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218章 颜姐:我等你来我们苏家提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城总局。


        

阮清颜配合做了笔录,顺便跟陆霆煜说了西斯国的事情,男人握着签字笔沉吟,“这件事我会跟大使馆反馈一下。”


        

“嗯。”阮清颜轻轻地点了下头。


        

毕竟是境外势力,他们擅自处理了总该通知大使馆,况且西斯国这般蠢蠢欲动,在云国境内还敢如此肆意妄为,也是该拿出他们云国的气势给西斯国摆出一个态度。


        

陆霆煜抬眼看向阮清颜,“你没受……”


        

“颜颜!”这时,一道沉冷的嗓音蓦地响了起来,傅景枭箭步流星地闯入警局。


        

紧随其后的是守在外面的一位警察,歉疚地看向陆霆煜,“抱歉陆队长,我没能拦住。”


        

“没事。”陆霆煜看了傅景枭一眼。


        

他抬手示意了下自己的下属,那人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并把门给带上。


        

阮清颜也转眸望向突然赶到的男人。


        

但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便倏然被捞进一个炙热的怀抱里,傅景枭长臂一揽她的腰,大掌扣后脑,直接将她摁进自己怀里!


        

“颜颜……颜颜。”男人嗓音发紧。


        

那双平素里深沉稳重的眼眸,此刻浮了些红血丝,眸光看起来也有些猩红。


        

阮清颜能隐约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


        

那颗炽烈的心脏,也因过度紧张的情绪而剧烈跳跃着。


        

傅景枭的衣衫稍有些乱,白衬衣的领口微斜,冬日里未穿外套,纽扣也少系一颗,露出的锁骨让他显出了几分颓败感……


        

“没事就好。”男人阖上了双眸。


        

他低首深嗅着女孩身上的清淡香味,鼻息间萦绕着她的馨香,熟悉无比,这才逐渐让他安下心来,“你没事就好……”


        

在赶来的路上,傅景枭的大脑嗡嗡作响。


        

脑海里不断充斥着那日被劫车的画面,他生怕自己派去的人没能护她周全,一路紧赶慢赶甚至还被拍了不少违章……


        

“我没事。”阮清颜嗓音轻轻的。


        

她也伸手搂住男人的腰,低眸轻轻地蹭了下他的胸膛,“真的,哪里都没受伤。”


        

“嗯。”傅景枭嗓音微颤地应了一声。


        

他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抱了许久后才缓缓地将她松开,却又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一遍,确认她的确毫发无损。


        

苏西辞在旁边都看不下去了,“啧。”


        

他神情复杂地看着平时优雅矜贵的男人,没想到他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但除了唏嘘之外,他也表示有点满意,至少这狗男人是真的关心他妹妹的……


        

“行了。”苏西辞懒懒散散地挺直腰板。


        

他斜睨了傅景枭一眼,“颜妹好着呢,倒是你来得正好,我还有点账要跟你算。”


        

傅景枭轻撩眼皮看了看自己的二舅子。


        

阮清颜眉梢轻蹙了下,她疑惑地转眸望向苏西辞,“二哥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那可不行。”苏西辞眉梢轻挑了下。


        

他姿态懒散地将手揣进兜里,然后缓步走近了傅景枭,“男人的事,得私下里说。”


        

傅景枭狭长的眼眸微微眯了一下。


        

他深深地看了眼苏西辞,虽揣摩不到他心中所想,却微微颔首,“出去说。”


        

傅景枭随后大步流星地向外面走去,苏西辞也立刻跟上,阮清颜本也想去,却被苏南野拦住,“放心吧颜颜,不会有事的。”


        

苏西辞不过只是想跟傅景枭谈谈。


        

但阮清颜还是眼眸微凝,她想起大哥之前还打过傅景枭一拳,依然不太放心。


        

“我还是去看看吧。”她唇瓣轻抿。


        

不顾苏南野阻拦,女孩还是抬步向外面走去,生怕自己的老公又被哥哥揍了。


        

……


        

警局外,凛冽的风有些冷。


        

傅景枭没穿外套,白色衬衣将他衬得稍许单薄,但却却因身形颀长身材极好,并不会显出任何瘦削羸弱之感,只因赶来时的狼狈掺着冬日的风,像是稍颓的恶魔……


        

“什么事?”他抬起眼眸看向苏西辞。


        

苏西辞就站在他的面前,两人相对保持一定的距离,在冬日的傍晚里四目相对。


        

他始终未语,就这般看着傅景枭,脑海里全都是妹妹刚刚的那般模样,他甚至在想象,她跟雇佣队动手时是什么样子……


        

“你……”良久,苏西辞迟疑地启唇。


        

他思忖片刻后又轻抿唇瓣,似乎有无数话不知该如何开口,向来骄矜肆意的他,此刻在傅景枭面前显得有几分不自在。


        

傅景枭也并未催,只凝眸看着他。


        

苏西辞眉眼间显出几许烦躁,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豁出去了一般,“你是……什么时候跟颜颜在一起的?我的意思是……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闻言,傅景枭眉梢轻轻地挑了下。


        

他眸底闪过一抹诧异,似是疑惑于二舅子是何时关注起了他们的恋情发展。


        

但回想起过往,傅景枭的唇瓣还是轻轻地勾了下,“是在颜颜六岁的时候。”


        

那年他遭遇一桩绑架案,所幸足够机智果敢,用了些小手段从绑匪手里逃了出来,但那时毕竟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狼狈出逃后在荒山野岭没有食物,也一时联系不到警局回家,却意外遇到虽孤儿院院长上山的阮清颜。


        

小姑娘那时候软软糯糯,身上穿着很朴素的小衣服,但是脸蛋却生得精致无比。


        

她正随院长在山上捡小野果,意外发现了最狼狈的傅景枭,于是便不顾院长妈妈阻拦,抱着自己捡的果子跑到他面前。


        

像小白兔似的蹲下来,歪了歪脑袋,嗓音很软,“哥哥,你要不要吃果果?”


        

小景枭凝眸嫌弃地看了眼那脏果子。


        

堂堂傅氏家族的贵少,何时受到过这种委屈,他本来想冷漠地拒绝掉她……


        

但阮清颜却发现了他的嫌弃,于是便很认真地用自己的袖子擦拭起来,“不脏的,果果可甜了,哥哥你尝一个呀!”


        

她擦了两个果子,自己咬了一口,然后笑眼弯弯地将另外一个递了过去。


        

小姑娘白嫩的脸蛋一鼓一鼓的,咬着果子的时候像极了仓鼠,偏偏又开心得摇头晃脑,看起来吃到了美食的模样。


        

那时的傅景枭确实太饿了,再加上阮清颜吃得令人食欲大开,但傲娇属性作祟,“我对这种小破果子才没有兴……唔!”


        

结果阮清颜直接把果子塞到他嘴里。


        

傅景枭竟意外地发现,那颗果子比想象中甜,但等他回过神来时,小姑娘已经背着自己的小背篓一蹦一跳地走远了。


        

后来傅氏家族幸运地将他找了回去。


        

一经调查,便得知那小姑娘是南城福利院的孤儿,也不知究竟怎么了……傅景枭突然很不想跟着家人回到凤都。


        

恰好傅氏集团在开拓区域业务板块,南城区域刚开始发展,恰能见证一个分公司从初办到崛起,是最好的一个学习机会。


        

傅景枭便以留下学习为由,暂时逗留在南城,也鬼使神差地开始接触起阮清颜,更在少年懵懂的时期产生爱恋,逐渐偏执……


        

后来他便将阮清颜绑到了自己身边。


        

在景颜别墅,在自己的床上……


        

“六岁……”苏西辞低声呢喃。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忽而勾唇自嘲般的轻笑了声,“你这个狗男人……倒是比我们这些所谓的家人陪她陪得更久些。”


        

傅景枭凝眸,“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西辞唇角噙着那抹自嘲的笑,他微微仰起下颌,眯起眼眸望着天边的晚霞……


        

像是鲜血染红了云朵,夕阳刺眼得让他视线模糊不清,一种自责内疚的情绪,也逐渐撞上心头,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资格嘲讽傅景枭是什么野男人,反倒是自己……他们这些苏家人,才是阮清颜生活的外来入侵者。


        

“颜颜这些年过得好吗?”他喉结轻滚。


        

闻言,傅景枭不禁陷入了沉默,也突然发现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他双眉紧蹙了下,“颜颜今天遭遇西斯国的袭击,还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以至于让苏西辞看起来那么奇怪。


        

“没有。”苏西辞摇了下头,他敛回眸光看向傅景枭,倏尔苦笑,“我只是突然觉得……很不配让颜妹喊我一声二哥。”


        

不只是他,苏氏家族似乎都不配。


        

苏西辞抿了下唇瓣,抬眸神情凝肃地看着傅景枭,“我知道,她杀人了。”


        

虽然并不是阮清颜亲自动的手。


        

虽然在云国律法里,为自保杀掉执行任务的雇佣兵也绝不是触犯法律……


        

闻言,傅景枭的心头蓦地震了一下。


        

他的神情倏然一凛,随后箭步流星地冲到苏西辞面前,攥住他的衣领便直接把他拎了起来,嗓音低沉得要命,“苏西辞。”


        

苏西辞突然像小鸡一样被拎了起来。


        

傅景枭紧紧地攥起拳头,眸底隐隐浮动着阴霾,“你别告诉我,你现在后悔认回这个妹妹、苏家也不打算认女儿了!”


        

男人的眸光些许猩红,大概是过于用力的缘故,手臂上的青筋也爆了起来……


        

他知道,阮清颜虽没怎么接触过亲情,但不管事前世还是这一世,都非常渴望能回到父母身边,像别的女孩子一样……


        

家里有个威严强大的爸爸,受委屈了能扑进妈妈怀里,被人欺负了也有哥哥护着。


        

她现在好不容易认回了亲人。


        

若是苏氏家族突然说不想要她了,那种得到之后的失去,才是最让人接受不了的事情,宁愿就从来都没有奢望过!


        

傅景枭情绪激动,“你要是敢……”


        

“我没有!”苏西辞立刻否认道,“我可以代表苏家,我们苏家绝不会后悔找到她!”


        

最多……只是后悔没能再早点找到她。


        

傅景枭神情微变,“那你什么意思?苏西辞,大男人说话能不能利落一点。”


        

“我……”苏西辞被他怼得噎了一下。


        

他低眸瞥了眼傅景枭的拳头,“还记得我是你二舅子?你他吗先给我松开!”


        

傅景枭眸色微深地瞥了他两眼,随后缓缓地松开手,苏西辞依然衣衫褶皱。


        

他抬手稍理了下,吞吞吐吐,“我只是突然觉得,颜妹这些年没有苏家的庇护,一定过得很不好……很不好很不好。”


        

否则她是怎么养成这种性格的呢。


        

遇到危险能自己解决,甚至习惯双手沾满鲜血,心思敏感……轻易就以为自己的家人会再次随随便便把她抛弃了。


        

傅景枭神情复杂地看着苏西辞,仿佛在看什么神经病,“你把我叫出来,吞吞吐吐矫情半天,就为了说这些?”


        

阮清颜也没想到苏西辞是为了这个。


        

看到傅景枭把他拎起来时,她本来想直接冲出去,但见他们似乎也没有要打架的意思,便耐住性子继续在旁边听着……


        

“昂。”苏西辞斜眸睨了男人两眼。


        

他神情有点不太自然,刻意挺了挺腰板思忖道,“我觉得也没有……太矫情吧。”


        

傅景枭看他眼神的模样仍然像看傻逼。


        

苏西辞撇了下嘴角,“喂,那颜妹这些年到底怎么过得,你守在她身边就不知道多保护一点,让她别受那么多委屈吗?”


        

某无良二哥反思之后就开始丢锅。


        

傅景枭:“……”


        

他阖了阖眼眸,只觉得额角突突跳,“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回去了。”


        

他家颜颜软糯乖巧善良无害,刚刚受到那种惊吓,现在肯定需要他的安慰……


        

这种时候把她自己留下还有点不放心。


        

傅景枭说完便抬步想走,但苏西辞却倏然喊住了他,“喂,傅景枭!”


        

男人脚步微微顿了下,偏眸看他。


        

就在傅景枭也没指望他能说什么时,苏西辞却倏然道了句,“谢谢。”


        

至少这些年还有他陪在阮清颜身边。


        

至少将她照顾得还算不错。


        

至少让苏氏家族有机会将她寻了回来,还有大半个余生可以慢慢弥补。


        

傅景枭眉梢轻挑,“知道该道谢就好。”


        

音落,他便箭步流星地走回了警局。


        

苏西辞却像是松了口气,像是沉积了许久的情绪倏然被释放,整个人都顺畅不少,也不再有什么负担,“嘁——”


        

“老子不就特么道个谢么。”他瞪了眼傅景枭的背影,“你拽个屁。”


        

苏西辞在心里把他骂了八百遍。


        

然后认认真真地整理好衬衣,确保自己形象良好,才跟着走了回去。


        

阮清颜站在树后怔愣了良久……


        

冷风微微吹过,树枝颤动发出些窸窣的响声,在耳畔像是嗡嗡作响般低吟。


        

她倏尔轻轻弯了下唇瓣,心里最后那点顾忌也消失殆尽,她曾经怕自己太脏配不上做苏家的女儿,也怕家人发现她的真面目后嫌弃她。


        

但是好像……


        

真正的亲人永远不会这样。


        

他们也同样爱你,深入骨髓,不计过往,只期将来,余生的四季朝夕安暖相陪。


        

阮清颜轻笑了下,随后转身抬步回到了警局里,傅景枭和苏西辞回来没见她身影,正准备赶出去寻她……


        

却见女孩笑吟吟地走了回来。


        

阮清颜缓步走到傅景枭面前,她伸手勾住男人的手指,“景枭,跟我们一起回凤都吧,我等你提亲,来我们苏家提亲。”


        

若是换做以前,她会觉得领证后再补提亲没有必要,但现在她却觉得,该给娘家这个仪式感,该为苏家补足这些流程……


        

因为她是身上流着苏家血液的人。


        

她需要尊重家里的每一个人,获得他们每一个人的祝福,也让自己像其他女孩子一样,从自己的娘家走到婚姻的殿堂。


        

闻言,苏西辞猛然一震。


        

他首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妹妹要被拱了,而是后面那几个字——我们,苏家。


        

震惊!妹妹竟然有觉悟宠宠苏家了!


        

啊等等……她前面说的什么?


        

提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