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06章 枭爷:可以准备求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景枭的神情微微地顿了一下。


        

噢……他当然记得没有做措施这件事,毕竟刚刚事发紧急,酒店里也没有,不过似乎已经觉得这种事情稀松平常。


        

“嗯?”傅景枭的语调微微扬了下。


        

他敛眸看着女孩,眸光缓缓地向她的小腹处移去,甚至逐渐变得炙热,“那就怀吧。”


        

傅景枭勾唇,低低地笑了一声。


        

合法夫妻明媒正娶……两世了,的确可以有个宝宝了,他也想,有个宝宝了。


        

“不过……”傅景枭倏然话锋一转。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阮清颜,“我怎么记得颜颜之前说自己不是很懂计算机……某人刚刚调监控玩的那套似乎不简单啊。”


        

闻言,阮清颜倏然愣在了原地。


        

她神情懵然,随即想起,自己之前的确在傅景枭面前装计算机小白!是为了隐藏流光集团的身份——被发现了!


        

阮清颜捏了下裙角,“我……”


        

糟了,大意了,没留心,破防了。


        

傅景枭该不会怀疑到她身上了吧,如果哪天流光集团的身份被她知道……


        

阮清颜的胸口不由得狠狠紧了一下。


        

她抿着唇瓣,只是看起来情绪不太好的模样,一言不发。


        

傅景枭轻蹙了下眉梢,“身体不舒服?”


        

“没有。”阮清颜这才终于出了声,她扬了扬唇瓣强撑着恢复冷静,然后仰起脸蛋看向男人,“我之前就是骗你了怎么样吧?”


        

她故作毫不畏惧的模样挺直了腰板。


        

傅景枭没有拆穿流光集团的事,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不会怎么样,不过……”


        

他刻意将尾音拖得绵长,然后缓缓弯腰与她平视,伸手刮了下阮清颜的鼻子,口吻宠溺,“我们家颜颜真厉害。”


        

……


        

阮清颜本来就对这场宴会兴致不大。


        

她愿意来参加,也不过就是为了搞顾怡娴罢了,因此提前解散也并未影响心情,倒是温歆和黎落很担心她的状况……


        

愣是忘了她自己就是医生这件事。


        

说什么都要将家庭医生请来,仔仔细细地给她检查了一遍身体情况。


        

“苏小姐确实吸入了一些迷情香。”


        

女医生道,“不过还好,吸入量不算是很大,看起来也似乎……被解了。”


        

“被解了?”黎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被谁……”


        

然后又响起什么似的,话音戛然而止。


        

阮清颜低头轻轻摸了下鼻尖,然后磨着小尖牙,“妈妈,我都说我没事啦!”


        

黎落的眉眼间出现了些许尴尬的表情。


        

她抬眸瞥了傅景枭一眼,“哦……哦行,解了就好,那应该就没事了吧?”


        

“不会有事的。”女医生点了点头。


        

有了医生的这句准话,两家人才放心了下来,宣布恢复阮清颜的自由身。


        

“爸妈,那我就先带颜颜回家了。”


        

傅景枭搂着阮清颜的腰站起身来,嗓音清冽干净,礼貌得体却不失气场。


        

黎落失望撅嘴,“今晚不住家里吗……”


        

“住啥住。”苏绍谦小声哼唧着,他一脸别扭,“人家小两口不要点二人世界吗?”


        

傅景枭和阮清颜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然后都笑出了声,“爷爷,有空我们就来找您玩,要不然明天中午回家吃饭嘛?我刚好想吃爸做的油焖大虾哦。”


        

闻言,苏绍谦瞬间被哄得眉开眼笑。


        

“好诶好诶。”他兴奋地应着,然后下一秒就收起笑容严肃且凶巴巴地朝苏天麟的肩膀抽过去,“听到没有?油焖大虾!”


        

一副你不做我就把你逐出家门的模样。


        

厨子苏天麟,“……听到了。”


        

黎落依依不舍地将宝贝闺女送走,本为客的傅氏家族其他人,反而受到了冷落。


        

家门终于被关上的那个瞬间……


        

傅景枭暗自在心底松了口气,阮清颜转眸看向他,“你怎么一副解放了的样子?”


        

“怕咱爸妈不允许我把你给带走了。”


        

傅景枭轻勾了下唇,将手搭在女孩的脑袋上揉了下,见她没反抗就又多揉了几下。


        

阮清颜将他的爪子丢了下去,“怎么会?爷爷以前是最反对的人,现在还会帮我们说话呢,那个小老头儿就是口是心非!”


        

闻言,傅景枭敛眸轻轻地笑了一声。


        

他偏头望向阮清颜,“中午是不是没怎么吃饭,要不要带你去吃点好吃的?”


        

“行啊。”阮清颜爽快地答应下来。


        

她伸手揪了下身上的礼服,红唇轻轻地撇了两下,“不过,我得先上楼换件衣服。”


        

“等你。”傅景枭嗓音沉澈。


        

……


        

与此同时,西斯国境外无人区。


        

大漠孤烟的荒芜之境,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一棵绿植,但在将入境之处却有一处隐藏在大漠深处的神秘重工基地。


        

此处……暂时无外人知晓。


        

阴暗潮湿的地下暗层,通天的暗道缓缓打开,露天顶层的阳光缓缓地透了下来,一位部下沿着楼梯走上去,“教主。”


        

他毕恭毕敬地唤着站在露台上的男人,然后挺直腰板抬起眼眸向他望去。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那是一道身着黑衣斗篷的颀长身影,在大漠孤烟里逆着光,看不见脸,只能看到宽肩的轮廓,并感受到他周身的威压。


        

“关进去了?”那个男人徐徐启唇。


        

站在他身后的部下汇报道,“是,顾家那个已经被刑事拘留了,不过还没判。”


        

闻言,男人的神情阴冷了下来。


        

他缓缓地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混血面孔,他的眼睛……是一对异瞳!


        

一只来自东方云国血统的棕色,另一只则是来自西方西斯国血统的碧色,在他的脸上显得整个人更加诡异阴鸷。


        

“她,挺厉害。”他声线阴沉。


        

男人口中所说的自然是阮清颜,而那顾怡娴会不会被抓与他也本无关系。


        

只不过是与他站在同一阵营的陌生人。


        

“教主,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位部下追问道,“她当初在您的世界里拯救的那些人全都回到了现实世界,而且都已经跟她会面,她所有的身份也都捡回来了,目前的情况似乎对我们不利。”


        

闻言,男人的眼眸里更是浮动阴霾。


        

没错,正如他的部下所说,阮清颜进入的快穿世界所属绯弦大陆,那原本是他明邪一手开辟出来的世界。


        

他需要用一些非常手段,从现实世界的高智商人才中吸取能量,才能保证自己的世界存在,也能保证自己在世界里活下去!


        

而吸取能量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死。


        

让他们死掉之后来到绯弦大陆为他所用。


        

但却没想到,突然出现了一个阮清颜,竟然把那些人全部都给救了出去!


        

自此,明邪元气大伤,整个世界瞬间分崩离析,而他也被绯弦驱逐了出来!吊着最后的精力被踹回现实世界。


        

“教主,我们需要弄死她。”


        

那位部下提醒道,“她若是不死,那些人回不来,绯弦大陆就会彻底坍塌,到时候我们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需要你提醒?”明邪蓦然转头。


        

他紧紧地攥住露台的围墙栏杆,手背上的青筋隐隐暴起,“她当然该死!”


        

之前,他一直在养精蓄锐恢复精气。


        

所以从未去找阮清颜正面交手,只是一直视奸着她和她身边的所有人……


        

眼见着快穿世界那几个都被她找回!


        

每找回一个人,每捡回一个马甲,明邪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力量就会泻掉一部分,弄得他恼怒却偏偏无可奈何!


        

他只能静观其变,看着那些同样想要阮清颜死的人能不能有所作为……


        

结果一个个都是废物!


        

轻而易举就被阮清颜给解决了!


        

“看来,该我出山了。”明邪眯了眯眼睛。


        

现如今,他的能力已经恢复了大半,还在西斯国境外无人区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就是为了等待与阮清颜正面一站的时机!


        

随着艾斯出现,阮清颜捡回雪狐马甲,这已经是明邪最后的机会……


        

他已经没有余地再等待下去了!


        

明邪下定决心,眸底浮动着似毒蛇般的阴霾,“给我盯紧了阮清颜的行踪,一旦她离开云国境内,我们立刻动手。”


        

他知道阮清颜在西斯国附近买了个岛。


        

那座岛是送给傅景枭的生日礼物,眼见那个男人生日临近,阮清颜一定会去……


        

只要她再次出境,就是他的机会了!


        

……


        

阮清颜快快乐乐地享受了一餐美食。


        

回到栖颜阁,她舒服地窝进浴缸洗掉今天一身晦气,然后便蹦跶着上了床。


        

“慢点。”傅景枭随即伸手揽住她的腰。


        

他自然地将女孩搂进怀里,“怎么越来越不稳重了?都是要当……”妈的人了。


        

但最后四个字傅景枭愣是没敢说。


        

他轻轻地抿了下唇瓣,将自己的话音收了回去,“睡觉吗?”


        

“嗯。”阮清颜点着头钻进了被窝。


        

她窝进傅景枭怀里,寻了个舒适地位置蹭了蹭,“下个周就是你的生日了。”


        

傅景枭敛声轻笑,“我的生日不重要。”


        

“重要!”阮清颜立刻不满地反驳了他,“我都准备要给你过生日了……”


        

他这一句不重要不是让人扫兴吗?


        

“嗯?”傅景枭的语调微微扬起,他修长白皙的手指玩弄着她的头发,慢条斯理地将发丝挽到手指上,“那有生日礼物吗?”


        

“当然。”阮清颜骄傲地仰起小脸。


        

她让姜姒费了好大劲,才把西斯国的那座岛买下来,最近正在按照她的设计进行装修。


        

女孩轻轻地弯了下唇,“怎样?枭爷能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跟我走一趟吗?”


        

“去哪儿?”傅景枭的眉眼间尽是纵容。


        

阮清颜唇角的笑容缓缓加深,她神秘地眨了下眼睛,“保密。”


        

她安排的惊喜,当然不能提前被知道。


        

傅景枭轻轻地勾了下唇瓣,他往年从不在意自己生意的事情,都是温歆喜欢折腾就给他过一过,但是今年……


        

似乎所有事情都变得不太一样了。


        

今天宴会上经历的事情太多,阮清颜也有些疲惫,很快便在傅景枭的怀里睡去。


        

小姑娘枕着他的手臂,脸蛋软软的,肌肤嫩嫩的,傅景枭没敢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小心翼翼地抬了半个身子关掉卧室的灯。


        

卧室里霎时间一片温馨与寂静……


        

没有多余的声音,只有阮清颜清浅的呼吸声,傅景枭敛眸望着怀中的人儿,映着朦胧的月光,他隐约能看到她的轮廓……


        

挺翘的小鼻,因为睡着而微微放松的樱桃小嘴,睡着了模样看起来就像个孩子。


        

不知道如果生个女儿会是什么样……


        

应该会很可爱,像颜颜一样漂亮。


        

他想要个香香软软的女儿。


        

这样想着,傅景枭的视线缓缓向下移,落在了阮清颜小腹的位置。


        

“唔……”恰好女孩这时嘤咛了一声。


        

大概是觉得枕着他的手臂很硌,于是便躺回到了枕头上,于是傅景枭的手便腾了出来,缓缓地向下移着……


        

随即趁阮清颜睡着时撩开她的睡衣。


        

炙热的大掌抚上她平坦的小腹,爱不释手地轻轻摸了两下,“要个女孩。”


        

“听到没有?”他警告着那个肚子,“如果是儿子我就把他丢进垃圾桶里。”


        

无辜的肚子感觉自己承受了太多。


        

它并不能理会傅景枭的威胁,只能选择沉默,细胞们顺便表示了一下不屑。


        

嗤!能怀个啥玩意关他们屁事?


        

你问问自己的X和Y,谁先来算谁的,这个锅子宫不背!!!


        

然而傅景枭就自顾自地威胁着他们。


        

今晚的男人,不知道为何莫名兴奋,他又倏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于是立刻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下床!


        

然后从床边摸过自己的手机,便给云谏打了个电话,“我之前的求婚方案可以开始准备了。”


        

正在睡梦中的云谏:?


        

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接通电话,一盆狗粮便冷冰冰地拍到了他的脸上。


        

云谏也不懂,这小两口到底在折腾啥,明明就是合法领证的老夫老妻,一会儿装追求一会儿装未婚夫妻,还得整求婚这一套。


        

但他还是露出了职业假笑,非常专业地询问道,“请问枭爷什么时候需要。”


        

傅景枭转眸,透过门缝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女孩,然后唇瓣轻启,“我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