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240章 我傅景枭的妻,不许别人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怡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情绪。


        

她收敛起表面所有的不悦,重新端起一抹温婉的笑容,“之前确实是我的错。”


        

阮清颜漫不经心地轻撩了下眼皮。


        

她的神情很是散漫,似乎并未将对方放在眼里,仅仅处于礼貌抬眸瞥了她一眼,然后便兀自品尝着自己的酒并未应声。


        

“这样吧。”顾怡娴友善地笑了笑。


        

她将其中一杯酒推到阮清颜面前,然后自己端起另一杯,“我敬苏小姐一杯,就当是为我之前犯下的错误赔礼道歉了。”


        

“嗤。”姜姒嘲讽般的冷笑了一声。


        

她对于顾怡娴这种行为极为不屑,但毕竟有她家宝贝颜妞儿在,她也就在旁边安分得看个笑话,还不是出手的时候。


        

阮清颜红唇轻翘,“道歉?”


        

她意味深长地抬眸看了顾怡娴一眼,随后又瞥了眼那杯推到自己面前的酒。


        

“好啊。”阮清颜并不喜欢仰着头跟别人说话,于是她便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来。


        

顾怡娴本是站在她身边的,而阮清颜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由于姿势不同,她之前呈更压迫的睥睨般的态势……


        

但现在却完全被扭转了过来!


        

阮清颜身材高挑,虽只是一条修身酒红色过膝裙,踩着一双黑色马丁靴,却仍比穿着高跟鞋的顾怡娴要高上些许。


        

“既然这样。”阮清颜唇角漾起笑意,“顾小姐不如先说说要为哪件事道歉?”


        

闻言,顾怡娴唇角的笑容瞬间僵住。


        

偏偏阮清颜懒散地倾了倾身,“或者说是要道歉的是太多……一个个来?”


        

顾怡娴气得几乎快要捏碎手里的杯子。


        

但她表面仍旧尽量保持端庄,“苏小姐,这样咄咄逼人就不合适了吧?”


        

“咄咄逼人?”阮清颜微笑,“顾小姐,我给你脸你自己不要没关系,但是在公众场合随地乱丢垃圾就过分了。”


        

表面上虚伪地装着样子,实际上却不知打了什么鬼主意,她可不想给她什么面子。


        

顾怡娴脸色微微发白,“苏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来跟你道歉想解除误会,你的家教就教你这样待人?”


        

“啪——”一道玻璃碎裂声倏地响起。


        

阮清颜的手指微微用力,掌心里的那只高脚杯,便猝不及防地倏然碎成了几片,酒水也瞬间从酒杯里迸发了出来……


        

见状,顾怡娴连忙向后退了几步。


        

她震惊地看向阮清颜,“你……!”


        

“我什么我?”阮清颜仍旧神色清冷,她缓缓抬眸,然后不以为然地将手里的碎片扔掉,随后向身旁的姜姒摊开掌心。


        

顾怡娴本以为她怎么都会被划破手。


        

可在她摊开掌心的那个瞬间,却发现那双白皙细腻的手上竟没有任何划痕!


        

对于阮清颜而言,捏爆这个杯子就像捏碎泡沫那样简单,她慢条斯理地擦拭掌心,还似笑非笑地抬眸看了她一眼……


        

顾怡娴只觉得背后蓦地腾起一阵凉意。


        

她心底隐约发颤,再次对上阮清颜的目光时,却似堕入地狱般森冷阴凉,甚至还感觉自己背后有一股阴风凉凉刮过。


        

顾怡娴吓得立刻转身回头看了一眼。


        

可身后是热辣的舞池,音乐的喧嚣与五光十色的氛围与她的心境相差甚远。


        

“顾小姐。”阮清颜缓缓地向她走近。


        

顾怡娴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她倏然想起那日在King's时被她折断手指的事情!


        

于是当即条件反射地将一只手背到身后。


        

顾怡娴轻抿了下唇,她正准备说些什么,抬眸时却不经意间瞥见一抹人影!


        

于是,她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瞬息万变。


        

顾怡娴倏然眼含泪水,“苏小姐,我知道你可能不想原谅我……但我确实本没有那个心思,我真的全都是为你好而已。”


        

她突然的变脸让姜姒都愣了两下。


        

顾怡娴委屈地咬着下唇,那双化着精致妆容的脸蛋楚楚可怜,看起来极容易引得男人的同情,恨不得捧在手心里……


        

“真的。”她泫然欲泣地轻轻抽泣。


        

阮清颜眉梢轻蹙两下,她当然也察觉到了顾怡娴的态度变化,只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她警惕地眯起美眸打量着她。


        

顾怡娴再次执着地端着酒杯向她走近。


        

尔后抬起一双泪眼,“苏小姐,再次恳请你可以接受我的道……啊!”


        

只是这次还未等顾怡娴的话说完,她却好似被什么绊了一下,然后直接往阮清颜的身后扑了过去,手里端着的酒水……


        

猝不及防地往阮清颜所在的方向洒去。


        

“颜妞儿!”姜姒眼瞳骤然缩了下。


        

她本想伸手将阮清颜拉开,却是她自己先反应了过来,手撑着身后的吧台蓦地一避,不经意转眸时便得到了她要的答案……


        

原来是傅景枭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


        

怪不得顾怡娴会突然变脸,而此刻假装摔倒后,不要脸地往傅景枭怀里扑去!


        

“啊……”顾怡娴还娇羞地呻吟一声。


        

阮清颜周身的气息瞬间便冷了下来,她眸光冰凉地往顾怡娴身上一扫。


        

刚刚往自己这边洒过来的酒水顺利避开。


        

此刻见她往自己老公怀里扑,阮清颜蓦然伸手攥住她的手腕,用力!


        

“嘶啊!”顾怡娴不由得痛呼出声。


        

可还未等她彻底反应过来痛感,下一秒,一杯酒直接尽数泼到了她的脸上。


        

冰凉的触感让顾怡娴一时间失了态,她大声地尖叫出来,“啊——啊!”


        

整个人都伴随着泼来的酒水清醒很多。


        

傅景枭早便收到阮清颜的短信,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后,他便立刻赶到了百花深处……


        

然后便看到了顾怡娴上演的这出大戏。


        

眼见着她向自己扑过来,男人眉眼间迅速浮上浓重的厌恶,毫不犹豫地向旁避开。


        

阮清颜就恰好在这时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回来直接不留情地泼了她一身酒!


        

“苏清颜!你……”


        

顾怡娴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当即恼怒地抬头瞪向了阮清颜。


        

但在看到她身后那优雅矜贵的男人时,所有想辱骂出口的话都瞬间哽了回去,可怒火依旧在自己的胸腔里疯狂燃烧。


        

贱人!这个贱人!竟然敢泼她!


        

阮清颜冰眸微睨,声线清冷,“如果顾小姐还不够清醒,我不介意再多送你一杯。”


        

“你……”顾怡娴只是咬着牙。


        

她心里已经气到不行,而这整杯酒顺着头顶浇下来,让她精心打理过的头发,黏腻地贴在了自己的妆容上,昂贵的限量款长裙也浸着酒,像口香糖似的粘在身上。


        

她真恨不得直接将衣服全部脱掉!


        

“苏小姐……”顾怡娴又瞬间变脸。


        

依然是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不敢置信且失望地看着她,“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对我?”


        

就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那般。


        

顾怡娴极力做出自己委屈的模样,想将所有的黑锅全部丢到阮清颜身上,试图诋毁她在傅景枭面前的形象……


        

她相信傅景枭根本就不可能爱她。


        

毕竟,他连苏清颜的认亲宴都没出席,可见傅家对这个儿媳根本就不重视!


        

“苏小姐,我已经很真心实意地道歉了。”


        

顾怡娴抬手抹着眼泪,“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但既然你觉得是我的错,我认就好了,我道歉,你别生气。”


        

姜姒在旁边大无语地翻了无数白眼。


        

“顾怡娴。”阮清颜的眸里似淬了冰。


        

她本就天生一双精致的桃花眸,在酒吧耀眼的灯光里,那种与众俱来的清绝气质,让她更像是冰美人那般与众不同。


        

阮清颜倏然伸手擒住顾怡娴的下巴,不顾她喊痛,紧紧地捏着,抬起她的脸。


        

她声线凉淡,“我不直接跟你动手,是希望你早点自觉认清自己是个垃圾,而不是让你在我面前得寸进尺。”


        

闻言,顾怡娴轻轻地磨了下后槽牙。


        

这个贱人竟然敢说自己是垃圾!


        

“往有妇之夫的男人身上扑。”阮清颜低眸睥睨地扫她一眼,“你这颗头长在脖子上,看来还真是灌点水就能当水晶球。”


        

顾怡娴不懂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便听姜姒补充笑道,“还是随便晃两下就能飘雪花的那种。”


        

闻言,傅景枭不由敛眸低笑了一声。


        

他是向来知道阮清颜脾气不好,却没想到她怼起人来的时候,更像个有趣的小辣椒。


        

顾怡娴看到他笑就更觉得丢人了。


        

“苏小姐,你怎么能这样……”她脸蛋憋得通红,但还是想装出柔弱的模样。


        

阮清颜可不想陪她演戏,“别装了,我老公可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顾小姐想勾引有妇之夫,也该先弄清楚对方喜欢哪类,不是所有男人都是你露点肉就能勾引到的。”


        

她眉梢轻挑,瞥了眼顾怡娴的胸。


        

顾怡娴今天穿的恰好是一件V领大长裙,刚刚往傅景枭身上扑的时候,领口暴露得愈发多了,露出一片雪白……


        

她立刻便慌张地伸手护住胸口。


        

被羞辱得脸蛋涨红,“苏清颜!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这种粗鄙不堪的话!”


        

“粗鄙不堪?”阮清颜歪头轻笑,“那也比不得顾小姐当众卖肉粗鄙啊。”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亲昵地挽住傅景枭。


        

女孩仰起脸蛋望向男人,笑容甜蜜璀璨得不似平常,“你说对吗?老公。”


        

阮清颜还刻意捏着嗓子,用娇滴滴软糯糯地嗓音喊着他,撒娇撒得能掐出水儿来。


        

顾怡娴颇感恶心得向她投去鄙夷的目光。


        

真不明白她哪来的优越感,还敢这样娇滴滴跟枭爷撒娇,枭爷怎么可能喜……


        

“嗯。”但傅景枭却倏然应了一下。


        

他敛眸望着身旁的女孩,然后将手臂从她的臂弯里抽了出来。


        

见状,顾怡娴的心底一喜——她就知道傅景枭肯定对这个女人没……


        

但下一秒,傅景枭却倏然伸手,直接环住阮清颜的腰将她揽入了怀里!


        

顾怡娴蓦地瞪大了眼眸看着两人。


        

傅景枭低眉敛目,他望着被圈在自己怀里的女孩,纤长的睫毛微微垂落下来,眸中尽是宠溺与纵容,“颜颜说的都对。”


        

“不过……”他的嗓音逐渐软了下来。


        

然后缓缓地弯下了腰,放低姿态凑近女孩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别的女人……哪里有我们家颜颜好看。”


        

顾怡娴在旁边差点气得一口血喷出来。


        

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傅景枭竟如此公然纵容苏清颜,而且还当着她的面秀恩爱,说出这样明目张胆捧一踩一的话!


        

偏偏阮清颜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放肆地揉着他的头发道,“你最乖。”


        

傅景枭很是满意地轻轻勾了下唇。


        

顾怡娴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她从不曾想过,那优雅矜贵且高高在上的傅氏枭爷,竟也会有如此卑微和乖软的模样……


        

而且竟然是对着另外一个女人!


        

一时间,她甚至忘了身上那种黏腻的恶心感,也忘了自己此刻有多狼狈,整个人都仿佛灵魂出窍一般。


        

嫉妒,不甘。


        

凭什么拥有这一切的女人不是自己……


        

顾怡娴就愣愣地站在旁边看着,可就在这酒吧的灯红酒绿间,她却倏地察觉到一阵阴风袭来,让她蓦然回归了清醒!


        

“砰——”一道巨大的响动倏地响起。


        

在旁边吃瓜吃狗粮腻了的姜姒,倏地用脚尖掀起一把凳子,然后便直接朝着顾怡娴踢了过去,吓得她向后一个踉跄!


        

可避之不及,那三角凳的凳子腿直接分别穿过她两臂与身体间的空隙,以及两腿处,将她整个人都钉到了背后的墙上!


        

“你!”顾怡娴自觉此刻姿势羞耻。


        

而如此大的动静,也引得了酒吧内更多顾客的围观,甚至还有人拿出手机来拍。


        

傅景枭也不知何时收敛起那乖软的表情,他狭长的丹凤眸陡然眯起,他并未抬眸,却是抬手掀起附近酒桌的桌布。


        

然后扬手便向顾怡娴甩了过去!


        

颜颜不想让他看,他自己也不想看……那他便绝不会看她哪怕一眼。


        

“啊——”顾怡娴的头倏然被蒙住。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她陷入恐惧,耳畔只缓缓地响起皮鞋踩着地面的声音。


        

“顾怡娴。”一道阴沉森冷的嗓音响起,“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觉得我傅景枭的妻子是可以随意欺负的?”


        

他傅景枭的妻,向来不许他人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