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287章 像小奶狗一样枕在她怀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景枭周身的戾气陡然消散。


        

刚刚还阴云密布的男人,在听到丈母娘的话后,眉目瞬间便清澈明媚了起来。


        

男人唇瓣轻勾,“好。”


        

刚刚岳母说让他在家里吃饭!晚上还可以睡颜颜的房间。


        

岳!母!承!认!他!了!


        

表面看似沉稳冷静、云淡风轻的男人,内心此刻像有小鹿在雀跃地跳一样,整颗心都快乐得跟着摇摆了起来~


        

直到阮清颜斜眸睨他一眼,“你干嘛?”


        

虽然某人表面沉冷,但内心的快乐都快溢出来了,阮清颜简直不要更了解他。


        

听到女孩的声音,傅景枭勾起的唇角瞬间收敛了回来,握了个空拳抵在唇边,稍许尴尬地轻轻咳了一声……


        

察觉到他们小两口的小动作。


        

黎落和温歆相视一笑,不由得都从这温馨和甜蜜中感受到了几分欣慰。


        

……


        

傅家向苏家正式提亲的大喜日子。


        

苏老爷子将几个小的都召唤了回来,就连傅寒谦都破例从部队请了假回来,黎落安排管家在苏家摆了丰盛的宴席。


        

傅景枭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地位的提高!


        

黎落时不时会招呼他吃菜,就连之前不给他好脸色的苏天麟也偶尔关切几句……


        

傅景枭内心的小鹿又藏不住了。


        

“你总在傻笑什么啊?”


        

阮清颜美眸轻睨,她将手藏在餐桌下,轻轻地揪了下男人的衣角嫌弃道,“像个二傻子似的,磕错药了?”


        

傅景枭唇瓣的弧度又扬了扬。


        

他低眉敛目,贴在阮清颜的耳边,低声轻笑道,“咱爸妈承认我了,我高兴。”


        

就连语气里都能听出藏不住的笑意。


        

阮清颜眼眸里流露出几许无奈,她轻弯了下唇,“本来就是早晚的事。”


        

苏家从来都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


        

虽然之前对傅景枭的态度不算好,但只是不舍得她出嫁而已,说到底就是傲娇……


        

尤其是苏绍谦那个小老头儿。


        

表面看起来最咋呼、最反对,但其实是最高兴的人,不过拉不下老脸来罢了。


        

“小枭枭!”苏绍谦倏然大喝一声。


        

正在跟娇妻说着悄悄话的男人,听到这声怒喝陡然抬起眼眸来。


        

本以为苏绍谦是要呵斥些什么……


        

却见老人豪爽地递过去一个酒杯,“来!陪老爷子我喝点!今晚不醉不归!”


        

阮清颜:“……”


        

她试探性地斜眸睨了傅景枭一眼。


        

见到老爷子难得豪迈,男人也显然愣了愣,明显没想到苏绍谦会是这个举动。


        

但只愣了片刻,傅景枭就连忙站起身来接过苏绍谦的酒,“谢谢爷爷。”


        

乖巧得那叫一个离谱。


        

阮清颜抬手轻轻揉摁着太阳穴,总觉得傅家向苏家提亲之后,傅景枭的状态就反常得跟他平时的模样相距甚远……


        

傅寒谦也站起身来,拍了拍傅景枭的肩膀,“恭喜,颜颜不能喝酒我便不敬她了,她的那份就交给你替她喝了。”


        

男人从部队赶回来还未换下军装。


        

一袭笔挺的军绿色,更是海量,一小杯白酒直接就仰头灌了下去。


        

傅景枭要替阮清颜喝掉她的那份,便灌了两杯,“谢谢小叔。”


        

苏绍谦更是个爱品酒的人。


        

宝贝孙女被提了亲,他今天高兴,将藏了多年的陈年好酒都从酒窖里取了出来。


        

阮清颜看着那么多酒都跟着馋……


        

她轻轻揪了下傅景枭的衣角,贴在她耳边小声嘟囔道,“我也想喝。”


        

正在陪着苏绍谦喝酒的男人手一顿。


        

他眉梢轻轻地蹙了下,偏头,“不行。”


        

“就一点点。”阮清颜红唇轻嘟,伸手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央求地看着他。


        

若换做平时,傅景枭肯定会答应。


        

但想到之前他们没做措施,万一阮清颜的肚子里现在揣了个卵……


        

“不行。”傅景枭态度很是坚决,他嗓音低哑地哄,“你听话,最近不能喝。”


        

至少在她来例假之前都不能碰酒。


        

阮清颜颇为扫兴地轻撇红唇,苏北墨注意到这边的情况,“颜颜想喝酒?”


        

“想!”女孩的眸光瞬间亮了起来。


        

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扑闪着眼睛看着苏北墨,纤长的睫毛就像是小蝴蝶。


        

哥哥这么疼她肯定会同意的嘛……


        

但随后是冷漠无情的一声,“不行。”


        

“阿枭说得对,你酒量太差了不能喝。”苏北墨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


        

阮清颜瞬间气鼓鼓得像只小河豚。


        

倒是苏南野很不解,“想喝就喝嘛,虽然颜颜酒量差,但在家里怕什么?”


        

“不行。”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


        

傅景枭和苏北墨就像两座石雕一样,不管怎么说,都绝对不能同意。


        

前者是担心阮清颜可能会怀孕……


        

后者纯粹是自己酒量也不咋地,知道喝醉了酒没好事,避免傅景枭占便宜。


        

“噢。”阮清颜的希望彻底落空。


        

她只能低头扒拉着自己的饭,看着其他几人觥筹交错,只能眼馋。


        

苏绍谦高兴,傅成修更高兴得要命。


        

苏天麟和傅鸣烨有老婆管着,陪不了太多酒,苏北墨的酒量又……


        

于是陪酒的重任便落在傅景枭身上。


        

“小枭枭!来!再来一杯!”


        

苏绍谦喝得已经微微有些上头,他挥着小手又兴奋得又要跟他喝酒。


        

见状,傅景枭忙站起身来帮忙添酒。


        

傅成修在旁边嚯嚯,“给我也满上!”


        

黎落和温歆:“……”


        

她们两个不由得对视了一下,然后齐刷刷地向老公投去了目光。


        

苏天麟立刻接收到指令,“爸,您别喝了。”


        

“这才哪到哪儿!我跟小枭枭约好了!今晚我们两个绝对——不醉不归!”苏绍谦小脸通红地伸手跟傅景枭碰杯。


        

傅成修也起身掺和,“我!嗝~也是!”


        

黎落和温歆:“……”


        

两个老人喝酒需要作陪,傅景枭自然什么都不敢说,就只能陪着他们喝。


        

傅成修和苏绍谦你一杯我一杯的敬,傅鸣烨和苏天麟也跟傅景枭喝了几杯,更有一个海量的小叔傅寒谦……


        

阮清颜偷瞄着傅景枭的状态。


        

她轻轻抿了下唇瓣,“你还好吗?”


        

“嗯。”傅景枭嗓音低低地应了一声。


        

他指尖轻捏着酒杯,用指腹慢条斯理地摩挲了一下,眉眼间还是一片清明。


        

傅景枭其实已经喝了不少酒。


        

但在长辈面前,他还是要保持清醒沉稳地状态,因此就算有些上头也不会表现。


        

阮清颜终究是了解他的……


        

她眉梢轻蹙了一下,“好了你们两个,小老头儿上了年纪不许喝这么多酒。”


        

原本还觥筹交错乐呵呵的两个老人。


        

突然被宝贝孙女/孙媳妇训斥了一声,他们一脸无辜地愣了一下……


        

从刚刚的豪迈变得有些踌躇了起来。


        

“就也没有……喝很多嘛。”苏绍谦委屈巴巴地嘟囔,但明显没有苏天麟刚刚劝阻时的硬气,肉眼可见地怂了很多。


        

傅成修也战术性龟缩,“算了算了,那今天就……就先这样吧。”


        

毕竟宝贝孙媳妇儿都开了金口!


        

两个老头儿立刻放下酒杯,然后乖巧地挺直腰板,甚至还像小学生一样将双手放在大腿上,坐得笔挺,老脸通红。


        

但老脸通红纯粹是因为喝酒上了脸。


        

“你们两个,吃饱喝足了就去睡觉,上了年纪的小老头不能熬夜知道吗?”


        

阮清颜就像军官似的指示着两人。


        

平时硬气又嚣张的两人,像听训的小孩子似的齐刷刷地点头,“知道了。”


        

然后便乖巧地站起身来,傅成修推了苏绍谦一样,“赶紧的,去洗漱。”


        

“走嘛一起嘛。”苏绍谦挽住他的手臂。


        

于是,两个小老头便乖巧地离开了餐桌,手挽手准备去洗漱睡觉了。


        

黎落和温歆:“……”


        

苏天麟和傅鸣烨:“……”


        

平时是真没见这两个老头儿这么乖,宝贝孙女/孙媳妇的威力果然是大啊。


        

“爸妈,小叔,景枭喝多了,我就也带他回房间了。”将两个缠人的小老头赶走之后,阮清颜又将目标投向另外两人。


        

除了傅寒谦这个母胎单身的之外……


        

另外两人都理解小两口的行为,嗨哟这不就是心疼傅景枭喝多了嘛。


        

但此刻的男人仍沉稳冷静,“爸妈,小叔,那我就先失陪了。”


        

“好的好的。”温歆连忙点了点头。


        

阮清颜扶着傅景枭站起了身来,夫妻二人双双回到了房间。


        

但就在刚回到房间的那一刻……


        

前一秒还沉稳的男人,下一秒便瞬间软了下来,像只小奶狗一样歪了歪脑袋,枕在了阮清颜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