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15章 这个狗男人是不是不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没再追究愿望的事情。


        

傅景枭许完愿,然后便切开蛋糕,第一块分给亲手做了这个蛋糕的小姑娘。


        

阮清颜接过蛋糕后,用手指蘸了点奶油,然后便跳起来抹到了傅景枭的脸上。


        

男人显然没料到她的举动,微愣了一下,随后狭长的眼眸微眯,“皮?”


        

阮清颜巧笑嫣然地望着他,俏皮地歪了歪脑袋,显然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


        

傅景枭放下手里的刀,也用指尖蘸了一点奶油,然后便转眸望向笑容狡黠的女孩,抬步缓缓地向她走近……


        

“你干嘛?”阮清颜警惕地看着他。


        

她将目光落在傅景枭的指尖上,看到那个奶油,预感不详地向后退了一步。


        

傅景枭立刻用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腰。


        

手掌做了垫背,阮清颜的腰这才没磕到身后的桌子上,“小心一点。”


        

男人嗓音低沉地提醒着她,些许不悦。


        

阮清颜吐了吐舌头,她不以为意地撇了一下唇角,“就算撞一下也不会撞伤嘛。”


        

“那也不行。”傅景枭声线微沉。


        

毕竟肚子里揣着宝宝,这种时期胎儿肯定还没稳定,撞一下腰是不得了的事情。


        

傅景枭搂紧阮清颜的腰,将她带回到自己的怀里。


        

阮清颜只觉得身形向前倾倒了一下。


        

然后便撞进男人炙热的怀抱,她正想挣扎着出去,只突然觉得唇瓣上一甜!


        

趁阮清颜走神的时候,傅景枭伸手便将指尖上的奶油抹到了她的红唇上!


        

“傅景枭……唔!”


        

阮清颜抗议地喊着他的名字,但尾音还未落下的时候,唇瓣却倏然被男人封住。


        

女孩不满地睁了睁眸,“唔……”


        

“别动。”低沉性感的嗓音缓缓地响起。


        

傅景枭绯色的薄唇轻轻压在她的唇瓣上,慢条斯理地辗转厮磨,品尝着那樱桃小嘴上被抹了的奶油,“蛋糕……让我尝尝。”


        

阮清颜的心在那个瞬间突然破防。


        

趁此机会,傅景枭旋即深入,攻城略地,将涂抹在她唇上的奶油含入口中。


        

“唔……”阮清颜不受控地嘤咛了一声。


        

随着男人的动作,她也品尝到了蛋糕的香甜,那甜却不腻的奶油辗转于两人的唇齿间,几乎要甜进心里、深入骨髓。


        

许久,傅景枭才依依不舍地将她松开。


        

他敛眸望着怀抱里的女孩,还意犹未尽地轻轻舔了下唇瓣,“好甜。”


        

阮清颜的耳尖隐约泛着些许樱粉色。


        

她也舔了舔唇瓣,除了奶油的香甜外,还余留下刚刚被碾过的炙热感……


        

“谁要你这样吃了?”她嗔怒着道。


        

傅景枭眼眸里缱绻着餍足,他低声轻轻地笑了一下,“我以为,颜颜这样勾人地站在我面前,就是要做我的小点心的。”


        

阮清颜美眸里的神情不由得更怒。


        

她没好气地推开男人,“快点把生日蛋糕吃啦!我费好大力气才做的呢!”


        

说着,她将切好的蛋糕推到他面前。


        

然后很认真地强调了一句,“用叉子直接吃!不准再想那些花招!”


        

傅景枭轻轻地勾了下唇瓣,“遵命。”


        

但他还是将刚刚切好的第一块蛋糕推还给女孩,重新切了第二块才给到自己,然后取了枚叉子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客厅没开灯,餐桌上只有六盏烛台。


        

温馨的橙黄色暖光笼罩在两人周围,他们面对面而坐品尝了这个生日蛋糕。


        

“好吃吗?”阮清颜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傅景枭是不喜欢吃甜食的人,但这毕竟是妻子亲手准备的蛋糕,他也不禁吃得津津有味起来,将一整块切角都吃完了。


        

然后还舔了舔唇角,“好吃。”


        

阮清颜也知道他不喜欢吃甜食,但是过生日的仪式不能少,于是便特意少放了些糖,又选用了无糖淡奶油调整口感。


        

这款蛋糕吃起来确实是微甜而不腻。


        

让傅景枭这种不喜欢吃甜食的人,都生不起任何的排斥情绪,恰到好处。


        

“但是以后不准背着我偷偷弄这些了。”


        

傅景枭眸光深邃,像是在很认真地提醒着女孩,他声线微沉,“我会心疼。”


        

“知道啦。”阮清颜很敷衍地应着。


        

但她最多也是表面答应,绝对不可能乖巧听话再也不进厨房,毕竟……她知道她家枭枭宝贝就是喜欢吃她做的饭的呀!


        

阮清颜笑眼弯弯,“吃好了的话,我们就回去睡觉吧,醒来还有好多惊喜呢。”


        

毕竟……她准备的重头戏都在白天。


        

“好。”傅景枭微微颔首应了一声。


        

他将餐桌稍微收拾了下,刚站起身来,便见女孩倏然兴奋地扑进他的怀抱里。


        

傅景枭一个身形不稳差点没有站住。


        

不过幸好阮清颜很轻,也扑得注意分寸,虽然整个人都像小蝴蝶似的飞了起来,直接跳到他怀里搂住他的脖子,然后长腿勾住了他的腰,但却不至于将他给扑倒。


        

傅景枭立刻伸手搂住她的腰,“颜颜。”


        

他声线沉凝了下来,似乎有几分怒意,但却不是指责,只是生怕她摔着罢了。


        

“枭枭宝贝。”阮清颜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搂紧了他的脖颈。


        

那双精致的眼眸里潋滟着妖娆的光。


        

像是一只涉世未深的小狐狸,眼睛里的光清澈明亮,但是眼尾却天生挑起一抹弧度,看起来有一种天然的勾魂摄魄……


        

偏偏阮清颜还轻眨了下眼眸,“今晚,我是你的,你想怎样都行。”


        

她说着还故意勾人似的凑近了下男人。


        

傅景枭:“……”


        

如果换做平时,阮清颜说这种话,做出这种举动,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直接转身把她丢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直接压过来。


        

但是现在的男人,内心毫无波澜。


        

阮清颜并未察觉到傅景枭对她没有想法,她还将脑袋埋在男人的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吻着他的脖颈,磨人得要命。


        

温热的呼吸不经意喷洒在他的肌肤上。


        

脖颈,尤其是侧脖颈,本就是他敏感的地带,那小嘴还时不时地啄他一下。


        

傅景枭的小腹确实不受控地紧了紧。


        

但他还是压低嗓音,“颜颜,别闹。”


        

虽然……但是……现在时期比较特殊,他不敢乱来怕伤到腹中的宝宝。


        

“嗯?”阮清颜没理解,她小手还不安分地乱摸着,倏然撩开他的衣服溜了进去,慢条斯理地抚着傅景枭的后背……


        

这个狗男人他是不是不行?!


        

为什么今天没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