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21章 敢动他,我要你拿命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用尽浑身解数挣脱开姜姒。


        

不顾究竟将面对什么危险,她径直向傅景枭跑了过去,直接扑跪在他的身边将他抱了起来,“景枭……别睡……你别睡!”


        

傅景枭已经几乎不剩下什么力气了。


        

子弹从他的左侧胸口穿透,血液已经将他的衣服浸湿,浑身上下都弥漫着血腥味儿,刚刚已经是他用仅存的力气……


        

跟云谏和姜姒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傅景枭!”阮清颜的掌心冒出了冷汗。


        

刚刚他不允许她看他胸口的伤,可现在她却看得一清二楚,好多血……那原本笔挺的西装几乎要被鲜血给染透。


        

可是,黑色西装偏又遮住了血的颜色,即便受了伤似乎也并不影响俊容。


        

“颜颜,听话……”傅景枭用气音哄着。


        

他不可能放心让阮清颜留在这里,云谏带的人手未必够,他也没办法继续再保护她了,最后几分钟他只希望确保他的安全。


        

“你不准有事。”阮清颜握紧了他的手。


        

察觉到男人手掌的冰凉,她缓缓地收紧手将他握得更紧,似乎恨不得将所有的体温全都传递给他,“你不准有事……”


        

“我还没正式地跟你说我愿意,你敢有事你试试!”阮清颜低声喊着,威胁着。


        

傅景枭的唇瓣不由得轻轻地勾了下。


        

但仅仅只是一瞬,他没有更多的力气,因为胸口痛的原因让他双眉始终紧蹙。


        

“嗯,不会有事。”傅景枭低声哄着。


        

他的唇瓣已经因失血过多而没了血色,被阮清颜紧握着的手,轻轻动了下,“那你现在告诉我,你愿意……我就不会有事。”


        

闻言,阮清颜倏然便闭上了眼睛。


        

两行眼泪不受控制地从顺着脸颊落下来,她本来想忍住不哭的,本来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傅景枭看到她哭的样子……


        

可见他伤成这样都执着于那三个字。


        

阮清颜的情绪便倏然间崩溃,泪水决堤般的落了下来,她手轻颤着松开傅景枭的手,然后将他的手心放到自己的手背上。


        

“嗯。”她用哭腔轻轻地回应着他。


        

然后指引着他的手指,缓缓地抚向自己戴着求婚戒指的无名指,“我愿意。”


        

“傅景枭,我说了我愿意!你要是敢……傅景枭!傅景枭——”


        

可还未等阮清颜的话彻底说完。


        

她便倏然察觉到,傅景枭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彻底没有力气地滑落了下去!


        

在最后的一个瞬间,傅景枭用仅存地力气缓缓张了张唇,最终只费力而沙哑地发出了一个单音,“走……”


        

音落,便昏迷在了阮清颜的怀里。


        

阮清颜的心跳随之停了一拍,她抱着傅景枭身体的手僵住,大脑一片空白。


        

“颜颜……”姜姒试图过来带走她。


        

却见阮清颜的眼眸里似乎没有什么光,她低垂眼眸望着晕倒在自己怀里的男人,纤长的睫毛垂落,让人看不清眸中的情绪。


        

艾斯不禁出声劝道,“颜颜,这里危险,你要听枭爷的,我们先走。”


        

但阮清颜却倏然勾唇轻轻地笑了一声。


        

站在旁边的几人,都因她这声笑而觉得猝不及防,但仅仅只是几秒的功夫……阮清颜周身的气势便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走?”阮清颜微微偏头望向他。


        

那双原本明媚璀璨的桃花眸里,逐渐氤氲起些许让人读不懂的情绪,阴暗嗜血的气息,也隐隐从她周身释放了出来……


        

艾斯见此般气场,不由得怔了一下。


        

在他眼里,雪狐始终是个追逐浪漫、热爱生活、明媚且眼睛里有光的人,可她现在周身的气压极低,沉得好似裹满了阴霾。


        

像是从阴冷的地狱里刚爬出来一样,可又是盛放的,带毒一样的盛放着!


        

“敢动我的人……还想走?”


        

阮清颜的眼眸里倏然闪过一抹冷光,似是血刃般,犀利地向山头的方向望去。


        

她说的不是自己,而是开枪的人!


        

但只是漠然地瞥了一眼,她便堪堪收回眸光将视线落到了怀里的傅景枭上……


        

她缓缓地伸手,指尖隐隐地发着颤。


        

然后闭上眼眸将手放到男人的鼻息处,在试探到尚且有呼吸的时候,那颤抖的手指才逐渐稳住了形,“江渡求。”


        

“大小姐。”江渡求立刻走上前来。


        

阮清颜动作轻缓地,小心翼翼地将傅景枭放平回地面,“带他走。”


        

“大小姐?”江渡求的眼眸微微睁了下。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为阮清颜而来,如今遇到这种危险,也必定将保护她作为首要使命,但现在她却让他带别人走……


        

阮清颜的眼睛里没有光,她只是慢条斯理地站起身,“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三遍,我现在命令你——带他走。”


        

女孩的声线冰冷得好似能够刺骨。


        

江渡求的动作稍稍顿了下,就连劝说的话也迟疑在嘴边,在面对气场如此冷的大小姐,他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去最近的医院,等我,我很快。”


        

阮清颜仍旧低垂着头闭上眼睛,除了周身极沉的气压,以及冰冷的声线,其他的一切都让人觉得可怕却琢磨不透……


        

江渡求紧紧地抿了下唇瓣,他看了一眼伤势极重的傅景枭,再三权衡后深吸一口气,随后颔首应道,“是。”


        

“我、我帮忙!”秋晚晚立刻自告奋勇。


        

她知道自己在这里没什么作用,没有自保能力只会拖颜颜的后腿,于是便立刻跑到江渡求的身边,先把傅景枭送去附近医院!


        

凤离时颇有些不放心,“小青鸾……”


        

“你们可以走,也可以选择留在这里。”


        

阮清颜缓缓地睁开了眼眸,她偏头望了剩余的几人一眼,但却是巧笑嫣然。


        

只是唇角漾着的那抹笑让人觉得诡异。


        

好似盛放在地狱里的曼珠沙华,漂亮妩媚却碰不得,魅惑妖娆却让人不敢逼近……


        

阮清颜唇角弯起一抹弧度,“只是,选择留下的话,可不要被我吓到了。”


        

见状,姜姒的心不由得沉了沉。


        

而最熟悉她这种状态的人,莫过于曾经同她一起在杀手位面的冷翊……


        

“大小姐。”他不禁心生了几许担忧。


        

但阮清颜的眉眼间却没有丝毫的胆怯,刚刚对傅景枭的担忧和紧张,在即将面对敌人的瞬间也都被她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银雪。”她冷冰冰地启了唇。


        

伴随着她的音落,一条银色的蛇忽而从脚边爬了过来,顺着她的脚踝迅速而上,然后便如鞭子般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阮清颜美眸微微眯起,她看向那狙击枪架过的山头,忽而轻轻地笑出了声,“敢放在瞄准镜前的那双眼睛……就别要了吧。”


        

音落,她便大步向那座山而去!


        

冷翊的心蓦地沉了下来,他已经预感到即将要发生什么,“大小姐。”


        

然后便立刻跟着她的脚步追了过去。


        

“不、不是……怎么回事?”姜姒不禁有点懵,即便她是阮清颜身边最好的姐妹,却也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的状态!


        

纪砚如这个小老头就更加陌生了。


        

但是陆霆煜的眸色沉了沉,“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件事,我都快忘记了……”


        

他都快忘记了,这才是真正的阮清颜!


        

她从来不是温室里的娇花,而是一朵盛放在险境里的、拥有剧毒却最鲜艳的花!


        

……


        

与此同时,附近那片山头。


        

明邪姿态闲散地坐在悬崖峭壁边,狙击枪已经被收起,但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都落在了他手中的那个望远镜里……


        

“教主,您分明知道傅景枭会为她挡枪,为什么还要从这个方位射过去!如果您选择打傅景枭,那个女人岂不是就……”


        

“你懂什么?”明邪忽而轻嗤一声。


        

他比谁都了解阮清颜!


        

他当然知道,如果只是想要阮清颜的命,他瞄准傅景枭开那一枪就好了,当她发现自己深爱的男人有危险之后,她便是那个挡枪人,倒下的就会是她而不是傅景枭!


        

明邪慢条斯理地勾了下唇,“你还不够了解阮清颜,你们都不够!我不止要她死,我要她疯,我要她……发疯!”


        

如果只是轻而易举地死了多没意思。


        

他就是喜欢看到,阮清颜受折磨却又只能忍着,被逼疯了却又不能发作的样子。


        

绯弦大陆被毁后他隐忍了这么多年,忍受了如此多的屈辱,又怎甘心只是让阮清颜轻而易举去死?他要看着她疯!


        

“这小东西……该找上门来了。”


        

明邪忽而轻笑一声,他慢条斯理地撑着峭壁站起身,就在他话音刚落下的瞬间,果然听到身后一阵哀嚎,“嗷——”


        

“砰!”几个属下的身体猛然滚落到脚边。


        

随后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阮清颜站在明邪的身后,眯眸看着那道熟悉的背影,“我记起来了——果然是你。”


        

闻言,明邪的唇角轻轻勾了下。


        

他漫不经心地转过身去,扬起一抹如恶魔般的笑容,“好久不见,阮小姐。”


        

阮清颜握紧了手中银雪画作的血鞭。


        

自她从快穿世界回来后,关于明邪的那段记忆被彻底抹平,因此她对这个人没有印象,只是在看到异瞳时产生了熟悉感……


        

但也正因为失去记忆使她放松了警惕!


        

可就在傅景枭中枪的那个瞬间,她的大脑似乎也随之被子弹命中,在头脑空白的那几秒钟里,她突然想起了这个人——


        

绯弦大陆的异瞳人,明邪!


        

“你敢动他。”阮清颜周身散发着冷意。


        

似乎隐隐浮动着血光一般,她缓步向明邪走来,那双精致的桃花眸里泛着猩红色,与她平常的状态相悖甚远……


        

明邪无所谓地轻轻勾了下唇,“一个男人而已,死了一个还有那么多,若是阮小姐缺,我这里的男人随便你选啊。”


        

“明邪!”阮清颜蓦地打断他的话。


        

她美眸微微眯了起来,冰冷的声线如坠冰窖,“你该知道我是什么性格……动他一下,我要让你这里所有人拿命偿!”


        

“请便。”明邪漫不经心地轻笑了下。


        

阮清颜冷眸睨了他一眼,她指尖轻抚着手里的鞭子,“这可是你说的。”


        

明邪眉尾轻挑,未应,却也算是默认。


        

阮清颜旋即便将目光收了回来,眸光凌厉地扫射向站在周围的那些下属……


        

这些,都是明邪身边的精锐部下,也是参与了今天这场枪击案的罪该万死的人!


        

阮清颜的唇瓣忽而缓缓弯起一抹弧度。


        

然而下一瞬,唇角的笑容便凝住,她忽然便挥起了手中的鞭子凌厉而落!


        

“啪——砰——嗷——”


        

由银雪化作的那根银色血鞭,陡然在空中挥起几道凌厉的弧度,血鞭落下鲜血四溅,直接抽落在那些谋划者的身上!


        

空旷的山谷,伴随着鲜血迸发,血腥的气息弥漫,瞬间便哀嚎遍野……


        

冷翊和云谏很快便追了过来!


        

入目的,不是平时在傅景枭身边娇嗔痴缠的那个巧笑嫣然的女孩,而是仿若化作了死神的恶魔,一袭红裙,手中持鞭。


        

无尽的鲜血从她的身边飞散而落。


        

无数具尸体倒下堆在明邪的脚边。


        

银雪的剧毒渗透进去发出些腐臭。


        

阮清颜眸光猩红,像是已经杀红了眼,鞭下之人皆是害傅景枭性命垂危之人,她便要让这在场的所有人都血债血偿!


        

而明邪始终无动于衷地看着她。


        

没有要护自己属下的意思,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看着她疯了似的杀遍这里的人,直至所有的人全都倒在了明邪脚边。


        

阮清颜持鞭向明邪挥了过去——


        

却忽然听明邪轻笑出声,“哈哈哈哈……阮清颜,你好脏啊。”


        

阮清颜挥鞭的手倏然僵在了空中。


        

明邪似乎根本不怕死在她的毒鞭之下,只是欢愉地勾了勾唇,“你杀人,你手上沾血,你……好、脏、啊。”


        

阮清颜的大脑倏然便震荡了一下。


        

似是从之前的刺激中,被明邪这番话激得回过神来,但与此同时又是一阵恍惚!


        

“你为一个男人变成这副模样,但手上沾这么多人命,你以为你还配得上他吗?”


        

明邪继续用言语刺激着阮清颜。


        

阮清颜愣住了,扬起的鞭子迟迟未能落下来,她的大脑逐渐开始发懵……


        

对,傅景枭是不会喜欢她这个样子的。


        

她本来也已经不再是这样了,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满手是血的恶魔了,可现在……她怎么可以又变成这样了呢?


        

见状,明邪眸底迅速闪过一抹得逞。


        

他就知道她了解她,攻她,便是要从她的心上攻,她怕什么便要攻她什么!


        

看——她果然最怕自己配不上那个男人,怕自己手上沾了血,怕他不要她。


        

此时的阮清颜有些难以回过神来。


        

也正是明邪达成目的之时,趁她恍惚,明邪蓦然伸手向她的脖子掐去!


        

“大小姐!”冷翊旋即上前要救。


        

但就在他喊出的那个瞬间,阮清颜的眼眸瞬间恢复清明,她蓦然向后一个让步,侧身躲开了明邪的攻击——


        

明邪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这般反应。


        

却见刚刚还在发懵的阮清颜,此刻神情已然恢复坚定,仍像盛放在危险中的妖艳毒花,但不是阴冷的、血腥的……


        

是坚定自信的并且光芒万丈的。


        

阮清颜红唇轻启,“我、不、脏。”


        

她杀该杀之人,她复该复之仇,她从不伤无辜者,她救死扶伤——


        

她!凭什么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