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30章 傅景枭坦然颜颜怀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北墨周身的气息瞬间冷凛下来。


        

他眯起眼眸盯着傅景枭,那冷傲的目光似要将他看穿一般,恨不得从他身上盯出一个洞来,但是却又一句话都没有说。


        

多瞥了这狗男人两眼,苏北墨决定暂且先忍一忍,晚点找个单独的机会再问他!


        

于是便绕到了副驾驶座的位置。


        

他声线冰冷地命令司机道,“开车!”


        

感受到这口吻里面似坠冰窖般的冷意,司机的小身板抖了下,“好、好的墨爷。”


        

他颤颤巍巍地伸手发动了车子……


        

然后一个紧张,一脚油门踩出去车子蓦地向前一冲,身体重心猛然前移,傅景枭立刻伸手护住旁边的阮清颜。


        

“会不会开车!”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


        

傅景枭和苏北墨齐刷刷地向司机望去,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比一个冷。


        

司机的背后瞬间沁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感觉即便不用开冷气,整个车厢也变得像冰箱一样冷,小心肝都颤了起来,“对、对不起墨爷枭爷……我再也不会了!”


        

主要是苏北墨刚刚上车的气场极吓人。


        

吓得他整个人一哆嗦,于是就没把持……不是,于是就没有控制住。


        

傅景枭手臂轻揽在阮清颜的腰上,小心翼翼地往自己怀里带了下,“没事吧?”


        

见状,苏北墨也旋即挺直了腰板。


        

他本来也想跟着关心一下,尤其是那肚子里的小侄子小侄女……不,他并没有想让苏家添一个小烦人鬼,尤其还是从小妹肚子里蹦出来的,肚子里揣个球那么辛苦!


        

于是苏北墨又倚回了他的副驾驶,斜眸微微睨了一眼,佯装并不关心那颗球只是担心小妹,“小妹没有被吓到吧?”


        

“我没事。”阮清颜轻轻地摇了下头。


        

孕妇哪里就那么娇贵了,就算宝宝还实在太小,也不至于晃两下就出点什么事。


        

闻言,司机悬着的心立刻就落了下来。


        

他抬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小心翼翼地瞄了眼身旁坐如松的苏北墨……


        

“算了。”苏北墨倏然冷唇轻启。


        

他立刻推开车门下车,直接绕到驾驶座敲了下车窗,“你不会开车就我来开。”


        

司机瞬间觉得一把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他甚至感觉脖颈后冷嗖嗖的,僵硬地扭头看向了苏北墨,“墨、墨爷……”


        

呜呜呜他该不会要被开除了吧,不,开除是小事,他们张家该不会要天凉破了吧!


        

阮清颜也察觉到苏北墨状态不对。


        

他周身明显透着冷气,整个人都仿佛浸泡在阴鸷的情绪里,不知道是被谁招惹了,刚刚接她的时候明明还很正常啊……


        

“哥。”阮清颜小心翼翼地开了下口。


        

女孩嗓音软软地提醒道,“你别吓唬他。”


        

闻言,苏北墨抬眸向后座的方向望了眼,对上小妹那双清澈的小鹿眸,似乎也被他的情绪吓到一般,试探性地看着他。


        

苏北墨周身的气息立刻就软了下来。


        

他连忙将那一身冷意收掉,就连墨瞳里的神情也柔软了很多,“嗯。”


        

“我没有吓唬他。”苏北墨温柔至极地看向阮清颜,跟刚刚简直判若两人,司机偷瞄他的变脸甚至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糟了,没控制住情绪把小妹也吓到了。


        

苏北墨轻轻地抿了下唇,稍微调整了下状态看向司机,尽量友好地扬了下唇角,“我不怪你,不过还是我来开车吧。”


        

“墨爷……”司机瑟瑟发抖地看向他。


        

尤其是看到平素冰山般的爷,此刻非常假地露出一抹笑,他更感觉自己死期将至。


        

偏偏苏北墨为了扭转自己在小妹心中的形象,还在努力地扯着唇角微笑,“不会开除也不会扣工资的,你今天上班太久辛苦了,从后面提辆车提早下班陪家人吧。”


        

司机:“……”


        

他恍惚地从驾驶座里下来,恍惚地接过一把车钥匙,恍惚地看着苏北墨特意给他留下的一辆允许他暂时开走的豪车。


        

草啊……这他妈是什么玄幻事件!


        

然而苏北墨并未意识到,自己假装微笑的时候比平时森冷的状态更加吓人。


        

他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还转眸望了阮清颜一眼,“要听音乐吗?”


        

“不用了。”阮清颜轻轻眨巴着眼眸。


        

他看着苏北墨那张冷面俊颜,假装扯出笑容的模样,欲言又止,启唇了又忍回去,试图出了声想了想又算了……


        

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哥,其实你不用笑,你还是不笑比较好。”


        

苏北墨旋即抬眼看了一眼后视镜。


        

自己的脸倒映在那面镜子里,恰好呈现出他笑容诡谲的样子,他愣住,然后下一秒立刻飞速地将自己的笑容收了起来。


        

“咳。”他尴尬地伸手握了一个空拳。


        

神色里有几分不自在,他轻轻地抿了下唇瓣,终于恢复了如常清冽的模样。


        

阮清颜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两眼,然后趴到傅景枭耳边嘀咕,“宝贝,你有没有觉得我哥今天特别的不对劲啊?”


        

就刚刚接她的时候还好,但上车后就突然变了个态度,仿佛在这个过程里面,有谁把这个冰块给惹怒了似的。


        

傅景枭眸底浮着令人琢磨不透的光。


        

他不着痕迹地看了苏北墨一眼,经他简单分析后,也猜到了一些,大抵是这人从他们的互动里发现颜颜有孕的蛛丝马迹……


        

“没事。”傅景枭慢条斯理地启了唇。


        

他将视线收回到阮清颜身上,眸光跟着柔和了几分,“我来处理。”


        

“噢。”阮清颜乖乖巧巧地应了一声。


        

所幸苏北墨后面表现得都比较正常,除了把车开得快要比人走还慢之外。


        

由于行驶时间过长,苏绍谦急得以为路上出了什么事,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催,好在终于是顺顺利利地抵达了苏家……


        

“哎哟!”苏绍谦拄着拐杖站在外面。


        

他就差直接把这根棍,戳破驾驶车窗捅进苏北墨的脑仁里,“你这开得老年车吗?游乐园的碰碰车开得都比你快!”


        

苏北墨面无表情地睨了老人一眼。


        

他熄火拔掉了车钥匙,下车时裹挟着一股冷傲之气,看向苏绍谦的神情里明显写着“呵臭老头你根本不懂”的情绪。


        

臭老头懒得跟这个鳖孙儿计较,他一张老脸立刻阳光灿烂,笑得像朵菊花一样向阮清颜迎了回去,“我的乖宝贝儿孙女~”


        

“怎么瘦了!”苏绍谦又立刻变了脸。


        

阮清颜巧笑倩兮地望着老人,“没有啊,最多没胖而已,我吃不胖嘛。”


        

“瘦了瘦了。”苏绍谦用手比划着。


        

量了量她的脸蛋和腰身,怎么看都觉得瘦了一点,脸色也没之前那么红润了。


        

他立刻不满地瞪了傅景枭一眼,“你是不是虐待她!你要是敢虐待他我跟你讲……”


        

“哎呀没有啦爷爷。”见状,阮清颜立刻挽住苏绍谦的胳膊,便拉着他往屋里走。


        

苏绍谦一只手被她拉着,另一只手拄着拐杖朝傅景枭那里挥,小嘴里还不停地嘀咕,不过只是假意挣扎打打闹闹罢了。


        

阮清颜将他给支走,然后转眸向傅景枭眨了眨眼睛示意,用唇语提醒他道,“你晚点再进来,乖。”


        

然后轻眨眼眸给他送了一个wink。


        

傅景枭敛眸轻笑了声,意会到老婆的意思后,便站在车库那里没着急跟进去。


        

倒是苏北墨也留在了那里,见阮清颜转回头去开始哄爷爷后,他立马神情冷凝地扫了他一眼,“没什么要跟我解释的?”


        

闻言,傅景枭轻轻地挑了下眉梢。


        

他就知道这件事情早晚会到,只是没想到苏北墨眼力这么好,让他不得不过分提早地面对了,于是也坦然地颔首,“是有。”


        

苏北墨面无表情地等着他后面的解释。


        

既然两人心里都有数,傅景枭便也没有藏着掖着,“颜颜怀孕了。”


        

苏北墨的气场骤然间仿佛冷凝成冰!


        

虽然他早料到这个结果,但是从这个狗男人那里得知消息后,心境毕竟还是不同,就连看向他的目光也多了几分不悦。


        

“前几天在西斯国刚查出来,孕期才刚刚两周。”傅景枭坦然地补充着信息。


        

苏北墨旋即挥起拳头,“傅景枭你……”


        

他紧紧攥起双拳便朝他抡了过去,但傅景枭身姿笔挺地站在那里,没躲。


        

苏北墨的拳头也终究落在距离他鼻尖一厘米的地方,顿住,没真的砸下去。


        

“你……”他狠狠地磨了一下后牙。


        

那紧攥着的拳头因为过于用力而发着颤,甚至能清晰地看到手臂上爆起的青筋。


        

傅景枭仍旧神色清淡地站在那里,似乎就等着拳头落下来,也做好了这个准备。


        

苏北墨阖了阖眼眸,深吸一口气。


        

他随后睁开眸子冷冷地看着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看在小妹的面子上我不揍你!”


        

苏北墨忍了下来,将拳头给收起来。


        

虽然他的确很想把这个男人给爆锤一顿,但仔细想了想也没什么理由,况且,这人会装会演,到时候又去小妹面前告状……


        

不过这次傅景枭并不是为了卖惨。


        

他轻轻地抿了下唇瓣,神情凝重地看向苏北墨,郑重地道,“抱歉。”


        

苏北墨将拳头收回来睨了他一眼。


        

最后还是没忍住低骂道,“她才多大?你们连婚礼都还没办,你要让圈子里的人怎么说她,未婚先孕?”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傅景枭沉声道。


        

前几天在医院里躺着的时候,他便时不时考虑着这个问题,他当然不舍得阮清颜为了他和腹中的宝宝承受舆论压力……


        

况且颜颜本就不是未婚先孕。


        

苏北墨面露的怒意仍旧未消,“所以,这就是你们在西斯国多留了几天的原因?”


        

“嗯。”傅景枭颔了下首承认。


        

苏北墨气得额角狠狠跳,一边是自己最好的兄弟,一边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妹,他既想维护妹妹却又偏偏下不了这个手。


        

最后还是忍住了,“是遇到麻烦了?”


        

到底是兄弟,他足够了解傅景枭,虽然这个男人很狗,但做事有分寸,能在境外多留那么多天没回来绝不会只是因为查出怀孕。


        

傅景枭的神情跟着变得凝重了几许,随后便将在西斯国发生的事全盘托出……


        

……


        

阮清颜哄着苏绍谦回了别墅。


        

老爷子气得小胡子尖儿一颤一颤的,不满冷哼道,“苏天麟!给我过来!”


        

平素沉稳冷静西装革履的苏天麟,此时穿着普通的居家服,甚至身前还穿戴了粉色的小围裙,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黎落也跟着探出一颗小脑袋,捧着手里的果盘,吃着老公刚给他切好的西瓜果切,俨然一副吃瓜看热闹的表情。


        

“你看看!咱家宝贝出国一趟都瘦了!你赶紧麻溜地给咱宝贝弄点好吃的!”


        

苏绍谦气急败坏地朝他喊着,转头又笑如菊花地看着阮清颜,“想吃什么呀?”


        

看到了爷爷变脸的阮清颜:“……”


        

她唇角轻抽了下,“只要是爸爸做得都可以,不是爸爸做得也……”


        

“听到没有!”结果黎落一巴掌呼过去。


        

直接把探出头来的苏天麟推回厨房,“咱闺女要吃你做的饭!动作快点!”


        

“知道了老婆。”苏天麟无奈地应声。


        

他这不是很早之前就在准备了吗,中间还要抽出空来给老婆准备个果切。


        

阮清颜:“……”


        

她抬手轻轻地挠了下头,苏南野旋即像一阵旋风似的,风风火火从楼上冲了下来,步速太快导致额前翘起呆毛,“颜颜!”


        

闻声,阮清颜随即抬眸望了过去。


        

看到那撮呆毛,她便莫名想起了秋晚晚,又想起晚晚之前去西斯国进修的时候,是苏南野帮她跟二哥借的房子……


        

阮清颜瞬间露出了一脸吃瓜的表情。


        

苏南野像踩了风火轮似的跑下楼,看到妹妹时格外兴奋,“你回来啦!”


        

“啊。”阮清颜轻轻点了下头,“嗯。”


        

她还以为苏南野太久没见她想得不行,结果少年一屁股把苏绍谦挤开,讪笑地看着妹妹央求道,“你帮哥个忙呗。”


        

“什么忙?”阮清颜直觉跟秋晚晚有关。


        

果然苏南野一副舔狗表情,“那个……秋妹把我拉黑了,你跟她关系最好了,你跟她说说,让她把我放出来啊。”


        

阮·工具·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