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242章 枭爷,您的脑子还好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景枭这段时间确实很忙,即便回家后也有工作要处理,书房里亮着明晃晃的灯。


        

男人重新穿好西装系好领带,正襟危坐于书桌前,举手投足间皆是运筹帷幄之态,外语口语流利且声线沉稳磁性。


        

而阮清颜沐浴后便裹着浴袍钻回被窝。


        

她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跟回了家的姜姒开着视频,“你确定能弄到?”


        

“肯定啊。”姜姒美滋滋地敷着面膜。


        

她一边抚着面膜纸,一边口齿不清地回答道,“不过,你要的那样东西最近在竞拍,听说星宿集团好像也有点兴趣哦。”


        

闻言,阮清颜的指尖微微顿了一下。


        

她眉眼间显然浮现出些许迟疑,在得知星宿集团也想要之后,不由得开始考虑要不要放弃,虽然她想要弄到这样东西……


        

也不过是打算给傅景枭做生日礼物而已。


        

“啧啧啧看你紧张的。”姜姒挑眉,面膜纸都跟着动了动,“这可不像你啊颜妞儿!爱情这东西果然使人盲目。”


        

阮清颜轻撩了下眼尾微笑地看着她。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女孩唇角轻轻翘起,看起来好似露出了笑容,可若是仔细观察那稍冷的眼眸,熟悉她的人便知道这是危险的信号了。


        

“行行我不说了。”姜姒立马举手投降,“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星宿那边没有势在必得的意思,估计也就是日常竞标罢了。”


        

毕竟所有的商人都是逐利的,看到哪样东西有利可图便会去试一手。


        

“嗯。”阮清颜轻轻地抿了下唇瓣。


        

但她还是不想再跟星宿集团继续仇上加仇了,“那你看情况,如果星宿非要抢,那流光就放弃竞标,我再想别的办法。”


        

姜姒又感慨万千地轻啧了一声。


        

她看向阮清颜的眼神都变了,“得,你真的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搞事业搞钱的阮清颜了,我现在该叫你傅太太。”


        

阮清颜:“……”


        

她扫了姜姒一记冷眼,随后面无表情、声线冰冷地道,“我挂了。”


        

“啊别……嘟嘟嘟!”


        

然而姜姒阻止的话音还未落下,电脑里便传来忙音,视频界面陡然黑了。


        

她轻撇了下唇瓣,伸手摘掉敷在脸上的面膜,叹了口气然后便坐直身体来,帮她的大老板给自己的小娇夫买生日礼物。


        

……


        

凌晨,傅景枭终于结束了跨国会议。


        

男人眉眼间稍显疲倦,他倚着座椅阖上眼眸休憩了片刻,抬手轻轻揉摁着有些胀痛的眉梢,然后便睁眼看了眼时间。


        

已近凌晨三点,颜颜应该已经睡了。


        

傅景枭轻抿了下唇瓣站起身,正准备先去次卧洗个澡,但手机却倏地响了起来。


        

他漫不经心地斜眸睨了眼,挂上蓝牙耳机接起电话,一边解开领带脱掉西装外套,一边嗓音稍许疲惫地道,“深更半夜你不睡觉?”


        

“哈?”叶夭愣了愣将手机拿下来。


        

他看了眼屏幕上的时间,“这才几点?凌晨三点!我们年轻人的夜生活刚开始好伐!”


        

傅景枭正解着衬衣袖口的纽扣。


        

他手指上的动作顿了顿,随后紧紧地拧起了眉,“你的意思是我很老?”


        

叶夭从大BOSS的口吻里察觉到了一丝丝危险,他求生欲极强,“没有!怎么可能!枭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呵呵呵……”


        

被傅景枭削掉了脑袋是小事,但要是霸总一怒之下扣掉他年终奖就是大事了!


        

“枭爷,我有正事。”叶夭立刻恢复正经。


        

傅景枭敛了敛眉眼,拿着手机向次卧的方向走去,叶夭开门见山地汇报道,“您前段时间不是看上一座岛吗?”


        

“嗯。”男人嗓音微沉地应了声。


        

提及到这座岛,他终于暂时停下了手上的事情,“有别人想跟我抢这座岛?”


        

他最近在筹备跟阮清颜求婚的事情。


        

恰好境内有座私人岛屿拍卖,他便思忖着想将这座岛买下来,不管是求婚还是在岛上举办婚礼,都是不错的选择……


        

再不济也能送给小娇妻当玩具玩儿。


        

“对……”叶夭声音有些弱弱地应道,“而且对方好像势在必得的样子,我不太确定能不能保证把这座岛拍下来。”


        

闻言,傅景枭紧紧地蹙起了双眉。


        

他眸色沉下些许,口吻笃沉,“这座岛我要定了,不管多少钱不管用什么手段,你给我想办法把这座岛拍下来。”


        

“啊这……”叶夭为难地摸了下鼻尖。


        

主要是流光集团确实难搞,而且姜姒那丫的为了弄到这座岛,也是丧心病狂不择手段,他还真有点玩不过那个女人。


        

傅景枭眼眸微眯,“办不到?”


        

“不是!”叶夭立刻挺直腰板否认,他沉吟片刻后信誓旦旦地道,“行,为了我们大BOSS的幸福,我就跟姜姒拼了!”


        

不就是个娘们吗?他叶夭在这圈里混了这么多年,还能怕了一个娘们不成?


        

叶夭重新燃起激情,“枭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流光集团任何一点机……”


        

“谁?”傅景枭倏地打断了他的话。


        

听到那极令他敏感地几个字,男人的眸光倏然凝了一下,“想要那座岛的是谁?”


        

“啊?就流光集团啊。”叶夭倒是答得理所当然,他尚且不知自家大BOSS跟流光集团那边那位卿卿我我恩恩爱爱。


        

闻言,傅景枭的双眉紧紧地蹙起。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的想法竟然又跟流光集团撞上了,只是颜颜要那座小岛做什么?


        

“放手。”傅景枭倏然嗓音沉澈地道。


        

叶夭忙不迭地点头,“枭爷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把岛从流光集团的手里抢过……等会儿您刚刚说要什么?”


        

他说到一半突然察觉到不太对劲。


        

叶夭整个人都愣在那里,“放、放手?”


        

之前就听说傅景枭放弃了流光集团让出来的重粒子癌放疗设备,如今连用于求婚的岛都愿意放手?这不科学啊!


        

前一秒还信誓旦旦、势在必得,后一秒得知对手是流光却直接决定放手?


        

但傅景枭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立刻收手,把这座岛让给流光,不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之前有参与过竞拍。”


        

叶夭:??????


        

他目瞪口呆地愣在了那里,一时间有点捉摸不透大BOSS的想法了。


        

毕竟那座岛是枭爷搞来为了求婚的啊……


        

没想到如今在枭爷心中,昔日的敌人流光集团,现如今竟然比老婆还重要!


        

“真、真退?”叶夭还有点恍惚。


        

傅景枭敛眸认真地沉吟片刻,“我重新考虑了一下,倒也不用退得太彻底。”


        

闻言,叶夭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他抚着自己的胸脯,自我安慰着还好枭爷的脑子没坏掉,但下一秒却听他道——


        

“帮流光集团守一下。”傅景枭指腹轻轻摩挲着手机,“不要让其他人跟流光抢。”


        

叶夭:???????????


        

他的脑袋瓜子里塞满了问号,思量片刻后最终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地问了一句……


        

“枭爷,您的脑子还好吗?”


        

这明显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啊!


        

傅景枭:“……”


        

若换做平时,傅景枭分分钟就把叶夭丢去挖矿,但今天他却难得没有计较。


        

他可没有年轻人凌晨三点才开始夜生活的兴致,“这件事就这样,另外,以后跟流光集团有关的事情都先第一时间跟我汇报。”


        

音落,他便直接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叶夭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整个人都神情恍惚,他有些怀疑人生地看了看手机,然后又挪过镜子来看了看自己……


        

一时间有些分不太清究竟是谁疯了。


        

……


        

傅景枭挂断电话后便走进了浴室。


        

浴室里氤氲着雾气,片刻后男人裹着浴袍走了出来,轻手轻脚地回到主卧的房间,不动声色地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


        

阮清颜早就已经陷入了熟睡的梦乡。


        

但也许是察觉到身侧的塌陷,她下意识地翻了个身,蹭进了男人的怀抱里。


        

“唔……”女孩软软地嘤咛了一声。


        

她半梦半醒着呓语道,“你怎么才回来睡觉啊,都已经几点了……”


        

“嗯。”傅景枭嗓音低低地应了声。


        

他伸手将女孩搂进怀里,轻轻地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的小脸摁到自己的胸膛上,随后低眸轻轻地吻了下她的发顶,“刚开完会。”


        

闻言,阮清颜不高兴地哼唧了两声。


        

她蹭了蹭男人的胸膛,寻了个舒适的位置枕好,没再问什么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卧室里的灯光熄灭着,只隐约有朦胧的月光,透过窗帘散进来些许,笼罩在相拥而眠的两个人身上。


        

阮清颜身上清甜的淡香萦绕在鼻尖,傅景枭熬夜开跨国会议本就疲倦,嗅着令人安心的味道也很快进入梦乡……


        

翌日清晨。


        

傅景枭很早便起了床,闹钟响起,他立刻下意识地抬手掩住了阮清颜的耳朵,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关掉,生怕将她吵醒。


        

但小姑娘还是在他怀里拱了一下,半梦半醒地打了个哈欠,“几点了?”


        

阮清颜刚醒时嗓音有一点哑,糯糯的。


        

“还早。”傅景枭轻轻地吻了下她的眉心,安抚着被吵醒的女孩,“你再睡会儿。”


        

“喔。”阮清颜懒懒地伸了个懒腰。


        

实在是确实很早,不过才清晨五六点的样子,傅景枭几乎刚睡着没多久,就要起床赶去公司继续处理他的工作。


        

毕竟刚回凤都接盘整个傅家的主业,不比之前在南城那样闲散,他现在面临的是整个傅氏家族所有的产业,并且要将凤都这块的总公司业务逐步彻底地接到自己手上。


        

傅鸣烨现在也是对公司放任不管的状态。


        

天下终究要是年轻人的,彻底将傅家接过来之后,他娶阮清颜也娶得更有底气。


        

傅景枭哄了哄被他闹醒的小娇妻,见她哼哼唧唧地又睡过去后,便轻手轻脚地下床洗了漱,换好西装后去楼下用早餐。


        

“枭爷,您最近都起得好早啊。”


        

连春芙都不禁惊叹,毕竟枭爷以前都是陪着夫人睡到她起床后才一起起来的。


        

傅景枭漫不经心地嗯了声,“夫人起床后记得让她吃早餐,还有,熬点红糖姜茶,她经期快到了,别让她碰凉的东西。”


        

“枭爷放心。”春芙抬手比了个ok。


        

她家夫人的经期,不仅枭爷记得,她可也记得清清楚楚,在自己的小日历本上涂了个红圈圈,这些可都时时刻刻备着呢!


        

傅景枭匆忙用过早餐后便去了公司。


        

阮清颜醒来后下意识往身边一摸,并没有熟悉的手感,只剩下些许余温。


        

她睁了睁惺忪的睡眼,然后抬手揉了揉蓬松的头发,“怎么又走了啊……”


        

傅景枭回凤都之后确实是忙得离谱。


        

要不是知道他不可能对别的女人感兴趣,这早出晚归的换别人都会怀疑他出轨了。


        

阮清颜掀开被子翻身坐起,洗了把脸后便下了楼。


        

春芙刚巧在厨房里面忙活着,听到动静后探出一颗脑袋,“夫人你起了哇!枭爷临走前特意让我给您准备早餐呢!”


        

她得把枭爷对夫人的关心强调到位!


        

“我不吃了。”阮清颜声线慵懒地应了声,她有预感可能今天要来例假,临经期前对早餐没什么胃口,“帮我热杯牛奶就行。”


        

“那不行!”春芙的笑容立刻收了起来。


        

像是灿烂的花突然变得严肃一般,“枭爷特意强调的,您必须得吃!”


        

她说着就麻溜地将一堆早餐端了上来。


        

丰富的早餐一瞬间摆在她面前,虾饺、烧麦、包子、粥、煎蛋、热牛奶还有英式早餐那些应有尽有,随意挑选。


        

春芙单手叉腰,另一手指着餐桌,气势极盛地命令道,“赶紧给我吃。”


        

阮清颜轻撩了下眼皮望向飘了的春芙。


        

小芙芙几乎瞬间怂了,“emmm……您不吃的话枭爷肯定会怪我嘛!吃嘛吃嘛!”


        

她眨巴着眼睛恳求似的看着阮清颜。


        

阮清颜向来顶不住撒娇,任何人跟她撒娇都顶不住,“行行行,吃吃吃。”


        

她无奈地拿起了刀叉切着面前的香肠。


        

春芙满意地弯了下唇,然后便继续去忙别的事了。


        

“嗡——”


        

但就在这时,阮清颜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拿起手机翻开着消息,见是有新邮件弹跳出来,于是顺势点了进去。


        

但在看到邮件的内容时,她握着叉子的手却倏然间顿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