眼,“别乱说。”


        

春芙笑嘻嘻地跑着便去厨房里备餐。


        

傅景枭轻轻地揉了下她的脑袋,“好了,爷爷已经走了,他说换个地方住。”


        

“那多不好啊。”阮清颜眉梢轻蹙。


        

虽然家里有长辈在确实不方便,但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况且她作为晚辈去照顾他也理所当然,怎么能让老爷子去外面住?


        

“我在南城还有几处房产,让月影把他送到江景别墅去了,爷爷平时喜欢钓鱼,他自己一个人住在那边还自在一些。”


        

傅景枭安慰着,“吃点早餐。”


        

“嗯。”阮清颜轻轻地点了下头,这才把挡住脖颈处红印的手撤掉。


        

傅景枭低眸望着女孩白皙的脖颈。


        

那笔直的天鹅颈白皙细腻,透白到甚至能看见血管的肌肤上,印着暧昧的痕迹,彰显着昨晚究竟有多激烈和疯狂……


        

傅景枭满意地勾了勾唇,他大掌轻轻扣住她的后脖颈,将她揽到自己面前。


        

炙热的指腹轻轻摩挲着那片印记,他低眸凝视着女孩,“多好看。”


        

那是他留下的,特意留下的。


        

若非傅成修来了南城,他可能会更加得寸进尺,给她种上一整个草莓园。


        

阮清颜嫌弃地斜睨他一眼,“也没多厉害,水平什么的也就一般,我觉得你可能需要一点壮阳、延时、防早泄的东西。”


        

“嗯?”傅景枭的眸色陡然变深。


        

他想起傅成修昨晚差点要给他的东西,今天临走之前,还惦记着偷偷告诉他,说他把东西放在客厅玄关的小柜儿里……


        

若是有需要,尽情取用不要客气。


        

“你确定?”傅景枭眸色深邃,像是沉了一汪神秘而又吸引人的夜色,细看甚至能察觉到危险气息,“壮阳延时防早泄?”


        

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阮清颜情不自禁地脑补了一下,莫名感觉有些怂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但是又迅速被傅景枭揽了回来,“行啊,需要延时的话,我满足你。”


        

阮清颜:?


        

她睁了睁眼眸震惊地看着男人。


        

不过思忖着他大概也只是随便一说,毕竟这种东西又不是说拿就能拿得出……?


        

“这是什么?”她尾音一顿。


        

就在她那样自我安慰时,却见傅景枭转身从客厅的玄关小柜儿里取出一样东西。


        

小方盒子上赫然写着——


        

壮阳、延时、防早泄。


        

阮清颜:?


        

她震惊地睁了睁美眸,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忍了又忍,生怕说错话伤了男人的自尊,但最终还是实在没能忍住……


        

“好啊。”阮清颜神情复杂,“我就说你为什么每次都久到离谱,原来用了这个东西!”


        

傅景枭:?


        

“没收了。”根本没给他解释的机会。


        

阮清颜直接伸手抢过那枚盒子,“以后都不准再用了,咱速战速决。”


        

傅景枭:???


        

他不是,他没有,事情不是这样的。


        

现在想挽尊还来得及吗?


        

……


        

不过傅景枭还真成功地挽了尊。


        

他不仅挽了尊,还因此吃了波福利,阮清颜想试试他不吃药究竟会怎样,结果……


        

她只想说两个字——呵呵。


        

“呵呵。”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南城医院那边不久后也传来消息,沈可凝本能保住性命,但她自己无法接受几近瘫痪的事实,在医院里喝了挂吊瓶的药水。


        

像是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医生听到警报声响起赶来抢救的时候,她已经快撑不住了,最终宣告死亡。


        

“去她坟前放个鞭炮?”傅景枭问。


        

阮清颜漫不经心地玩弄着花园里的花,她红唇轻轻地弯了下,“我是想,但在墓园放鞭炮会叨扰到其他的死者。”


        

指尖轻轻抚过花园里盛放的墨菊。


        

她转眸望向傅景枭,红唇轻翘,“让云谏挑几朵最艳的红玫瑰给她送去吧。”


        

这可是她对死者最诚挚的慰问。


        

傅景枭薄唇轻勾,他就知道这小妖精没有多好心,就算鞭炮放不成也有别的法子。


        

“好。”他低笑着应声道,“我再让云谏买个最鲜艳的花圈头七送去。”


        

阮清颜点头,“记得写个条幅,就写‘庆祝沈可凝女士去世七天’。”


        

不仅山上的笋被她给夺完了。


        

就连墓地里都这辈子不会长笋了。


        

……


        

傅成修自己独居江景别墅乐得自在。


        

他才不想打扰小两口的婚姻生活,就偶尔饭点过去瞅两眼,越瞅这个孙媳妇儿越觉得顺眼,连带鳖孙都跟着顺眼了不少。


        

老爷子时刻记挂着如何解决苏家。


        

这天阳光晴好,他特意让人备了些薄礼,去南城苏氏公馆登门拜访。


        

“哼。”苏绍谦不屑地冷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傅成修品着茶,轻啧了一声。


        

他姿态闲散地吹着手里的茶,慢悠悠地道,“你是鸡,我可不是黄鼠狼。”


        

“我看你不仅是黄鼠狼,还是黄鼠狼窝里最贼眉鼠眼的那个!”苏绍谦毫不客气地怼。


        

这两个小老头每次见面都会互掐。


        

彼此呛声时是得理也不饶人,但互相怼完之后又能一起乐呵着喝茶下棋钓鱼。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关系其实很好。


        

“说吧。”苏绍谦撩眼皮,“找我啥事儿?”


        

他最近瞅姓傅的极不顺眼,甭管是哪个姓傅的,反正对傅家人都没好感!


        

谁让傅景枭把他宝贝孙女拐跑了。


        

“傅老先生您吃点水果。”黎落端过女佣准备的果盘,放到茶几上。


        

傅成修笑眯眯地,“谢谢小落啊。”


        

“不客气,您孙子是个好人,在南城时一直帮着我们照顾颜颜,我都还没来得及谢他,这点礼节应该的。”黎落笑得温婉。


        

傅成修刚用水果牙签叉起一块梨。


        

还没来得及塞进嘴里,听到这样一番话的时候,手猛然一抖梨就掉了……


        

“你帕金森?”苏绍谦继续毒舌怼。


        

本以为傅成修会立刻还嘴回来,哪料他这次什么都没说,反倒将牙签放下。


        

他迟疑了半晌道,“咱去书房说?”


        

“毛病。”苏绍谦嫌弃地瞅了他一眼,“叽叽歪歪得跟个大姑娘似的,啥事儿哪儿不能说还非得去什么书房……”


        

但他一边嘴上嫌弃一边站起身来。


        

老爷子双手负在身后,率先向书房的方向走去,傅成修也随即在身后跟上。


        

黎落有些狐疑地看了两眼……


        

她有些疑惑,不过长辈的事情自然不好多问,只是看到果盘没被带走,边端着果盘想要给两个老爷子送过去。


        

……


        

书房里,只剩下两个老人。


        

空气里萦绕着清淡好闻的檀香味儿,但两人之间却有一股诡异的气氛。


        

“说吧。”苏绍谦直接开门见山,“我还不知道你?别给我玩那些兜兜转转的!我知道,你是为了傅景枭那臭小子来的。”


        

“嘿嘿……”傅成修讪笑地看着他。


        

刚刚毒舌怼人的气势全无,“老苏你放心,我们傅家世代清白,傅景枭那鳖孙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什么人品什么家教你清清楚楚,颜丫头嫁过来肯定不会委屈了她的,如果傅景枭那鳖孙敢欺负她,我……”


        

“傅成修。”苏绍谦打断他的话。


        

他抬起眼皮子看着他,眉眼间的神情不由得沉了下来,“你真当我不知道?”


        

傅成修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不清楚苏氏家族这边的情况,只当所有人都不知道两人结婚的事,本来想先试探着跟苏老头子开个口……


        

他这意思是,他好像已经知道了?


        

“哼!”苏绍谦冷笑道,“我知道,我可什么都知道!你家那臭小子早就娶了我孙女,先斩后奏不说还想瞒着苏家。”


        

“傅成修我跟你说,这事绝对没完!”


        

苏绍谦中气十足地表明着自己的立场,可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时……


        

却听到书房外传来一声,“砰——”


        

本是上楼给两个老爷子送果盘的黎落,正准备进来时听到这番对话……


        

整个人瞬间愣住了。


        

-


        

张家界太危险了,都怪我太漂亮,差点被人贩子拐跑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