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266章 傅景枭,我不喜欢你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被傅景枭逼到退无可退。


        

小腿倏地碰到了身后的浴缸,她光着脚丫踩到溅出的泡沫,脚底一滑身体重心不稳,猝不及防便仰面向后跌到了浴缸里。


        

“小心!”傅景枭的眼瞳骤然一缩。


        

他立刻伸手揽住女孩的腰,但救她的速度显然没有倒下的速度快。


        

男人的步伐太急,也不经意踩到了瓷砖地上的泡沫,而阮清颜恰好下意识抓住了他的领口,两个人直接双双跌进浴缸里。


        

“噗通——”连续两道水花声响起。


        

阮清颜刚不小心跌了进去,傅景枭那道颀长的黑影便紧随其后地压了过来。


        

“哗——”浴缸里的水溅了两人满身。


        

阮清颜些许惊慌地抬起眼眸,可偏偏男人压过来的那个瞬间,大掌往下想摁住浴缸触底支撑柱,却不小心勾到了她的浴巾……


        

于是一道尖叫声响起,“傅景枭!!!”


        

不小心跌进浴缸还在茫然的男人错愕。


        

他低眸,便是大片雪白的肌肤撞进了自己的视线,让他的眸底迅速蒙了一层深沉。


        

“你给我滚出去!”阮清颜显然动了怒。


        

她试图挣扎着从浴缸里坐起来,想把男人一脚踹出去,但即便浴缸的空间很大也相对有限,挣扎了半天……


        

除了把男人的西装蹭乱外毫无结果。


        

一道低哑的嗓音响起,“别乱动。”


        

傅景枭以跪坐的姿势窝在浴缸里,他一只手撑着浴缸的边缘,另一只手揽住阮清颜的细腰,大掌的温度滚烫得骇人……


        

阮清颜舔着小尖牙,“你故意的!”


        

傅景枭想说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但现在这种情况,任何解释都显然只是徒劳……


        

男人薄唇紧抿,“嗯,我故意的。”


        

阮清颜睁大美眸怒瞪着他,“你起来。”


        

“故意的就起不来了。”傅景枭干脆表现得坦然,没有任何要从浴缸起来的意思。


        

他抽回抵在女孩腰下的手,另一只手仍然撑在浴缸的边缘,然后直接开始解起了衬衣纽扣,胸膛缓缓地露了出来……


        

男人肌理线条分明而又恰到好处。


        

白皙的肌肤,媚极了的锁骨,往下是肌肉紧实却又不至于夸张的胸腹……再往下看去便是没入湿透了的西装裤内的人鱼线。


        

阮清颜闭了闭眼睛,害羞地别开视线。


        

“呵……”傅景枭宠溺地低笑了一声,他顺势凑近,低首吻了吻她的眉心,“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还会害羞,嗯?”


        

阮清颜没好气地磨着自己的小尖牙。


        

她仍旧别过了头去,但侧颈流畅的线条和性感的锁骨,却隐隐飘上了粉红。


        

“你出去。”她仍然挣扎着想要驱逐。


        

但傅景枭却已经解开了衬衣,随意抬手便往旁边一扔,“浴缸很大,可以一起洗。”


        

阮清颜咬牙暗骂着傅景枭的不要脸。


        

可就在她心底愤愤不平时,男人却握住了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腰带处……


        

“颜颜。”傅景枭嗓音低哑地唤着她。


        

他眼眸微垂,睫毛垂落在眸底落下些许阴影,男人削薄的唇瓣轻轻抿了下,主动服软的模样看起来又奶又软的……


        

但是指腹却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小手。


        

“坐了一天飞机好累。”


        

傅景枭乌黑的发丝上也沾了水,还有一小抹浴缸水花溅起时,不经意间落上去的白色泡沫,“在天上飞了十几个小时……”


        

他甚至还阖了阖眼眸,从眉眼间确实看起来有些疲惫的样子,可是食指指腹却勾到阮清颜的手指,然后引导着放在自己皮带扣处,握着她的小手轻轻将皮带摁开。


        

“咔嗒——”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傅景枭身体微微前倾,他稍微向前趴了趴抵着女孩的肩,“时差也没倒过来。”


        

阮清颜一眼看穿:“……”


        

但她就默默不语地睨着男人没说话,眼尾轻轻撩了下,等着他继续编。


        

然而傅景枭显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反正皮带都已经解开了,他便干脆继续得寸进尺起来,“一起洗,嗯?”


        

傅景枭的手缓缓上移捧起女孩的脸蛋。


        

嘴上说着只是洗个澡而已,但却闭着眼眸吻了吻她的脸蛋,“反正都已经湿了……抓紧时间一起洗完就可以休息了。”


        

“最近好累。”他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阮清颜红唇轻撇了两下,她没好气地看着这个贼能装的男人,“戏演得挺好?”


        

她伸手捏住了傅景枭的下颌,即便被男人压在身下,躺在浴缸里,却也好似女王般微抬俏颜,“你以为这样我就心疼你了?”


        

嗯没错,她还真就这么容易就心疼了。


        

虽然傅景枭是在跟她演戏,但他说得也确实事实,跨国长途飞机又要倒时差确实很累,再加上他公司的事情很是劳心……


        

“只是洗澡?”阮清颜态度软了下来。


        

傅景枭不着痕迹地轻挑眉尾,但很快便压下眸底的那抹深色,乖巧地嗅着她香喷喷的味道嗓音很奶,“只是洗澡。”


        

“那行……”阮清颜正准备松口,但却转而变为尖叫,“傅景枭!你往哪里摸!”


        

傅景枭趁她不注意时直接来了个偷袭。


        

他敛眸低低地笑了一声,低眸宠溺地吻了吻她的唇,“不小心的。”


        

“我信你个鬼!傅景……唔……啊!”


        

然而后续所有的声音都被水声淹没,傅景枭才不管阮清颜反抗呢,也根本没有什么长途跋涉和忙于公司事务的疲惫。


        

直接强势欺身而上掀起更激烈的水花。


        

……


        

阮清颜最后是被从浴缸里抱出来的。


        

她四肢已经酸软得用不上力气,最后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傅景枭低声下气地赔礼道歉哄着,帮她洗干净又擦干了水。


        

然后将她从浴缸里抱出来送回被窝里。


        

阮清颜纤长的睫毛轻颤,就连控诉的声音也气若游丝,“傅景枭,你……”


        

甚至还带着一丝丝可怜的沙哑。


        

傅景枭轻笑了声,他俯身将手臂撑在女孩两侧,低头轻轻地啄着她的唇瓣,“我的错。”


        

阮清颜撩起眼皮瞅了他一眼,连瞪他的力气都没有,便将手脚缩回到温暖的被窝里,像只小蚕蛹似的把自己裹了起来。


        

“滚。”她将仅剩的力气化作最后一个字。


        

傅景枭仍然只是笑,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里尽是纵容和宠溺,他轻轻地吻了吻女孩的额头,这次不带有任何的情欲,只是哄,“我下次一定注意,晚安颜颜。”


        

阮清颜的睫毛轻轻颤了两下以作回应。


        

她本来是想破口大骂的,但是嗓子哑得根本不想出声,腰也酸得起都起不来……


        

最后只能闭上眼睛睡觉,选择作罢。


        

傅景枭帮她掩好了被子,然后便起身回了浴室,冲了个澡后才钻回她的被窝里。


        

许是感觉到了热源,阮清颜很自觉地滚进了他的怀抱里,傅景枭顺势伸手一揽,将她的小脑袋轻轻摁在自己的胸前。


        

“傅景枭,我不喜欢你了。”


        

阮清颜在梦中赌气似的呓语,一边说着一边依依不舍地蹭着他的胸膛。


        

哪有什么半点不喜欢的意思,就是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跟他闹小脾气了……


        

“不喜欢就不喜欢了。”


        

傅景枭仍然选择无条件纵容着她,然后顺着她的话道,“爱我就可以了。”


        

然而阮清颜刚刚不过是一句梦话罢了。


        

她没给出傅景枭更多的回应,恬静地窝在他的怀抱里,更深更熟地睡了过去。


        

……


        

翌日清晨。


        

阮清颜腰腿酸软地苏醒了过来,她试图翻个身换一下姿势,但浑身的酸痛却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嘶……”


        

躺在她身侧的男人也被这动静给吵醒。


        

傅景枭的手臂往前一搭,稍一用力将她搂回自己怀里,“再陪我睡会儿。”


        

男人晨起时的嗓音低哑而又性感。


        

他仍然闭着眼眸,显然没有要起的意思,虽然昨晚他看起来精气神十足……


        

但傅景枭毕竟也不是钢铁做的,长途跋涉外加倒时差,让他难得赖了个床。


        

可阮清颜却没好气地冷笑一声,一个巴掌拍过去就把他推开,“自己睡吧你。”


        

音落,她便果断抓住傅景枭的胳膊。


        

直接把胳膊从自己身上扔了下去。


        

然后扶着小腰坐起身来,随手抓过一件衣服穿在身上,紧接着又扶着小腰下了床,软着腿抬步向浴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傅景枭这才撩起眼皮望了女孩一眼。


        

他翻了个身,手臂搭在额头上,微微眯起眼眸看向那走路姿势别扭的身影……


        

随后无奈地低低笑了一声。


        

可紧接着浴室里传来一声尖叫,“啊——”


        

原本正准备继续睡觉的傅景枭,听见这道尖叫声,倏然便翻身坐了起来。


        

他立刻箭步流星地向浴室赶了过去,直接紧张地闯入浴室,“怎么了?”


        

阮清颜身体僵硬地看向垃圾桶的方向。


        

里面空空如也的时候她悟了,随后愣愣地转眸望向男人,“你昨晚是不是没……”


        

闻言,傅景枭的身体也蓦地僵了一瞬。


        

昨晚他没来得及想那么多,这里也不可能会有那种东西,他们好像忘记做措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