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214章 傅景枭:我去请重明过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的笑容瞬间便僵在脸上。


        

她神情微滞,反应过来傅景枭说的是什么后,便动作利落地试图从他怀里钻出来,却被男人的大掌紧紧地扣住了后腰。


        

“想逃?”男人眉梢轻挑,“晚了。”


        

他有几分戏谑的低眸望着怀里的女孩,可虽然嘴上这么说,却也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举动,仍然在细致地为她吹头。


        

阮清颜红唇轻撇了下,“傅景枭,你今晚要是敢碰我你就等着跪榴莲吧。”


        

想起今天早晨起来的腰酸腿疼……


        

她到现在都有些后怕,那两条腿走路走久了还会微微发颤,酸软得用不上力气。


        

闻言,傅景枭敛眸低低地笑了一声。


        

他并未给出什么回答,可就凭他那样爱眼前的女孩,怎么可能忍心再伤她分毫,昨晚若不是她喝醉了一直主动索取……


        

大概他也会考虑到情况再克制些。


        

“好了。”傅景枭嗓音微沉,“逗你的,但今晚不想让我再碰你,就别勾我。”


        

阮清颜的眼眸里潋滟起些许波澜。


        

她转身往男人的怀里一靠,拎出几缕微湿的头发,“还有这里没吹。”


        

傅景枭顺着她一点点帮她吹着头。


        

但就在气氛极温馨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却不适时地响了起来,“铃——”


        

男人稍许不耐烦地轻轻蹙了下眉梢。


        

他敛眸看向放在书桌上的手机,薄唇紧抿了下,显然不情愿片刻的温情被打断。


        

倒是阮清颜接过了他手里的吹风机,“枭枭宝贝先忙工作吧,我自己来。”


        

傅景枭平时如果正常去公司上班,下班后便鲜少会在书房里加班工作,如今加班一定是有比较棘手的事需要处理。


        

“嗯。”男人颔首应了一声,他轻轻地揉了下阮清颜的脑袋,“那你回房间去等我,困了就先睡,我会尽快忙完。”


        

阮清颜凑近轻吻了下他的脸颊,眉眼间流转着些许笑意,“别太辛苦。”


        

然后她便拿着吹风机转身离开书房。


        

傅景枭唇瓣轻勾了下,随后便拿起手机接通电话,那个瞬间笑容立刻被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沉着稳重,“什么事?”


        

“枭爷。”打电话来的是云谏。


        

他声音平稳地跟男人汇报道,“重粒子癌放疗设备实验室那边说,星宿这边争取到了第一批货源,他们愿意给我们两台。”


        

“两台?”傅景枭眉梢紧紧地蹙了起来。


        

他眸色微深了几许,“我不是说过,要放弃重粒子癌放疗设备的争抢吗?”


        

那是他家颜颜想要的东西,他拿来不过是为了牟利,但阮清颜医术精湛悬壶济世,她拿走那些设备是想要去救人的。


        

“是这样,我也跟实验室那边说了……”


        

云谏神情有些为难,“但实验室似乎没把我的话当回事,还是给了我们两台。”


        

“他们第一批货一共有几台?”


        

“只有三台。”


        

闻言,傅景枭不禁陷入沉默,他慢条斯理地用指尖敲击着办公桌面,事已至此又有什么猜不出来,肯定是阮清颜……


        

她已经知道他就是星宿的幕后老板,所以才特意让了两台设备给他。


        

“回复实验室,这两台设备星宿不要。”


        

傅景枭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如果他们还是执意要给我们,就由星宿这边直接将东西转给流光,记得操作得隐晦一点,不要在明面上让,就当是星宿没争过他们。”


        

云谏的心情有点复杂:……?


        

他突然不明白老板这波操作究竟为何,饶是他平时很少关心傅景枭的私事,这时候也终于忍不住问了声,“为什么啊?”


        

星宿集团一直很看重这一批设备。


        

之前主动放弃就已经不在情理之中,如今被实验室批货却拒绝也是奇怪,还将这批货转让给流光集团——那简直就是离谱!


        

“没有为什么。”傅景枭声线沉冷。


        

他深邃的眼瞳中尽是坚定,“按照我的吩咐做就是,另外帮我整理一份星宿集团的财务情况,把股权分配也捋一遍给我。”


        

云谏感觉有些恍惚,“……好。”


        

老板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不敢继续多问,只能挂掉电话照做。


        

书房里重新陷入寂静,傅景枭微微眯起狭长的眼眸,他眸光深邃地看向紧闭的书房门,阮清颜离开时的背影历历在目……


        

是她做的么?是她吧。


        

不敢让他知道她就是重明,却又另一种方式试图弥补曾经结下的仇,是怕他知道之后会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仇恨离开她吗?


        

“傻瓜。”傅景枭深吸了一口气。


        

他阖上眼眸抬手揉摁着太阳穴,不禁感觉心口有些发闷,心尖轻颤似的密密麻麻的疼。


        

随后便是一声无奈的低吟,“不管你是谁,我又怎么可能会舍得离开你。”


        

……


        

阮清颜吹干头发后便回到了被窝里。


        

她抱着电脑处理着事情,前几天那批试图将她绑走的人,她也从流光集团那边查清了身份——西斯国皇室派过来的。


        

女孩美眸微微眯起,眸底泛凉,随后给江渡求发了则信息,“西斯国王后病危求医,让悬壶门的人最近都小心点。”


        

“收到,你自己也注意安全,如果需要帮助可以随时联系我。”江渡求回复。


        

阮清颜将电脑合上放到旁边,这时卧室的门恰好被人推开,“咔嚓——”


        

傅景枭已经忙完手上的工作,他在次卧沐完浴后才回到了主卧,男人身形颀长,一件灰黑色的浴袍裹着修长的身段。


        

领口处并未被刻意拢得严实,隐隐约约露出小片紧实的肌肉,顺着精致完美的肌理线条向下望去,不由得让人想一探风情……


        

“睡觉吗?”阮清颜抬起眼眸望着他。


        

傅景枭抿唇轻嗯了一声,他随即掀开被子上床,然后便伸手将女孩揽进了怀里。


        

他一只手臂揽在她的腰间,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扣着她的后脑,男人低首抵着她的肩膀,微微将脸埋在了她的颈窝间……


        

阮清颜察觉到他情绪不对,“怎么了?”


        

她伸手轻轻地揉着傅景枭的头发,他刚刚沐浴完,发丝微湿,黑亮的发丝上沾着晶莹剔透的水,但是摸起来却手感极好。


        

“没事。”傅景枭的嗓音有些闷。


        

大抵是因为他埋着脸的缘故,不禁让人觉得有些许委屈,像是在外野的要命的大狼狗受了欺负,回家后便收敛性子等人哄似的。


        

阮清颜揉着他的脑袋,声线温柔,“是工作上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吗?”


        

闻言,傅景枭的唇瓣轻轻地抿了下。


        

他这次并未直接否认,只是缓缓地抬起眼眸望着女孩,那般精致娇俏的容颜,波光潋滟的眸,是他心心念念的模样……


        

她灵动而又坚强,为了重生在快穿世界时是这样,重生一世后依然是这样。


        

“是有点棘手的事。”傅景枭声线微沉。


        

老婆生怕他会离开自己不愿坦明身份,他觉得很棘手,一定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男人敛了敛眸光坐在阮清颜身边,“公司防火墙被黑客入侵,傅氏技术部这边水平不够,我也尝试几次都没能修复。”


        

闻言,阮清颜的眉梢轻蹙了下。


        

她还没来得及疑惑,便倏地被傅景枭搂进怀里,男人低下眼眸来望着她,他低眉敛目,长睫在眸底落下小片阴影……


        

看起来简直委屈极了,“颜颜之前在快穿世界学过黑客吗?能不能帮帮我。”


        

阮清颜总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哪里不对,可具体又说不上来哪儿有问题。


        

“你解决不了?”她转眸望着他。


        

傅景枭唇瓣轻轻抿着,他眼眸里深邃的幽光尽数敛起,余下的是如泉水般清澈的光,像是一只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奶狗。


        

他嗓音又低又软,“那个黑客好厉害……”


        

把他的心给偷走了还瞒报身份,偏偏他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厉害得没边。


        

阮清颜被他给气笑了,可是又没有直接拆穿他的身份,“可我怎么记得……枭枭宝贝的黑客技术好像还不错啊?”


        

黑客榜首的大佬在她面前装菜鸟,还真当她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也不算特别厉害。”傅景枭唇瓣紧抿。


        

他哪敢在老婆面前嚣张自己的黑客技术,毕竟重明在黑客榜位列之二,就因为这个该死的排名,她就针对了他好久……


        

如果下次还有机会重新排名一次,他一定故意放水亲自把老婆送上第一。


        

傅景枭轻揪着阮清颜的衣角,“所以……颜颜可不可以帮帮我?”


        

阮清颜轻歪了下脑袋,她眉目清明。


        

女孩低眸思量片刻,白皙修长的玉指漫不经心地拨弄着傅景枭微湿的头发,有些为难地轻蹙眉梢,“可是,我不懂计算机。”


        

傅景枭的眼皮轻轻地撩了一下。


        

他轻眨眼眸望着阮清颜,“颜颜不懂吗?”


        

“不懂诶。”女孩轻蹙黛眉稍许为难,“计算机那么复杂的东西……况且黑客技术高于普通计算机技术,我柔弱不能自理,学不会。”


        

傅景枭:“……”


        

如果不是他早就发现了她是重明,听到阮清颜如此诚恳的语气,他就该信了。


        

“好吧。”他眉梢轻轻地挑了下。


        

阮清颜还不敢跟他坦明身份,是他没给够她安全感,让她害怕身份暴露之后会出什么岔子,他倒是也没有要逼的打算。


        

毕竟,对他而言这根本就不重要。


        

她有想瞒着他的秘密,随她瞒着就是了,不过是不会影响感情的小情趣而已。


        

傅景枭绵长地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我便只好想办法请重明来帮我了。”


        

闻言,阮清颜的娇躯倏然僵了一下。


        

傅景枭手臂揽在她的腰上,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这丫头……想尽办法隐藏,殊不知在他面前什么都藏不住。


        

“重明?”阮清颜的心尖跳了跳。


        

她掌心里浮了一层薄薄的冷汗,似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以前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好像黑客技术还行,不过也就一般,你打算找她过来帮忙?”


        

“嗯。”傅景枭微微地颔了下首。


        

他转眸望向身旁的女孩,“黑客技术一般吗?我倒是觉得重明的能力比我强。”


        

闻言,阮清颜的眸光微微闪了下。


        

想起每次PK都会输给他,她不禁轻嗤了一声,“她黑客技术怎么可能有你强?”


        

傅景枭声线沉澈地认真分析道,“重明是黑客界刚冉起的一颗新星,入圈时间比大多数黑客短很久,但却一跃上榜受人关注,我以前有幸跟重明交手过几次。”


        

阮清颜的心底愈发有些发虚,她总莫名觉得,傅景枭说这些是为了试探她……


        

她轻舔了下唇瓣,“交手后觉得如何?”


        

“她很厉害。”傅景枭颔首表示肯定。


        

倒是阮清颜眸光间些许诧异,她一直以为因为黑客榜之争,两人多少结下了些仇怨,傅景枭也从来都是不肯服输的人……


        

她没想到会亲口听他夸赞别人厉害。


        

傅景枭慢条斯理地一一分析,“重明编写的防火墙代码完美精密,国内很少有能与她匹敌的人,更别提她的反追踪技术,我从未见过在这方面比她更厉害的黑客。”


        

阮清颜突然得到夸赞有些许恍惚。


        

她努力控制住想要上扬的唇角,仰起脸蛋望着男人,“她真的这么厉害啊?”


        

“嗯。”傅景枭低眸望着她,眸光逐渐深邃了些,眉眼间添着笑意,“很厉害。”


        

阮清颜的唇角不着痕迹地翘了翘。


        

她被夸得有一丢丢飘,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嗯……其实我在快穿世界也有学过一点点的计算机,不过技术不算精湛,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试一试。”


        

傅景枭的唇瓣轻轻地勾了一下。


        

至少她已经开始愿意跟他敞开心扉,透露一点是一点,总有一天……他相信她会愿意亲口向他承认自己就是重明。


        

“好。”傅景枭轻抚了下她的头发,眸底潋滟淡光,“那颜颜可要努力试,不然我只好花大价钱把重明请过来了。”


        

阮清颜:“……”有点心虚。


        

她到底该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表现真正的黑客技术;还是该假装自己黑客技术一般,再让傅景枭请重明过来?


        

阮清颜感觉自己掉进坑里了。


        

-


        

晚安宝贝们,快要换更刺激的凤都地图啦,宝贝们记得点点催更,有空的话帮月月子去书荒广场宣传一下文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