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239章 我保证你从此千杯不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立刻嫌弃地将手机挪远。


        

她黛眉轻轻地蹙了下,美眸斜睨了眼手里的手机,像是看着炸药包般恨不得将她丢开,直到姜姒那边反复传来——


        

“歪?颜妞儿?妞儿啊你还活着吗?”


        

阮清颜的眼角狠狠地跳了下,她闭了闭眼眸揉摁着眉心,这才将手机挪回到耳边,但正准备应声时却对上傅景枭的眸……


        

男人此刻将她圈在自己的身下。


        

以极为霸道且暧昧的姿势,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眸光幽幽得似是有些深意。


        

大概是心有灵犀,也习惯了这个男人的掌控欲,阮清颜立刻乖巧地打开免提,然后咬牙切齿地应道,“……活着。”


        

“噢。”姜姒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


        

顿了顿后又重新扬高语调,“出来喝酒啊宝贝儿!你回凤都我们还没聚过呢!”


        

听到喝酒……傅景枭眸色倏地一沉。


        

阮清颜今晚本就不想出去,再加上这只巨婴趴在自己身上,估量着自己今晚也是难逃一劫,干脆道,“今晚不喝。”


        

言下之意就是……改天可以啊!


        

阮清颜向来对酒来者不拒,奈何她酒量实在不行,哪怕之前发明的小药丸都没功效,她早晚要把自己的酒量练起来。


        

“啧。”姜姒瞬间便失望了下来。


        

她此时坐在吧台处,修长白皙的手指端着一杯红酒,漫不经心地抚着那高脚杯。


        

女人戴着墨镜露出嫣红的唇,一袭艳红长裙勾勒出姣好的身段,一双白腿在冬日的季节格格不入,身旁围着不少搭讪的男人。


        

姜姒慵懒地单手杵着腮,“重色轻友。”


        

闻言,阮清颜弯唇轻轻地笑了声,她单手搂着傅景枭的脖颈,另一只手拿着电话跟她聊到,“明晚吧,我今晚有人了。”


        

偏偏那人现在还就趴在她的身上。


        

一只大掌不安分地扶着她的腰,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时不时就想撩开衣角溜进去……


        

阮清颜斜眸睨他一眼,警示一般。


        

收到老婆的指令,傅景枭手上的动作立刻顿住,他佯装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平时深邃的眼眸此刻尽是清明,干净得像一汪泉。


        

“嗯?”他故作茫然地抬眸望着女孩。


        

但是搂在她腰间的手臂,却霸道专制地收紧了很多,炙热的掌心隔着她的礼服,滚烫得似乎能让她触及她的温度……


        

“明晚啊。”姜姒百无聊赖地思索着。


        

她勉强地答应了下来,“也行,那你不准放我鸽子啊,我可给你准备了好酒!”


        

一听姜姒邀请阮清颜喝酒还被应允,傅景枭的眸色倏地暗沉了下,直接伸手撩开女孩的衣角,然后便不安分地滑了进去!


        

“嗯……”一道轻吟的声音倏地响起。


        

姜姒刚向阮清颜发出喝酒的邀约,便突然不适时宜地听到奇怪的声音。


        

纯洁的小姒姒:……?


        

阮清颜没想到狗男人会在此刻偷袭,而刚趁机捏了下她小腰的男人,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将手收了回来。


        

然后假装自己刚刚什么都没做过的模样。


        

他偏了偏头,抱着阮清颜的腰,轻轻枕在他的胸前,闭了闭眼睛假装想睡。


        

阮清颜气得伸手用力推了下他的脑袋。


        

但傅景枭纹丝不动,随后又极厚脸皮地往上蹭了蹭,寻了处舒适柔软的地方枕,“别乱动,困了……让我抱一会儿。”


        

可偏偏他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还刻意仰了仰下颌,凑近那手机的方向。


        

于是便一字不落地落入姜姒的耳中。


        

纯洁的小姒姒:“……”


        

“啧。”她不由得再次轻啧了声,突然感觉自己手里的酒都不香了,“行了,不打扰你们夫妻俩浓情蜜意了,别放我鸽子啊!”


        

“嗯……嗯~”正常的回应再次语调上扬。


        

傅景枭似乎很不情愿她去喝酒,稍微偏了下他的头,隔着礼服,将唇瓣印在她的身前,灼热的气息不经意间喷洒出来。


        

阮清颜蹙眉,慌乱之中立刻挂断电话。


        

纯洁的被挂断电话的小姒姒:“……”


        

“哎。”她不由得绵长地轻叹了口气,“爱情使人盲目,爱情使人堕落。”


        

她这辈子是绝对不要跟爱情沾边的!


        

阮清颜挂断电话之后,将手机扔到旁边就翻身坐了起来,她美眸里夹杂着一丝丝怒意,双手环在身前审视般的看着男人。


        

她轻轻地挑了下眉,“你想干嘛?”


        

“我想……”傅景枭的话音突然顿了下。


        

他思量片刻后终究还是没说出口,只是抿了抿唇瓣,然后抬起那双清澈得好似泉水般的眼睛,“我做什么了吗?”


        

阮清颜默默地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她绝非不能识别绿茶的人,只是想给这个男人点面子,不打算当面拆穿!


        

“傅景枭。”阮清颜认真地叫着他的名字,流露出的神情很是凝肃,“你……唔!”


        

但就在她准备教训下这个男人的时候,唇瓣却倏地被两片炙热霸道地封住。


        

傅景枭根本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伸手将她搂回怀中,然后便低首攫取了那两片柔软的唇,直接炽烈地加深了一吻!


        

“唔……”阮清颜被迫扬起了脸蛋。


        

她承接着男人火热的亲吻,那席卷一切的强势深吻,几乎要将她的呼吸全部掠夺,一寸寸地侵袭着她的每一处感官。


        

下一秒,她便倏然觉得身体腾空。


        

便是傅景枭拖着她蓦然站起了身来,然后箭步流星地向楼上卧室走去!


        

浪漫的暖黄色氛围灯衬托出两抹轮廓,窗棂处的窗帘摇摆时,夜空中的星星都逐渐闭上眼睛,害羞地隐匿到云层里……


        

……


        

翌日清晨,傅景枭可谓神清气爽。


        

一袭笔挺的西装修饰着颀长的身形,男人站在穿衣镜前理着领带,下颌微微仰起似傲雪凌霜,周身尽是清冷禁欲得气息……


        

唯有喉结处的一抹红显得格格不入。


        

“你怎么起这么早……”阮清颜小声嘟囔了一句,她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面向他。


        

女孩睡眼惺忪地掀了掀眼皮,随后眯眸望向已经穿戴整齐的道貌岸然的禽兽。


        

傅景枭系好领带,他稳健阔步地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大掌轻抚着她的脸蛋,“公司有点事,一会儿起来记得吃早餐,嗯?”


        

“喔。”阮清颜撅了下小嘴懒懒地应声。


        

她抬手本想挥别他,但胳膊抬起的那个瞬间却扯到了别处,酸得倒吸一口凉气,“那你今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啊?”


        

闻言,傅景枭倏然想起昨晚的电话。


        

他敛眸望着懒洋洋的女孩,倏地低低笑了声,“我若不回来你就可以跑出去喝酒了?”


        

“你回来我也能。”阮清颜不满地辩驳。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阻止她喝酒!


        

傅景枭已经深知她的酒品,知道自己阻拦不住,“晚上把酒吧位置发给我。”


        

阮清颜困得又闭上了眼睛没有理他。


        

“听到了没有?”男人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指腹轻轻摩挲着那细腻的肌肤。


        

他随后俯身,微凉的唇瓣贴在她的耳边警告道,“你若是敢不告诉我……就最好别让我晚上抓到你,抓到后,锁起来。”


        

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出去跟别人喝酒!


        

“知道啦。”阮清颜撩了下眼皮,她没好气地戳了两下男人的腰,“我不会喝醉的……到时候把地址发你来接我总行吧?”


        

“嗯。”傅景枭这才满意地应了声。


        

但他显然是不信前半句话的,不过也深知阻拦无果,算了,喝醉了把她接回来就是,只要不让别人欺负了她怎么都行。


        

傅景枭低眸轻轻地啄了下她的唇,“记得吃点早餐,记得把地址给我。”


        

阮清颜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然后伸手把男人推开,懒散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又很快便回到了甜美的梦乡里。


        

傅景枭看着她的背影几乎被气笑了。


        

他无奈地轻轻摇了下头,但眸底却尽是纵容与宠溺,好似目光中只容得下她一人,也愿意无条件纵着她做任何事情。


        

男人转身离开主卧,轻手轻脚地为她带上了房门,然后跟春芙吩咐了早餐的事,又安排月影务必在阮清颜出门后保护好她,然后才放心地驱车前往公司。


        

……


        

是夜,百花深处PERI BAR。


        

璀璨绚烂的灯光摇曳在酒吧的中央舞池,精致奢华的装潢,来往宾客的身份,显然都要比南城那家百花深处高贵得多……


        

“凤都也有百花深处?”


        

阮清颜眼尾轻轻地撩了下,美眸流转着些许波光,打量着周围的装潢。


        

姜姒慵懒地单手托腮,笑容妩媚,“当然啊,不过凤都的花儿可跟南城不一样,在档次这方面差距可是蛮大的。”


        

百花深处是凤都商圈内的高端娱乐场所,但目标顾客却并非豪门的少爷千金,而是各领域的尖端人才,以及艺术圈的大佬和娱乐圈的明星们,名门贵族反倒来得少。


        

阮清颜扫了一圈发现确实没有熟面孔。


        

至少那日来参加她认亲宴的人,都未曾见出现在现场,倒也没有被认出的顾虑。


        

“帅哥~”姜姒懒散地往吧台上一趴。


        

她妩媚地轻抛了个媚眼,“来杯sober。”


        

吧台的调酒师抬手向她比了个ok,然后便拿起他的调酒工具,游刃有余地调制起来。


        

姜姒神秘地眨了下眼睛,“这可是我特意为你研究的一款酒,喝不醉的。”


        

毕竟这压根就是果汁毫无酒精含量,但是这话她是绝对不敢告诉阮清颜的!


        

“美女,你的sober。”调酒师很快便将酒调好,然后便顺着吧台桌面推了过来。


        

姜姒弯唇笑望阮清颜,“尝尝。”


        

“不会醉?”阮清颜狐疑地斜眸睨她一眼,然后再低眸打量自己面前的酒杯。


        

呈倒三角形状的鸡尾酒杯精致小巧,酒水是清而干净的渐变冰蓝色,浪漫的颜色在酒吧的灯光下显得更加迷人……


        

阮清颜抱着好奇地心态尝了一口,醇香的味道瞬间在唇齿间弥漫开来,有一种独特的酒香和果香,口感甚至还很有层次。


        

“怎么样?”姜姒兴奋地凑近望着她。


        

阮清颜满意地弯了下唇,眼尾撩起时潋滟着波光,“确实还不错。”


        

姜姒:“……”那必须得不错啊。


        

她咨询了好多调酒师,才整出这么一个能调出酒味但不含任何酒精浓度的果汁。


        

姜姒巧笑嫣然,“那你可记得,以后来百花深处就只准点这一款酒,而且也只有你有资格点,保证我家颜妞儿从此千杯不醉!”


        

她暧昧地向阮清颜眨了眨眼睛,然后伸手挽住她的胳膊,“姐妹是不是很爱你?”


        

姜姒说着便噘嘴要朝阮清颜亲过去。


        

阮清颜散漫地斜眸淡睨,她放下手里的酒杯,正准备将她推开,但一道熟悉的声音却倏然间响了起来,“苏小姐?”


        

闻言,阮清颜眉梢轻轻地蹙了下。


        

还未抬眸看到那人的脸,她便已经分辨出了声音的来源,她指腹轻轻摩挲着酒杯,敛着眸嘲讽般的轻勾了下唇,“顾小姐。”


        

顾怡娴没想到会在百花深处见到她。


        

毕竟这里聚集的都是各界尖端人才,怎么想都不太符合这草包千金的身份……


        

“好巧。”顾怡娴轻轻地挑了下眉。


        

她一边跟阮清颜打着招呼,一边走到吧台前熟稔地点了几杯酒,而且还刻意用了西斯国的语言,时不时向阮清颜那里瞥一眼。


        

但令她失望的是,竟然并未从这个土包的神情里看出丝毫的崇拜或窘迫之意。


        

阮清颜反倒是闲散至极,捏着那杯鸡尾酒慢条斯理地轻晃,时不时低眸瞥两口,似对她的西斯语根本就不感兴趣……


        

“没想到苏小姐也喜欢这家酒吧。”


        

顾怡娴轻轻地笑了下,她将自己点的其中一杯酒,推到了阮清颜的面前道,“这款是百花深处的限量酒,一般人点不到,不过我是这儿的会员,苏小姐要不要尝尝?”


        

阮清颜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不理。


        

姜姒更是冷笑一声,对于顾怡娴这般态度嗤之以鼻,甚至拉着姐妹就想离开。


        

见阮清颜如此不给自己面子,顾怡娴变了脸色,她倏然出声,“苏小姐。”


        

-


        

我愿以七一子的项上人头祭天,保佑我明天考试顺利,保佑宝贝们中考会考高考期末考统统顺利(拔刀.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