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49章 他只是我的经纪人而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苏西辞。


        

被妹妹这样盯着,苏西辞不免感觉有些发毛,他顺着阮清颜的目光意识到自己的唇,于是便伸手摸了下唇角,“嘶……”


        

触碰到那被陆鹤宵咬破的小口子,苏西辞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没好气地斜睨男人一眼。


        

但陆鹤宵却眉眼沉静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抱歉各位,我来晚了。”


        

“啊……”黎落逐渐从兴奋和惊讶中回过了神来,“不晚不晚,怎么会晚呢!阿鹤快坐,阿辞你还不赶紧招待人家一下!”


        

苏西辞:“……”


        

看到妈妈格外的热情,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是见儿媳,让他轻轻撇了下唇瓣。


        

他小心翼翼地睨了陆鹤宵一眼,似乎还在因为刚刚的事不自在,“坐吧。”


        

反正都已经把他带到包厢里面来了。


        

陆鹤宵倒也真没跟任何人客气,他将手轻贴于小腹处,便在原本给苏西辞“女朋友”准备的位置上很自然地坐了下来。


        

苏西辞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俨然还没有接受,身边这个男人竟对自己图谋不轨的事实,但是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就瘪着个小嘴也跟着坐了下来。


        

苏南野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两个人。


        

见苏西辞一声不吭,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眉尾轻挑,“二哥,不跟我们介绍一下?”


        

猝不及防被点名的苏西辞突然哽住。


        

他下意识转眸看向陆鹤宵,就像是跟在霸总身边不知所措的小娇妻一般。


        

尤其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向家人做介绍。


        

于是陆鹤宵便极为自觉地启了唇,“伯父伯母好,爷爷好,我是阿辞的经纪人,抱歉叨扰了你们的饭局,之前阿辞答应今天领他的女朋友过来……”


        

“哎呀什么女朋友不女朋友的!”


        

黎落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她笑眼弯弯地看着陆鹤宵,“你能来就行!你来就够了~”


        

什么女朋友啊那不都是糊弄人的吗。


        

她懂她懂!她什么都懂!


        

哎呀这个小陆看着可真是帅呀,比她老公帅多了,怪不得儿子能被这张脸给迷惑了,这样想想感觉被掰弯了也很正常。


        

“不用解释。”黎落感觉自己通情达理。


        

倒是苏西辞急得挺直了腰板,“什么就不用解释!他、他就是我经纪人……没有别的关系,我那个要给你们带来的女朋友她、她临时有通告才来不了了而已!”


        

“嗯。”苏绍谦品着茶点了点头。


        

他掀了下眼皮看向苏西辞,那老谋深算的眼睛里意味深长的,“哦……临时通告。”


        

他要是信这个鳖孙的话才真叫有鬼!


        

苏西辞看得出来家人明显不相信他,他气得在餐桌下面,偷偷踢了陆鹤宵一脚,然后压低嗓音,“你倒是跟他们解释啊!”


        

“二哥你慌什么?”阮清颜弯了弯唇。


        

她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两人,目光在他们之间游移着,“早晚的事,我们都看得懂,倒也不急,再给你点时间消化消化。”


        

这明显就是陆鹤宵刚刚摊牌了嘛。


        

而且看起来不是简单地摊牌,毕竟二哥的嘴唇都被人啃成那样子了……


        

啧,一直没意识到自己弯了的二哥,现在肯定整个人都很懵逼,这会儿也不指望他承认什么,能先把魂儿找回来就不错了。


        

“我没……”苏西辞急得挺直腰板。


        

倒是坐在旁边的陆鹤宵握住了他的手腕,男人眉眼沉着,那深邃的眼瞳稳得让人没有拒绝的余地,“好了,吃饭。”


        

刚激动起来的苏西辞瞬间就怂了。


        

像是一只炸毛的刺猬被抚顺了炸起的刺,软趴趴地蔫了下去,他睨了两眼陆鹤宵递过来的筷子,然后乖乖地接了过来握住。


        

非常心不甘情不愿但却乖巧地,“噢。”


        

苏南野不由得在心底轻啧了一声——要知道他这个二哥平时跋扈得很,在娱乐圈里身为顶流影帝,受粉丝和资方追捧就罢了,平时生活中也是个受不得委屈的人。


        

结果没想到在陆鹤宵面前竟然这么怂!


        

“啧啧啧……”苏南野摇了摇头。


        

能见到苏西辞这么乖,这可真难见啊,难不成这就是同性才是真爱的真谛吗?


        

……


        

这餐饭吃得格外和谐,和谐得离谱。


        

苏西辞领陆鹤宵进来前预想的那些尴尬通通没有发生,除了黎落显得格外热情之外,一切都跟平常的家庭聚餐别无二致。


        

临走前,黎落甚至有些依依不舍,“阿鹤要不要来我们家坐一坐啊?”


        

“妈您到底想干嘛!”苏西辞急了。


        

他挽着陆鹤宵的手臂将他拉到身后,压低嗓音提醒道,“您别吓着我经纪人!”


        

“我哪有吓着人家……”黎落小声反驳。


        

陆鹤宵握住了苏西辞的手,从他身后站了出来,“没关系伯母,不过今天就先不去您府上叨扰了,改日我定亲自登门。”


        

“也好也好。”黎落笑得非常开心。


        

陆鹤宵微微颔了下首,今天见到苏西辞的家人后,他也在心底偷偷地松了口气。


        

至少他摸清楚了这家人的态度……


        

他们似乎对于这件事情很是开明,并未排斥他对苏西辞的接近,这样就够了。


        

“诶。”苏西辞用手肘轻戳了他一下。


        

他佯装不在意地仰了仰下颌,“那你先回去?应该不需要我送你吧?”


        

“嗯,不用。”陆鹤宵低低地应了声。


        

他刚刚在饭桌上陪苏绍谦喝了点小酒,这大概是苏家女婿(?)的必经之路,傅景枭在旁边看着反正是一副很懂的样子。


        

不过陆鹤宵平时工作也没少应酬。


        

酒量摆在那里,海量,陪老爷子喝两口还不至于醉,但开来的车肯定是没办法开走了。


        

苏西辞还是紧紧地蹙了下眉,“算了,我帮你叫个代驾,你这样要怎么自己回?”


        

他说着便拿出手机开始预约代驾。


        

陆鹤宵敛眸低笑了声,“还知道担心我?”


        

苏西辞没好气地瞪了他两眼,舌尖轻抵着后槽牙,咬牙切齿,“还不是怕你死路上!你要是出事谁去给我谈工作?”


        

陆鹤宵早已习惯了他的死鸭子嘴硬。


        

他不予反驳,也难得没有霸道行事,乖巧地站在旁边等苏西辞给他叫代驾。


        

阮清颜挽着傅景枭的手臂路过,一副吃瓜看热闹的表情,“叫代驾呐?”


        

她探过小脑袋去八卦地看了眼苏西辞。


        

苏西辞撩了撩眼皮,伸手没好气地揉了揉她的脑袋,“真是越来越皮了你,小心教坏你肚子里的我的小外甥。”


        

“那不会。”阮清颜红唇轻弯,“我儿子肯定是直的,不过就算真的弯了也没什么关系嘛,我很开明的完全可以接受。”


        

“颜!妹!”苏西辞咬牙切齿。


        

提及他到底是不是弯的这件事,就像是触及了他的逆鳞,但面对疼爱的妹妹却又敢怒不敢言,“你哥我是直的!直的!”


        

“知道啦知道啦。”阮清颜敷衍点头。


        

她懒得跟这个二傻争论,于是转眸望着身旁的老公,“走不走?我好想吃隔壁那家蛋糕店的芝士流心挞。”


        

“走。”傅景枭敛眸无奈地看着她。


        

于是不再继续八卦这两人,服软夫妇手挽手去了隔壁甜品店,阮清颜认真地挑选着自己想要的甜品,傅景枭站在旁边等着。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倏然响了起来。


        

屏幕上弹来叶夭的对话框,“老大,你让我帮忙查的那个明邪有点消息了。”