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211章 只要让颜颜消气,怎么罚都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景枭的薄唇轻轻地抿了一下。


        

他低眸望着怀中的女孩,试图从她的眉眼间探查出一些情绪,可偏偏她就是那样唇角微漾,巧笑嫣然,完全看不出什么。


        

“老公啊。”就连嗓音也甜得像要滴蜜。


        

阮清颜小手轻贴着他的胸膛,指尖顺着他的肌肉线条缓缓上抚,然后轻轻滑过他的侧脖颈时,引起男人身体一阵颤栗。


        

傅景枭的身躯紧紧地绷了起来,扶在女孩腰间的大掌缓缓收紧,“嗯?”


        

他低眸深邃地望着挑拨自己的女孩。


        

偏偏阮清颜微抬俏颜,娇俏的脸颊上泛着笑靥,她修长的手指缓缓顺脖颈线条而过,轻轻地握住他的后颈。


        

但却又只是小小地握了一下……


        

然后便向后滑去,将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半搂脖颈,娇软的身体顺势贴了过去。


        

“没反应吗?”阮清颜歪了下脑袋。


        

她的笑容里有几分狡黠,俏皮地轻眨了下眼眸望着男人,“还是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女孩微微低眸将唇瓣贴在男人的耳边。


        

她像是故意的,柔软的唇覆在了他的耳朵边缘,启唇时不经意间产生一些小摩擦,热气缓缓地喷洒进去,“我不够诱人啊?”


        

傅景枭的防线在那个瞬间几乎崩塌。


        

他的呼吸陡然一滞,抬起眼眸望着极不对劲的女孩,即便知道后面也许有陷阱等待着,他却也未曾见过这样的阮清颜……


        

媚眼如丝,风情万种,如此主动。


        

“颜颜。”傅景枭的喉结轻轻地滚动了下。


        

他阖上眼眸控制着欲望,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试图将她从自己怀里拉出来,“别闹,你的身体已经受不住了。”


        

他早晨起来才刚刚给她那里上过药。


        

但若是阮清颜继续勾下去,他不保证自己能否控制得住,药大概率就白上了。


        

“怎么会?”阮清颜红唇轻轻地翘了下。


        

她非但没有打算收手,搭在男人肩膀上的胳膊还拢回些许,白皙的手指缓缓地穿入傅景枭的发间,从他的后方抚上他的头。


        

然后便听到傅景枭一道粗重的呼吸声。


        

他的小腹陡然紧了一下,“阮清颜,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吗?”


        

闻言,阮清颜的眼尾轻轻地撩了下。


        

她跪坐在傅景枭的怀里,双手交叉扣在他的脑后,柔软的身体微微前倾半贴着她,然后仰起脸蛋望着眼前的男人……


        

柔唇不经意间碰到他的下颌,“知道啊,老公看不出来我想做什么吗?”


        

音落,她稍稍松了一下自己的腰身,低眸将唇瓣覆在了傅景枭的喉结上!


        

然后下一秒便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傅景枭完全受不住这种撩拨,直接霸道地翻身将阮清颜压在身下,“这是你要的。”


        

女孩仍旧只是笑靥如花地望着男人。


        

甚至,她还搂住他的脖颈挺直腰板,闭上眼睛缓缓地凑近了男人……


        

傅景枭彻底控制不住,情动万分。


        

可就在他正准备覆上女孩唇瓣的时候,只听一道激烈的打斗声,“砰——”


        

阮清颜并未给他任何得逞的机会。


        

直接偏过头去没能让他吻到,然后趁他毫无戒备心时,勾住他的长腿蓦然一个翻身起身上位,紧接着是翻抽屉的声音。


        

“咔嚓——”


        

一副银色的小手铐,赫然出现在了傅景枭骨节分明的手腕上!


        

前一秒还沉浸在娇妻风情万种的勾引中未回过神来的傅景枭,显而易见地愣了下,他抬起眼眸望着抽离出来的女孩。


        

阮清颜脸蛋上璀璨的笑容瞬间收起。


        

她手指上套着手铐的钥匙,慢条斯理地轻轻转了两下,“还想碰我,嗯?”


        

傅景枭的眉梢轻轻地蹙了一下。


        

他薄唇紧抿,显然没料到自己还会有被老婆拿手铐丢在床头的时候,毕竟这个道具曾是他买回来用来铐她的……


        

“颜颜。”男人的眉眼微微沉了下。


        

他的声线有些低,听着好像有些发紧,还未彻底从刚刚的状态里抽离出来。


        

傅景枭刚才确实被阮清颜撩得不行。


        

他此刻稍微有些难以纾解,额上隐隐沁着些许冷汗,该有的反应是一点都没少,偏偏就是什么都得不到……


        

“你想让我断子绝孙?”男人嗓音低哑。


        

傅景枭刚被撩拨起来却被倏然喊停,他难耐地阖了阖眼眸,“你知不知道这样是非常有害男性身体健康的行为。”


        

但阮清颜只是娇俏地轻轻翘了下唇。


        

她又露出之前那种,看起来甜得要命却蜜中有毒的笑容,像是露出了恶魔的小獠牙一般望着他,“我知道呀,那又怎样?”


        

所以她刚刚才要故!意!撩!拨!他!


        

只准傅景枭给她的系统里丢病毒包,不准她使个坏惩罚一个这个狗男人了?


        

用别的办法惩罚他,她又舍不得……


        

思来想去便起了点坏心思,在傅景枭回卧室后就缠上了他,然后一顿上下其手,紧接着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状态。


        

闻言,傅景枭睁开眼眸些许无奈。


        

可他却没有丝毫要动怒的意思,只是被她给气笑了,眸底氤氲着一片宠溺,“这样惩罚我一下就可以消气了?”


        

阮清颜神情复杂地低眸瞥了他一眼。


        

唔,不得不说还是男人的反应让她挺满意的……她自己也撩他撩得难受,但是不行,她今天必须报了两个病毒包的仇!


        

不是短小快萎注孤生吗……


        

注孤生是这辈子都不可能注孤生的,但是前四个字她还是可以玩弄一下。


        

“也没那么容易消气。”阮清颜微微仰起脸蛋,“你都不知道我在气什么。”


        

闻言,傅景枭不着痕迹地勾了下唇。


        

他早就猜到小姑娘在气什么了,只是没有拆穿她的打算,“行,那就任由颜颜惩罚我,只要能让颜颜消气了就好。”


        

这样总比罚他不能进卧室要强得多。


        

听到傅景枭这样说,阮清颜的睫毛轻轻地颤了下,仔细想起来……好像每次不管发生什么都是傅景枭先哄她的。


        

她不免有些心虚,但罚都罚了,她傲娇地睨了他一眼,“那……那你今天就乖乖的呆在这,表现好了我的气说不定就消了!”


        

其实她今天早晨起来时就已经消气了。


        

只是收到的那个新的病毒包,又重新激发了她的怒火,她待会儿倒是要看看——这个逼又给她系统里丢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