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236章 枭爷:你要我单膝下跪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全员向阮清颜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但是除了羡慕之余,大家更多的是震惊和不敢置信,谁能够想到……


        

枭爷这朵高岭之花竟也会有这样一天!


        

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着他心爱的女孩子走了过去,并当着所有人的面郑重宣布——这是我的心上人,我要准备追她了。


        

追她了……追!她!了!


        

阮清颜也缓缓抬起眼眸望着男人,她显然没想到今天还有这个环节,精致的眼眸里流转出些许茫然,似是浮了层薄雾。


        

可在那细致的眉眼间却更加显得动人。


        

“颜颜。”傅景枭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


        

那极有磁性的嗓音,似在空谷间回响般清越而动听,乔诗涵瞬间头皮发麻。


        

她捕捉到了关键点:颜颜!!!


        

人间阎王竟然不喊女神姐姐苏小姐了,而是直接如此亲昵地喊她颜颜!


        

傅景枭深邃的眼眸里,此刻只倒映着阮清颜的身影,他款步向女孩走了过去,发觉她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不由勾了下唇。


        

“颜颜。”他再次低声唤着她的闺名。


        

男人低眉敛目地望着她,“再不收下我送你的礼物,是要我单膝下跪吗?”


        

倒也刚巧……这枚粉钻就是戒指。


        

若要单膝下跪倒不违和,只是这枚戒指还配不上用来求婚,待他真正向她求婚的那天,必定是比这更加闪亮的钻戒!


        

“不是……”阮清颜立刻回过神来。


        

她轻轻地抿了下唇瓣,低眸望着那颗如樱花般的粉钻,随后便抬起眼眸望向男人。


        

摒除掉刚刚没反应过来时的茫然。


        

阮清颜再度抬头时,一双璀璨的桃花眸里潋滟生姿,她眉眼间逐渐浮上淡淡的笑意,似盛满星河一般夺目得让人移不开眼。


        

女孩红唇轻翘,她微抬俏颜看着男人,忽而抬手将纤细修长的手指伸了过去。


        

“给我戴上。”她眼尾轻轻地撩了下。


        

眉眼间的小骄傲与掌控欲,似为她拂了一层光环般,像极了女王。


        

但周围宾客却不由为她捏了把冷汗。


        

这苏家千金真是好大胆子,枭爷愿意在众人面前公开宣布求爱,已经是给足了她面子,她现在竟然还敢开口指使枭爷!


        

若是惹怒了枭爷,他肯定……?


        

然而宾客们的脑补还没结束,却见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优雅矜贵的男人轻勾唇瓣,绅士地握住了苏家小姐的手!


        

傅景枭温热的大掌裹住她的小手。


        

阮清颜的手指白皙修长,此时轻轻搭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上,而男人已经将粉钻从首饰盒中取出,捏在另外一只手里。


        

众宾客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傅景枭纵容了女孩的指使,缓缓地将那枚戒指戴了上去。


        

“无名指?”乔诗涵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脏,颇为激动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竟然是无名指!”


        

见状,现场宾客间再度掀起了一阵哗然。


        

没有人不知道无名指的含义,那是象征着已婚的位置,可枭爷为什么……


        

“太狗了!”苏绍谦气得小胡子颤抖。


        

他紧紧地攥着手里的拐杖,手背上的青筋都随着皱纹的纹路暴了起来。


        

老爷子恨不得跳脚,但是却无法阻拦,也绝对不可能选择在这时候跑出去,搅和两人的事情,那岂不是给宝贝孙女掉价!


        

苏北墨眸色也深邃了几分,“是狗。”


        

虽然没有明面上宣布两人已婚的事情,却把戒指作为礼物戴在了无名指上,引起了整个凤都豪门圈的遐想……


        

“但应该。”苏北墨的嗓音沉了沉。


        

虽然傅景枭的行为,明显就是有预谋地想要炫妻,但不可否认他处理得恰到好处。


        

公开宣布要追求阮清颜,既给足了她和苏家的面子,又防止了以后两人亲昵互动被发现后掀起多加猜测的流言蜚语……


        

这样一来,哪怕日后提亲、求婚、结婚,都不会再有人敢提出半句质疑!


        

闻言,苏绍谦攥紧了的手松了松劲儿。


        

他忽然泄了一口气,刚刚还翘着小胡子意图战斗的老人,此刻却像瘪掉的皮球,傲娇地哼哼道,“确实处理得还凑合吧。”


        

苏西辞不由得感慨地轻啧了一声……


        

他眼尾轻轻地挑了下,“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傅家这狗东西还这么会撩妹呢。”


        

如果不是当事人是自己的亲生妹妹,若作为路人,他都想磕死这一碗糖!


        

而真正作为路人的乔诗涵已经两眼放光。


        

她按捺住内心深处的小宇宙,极力忍着才没有尖叫出来,“结婚结婚!民政局给你们搬来了!快快快现在就原地结婚!”


        

那枚精致的粉钻戒指戴到无名指上。


        

阮清颜低眸望着它,指腹轻轻地摩挲了一下,情不自禁地轻轻弯了弯唇瓣。


        

“凑合吧。”她傲娇地抬起眼眸看着他。


        

傅景枭也不再有任何遮掩的意思,他当着众人的面,便抬手宠溺地揉了揉女孩的脑袋。


        

随后认真地凝眸望着她,“求婚那天,再给你一枚更好的。”


        

乔诗涵:!!!磕到了磕到了!


        

她激动地想要翻出手机继续拍照,但掏到一半却发现,啊哦,手机不在自己这里了。


        

“枭爷不是说要追求我吗?”


        

阮清颜巧笑嫣然地望着他,眸底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那就等我先同意你的追求后,再说要不要答应求婚的事情吧。”


        

傅景枭:“……”


        

闻言,他的指尖倏尔顿了一下。


        

这才察觉到自己似乎给自己挖了个大坑,望着女孩的眼眸也不由得深邃些许。


        

但他却只是敛眸轻笑,那笑容里尽是无奈与纵容,“好,都依颜颜的。”


        

旁边围观吃瓜的宾客们已经快酸死了。


        

那些曾经肖想过傅景枭的名媛,恨不得自己才是那个女主角,而那些本想试图接近阮清颜的绅士,也立刻被劝退了……


        

傅家和苏家才该是门当户对的。


        

唯一的继承人和唯一的掌上明珠,听起来便是天造地设,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一样,天命之中他们便该珠联璧合。


        

这场让人酸成柠檬精的大戏看完了。


        

宾客们逐渐散去,乔诗涵讨回自己的手机后,本也想趁此跟着人流溜走……


        

但一道冷凛的嗓音却倏然响起,让乔诗涵瞬间惊起了一身冷汗,“乔小姐。”


        

乔诗涵像石雕般僵硬地顿住了步子。


        

她大眼睛慌乱地四处乱瞟,握紧自己的手机小心脏跳得飞快,她甚至感觉……


        

可爱的小脑袋马上要跟自己分离啦!


        

“枭、枭爷。”乔诗涵僵硬地转过身来,她赔着笑容唯唯诺诺地望向男人。


        

甚至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他的眼睛。


        

傅景枭狭长的眼眸微眯,他敛眸淡漠地扫了女人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在她的手机上。


        

乔诗涵自然也察觉到了这道视线……


        

她感觉手机有些烫手,犹豫着要不要将它丢出去保命,但还没等她做好决定,一道黑影便倏然从她身前覆了过去。


        

“啊我的……”乔诗涵正想惊呼。


        

但是考虑到自己的脑袋,她便硬生生地将呼喊咽了回去,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傅景枭将自己那可怜的小手机给抢了过去。


        

她小声嘟囔,“我、我的手机……”


        

然而傅景枭并没有要理她的意思,甚至根本没有要求乔诗涵解锁,便直接利落地自建程序破了她的密码,翻出她的相册。


        

他跟阮清颜的合影赫然就躺在里面。


        

不只是他吻她时被偷拍的那张,还有无数张两人跳舞时被拍的照片。


        

有几张角度拍得极好,颜颜望着他的目光很深情,还有她贴在自己怀里的模样……


        

傅景枭不着痕迹地轻勾了下唇瓣。


        

但他迅速便将笑意敛了回去,随后冷傲地撩了撩眼眸看向乔诗涵。


        

“那个……”乔诗涵有点小慌,她小脑袋瓜迅速转着,“我不是故意偷拍你们的……都是意外,是误会,我可以解释的。”


        

但傅景枭并未应声,只是凝着黑如点漆的墨瞳看着她,周身皆是疏离的冷气。


        

“要不然……”乔诗涵灵光乍现,“枭爷,我把这些照片都发给你吧!”


        

毕竟傅景枭现在正在追求阮清颜。


        

虽然她合理怀疑,这两人的关系绝不仅仅于此,但是她当然不敢拆穿些什么,不过把照片送给他肯定不会出错的吧!


        

然而就在乔诗涵想得极好的时候,却听傅景枭冷冷启唇,声线淡漠,“你以为我会对这些照片感兴趣?”


        

乔诗涵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


        

她茫然地看向傅景枭:?????


        

刚刚不是这个男人当众宣布,说他要追求女神姐姐的吗?会不感兴趣??


        

“那……”乔诗涵踌躇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景枭神情凉淡,那双漠然冷傲的眼眸让人看不出情绪,“不过既然乔小姐主动想发的话,我可以勉强把助理邮箱给你。”


        

乔诗涵歪了下脑袋:……呱?


        

她没反应过来这个男人的意思,却见手机倏然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她当即将各种疑惑抛诸脑后,立刻伸手去接!


        

幸好手机稳稳地掉进自己怀里。


        

“呼……”乔诗涵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她抬起眼眸,正想再问些什么。


        

却见眼前早就没有了傅景枭的身影!


        

乔诗涵的神情有点复杂,她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手机,“什么乱七八糟的……那我到底要不要把照片发过去嘛……”


        

她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往甜品区走。


        

然而正当她准备扫荡甜品时,却不经意间扫到酒水的区域,倏一定睛!


        

便见傅景枭此时正站在女神姐姐面前。


        

男人公开求爱后愈发放肆,也不顾身旁还有别人,直接将手揽在了阮清颜的腰间,然后低首轻抵着她的额头,似乎在说悄悄话。


        

阮清颜手里捏着一杯香槟酒……


        

她不满地撅起了小嘴,好像在跟男人理论些什么,刚刚还在乔诗涵这里冷傲得要命的傅景枭此时却是低眉敛目,卑微得不能再卑微,将所有的高傲和架子都放了下来。


        

“不许喝酒,嗯?”他眉梢轻蹙着。


        

“就一滴滴……”阮清颜试图挣扎,但下一秒手里的酒杯就被男人抢了过去。


        

乔诗涵连连摇头,“啧啧啧……”


        

凭借她多年看小说的经验,看到这样一幕还有什么不明白,没想到啊没想到——人间阎王在爱情面前竟然还是个死傲娇!


        

想要跟女神姐姐的照片就要嘛……


        

光明正大地要一要怎么了,居然还装。


        

“咳……”乔诗涵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板,她捏着嗓子,模仿着傅景枭有样学样,“你以为我会对这些照片感兴趣?不过既然乔小姐主动想发的话,我可以勉强把助理的邮箱给你。”


        

她刚学完就没忍住捂嘴嘲笑出声。


        

一边笑着一边转身,却在刚转过身来时撞进一个怀抱里,“嗷嗷嗷痛痛痛……”


        

乔诗涵立刻抬手捂住撞得生疼的额头。


        

她眼睛里噙着眼泪抬起头,“你……”


        

小姑娘正准备埋怨,但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却立刻将所有的埋怨憋了回去。


        

“呃……”云谏也没想到会撞到他。


        

他只是接到傅景枭的命令,过来跟乔诗涵要一下照片,结果谁知道她突然就转了身,猝不及防就撞上了他坚硬的胸膛!


        

云谏好歹是傅景枭身边的半个保镖,也是练过的,撞得乔诗涵额头通红。


        

他一脸尴尬,“抱歉乔小姐,我没想到你会转身……我来找你要照片的。”


        

“没事没事。”乔诗涵慌忙地摆手。


        

虽然她是个大小姐脾气,但发火也是分对象的,傅景枭身边的云谏和月影谁敢惹呜呜。


        

她懊恼地揉着自己的脑袋,“照片在手机里有点大,你给我个邮箱吧。”


        

于是云谏便将邮箱地址交给了乔诗涵。


        

……


        

与此同时,凤都顾氏家族。


        

顾怡娴回家后便气得将自己关起来,她委屈地捂着红肿的脸蛋,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落着,顾母心疼地站在门口……


        

“娴儿乖,别哭了,你爸不是故意的。”


        

“他就是故意的!”顾怡娴闹着脾气,“我根本没做错,他凭什么要打我!”


        

不就是质疑一下了苏清颜的礼服吗。


        

况且明明是唐婉先说的,她还想着帮苏清颜澄清呢,免得她穿假货在圈里丢脸,再说就算那小贱人洗白了又怎样!


        

假的成不了真,她根本不可能是雪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